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茶馬古道:古村、馬幫與集市

南方週末 發佈 2022-11-21T23:38:00.435350+00:00

雨幕看不見盡頭,烏雲罩在蒼黑的山間、壓著濃綠的田野與樹林,玉津橋也濕漉漉的。半圓形的石拱橋有些打滑,我低著頭走得小心翼翼,看見石板上還留有舊時的馬蹄印。

雨幕看不見盡頭,烏雲罩在蒼黑的山間、壓著濃綠的田野與樹林,玉津橋也濕漉漉的。半圓形的石拱橋有些打滑,我低著頭走得小心翼翼,看見石板上還留有舊時的馬蹄印。過往的商旅翻越華叢山而來,馬幫踏過玉津橋,便進入了茶馬古道的重鎮沙溪。

站在橋上遙望,黑潓江流水淙淙,村落散落在寧靜的沙溪垻子,描摹出田園詩的意境。下雨天給遊客騎著玩的馬匹都沒出來,只有幾輛候客的三蹦子等在橋邊。下橋時,腳踩上馬蹄印的凹痕,仿佛踩中了茶馬古道的往事。

沙溪玉津橋 (黎瑾/圖)

鳳陽邑:古道仍在

從南詔國的都城太和城遺址下山,天色已近黃昏了。樹木掩映著山腳下一條石板路的入口,路口立著一座小碑:太和—鳳陽邑茶馬古道修復紀念碑。

如同來往西域的絲綢之路,在中國西南的內地與青藏高原之間也縱橫著一條條古老的貿易通道——茶馬古道。這是一個用人與馬的腳力踩出的道路網,遍布陡峭崎嶇的橫斷山區,越過奔騰咆哮的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和雅魯藏布江,上到空氣稀薄的青藏高原,延伸至東南亞、南亞各國。

茶馬古道源於西南邊疆的茶馬互市。自唐宋起,川滇的茶葉、鹽巴、布匹等被源源不斷地馱運到藏區與東南亞,再從藏區換回馬匹、牛羊和皮毛,從東南亞換回玉石、棉紗、藥品等等。眾多的古道支線如同毛細血管蔓延在西南地區的群山間,鳳陽邑段古道是滇藏道上的一段,亦是大理境內唯一保存的茶馬古道。

鳳陽邑位於大理古城與下關之間的蒼山佛頂峰下,修葺過的古道平整、寬闊,夏日草木蔥翠,枝葉在空中交織成拱形,我仿佛行走在一條綠色長廊里。不多遠有塊曬經石,傳說玄奘取經歸途遇雨,曾在這石頭上晾曬經書。雖是附會,歷史上玄奘的路線並未經過雲南,但茶馬古道確實能延伸到佛教的發源地印度。

鳳陽邑段茶馬古道 (黎瑾/圖)

走不多遠,我便進入了鳳陽邑古村。青石鋪就的古道兩側,吸足了夏日雨水的雜草旺盛地生長著,一座座石牆、灰瓦的老屋矗立在道旁,黃泥牆上爬滿了藤蔓,不規整的石頭間長滿了青苔,一些未曾腐朽的門楣上還留有好看的雕花,時間仿佛在這裡放慢了速度,沉澱出古老的氣味。

鳳陽邑村原名「磚窯」,過去以燒制磚瓦陶罐為主,穿村而過的古道曾因草帽交易興盛,有「草帽街」之名。聽說若是白天來,還能看見村裡的老婆婆們聚在觀音古井邊的大樹下,邊聊天邊編織草帽。我來得晚了,天色已經暗淡,只在老屋之間看見泉水依然清澈的古井,路過高低錯落的土庫房,途經昔日馬幫休憩的馬店。

鳳陽邑里不少老屋廢棄了,一面殘牆之上還貼著村名與破損的對聯。 (黎瑾/圖)

大理新移民早就發現了鳳陽邑,它的安靜避世與大理古城的日益喧囂構成了強烈的對比。一些院落已經被改成了民宿、茶館、咖啡廳、藍染工坊、音樂工作室……這些院子的指路牌、木門和對聯藏在那些狹窄的階梯小道盡頭,散布於好像馬上就要傾塌的老房子之間,構成了有趣的鄉村場景。

沿著石板路,我一路往北慢悠悠地穿過古村,靠近最北端時,一面高牆上的小洞吸引了我。這是一個山牆佛龕,開在牆高處,是白族村落的習俗,有家人出門時,便會來此祈求家人能平安歸來。以前馬幫經過時,馬鍋頭會帶領全體成員在這裡膜拜祈禱,祝願此行順利。

再往北便出了鳳陽邑。我算了算距離,在茶馬古道上走了約一公里,恰好到暮色降臨,給整個古村籠上了一層寧靜、昏暗的舊日氣息。村民背著背簍、騎著小電瓶在石板路上來往,只是沒有馬了,也沒有趕馬人停在高高的佛龕下,止住叮噹響的馬鈴聲,以便神佛聽見他們對旅途的擔憂與希冀。

大理新移民在鳳陽邑租下的院子 (黎瑾/圖)

東蓮花村:馬幫遠去

茶馬古道的征途是異常艱險的,西南地區山高水急,道路狹窄、險峻、曲折,以前除了馬幫,便沒有適用的運輸方式了。茶馬古道就是一條馬幫之道,從唐到20世紀,千百年來,趕馬人牽馬前行、穿山越嶺,身家背負於馬背、生命託付在道路。

從大理往南不遠,就進入了巍山,茶馬古道上「三進三出」的重鎮。這裡西通保山、騰衝、芒市,可出境至緬甸;東經祥雲、昆明,可出雲南省;北經大理、麗江、中甸,可入藏;南接普洱、景洪、勐海,可連通季節性的運茶道。隨著貿易的來往,巍山的馬幫迅速發展起來,至建國前,全縣有長途運輸馬幫150多個,馱運騾馬近10000匹,其中回族馬幫便有100多個。

車開進東蓮花村的停車場,我抬頭便看見了一座高聳的四層角樓,重檐飛閣,格外氣派。這座樓屬於馬如驥大院——東蓮花村大馬鍋頭馬如驥的舊居,建於1941年,是巍山規模最為宏大的馬幫大院。

元、明以來,大批回族官兵隨軍來到雲南,在大理、巍山一帶定居。東蓮花村是形成於明代初期的一個回族村落,距今約有600年歷史。民國時期的東蓮花村幾乎家家養馬,往來商隊如織。其中,馬如驥、馬如騏和馬如清兄弟三人各有大馬幫,在生意達到鼎盛的20世紀40年代,於村中建起了三座精美、氣派的馬幫大院。

村子前面有一片蓮葉田田的荷塘,夏日的蓮花正悄然綻放。我沿著整潔的道路進村,路旁排列著土木建築的民居。到村中心,一座傳統樣式、高懸星月的門樓出現在眼前,宣布我已經來到了東蓮花清真寺。清真寺始建於清朝初年,午後的寺內清靜無人,只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四層高的宣禮樓氣勢驚人,朝真大殿飛檐斗拱、雕樑畫棟,巧妙地融合了中式傳統建築與伊斯蘭美學。

東蓮花清真寺的宣禮樓 (黎瑾/圖)

離清真寺不遠處,便是馬如驥大院。馬鍋頭即馬幫的首領,在巍山眾多「走夷方」的馬幫中,馬如驥最為有名。他有超百匹騾馬,雇有數十名趕馬人,馬幫足跡遍布東南亞各國。馬如驥不僅富甲一方,還參與當地政事,頗有威望。

雕刻精細、彩繪繁複的大門就先讓我震驚了一番,走進去更是每一步都在感嘆大院的豪華。馬如驥大院由北院、南院和西院三個院落組成,院落互相連通,依功能而規模不同、布局不一,雕刻檔次也不一樣。西院被辟成了東蓮花村馬幫文化展覽室,陳列著許多過去馬幫的用品,陳舊的釘掌、鞭子、馬鞍、短刀、銅鍋等實物,再現了茶馬古道上風餐露宿、險境叢生的日子。

北院和南院則是馬如驥的住宅,北院為「四合五天井」,南院為「三坊一照壁」,兩種白族傳統院落形式組成了「六合同春」格局。院子裡有許多匾額、楹聯、照壁、彩繪,處處都是精緻的雕刻與字畫。

馬如驥走南闖北,也許是既受傳統文化薰陶,又有新時代的視野,因此屋子的藻井特別有趣,不僅有文人雅士喜愛的花鳥魚蟲、唐詩宋詞,還有一幅幅浪漫的風景圖,比如西湖風景、阿文學校風景等等。特別是主房的藻井,繪製著當時的上海街景,西洋建築、飛機、摩托車等,再現了十里洋場的風采。

馬如驥大院的屋內藻井繪製著上海街景。 (黎瑾/圖)

而最初吸引我視線的角樓坐落在南北院之間,起到了連接作用。當地人習慣稱角樓為碉樓,因為它還有瞭望塔和碉堡的作用。高聳的角樓是大馬鍋頭財富的象徵,亦是土匪來搶劫時的防禦之所。馬如驥大院的角樓的作用還要多,主人平日在二三層接待來往的政要、商賈,四層則作為藏書樓與書房。因此這座角樓的規格極高,每一道飛檐、每一塊磚雕都經過了精雕細琢,是真正的建築傑作。

登上角樓,整個東蓮花村盡收眼底。灰瓦鋪就的屋頂規整地排列,其間聳立著另外幾座角樓,分屬於不同的馬幫大院,足以想見昔日村中馬幫雲集的繁華。

從馬如驥大院角樓俯瞰全村 (黎瑾/圖)

可惜的是,馬如清大院閉門未開,看起來已空置多年,我只能站在飛鳥雕塑栩栩如生的大門前,仰望別具匠心卻窗板破損的六角角樓。馬如騏大院則改成了一間飯店,華麗的浮雕大門樣式跟另外兩座有些不同,更富傳統中式風格,拱券上裝飾著花鳥風景彩繪,大門正中書有「麒廬」。

20世紀40年代後,由於與東南亞貿易頻繁,馬幫的一些人開始在泰國、緬甸定居。故鄉的老宅空置,馬鈴聲也漸漸消失,「走夷方」的冒險故事終於成為了並不遙遠的歷史。

沙溪:倖存的集市

穿過一個又一個山谷,越過一條又一條急流,路過一座又一座村寨……馬幫踏出了茶馬古道,他們曾駐足停留、進行商品集散的驛站,也逐漸繁盛了起來,比如沙溪。

無論從哪個方向進入沙溪垻子,總要翻山,因此來到這裡時,我感覺到了一身輕鬆——遊客量明顯減少了,即便這幾年名氣大漲,沙溪仍保留著幾分恬靜。而這樣安閒的氣氛,讓我有些難以想像昔年馬幫雲集時的忙碌。

沙溪垻子氣候適宜、物產豐富,周遭鹽井眾多。富足的物產為馬幫補充給養、交易商品提供了便利條件,何況從沙溪再往北就要進入雪山高原了,再難碰到這樣的集鎮。因此,如今古鎮的中心寺登街成為了馬幫的歇腳地和中轉站。

「寺」指的是興教寺,「登」是白族用語,意為「……的地方」,「街」是當地對集市的一種稱呼,寺登街就是在興教寺那裡的集市。那時的寺登街三日一集,稻米、食鹽、茶葉、皮毛、絲綢、藥材……集市上各種商品應有盡有,馬幫絡繹不絕。若是要歇腳,旁邊的巷子裡還有被譽為「五星級馬店」的歐陽大院。

熱鬧一直持續到半個多世紀前滇藏公路修通,貨車直奔劍川,馬幫日益消亡,藏在山間、依賴馬匹進出的沙溪便逐漸落寞了。寺登街安靜了,古老的建築日益荒蕪。直到2000年,劍川縣和瑞士聯邦理工大學開始共同組織實施沙溪寺登街復興工程,使用傳統工藝與舊材料,完成了幾座寨門、民居、老馬店、戲台、興教寺的維修、整治和改造。沙溪寺登街以「茶馬古道上唯一倖存的古集市」列入了世界瀕危建築遺產名錄。

儘管曾經響遍沙溪垻子的清脆馬鈴聲早已被汽車喇叭聲取代,但來沙溪趕集至今仍是周邊的山村田莊的傳統。每周五的集市日,聚集了眾多來街上交換生產生活物資的當地人和沙溪新移民,以及像我這樣湊熱鬧的外地人。

在沙溪,當地鄉民背著背簍來趕集。 (黎瑾/圖)

集市已經不擺在寺登街了,「規模太大了,你跟著人流走,很快就能找到」,當地人如此告訴我。周五清晨,我從民宿的小巷子裡拐出,果然看見成群結隊背著背簍的鄉民。和他們一起朝著沙溪主街的南邊走去,人越來越多,密集的小攤沿著道路兩側排開,我就進入集市了。

雖然沒有古集市人來馬往的風采,但沙溪的集市依然熱鬧得水泄不通,茶葉仍舊占據了很多個攤位。這是菜市場,老婆婆們兜售著新鮮的紫蘇、南瓜尖、螺絲椒,阿姨們叫賣著松果、小蘋果、花椒、向日葵花盤,艷麗的果蔬搭配出悅目的色彩;也是菌子市場,松茸、雞樅、見手青等各色菌子有新采的、有曬乾的、也有油浸的;還是肉禽魚市場,牛羊豬肉掛在鉤子上,活魚在大盆里緩緩遊動,雞鴨鵝在籠子裡撲騰;同時是農用工具市場,成串的馬鈴和牛鈴、鐵犁、鐮刀,乃至廢舊輪胎做的大盆,無所不有……

沙溪大叔守著他的布鞋攤,悠閒地抽著煙。 (黎瑾/圖)

陽光明亮得刺眼,人們眯著眼簇擁著選購。若是渴了餓了,每隔幾步就有的冰粉、熟食正好來一份。小孩子也開心極了,棉花糖有好多種口味,一盤盤的橡膠糖更是繽紛如彩虹般吸引眼球。

我和許多包著頭巾的白族阿姨們擠在一起前行,有時候她們會笑著拍拍我,讓我幫忙把她們手裡剛買到的貨品裝進她們背上的背簍里。從頭走到尾,不少人的背簍都裝得滿噹噹了。如果沒有背簍怎麼辦?集市上現買一個便是了,大小、樣式任選,小孩子背著小背簍在成群的冰墩墩和奧特曼氣球下跑跑跳跳,大人背著大背簍在衣物攤、種子攤前挑挑揀揀。甚至連背帶都有不同的花紋、顏色可選,也許是擺攤的阿姨們農閒時自己編織的,被好奇的遊客當作手工藝品樂滋滋地買下。

集市上背簍攢動。 (黎瑾/圖)

在集市上來回走了一趟,居然已近中午了。早起來趕集的人們正滿載而歸,將集市留給遲來的其他人。遊客們現買的背簍里大多裝滿了干菌和油菌,這是獨屬於雲南的風物;新移民的背簍里塞滿了新鮮的蔬果,這是古鎮居民的日常;周邊鄉民的背簍里則有各種日用品、工具、食物,這是鄉村生活的所需。

喜笑顏開的蔬果小販 (黎瑾/圖)

茶馬古道已成往事,南來北往的人們卻延續了在沙溪買賣貨品的傳統,不同的生活方式在集市上交織,構成了新的風俗與趣味。

黎瑾

關鍵字:

寶寶也可以用的『呼吸道精油』

2021-11-11T04:08:38.226024+00:00

【用最天然的香療法增強抵抗力】

>>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12

 

♦暢通鼻子問題 排除黏液分泌物

♦搭配按摩一夜好眠 緩解咳嗽

♦保護呼吸道 強化防禦能力

 

◎純植物植萃 ◎不添加化學成分 ◎無副作用

 

愛用者布布媽分享:

布布一歲多的時候,鼻子很不好,半夜老是會因為鼻塞吸不到空氣而哭醒,

一直睡睡又醒醒,讓我又焦慮又心疼,為了顧他我自己也睡不好⋯

 

婆婆有位朋友是英國的精油芳療師,說有兩款「鼻通呼吸精油」過敏鼻炎的客人都說很有用,賣很好已經出二代,要拿給我們試試,雖說是婆婆很好的朋友,但用在孩子身上還是會怕怕的⋯

所以拿到後先看了成分介紹,不同於市面上很多藥品,它天然的植物成分溫和又沒有藥性,不會刺激到孩童脆弱的鼻內。

 

收到當天睡覺就照著使用方法幫布布按摩胸口跟背後,晚上布布真的睡得熟,而且沒有張嘴巴呼吸了,但我怕只是巧合,所以隔天晚上沒有幫他按按,結果鼻子又塞住了!

之後布布知道「鼻通精油」會讓他比較好睡,又香香的,晚上睡不著就喊著『馬麻我鼻塞~要按摩~』

但有時候懶得幫他按,我就會開霧化機滴上幾滴純精油(20ml)效果也是不錯 👍 👍 👍

 

現在布布兩歲了~他的鼻炎好像好了,再也沒復發,而且免疫力好像有變好。

後來他有時也會感冒,我就拿純精油(20ml)滴兩滴在浴缸讓他泡澡,睡覺起來就好了!

其實不只是小朋友,現在這個時機大家都要保養呼吸道跟鼻子,只要在室內我都會使用霧化機,我有問芳療師,如果家裡沒有霧化機的人,也可以滴在擴香木或是棉花上面喔!

 

真的很推薦給各位媽媽>>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12

 

 

商品資訊

 

Vsis_順暢呼吸_嬰幼兒通鼻精油組

◎純植物植萃◎不添加化學成分◎無副作用 
【寶寶👃的好朋友】


養護呼吸道按摩精油(50ml) 

|舒緩不適暢通呼吸溫和無藥性

|搭配按摩一夜好眠降低夜咳

鼻好通複方純精油(20ml)

|淨化空氣 增強防護

|安定情緒 調節不適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