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就要到了,酒館能打個翻身仗嗎

中國新聞週刊 發佈 2022-11-21T05:06:03.340743+00:00

世界盃馬上就要到了,不僅球迷翹首以盼,小酒館也躍躍欲試。近年來,微醺之風興起,既能飲酒解壓又能滿足社交需求的酒館,成為了一門上千億的大生意。

世界盃馬上就要到了,不僅球迷翹首以盼,小酒館也躍躍欲試。不少老闆提前裝飾門店,並推出各項活動招攬消費者。

近年來,微醺之風興起,既能飲酒解壓又能滿足社交需求的酒館,成為了一門上千億的大生意。

無論是成都的玉林路,北京的三里屯,還是上海的文樂路,年輕人總能找到一家適合自己的小酒館。

2021年,海倫司成功登陸港交所,成為「酒館第一股」,之後更是喊出三年開出1900家店的目標。一時間,酒館成為新消費領域的關注焦點。

不過疫情之下,酒館作為接觸性、聚集性行業的代表,成為被重點管控的場所之一。即便貴為行業第一的海倫司,今年以來也不復此前瘋狂開店的勢頭,甚至關店數十家。

那麼,未來小酒館還是大生意嗎?

小酒館大生意

體育大賽歷來是酒吧消費的旺季和節點。在成都玉林路經營一家酒館的張寧,對於去年歐洲杯期間的火爆場面還歷歷在目。

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每天晚上都是座無虛席,尤其是周末以及強隊之間比賽的時候,更是一座難求。「那是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時候。」

即將於11月20日0點拉開戰幕的卡達世界盃,將是世界盃歷史上首次在冬季舉辦。為了能更好地招攬客人,張寧早早地就讓員工把有關世界盃的宣傳海報及裝飾掛上,甚至還換上了尺寸更大的彩電。

此外,張寧的酒館還在世界盃期間推出眾多優惠活動,比如1-2人套餐49.9元,3人套餐99元;原價40.9元的百威6聽裝,現價只要32.9元,原價132元的12瓶裝喜力啤酒,現價只要120元。

近年來,作為城市夜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酒館愈發受到年輕人的喜歡,甚至成長為一門上千億的大生意。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測算,中國酒館行業的總收入由2015年約844億元增至2019年約1179億元,複合增長率為8.7%,預計將在2025年增長至1839億元,複合增長率或可達18.8%,市場空間廣闊。

連鎖經營專家文志宏指出,喝酒本身就自帶成癮性,再加上消費小酒館的基本都是年輕人,小酒館本質上是一條成癮性賽道與販賣社交概念的餐飲模式,因此也就有了「夜間星巴克」的說法。

去年,海倫司的上市,進一步引爆了資本對酒館的熱情。

2009年,海倫司在號稱「宇宙中心」的北京五道口誕生,憑藉低廉的酒水價格,迅速吸引了大量年輕人。2021年9月,海倫司登陸港交所,身價直衝300億港元。

彼時海倫司還立下這樣的雄心壯志:未來三年分別新增開店數量400家、630家和900家,到2023年將總計擁有2200家酒館。

遇冷的酒館生意

不過隨著疫情的持續反覆,酒館由於接觸性、聚集性的行業屬性,成為重點管控區域。

在張寧看來,疫情稍有風吹草動,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它。「有時在同一個街區,餐館可以照常營業,但是酒吧就不行。」

管控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收入遭遇斷崖下滑。以海倫司為例,數據顯示,單店日銷從去年上半年的1.19萬元,降至今年上半年的0.72萬元,降幅達39.5%;其中門店數量最多的二線城市酒館從去年上半年的1.22萬元,降至今年上半年的0.66萬元,幾乎腰斬。

從更能體現真實運營狀況的同店(已持續運營1年或以上的店面)數據來看,海倫司的情況更加嚴峻。截至今年上半年,海倫司的同店數量有133家,所有同店的日均銷售額加起來是129.3萬元,平均一家店的日均銷售額為9700元。去年上半年,這兩項數據還是176.5萬元和1.3萬元,下滑26.8%。

壓力之下,海倫司也不復此前的開店勢頭。

數據顯示,2022年1-6月,有69家海倫司小酒館閉館;6-8月中旬,海倫司又繼續關閉了25家門店。根據東方證券,2022年全年關閉門店數預計將達到130家。

另據窄門餐眼數據,今年上半年,海倫司新開223家門店,平均每月開店37家。進入今年下半年後,公司的擴張速度明顯放緩,7-10月分別開店17家、12家、9家、6家,11月上半月僅開1家。

與此同時,海倫司的業績也由盈轉虧。2022年上半年,海倫司淨虧損達到3.04億元,經調整淨利潤後,淨虧損也達到9994萬元,而去年這一數據尚為淨利潤8063萬元。

巨頭尚且如此,那些獨立酒館更是如此。

上海市酒吧行業協會執行會長葉丁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上海市共有3000多家各類酒吧,過去一年裡,30%-40%的酒吧陣亡了,還有30%-40%酒吧處在生死邊緣,能夠活下來且還有一定利潤的只有20%。

消費習慣是最大挑戰

其實拋開疫情影響,酒館的實際運營難度也不小。

餐飲分析師王冬明分析稱,與咖啡以及茶飲不同,目前酒吧對於國人大眾消費來說,消費習慣及群體不夠成熟,消費頻次也很有限。

作為可選消費,小酒館的消費頻率低於其他餐飲業態。iMedia Research調查顯示,有27.5%和18.9%的小酒館消費者表示每2-3星期消費一次或者每1個月消費一次。

較強的社交屬性拉長到店消費時長,小酒小菜慢慢聊是行業常態,也不乏點一杯酒坐好幾個小時的情況,因此翻台率天然比餐 飲、奶茶低。數據顯示,海倫司2020年的翻台率為2.3次/天,低於海底撈(3.5次/天)和太二酸菜魚(3.8次/天)。

此外,不同於西餐、火鍋等餐飲模式,小酒館大多在晚上18點至次日凌晨2點營業,每日營業時間時長在8小時左右,低於普通餐飲門店。

此外,酒館作為餐飲業的一脈分支,同樣要面對租金、原料、人力「三座大山」的考驗。

同樣是來自海倫司的數據,今年上半年,租金、原料、人力三項成本高達8.6億元,同比上升了24.64%,而其總收入才8.7億元,三項成本占總收入的比例達99%。去年同期這三項成本合計6.9億元,占總收入的79%。

具體來看,人力成本是最大一項支出。截至今年上半年,海倫司擁有1697名員工和6532名外包,雇員福利及人力服務開支由2021年上半年的3.1億元,增加至今年上半年的3.8億元,同比上漲22.2%。

漲幅最大的則是租金部分,由於門店規模從去年同期的471家增加至今年的846家,使用權資產、廠房及設備等折舊費共計達到2.39億元,較去年同期上漲120.5%。

所用原材料及消耗品成本,從去年的2.72億元增加至今年的2.97億元,同比上漲9.4%,雖然在三大成本中漲幅最小,但依舊超過了收入增長幅度。

酒館行業仍然大有機會

國元證券指出,夜間經濟已經成為推動消費升級的新引擎。

根據艾媒諮詢測算,中國夜間消費規模占總體零售額六成,受益於各地政府對夜間經濟扶持力度加大疊加夜間消費場所豐富,中國夜間經濟發展規模呈快速增長態勢,2019年中國夜間經濟發展規模為26萬億元,預計2022年突破40萬億元。

而夜間餐飲是夜間消費的重要一環。根據頭豹研究院,2021年夜間餐飲消費額占全天餐飲消費的比重集中在20%-40%。從夜間經濟業態消費占比看,2020年餐飲消費占比第一,為22%,酒吧業態占比19%,僅次於餐飲。

近年來,不少餐飲企業盯上了酒館賽道,試圖將手伸進了年輕人的「微醺生意」當中。

2019年,奈雪的茶旗下BlaBlaBar奈雪酒屋首店在深圳開業,產品主打香水瓶的雞尾酒,面向人群主要是精緻的年輕女性。呷哺呷哺旗下的湊湊火鍋也在嘗試「火鍋+酒吧」的新業態,中午賣火鍋,下午賣奶茶,晚上搖身一變成酒吧。

賣餃子的喜家德也參與進來,以喜家德餃子酒館命名,產品結構增添東北滷味,還增加熱菜數量來搭配喝酒場景,以此增加產品的豐富度。老鄉雞也在深圳首店嘗試了「餐+酒」的新模式,門店提供早午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和夜宵,從早上9點營業至凌晨2點。

多方入場,在於如今的酒館行業仍然大有機會。據海倫司當初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有95%以上的小酒館為規模較小的獨立酒館。海倫司雖然是行業第一,但份額也不過1.1%。

待疫情退去,相信酒館行業將重回高速增長態勢。文志宏提醒到,酒館開店擴張沒有問題,但前提是對市場環境有清晰的判斷,對自身的資源能力尤其是單店盈利情況有清晰的認識。

作者:余源

關鍵字:

臉不是有洗就好嗎,用哪隻洗面乳都一樣吧🤔

2021-11-15T07:12:52.204026+00:00

至少在靠它把豆花洗少之前,我是這麼覺得的!...

這是最近一隻很紅的洗面乳,光看外盒我就想買了,我就是會從包裝挑東西的人 😹

還好毛孔是真的清乾淨,加了34%胺基酸的保濕度也很舒服

 

 

我習慣先「用溫水沖臉,幫助毛孔打開」會洗得更乾淨!

它也算我用過數一數二好沖洗的,不用擔心用完還滑滑的像殘留 🤔

 

「最油的鼻翼,我會讓泡泡停留多作用一下」之前去清粉刺才被美容師唸爆!

為何油質積了一堆在那,所以習慣加強局部,該搓的就搓幾下,不放過任何一角

 

✅ 也推薦輕輕敷在臉上,讓泡沫的成分清潔附在毛孔的髒東西和殘妝,不會過度清潔。

我一摸臉還是感覺非常保濕,不會太繃 😇

 

我最近臉過敏,長很多粉刺QQ 但這家的是溫和不刺激,混合肌的我已證實!

另外想誇獎它的香味很自然 💜 起床或下班回家洗完臉,心情就會很好

 

最後小提醒,沒事別讓男友用,我家那隻一用整個刁住!

現在還會跟我搶,傻爆眼… 連男生都這麼愛是怎樣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
 


商品資訊

第一支專洗毛孔的洗面乳

MAGICOM 34%胺基酸洗面乳》

市售最高日本34%胺基酸x專利補水嫩白因子x尿囊素萃取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