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坦和兒子叢林生活41年,衣服用樹葉、樹皮編織,吃蝙蝠和蛇

本主兒 發佈 2022-11-09T10:22:37.833273+00:00

如果你看過電影《上帝也瘋狂》,就會知道在非洲南部的叢林中,一直生活著與世隔絕的桑人。桑人又叫布須曼人,他們有自己獨特的語言和生活方式,與外部的文明社會完全不同。在前網際網路時代,紙媒上曾流傳過狼孩的故事。與桑人不同的是,所謂的狼孩原先是文明社會的一分子,後來因為其他緣故而到了野外。

如果你看過電影《上帝也瘋狂》,就會知道在非洲南部的叢林中,一直生活著與世隔絕的桑人。桑人又叫布須曼人,他們有自己獨特的語言和生活方式,與外部的文明社會完全不同。

在前網際網路時代,紙媒上曾流傳過狼孩的故事。與桑人不同的是,所謂的狼孩原先是文明社會的一分子,後來因為其他緣故而到了野外。最終,由於脫離了文明社會的滋養,這個孩子完全變成了茹毛飲血的野人。

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至今,越南的熱帶叢林裡,也發生過類似的一幕。如果不是後來他們被文明社會裡的人發現,或許至今仍舊過著與文明社會完全迥異的生活。這個當代版的人猿泰山,是一對父子。父親在文明社會中的名字叫何文坦,兒子叫何文郎。

故事要從20世紀70年代說起。那時候,越南從南到北,都在經歷戰火。美國人的直升飛機終日在天空盤旋,不時還會向一個個村莊投擲燃燒彈。當時越南絕大多數人口都是農民,在前線與美國浴血奮戰的何文坦,整天擔驚受怕。

除了害怕自己在戰鬥中被打死,他同樣也非常擔心家中的母親、妻子以及四個孩子。再加上經歷了戰場廝殺,見過了無數死人,何文坦的內心深處終日遭受著折磨。他晚上睡不著覺,即使好不容易睡著了,也是噩夢連連。

這其實是典型的戰爭創傷,是動物一種本能的應激反應。在恐懼的折磨下,何文坦精神幾近崩潰。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有一天何文坦收到了來自家鄉的消息。前線到處有流言說,何文坦家鄉所在的區域,遭受了美國人的攻擊和轟炸。

這個真假難辨的消息,使得何文坦寢食難安。他在前線打了這麼多天仗,知道美國武器的厲害。除了傳統的飛機大炮,美國人有毒氣,還有燃燒彈。甚至於還有一種專門殺滅莊稼的農藥。

何文坦很清楚,如果家鄉真的遭到攻擊,母親和妻子她們肯定不會有活路。於是,何文坦決定逃跑。逃兵在任何軍隊都會面臨懲罰,嚴重的可能會被槍決。但何文坦已經顧不上這些,彼時他的精神狀態已接近失常。

他不管不顧地在一個夜晚逃走了,好在接下來並沒有被追捕。等到何文坦千辛萬苦趕回家裡,一切正如流言所說,家鄉當真遭到了攻擊。村里很多人都死了,何文坦的母親,還有兩個大兒子也死了。他的妻子正沉浸在無盡的悲痛中。

看著丈夫活著回來,妻子原本也非常高興。然而緊接著她就發現丈夫不太正常。何文坦完全沒有表現出什麼悲痛,而是一直催促妻子,和自己一起離開村莊。

兩個大兒子雖然死於戰火,但何文坦還有兩個幼子。三兒子何文郎兩歲,小兒子何文崔六個月了。何文坦相信,只要他和妻子帶著兩個孩子逃走,就一定能活下來。妻子並不贊同丈夫的做法,她覺得一旦逃走,肯定活不下去。

何文坦的精神已經不正常,他根本不顧及妻子的感受,硬是帶著妻子踏上了逃亡之旅。妻子認為丈夫瘋了,何文坦近乎偏執的認定,不逃走才是瘋了。畢竟在他每晚的噩夢中,美國人的各種武器,都早已把他殺死無數次了。

逃亡之旅並非一帆風順。由於越南國土面積狹窄,美國人的飛機幾乎每天都能在頭頂出現。何文坦帶著妻兒四處躲藏,白天他根據聲音,辨別著轟炸機和直升機。每當飛機越過頭頂,何文坦就開始往反方向逃。

僥倖躲過了幾次後,有一天還是與轟炸機不期而遇。頭頂傳來催命般的轟鳴聲,混亂之中的何文坦突然精神崩潰。由於妻子背著六個月大的小兒子行動不便,他扔下母女倆,拽著兩歲的兒子,拼命地往叢林深處逃去。

緊隨而至的轟炸聲中,何文坦的大腦里已完全空白。過了許久,當四周圍逐漸安靜下來,何文坦的意識才漸漸恢復。他似乎這才想起來,混亂之中,居然把妻子和小兒子丟下了。於是又原路返回,試圖尋找到母子倆。

轟炸之後造成的混亂,已經破壞了一切秩序。四周圍都是逃難的人群,誰是誰他根本分辨不出來。一番徒勞的找尋之後,何文坦決定放棄。他帶上三兒子何文郎,離開公路,離開有人的地方,開始向熱帶叢林的深處行進。

對何文坦而言,這將是自己全新生活的開始。而對只有兩歲的何文郎來說,離開村莊,離開人群,就意味著接下來很難學習到文明社會裡的一切。

何文坦帶著兒子在山林中一邊前進一邊搜索著,他需要找到一處有水源的地方,不然的話自己和兒子很快就會渴死。至於吃的東西,反倒容易解決。因為越南是熱帶氣候,叢林裡除了各種植物野果,也有很多小動物可以抓來充飢。

很快,他帶著兒子來到了一處溪流的旁邊,何文坦決定,以後就在這裡棲身。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建造一棟堅固的住所。叢林裡雖然沒有大型的猛獸,但也到處充斥著諸如毒蛇這般的毒蟲野物。要想安全生存,最好是讓住所遠離地面,還要很好地與外界隔絕。

何文坦決定在樹上建造一個屋子。建築材料不用擔心,叢林裡有的是木材和藤蔓。只是孩子還小,在建造屋子的時候,何文坦一刻也不敢讓他遠離自己的視野。樹屋一點點建起來,接著他又儘量布置了一下,就帶著兒子住了進去。

晚上住在樹屋裡,白天帶著孩子下樹到叢林裡尋找吃的。叢林裡有的是野果和野菜,充飢是足夠的。不過時間一長,何文坦也想給兒子弄點肉吃。有時他下水抓魚,有時在樹上掏個鳥窩,運氣好的話還能找到鳥蛋。

越南人千百年來一直有吃蛇肉的習俗,所以除了容易抓的魚和鳥之外,何文坦也會抓蛇來吃。如果幸運的話,還能抓到竹鼠和猴子。漸漸地,這些都成了父子倆的美味。

雖說離開了文明社會,但何文坦畢竟不是真正的野人。他懂得如何使用火,自始至終,他吃的所有動物,都是烤熟過的。這一點對於他兒子何文郎的成長至關重要。在剛進入叢林的時候,何文郎只有兩歲,對一個孩子而言,正值學習生活里一切的時候。

假如何文坦給兒子吃生的食物,沒準兒何文郎長大後,會徹底的野化。就因為吃的都是熟食,何文郎與文明社會的紐帶,才沒有真正的被切斷。

除了吃的東西之外,由於何文坦是成年人,在兒子不斷長大的過程中,他也在教孩子如何說話。這又一次避免了兩歲的兒子,在接下來徹底的野化。只不過遠離了人群,何文坦的教授只是一些最基本的東西。

人是群居動物,一旦脫離了群體,由於不再聊天和與人溝通,個體的語言功能也會一點點退化。可以想像得到,在何文郎還不會說話的時候,何文坦也沒有人能和他聊天。唯一的方式,就是自言自語。可這樣一來,由於長期不跟社會交流,他的很多信息,就都慢慢地脫節了。

這一點,在多年後父子倆回到文明社會裡也得到了驗證。彼時的何文郎已成為一個中年人,但他幾乎不會說話,更不能和其他成年人流暢地溝通。何文郎只能說一些簡單的詞句,大多數時候,還得藉助於手勢動作才能完成。

不能正常的溝通說話之外,多年來山林中的生活,也未能讓何文郎學會文明社會裡的一切。父親何文坦雖然在社會裡生活到四十多歲,可自從他進入叢林後,就成了一個徹底的出走者。他的很多觀念和信息,永遠停留在了上世紀七十年代。

也因此,何文郎在關鍵的成長階段,只學會了如何在叢林中生存,對於外面的世界卻一無所知。父親偶爾會跟他提起那場可怕而又討厭的戰爭,除此之外,再給他講述的內容,很多都是過時的信息。

比如,除了天上的太陽和地上的火堆,在離開叢林前,何文郎沒有見過任何人造光源和熱源。但有趣的是,他居然知道電視。父親之前似乎跟他說起過,因此何文郎知道那東西會顯現出各種現實世界裡的畫像。但何文郎所知道的,也僅此而已。甚至於幾十年來,他都不知道什麼是女人。

而生活在叢林中的何文郎,卻是一個極其有經驗的人。他懂得鑽木取火,也懂得擊打石頭取火。他能迅速的搭建木屋,又能用藤蔓和樹葉,靈巧的編製衣服。當年何文坦帶著兒子躲進叢林,他們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爛掉了。

尤其是何文郎,進入叢林的時候還是孩子,所以漸漸長大後,他就根本沒有穿過人造的衣服。在被人們發現之前,他和父親穿的都是用樹葉樹皮等材料編制的衣服。何文郎同樣也能靈巧的使用各種工具,但這些工具也都是用石頭製造的。

毫不客氣的說,相比於父親是「半路出家」,何文郎則是完全成長在叢林裡的半野化人。之所以是半野化,是因為他還會勉強說話,懂得使用火和工具,而沒有完完全全的野化。如果不是他弟弟何文崔還活著,何文郎則很可能一直過著這樣的「叢林生活」。

原來,當年何文崔和母親並沒有死,只是在混亂中走散了。妻子多年來也一直記掛著丈夫,為此何文崔長大後,曾無數次的尋找過父親和哥哥的下落,但一直毫無音訊。就這樣,時光一晃過去了四十年。

2013年前後,有人無意間在叢林裡,發現了一老一少兩個人,他們正是何文坦與何文郎。此時的父親已經82歲,何文郎也已經四十多歲。他們都不怎麼會說話,更沒有任何時間概念。

倒是何文坦含混不清的語言裡,還念念不忘當年的那場戰爭。當所有人都告訴他,戰爭早已結束了的時候,何文坦無論如何就是不相信。他甚至還非常抗拒離開叢林回到村子。直到後來何文坦得了重病,在外界的幫助下,這對父子才終於回歸文明世界。

下山的時候,父子倆只穿著用樹皮編織的短褲。由於何文郎只會說一些詞句,他很快被安置在村子裡,開始學習文明世界的生活。一時間,這對父子被媒體爭相報導,他們在全世界出名了。

2015年,一個名叫阿爾瓦羅·塞雷索的旅遊公司總經理,不遠萬里來越南找到何文郎,希望能跟他學習一些在野外生存的技能。在阿爾瓦羅的眼裡,時年41歲的何文郎就像個小孩子。

在外面的世界,他懵懂無知,可一旦進入叢林,何文郎就像變了一個人。他靈巧的向阿爾瓦羅展示如何生火,如何抓捕獵物,如何在食用獵物的時候,不浪費任何一部分。從竹鼠到蛇甚至蝙蝠,他都能吃下去。阿爾瓦羅曾看到過,他將整個蝙蝠全部吃下。

回到了文明社會,何文郎並不像其他成年人,生活中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壓力。他每天生活得無憂無慮,唯一能讓他焦慮的,就是父親何文坦的身體。由於年歲大了,何文坦的健康每況愈下。2017年,何文坦離世。

父親走後,何文郎感受到了什麼是孤獨,他不太懂得文明社會裡的情感表達,可在潛意識裡,有些感情是相通且不必使用語言來表達的。他決定遠離村莊,繼續回叢林過自己熟悉的生活。據說從那之後,他在距離弟弟生活的村莊不遠處搭建了木屋。

然而,在經歷了文明社會的洗禮之後,何文郎似乎回不去了。這些年,他迷戀上了抽菸與喝酒,甚至還非常喜歡嚼檳榔。除此之外,文明社會那些種類豐富且精細化的食物,對比於叢林中的飲食,對何文郎更有吸引力。

2020年底,何文郎被查出患上了肝癌。很多人認為,是現代社會的食物,尤其是菸酒,對何文郎的身體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2021年秋天,何文郎去世。他最大的遺憾,是未能看到幾個侄子長大成人。

隨著何文坦與何文郎的先後離去,這對在叢林中生活了41年的父子,也終結了他們的傳奇人生。文明和野化之間,或許沒有清晰的界限。何文郎與父親的叢林生活,自然與文明格格不入。但是,當年促使何文坦走進叢林的,是由文明人發起的殘酷戰爭。

對於這一點,自詡文明的人們,似乎又應該汗顏。

文|711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關鍵字:

居家把外食主義的男人憋壞了,但我只用5分鐘就收服他的胃❤

2021-07-13T10:00:01.616503+00:00

芒果入菜新吃法!與舒肥櫻桃鴨的絕妙組合,鮮甜多汁更上一層樓!

今天也跟我一起做「菲力櫻桃鴨水果捲」吧!
現在非常時期,雖然自己煮最放心
但餐餐花一小時【備料-切盤-開火-擺盤】,女人也不是鐵打的><

有了這款即食料理,不只簡單快速,溫ㄤ還吃到讚不絕口😉

【材料】舒肥菲力櫻桃鴨、金煌芒果、千島醬、蝦卵

1.金煌芒果切長塊

2.櫻桃鴨切薄片,並捲入芒果

3.加上蝦卵、千島醬點綴

4.上桌!連火都不用開🔥

--------------------------

不用會做菜,餐桌上難得一見的【高檔法式櫻桃鴨】
人家全天然調味都料理好好,也不怕吃生肉

想吃的時候就微波,主菜一秒變高級~

 

現在有點擔心,以後老公都吵著要在家裡吃😂

用這款偷吃步就對了!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