烏軍亞瑟反炮兵雷達露面!居然與手機搭配作戰,獨特戰法有看點

電波燁長空 發佈 2022-10-15T01:21:49.456879+00:00

10月14日,烏克蘭第15獨立炮兵偵察旅發布視頻,首次展示了該旅新裝備的瑞典薩博公司的亞瑟(ARTHUR)機動反炮兵雷達系統在烏東前線的作戰畫面。

10月14日,烏克蘭第15獨立炮兵偵察旅發布視頻,首次展示了該旅新裝備的瑞典薩博公司的亞瑟(ARTHUR)機動反炮兵雷達系統在烏東前線的作戰畫面。與德國向烏克蘭提供的卡車底盤眼鏡蛇反炮兵雷達系統不一樣,瑞典這款雷達採用了BV206全地形車做底盤,比眼鏡蛇更加適合處於翻漿期的烏克蘭東部戰場環境,這一點也得到了烏軍第15旅在其官方社交媒體帳號上的好評。不過與機動性相比,烏軍此次展示的該雷達在前線的用法才是最大的看點,它居然是與手機搭配使用的。

圖:烏軍第15獨立炮兵偵察旅自拍的前線亞瑟(ARTHUR)機動反炮兵雷達系統

圖:車身和雷達天線上都覆蓋了防紅外偽裝網

在介紹烏軍的用法前,我們首先需要了解亞瑟這款雷達系統本身的目標探測能力。這款雷達系統目前投入使用的實際上是有A型和B型兩個版本,它們都是依靠一部工作在C波段的無源相控陣雷達來實現對敵方炮位的定位和對己方炮兵炸點的校射。A型是早期版本,它的探測能力比B型要弱一些,對普通身管火炮的最大定位距離是15到20公里,對120毫米大口徑迫擊炮則是可以做到最遠在30到35公里距離上完成定位,定位誤差小於距離的 0.45%,也就是在最大距離上對120毫米迫擊炮定位的最大誤差是小於150米。由於實際戰場上,亞瑟雷達在前線的部署位置距離一線都是10公里左右,不會拉到30公里部署,所以它實際對120毫米迫擊炮的定位誤差是在60米左右。

圖:BV206底盤的確更適合逐漸開始泥濘的烏東戰場

B型相比A型的性能有提升,它對普通身管火炮的最大定位距離有20到25公里,對120毫米迫擊炮的最大定位距離增加到35到40公里,定位誤差則是縮小到了射程的0.35%,實戰部署距離上的定位誤差在50米左右。烏克蘭方媒體稱烏軍拿到的是英國捐贈的MAMBA版本,也就是B型版本,所以性能上還是不錯的。

圖:烏軍亞瑟定位的俄軍炮位

圖:烏軍亞瑟的操作席

在亞瑟雷達的使用方法方面,烏軍第15偵察旅在這次的視頻中進行了簡單的展示,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雷達與炮兵之間的配合。由於烏克蘭陸軍不可能得到英國和瑞典陸軍的整套炮兵協同作戰系統,所以目前裝備雜亂的烏軍炮兵分隊肯定也就沒有與亞瑟雷達配套通信的專用數據電台和坐標解算或者共享終端。對於這個協同問題,視頻中烏軍展示的解決方案很有意思。從下面的畫面中可以看到,烏軍操作手在雷達完成對俄軍炮位的定位後,就立即拿起了一部神秘的平板電腦進行了一番信息輸入。雖然平板電腦的屏幕被打碼,但還是能看出它是在操作一個地圖類的APP軟體,操作完後就由旁邊的另一名烏軍士兵使用智慧型手機發送了一段信息。

圖:這部平板上的神秘軟體是與炮兵協同的關鍵

圖:神秘平板搭配手機,搭建起了烏軍亞瑟雷達與炮兵協同作戰的指揮鏈路

根據這一操作過程,我們可以推測烏軍亞瑟雷達與炮兵分隊的協同很可能是這樣的:雷達完成對俄軍炮位的定位後,給出的坐標信息或者諸元信息並不能直接被烏軍炮兵使用,所以需要一部平板電腦運行專用的地圖APP進行坐標轉換,轉換後的坐標信息則是通過另一名士兵的手機發送給炮兵分隊的指揮員。烏軍炮兵分隊是根據這個轉換後的坐標來進行諸元解算的。從烏軍各部隊的宣傳照片來看,他們的炮兵分隊指揮員普遍是配備有平板電腦的,這部電腦中可能就裝有集成了炮兵計算功能的地圖APP,但是這個APP應該只能使用轉換後的坐標進行諸元計算和位置顯示。

圖:烏軍的炮兵分隊指揮員普遍都

對於亞瑟雷達操作員和炮兵指揮員之間的手機通信方式,第15旅的視頻沒有展示,不過考慮到兩軍士兵仍然在使用手機往社交媒體上分享前線的作戰視頻和照片,這就說明烏東戰場的民用手機通信網絡並沒有被破壞,烏軍雷達和炮兵之間的手機通信很可能直接就是用的民用基站網絡。當然,他們也有可能使用專用的基站車,來搭建一個覆蓋一定範圍的軍用野戰臨時網絡。雖然手機通信沒有保密性,但是反炮兵作戰的時間敏感性很高,坐標發過去之後,炮兵立馬就會解算開打。俄軍即使截獲了信息,沒有配套軟體,短時間也難以確定是什麼坐標,等搞清楚後,那邊都打完開始轉移了。

圖:亞瑟雷達的作戰小組成員在使用手機

圖:亞瑟雷達操作員也是手機不離身

按道理來說,大量手機在一個區域通信,必然是有充當節點的基站進行保障的,不管它是民用的,還是軍用的,這樣的基站其實都很難隱藏。俄軍為何不打掉這些基站,直接癱瘓掉戰場的手機通信網,這一點是很讓人不解的?他們不至於連定位通信基站的能力都沒有,但為何烏軍部隊還能暢通地使用手機,這個確實是讓人看不懂。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