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韋傑夫的周六談話,認為主權國家有權在其它國家發起軍事行動

俄羅斯觀察者 發佈 2022-10-24T01:13:53.033527+00:00

這種保護不僅可以在其自己的領土上進行,存在充分理由的前提下,也可以在其他國家的領土上進行——如果這裡說到的「其他國家」由政府參與實施恐怖主義行為,殺害別國公民。

俄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就當前國際形勢發表5點意見,將其總結為周六談話。

1、每個國家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其公民和國家獨立。這種保護不僅可以在其自己的領土上進行,存在充分理由的前提下,也可以在其他國家的領土上進行——如果這裡說到的「其他國家」由政府參與實施恐怖主義行為,殺害別國公民。

換句話說,每個國家都有權使用軍事力量來保護其在外國領土上將被殺害的公民。這種權利包括採取預防性、主動性行動的能力,以防止進一步的殺戮、種族滅絕和其他針對其公民的罪行,也包括了發起全面軍事行動,以保護國家和人民。這是由《聯合國憲章》的關鍵條款和此類事件的國際慣例所決定的。許多國家都行使了這一權利。上述所有內容完全適用於俄羅斯聯邦。


2、沒人質疑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但我們必須牢記,歷史是不可阻擋地向前發展的。1945年之後,發生了許多從根本上改變世界力量平衡和國家邊界線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任何「結果」對我們來說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它不對我們的公民進行直接攻擊,不違背俄羅斯帝國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歷史和道德的繼承國——俄聯邦的根本利益。但俄羅斯不會忍受以前屬於俄羅斯帝國或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鄰國加入敵對的軍事集團,戰略核力量全天候瞄準我們的主要城市並開始威脅我們的領土完整。

3、不同國家和平共處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但問題是以何種代價來實現。如果以對歷史領土無休止的讓步和對公民的遺棄為代價,這樣的「和平共處」一文不值。如果要在這種「共存」與保護國家根本利益和公民生命安全之間做出選擇,就必須選擇後者。這才是對國家利益的真正捍衛,只是以一種不同的、更強硬的、更適當的形式。任何質疑自己國家是否擁有採取此類行動的權利的人,都不能被視之為有良知的公民。

4. 世界上解決國際爭端的通用工具只有一種,這就是聯合國和它通過的基本文件。該工具是通用的,但並不完美。重要的是,聯合國必須維護國際關係的基本原則:所有國家一律平等,有義務聽取每個國家的立場,而不是只聽取少數國家的意見。這是聯合國的定然律令,是其強制法。

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地位不應受到審核,包括其否決權。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數目可以增加,但其權力必須是不可侵犯的。否則,聯合國將面臨系統性危機,該組織將重蹈已解散的國際聯盟的命運。

即便沒有聯合國,人類也能夠生存下來。在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情況便是如此。然而,國際法體系的退化將不可避免地發生,世界將在安全問題上重新回到狹隘的區域和雙邊協議。

5. 必須堅決摒棄西方「基於規則的秩序」這一糟糕透頂的思想,因為它站不住腳,對人類極為有害。它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認可,內容完全不確定,並且是在反對現有國際規則和機構,包括聯合國本身的情況下為極少數西方國家所推動的。這種思想本身是由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一種強迫性願望所決定的,即為其統治世界的企圖提供一個意識形態的基礎。

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不應屈從於這種思想,而應該走自己的路。(2022年10月22日,劉鵬)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