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緬北毒王」落網,打工仔逆襲迎娶名媛,擁有私人武裝

一見歷史 發佈 2022-11-26T21:38:48.489254+00:00

隨著譚曉林的死,緬北地區的「毒瘴」終於被掃清,兩國警方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當然了,還是直到這時,這位大毒梟的過往才步入了大眾的視野之中,很多人本著好奇的心態看了看,可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來這譚曉林在幾年之前還只是個打工仔,從打工仔到緬北毒王他只用了短短八年!

閱讀之前,麻煩您點一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2001年4月20日夜,中緬兩國警方齊心協力,於緬甸北部地區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抓捕行動,行動進展的十分順利,沒過多時那位臭名昭著的「緬北毒王」譚曉林便被抓捕歸案,此後隨著一系列證據的補全,譚曉林亦是得到了法律應有的嚴懲,於2004年6月25日執行槍決。

隨著譚曉林的死,緬北地區的「毒瘴」終於被掃清,兩國警方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當然了,還是直到這時,這位大毒梟的過往才步入了大眾的視野之中,很多人本著好奇的心態看了看,可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來這譚曉林在幾年之前還只是個打工仔,從打工仔到緬北毒王他只用了短短八年!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八年時間譚曉林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這之前他又經歷了些什麼呢?

苦難的童年生活

1962年,譚曉林(原名譚明林)出生於四川省樂至縣的一戶知青家庭之中,其父原本是一名大學生,後來隨著上山下鄉政策的出台,他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來到了四川支教,在這裡由於種種原因,他的原配妻子患病去世,此後他又在當地續弦,而此人正是譚曉林的母親。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之中,譚曉林的童年生活是豐富且幸福的,父親會單獨為其補課,讓他在很小的時候就掌握了不少文化知識,母親偏袒他溺愛他,對兩個繼子女和這個親兒子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這也讓譚曉林自幼就養成了自私自利的性格。

性格決定命運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假,不過此時的譚曉林總體來說還算是個孝順的孩子,他會幫助父親備課畫手抄報,也會在課餘時間幫著母親在家做手工補貼家用,日子忙碌卻充實。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了1975年,還是直到這時隨著一系列變故的發生,譚曉林的三觀才逐漸扭曲了起來。

這一年譚曉林13歲,在這個本該享受父母寵愛的年紀,他的父親卻因一場意外不幸去世,一家四口的重擔只能由譚母一人承擔,可俗話說半大小子吃窮爹媽,她一介婦道人家又該如何養活兩個大小伙子和一個姑娘呢?所以沒堅持幾年譚母就病倒了,由原先家庭的頂樑柱,變成了「無底洞」、「藥罐子」。

兩個繼子女見此情形當即選擇了放棄,畢竟不是親生母親,外加譚母始終偏向幼子,他們自然沒有同理之心,而照顧母親的任務就這樣交到了譚曉林手上。

沒辦法,母親是譚曉林唯一的親人,為了給她看病譚曉林只好選擇了輟學,初中還沒畢業就心不甘情不願的來到了市里務工。

一沒學歷二來年幼,這段時間譚曉林可是沒少遭罪,同事欺負他老闆剝削他,一些髒活累活全都丟給他,面對這般困境,譚曉林心中既委屈又憤恨,在這種情緒的加持下,他的腦海中亦是第一次冒出了一個念頭:

「我要賺大錢,我要出人頭地,我要讓媽媽過上好日子,我要報復所有欺負過我的人!」

故而,本著這個想法譚曉林開始了自己的奮鬥史,當然,此時他奮鬥的目標還是合理合法的,為了賺錢他先是獨自一人攬下了廠里外出採購的活,去往北上廣等大城市了解情況,待聽說伴隨改革開放的春風,只要努力就能賺到錢後,他第一時間就辭去了工廠的工作,轉頭做起了生意。

改變人生接觸毒品

那年譚曉林二十歲,而他選擇做的第一個生意是當時南方大火的塑料拖鞋,他花光了自己的積蓄從廣州、浙江等地分批淘來了幾萬雙拖鞋,隨後拉回四川售賣。

起初譚曉林的心情無比忐忑,畢竟這可是他全部的身家了,一旦賠了別說出人頭地,就連母親的病情都會耽誤,不過幸運的是,他的眼光還算可以,這批拖鞋第一時間就受到了當地廠商和民眾的歡迎,短短月余便銷售一空,而譚曉林也賺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成為了鎮上的第一個萬元戶。

此時的譚曉林風光無兩,他給母親買了許多上好的補品,又給自己家破舊的老宅翻修了一遍,有了錢後他也逐漸膨脹了起來,又是報復打壓之前欺負過自己的人,又是四處結交「合作夥伴」企圖單車變摩托賺到更多的錢。

果不其然,由於譚曉林四處嘚瑟很快就有人盯上了他,此人名叫田某表面上是一個藥材鋪的老闆,實際上則一直在背地裡從事著違禁品的交易買賣,而在他售賣的違禁品之中,就包括了最基礎的毒品——罌粟殼

彼時譚曉林哪裡知道什麼是罌粟殼,聽到能賺錢他二話不說就將全部的身家投了進去,並將採購、銷售的工作交給了對方,隨後在家坐等賺錢,可讓他怎麼都沒想到的是,月余後等待他的不僅不是暴利,反倒是警方的通報!

看到該通報譚曉林頓時傻眼了,因為警方不單查獲了他投資的全部「商品」,還將田某抓進了監獄,也就是說現在的他身無分文再度回歸了貧窮。

得知此事後譚曉林既鬱悶又好奇,鬱悶的是又要從頭再來,好奇的則是那罌粟殼到底是什麼,居然既能賺到大錢,又會被警方如此重視,譚曉林雖然學歷不高卻知道一個道理,那就是「能賺錢的生意都在憲法中寫著」,於是就在詳細了解過後,他也是第一次對毒品的銷售燃起了興趣。

當然了,興趣歸興趣,得知售賣「鴉片」兩斤槍斃,售賣海洛因50克就會被槍斃後,譚曉林思來想去也是沒敢嘗試,只得是繼續從事著「投機倒把」的行當,低買高賣賺些辛苦錢。

譚曉林為人聰明狡猾,這樣的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材料,也正因如此快速翻身的他當即就受到了不少成功人士的青睞,而這其中就包括了一位在緬甸經商的四川商人,這人與譚曉林是老鄉,虛長几歲被譚曉林稱為大哥,二人可謂是一見如故,因此不單是在生意上多加照顧,這位大哥見譚曉林孤身一人,還給他介紹了一位名媛,也就是譚曉林後來的妻子楊妹。

楊妹出身豪門,父親是緬甸的財政部長,母親是緬甸本地的世家大族,說是名媛毫不為過,那麼這樣一位富家千金是怎樣看上譚曉林的呢?

說出來相信很多人都不信,楊妹之所以看上譚曉林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因為「顏值」,第一次見面時她就對長相帥氣的譚曉林一見鍾情,其二是因為她的父親,剛剛提到過楊妹的父親是緬甸的財政部長,但實際上他還有著另一個身份,那就是毒梟,是緬甸北部數一數二的大毒梟。

對此楊妹並不知情,不過她不知道不代表別人不知道,所以自打成年後,就很少有男人敢去接近她,就算有那麼一兩個不知情的糊塗蛋,也都會被楊父的手下趕走。

在父親的影響和干涉下,楊妹從未接觸過異性更沒談過戀愛,她的思想也十分保守,覺得喜歡上一個人就要從一而終,於是就在秘密與譚曉林相識相知相愛後,楊妹便向父親攤牌了,說是今生非譚曉林不嫁,否則的話寧願剃度出家。

見女兒如此堅持,又看到譚曉林的確是塊好材料,楊父這才無奈選擇答應,而這對小情侶也就這樣在1987年於緬甸結了婚,譚曉林也就這樣正式成為了大毒梟的女婿。

然而這卻並非是譚曉林從事販毒生意的直接原因,頂多算是誘因,真正讓他下定決心販毒的其實是因為妻子的死。

婚後,譚曉林和妻子的生活很甜蜜,他們先是誕下了兩個愛情的結晶,隨後又在父親的幫助下做起了木材生意,賺的雖然不多卻足夠一家四口衣食無憂,可這種幸福的生活卻並未持續多久,就在1995年意外便突然出現了。

這一年木材市場迎來了巨大變動,西方市場的降價令不少木材商賠的是血本無歸,譚曉林自然也不例外,也就是有著岳父的幫助否則他早就破產了,於是乎為了再度崛起,譚曉林便將目光盯上了一種成本低、價格高、容易保存的新型木材。

這種木材在市面上之所以沒有大量流通主要原因就是砍伐太過困難,大量位於深山之中,如何運輸也是一個大難題,無奈之下譚曉林只好親自帶人去深山老林考察,希望能夠研究出最佳的砍伐、運輸路線。

譚曉林一行人的計劃進展的很順利,短短月余就摸清了門路,可讓他怎麼都沒想到的是,由於太過入神自己竟然忘記了聯繫妻子,而這也就讓倍感擔憂的楊妹踏上了上山尋夫之旅。

山路不好走,遍布密林的夜晚更是無比危險,為了安全著想入夜後楊妹只得留宿在了親戚家中,不想她才剛一進門就遇到了幾名正在實施盜竊的歹徒,歹徒見狀立刻把她打暈,隨後害怕事情敗露又索性將其勒死,等到楊妹被人發現時,屍體都已經徹底腐爛不成人形了...

這件事對譚曉林的打擊很大,他固執的將妻子的死全都歸結到了自己身上,認為是自己沒有按時聯繫她,覺得是自己不負責任才導致了這場悲劇,於是在那段時間裡譚曉林變得渾渾噩噩,生意不管了孩子也不顧了,每天就是酗酒抽菸沉默不語。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好幾個月,還是直到岳父的上門這才發生了改變,對於女兒的死最傷心的莫過於他這個父親,見女婿如此自責他也是於心不忍,因此為了讓譚曉林重新振作起來,他便向其提出了一個建議,他對著譚曉林說道:

「你想報仇嗎?如果想那就加入我吧,成為毒梟組織起自己的武裝力量,找到那幾個人渣,殺死他們為你的妻子報仇雪恨!」

岳父的這番話對於譚曉林來說無疑是無盡黑暗中的一律「曙光」,為妻子報仇的念頭更是成為了支撐他活下去的唯一動力,所以就在當天夜裡,譚曉林便下定了決心,他找到了岳父只說了三個字:

「我幹了!」

罪大惡極的毒梟

就這樣,譚曉林從一介商人成為了犯罪集團的一份子,不過此時的他卻還是以報仇為本並未喪失人性,那麼是什麼讓他最終變成了徹底失去人性唯利是圖的緬北毒梟呢?

這個過程很漫長卻也是必然結果,在岳父的幫助下,譚曉林結識了一些地方毒梟隨即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販毒任務,也就是從緬甸將98公斤海洛因運送至中國,這次任務在「成手毒梟」看來再輕鬆不過,但卻讓譚曉林心亂如麻。

在運輸過程中譚曉林十分緊張,路過關卡時大氣都不敢喘,那副樣子一看就是做賊心虛,當然正因如此,這次任務最終也是以失敗告終了,中國警方抓獲了譚曉林的幾名同夥,查貨了全部的毒品,唯有譚曉林和一個新手因害怕提前下車這才逃過一劫。

這次任務的失敗讓岳父相當失望,為了發泄心中的不滿,也為了以儆效尤,他當場就處決了另一名毒販,嚇得譚曉林是屁滾尿流趕忙跪地認錯。

當然,岳父此舉只是在殺雞儆猴,對待這個唯一的女婿他還是手下留情了的,不過這也讓譚曉林第一次見識到了毒販內部的殘酷,讓他的心態發生了改變。

譚曉林知道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的道理,也清楚如果再次讓集團蒙受損失,自己就將重蹈那名毒販的覆轍,因而從此刻起,為了活命譚曉林變得不再懦弱,他開始將自己的商業頭腦用在了販毒工作上,而在不斷的摸索下果不其然,很快他就靠著自己的方式成功完成了第一次販毒。

譚曉林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摒棄之前的運毒方式,由緬甸直達中國,變成了在中緬邊境直接販毒,也就是說他省略了漫長且危險的運毒過程變成了邊境「產地直銷」,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用再面對緬甸本地的警察了,只需要警惕中國邊防軍的搜山就能完成交易。

此舉果然有效,僅僅這一次運毒譚曉林便幫助集團賺取了三百多萬的利潤,而他自己也拿到了一百多萬的豐厚報酬。

這筆錢在當時可不是個小數字,拿到錢後譚曉林激動的一夜未眠,他不是沒想過就此收手,可遺憾的是,金錢的誘惑力太大了,嘗到甜頭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欲望,所以最終譚曉林不單沒有收手,反倒是變本加厲為了賺錢徹底陷了進去。

該說不說,譚曉林在經商方面真的是個奇才,如果他走的是正道的話,未必不能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但很可惜,他將自己的天賦全都用在了違法犯罪的道路上。

譚曉林為了保障販毒的安全性、盈利性作出了多方面的改革,首先便是「擴軍」,深諳「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道理的他將第一次賺來的錢全都用在了招納武裝分子、購買武器裝備上,有錢能使鬼推磨,在他的重金誘惑下,很快一支二百多人的「軍隊」便拔地而起。

其次,為了保障安全性,譚曉林還招納了不少專業的販毒人才,讓他們擔任自己的下線,替自己從事販毒、運輸、聯繫買家的工作,而他自己則是轉為遠程指揮,用二十多部電話操縱這些手下。

每天譚曉林都會不定時的撥通電話,一旦出現拒接或是異常的情況,他就會徹底摒棄這條線路,寧可賠錢也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最後,深諳官商勾結之道的譚曉林又將目光投向了緬甸政界,他在岳父的幫助下,搭上了不少緬甸本土的高級官員以及當地的貴族富豪,在他們的幫助下,譚曉林的生意很快就被洗白,使得他本人在緬甸不單成為了「陽光下的人物」,還獲得了區級財政部長的官職,更有甚者就連彼時的緬甸總統都誤認為他是正規的企業家,從而熱情的接見了他。

自此,譚曉林在緬甸徹底沒了阻礙,他的販毒生意亦是越做越大,從原先的單次盈利幾百萬,變成了幾千萬甚至上億,據中國警方後續披露的證據顯示,就在譚曉林為禍緬北的八年期間,他總計售賣了超過三噸各類毒品,非法賺取了超過4億元人民幣。

這個數字著實令很多人大呼離譜,要知道很多墨西哥、南美,甚至是金三角本地的毒販一輩子也賣不出去如此大量的毒品,他一個剛剛從業不到十年,算是半路出家的新人居然能賣出去三噸,這已經不能用誇張來形容了,簡直就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然而錢固然是賺到了,譚曉林也隨之失去了一樣東西,那就是人性,當然了這也就是他最終被捕的原因所在。

譚曉林萬萬沒想到,自己失去人性的種種舉動竟然讓一位舊友寒了心,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年那位被捕入獄的田某的哥哥——老田。

自從去了緬甸譚曉林就一直將老田帶在身邊,老田也一直對譚曉林忠心耿耿,可很快他就發現譚曉林變了,從原先一腔熱血只想報仇的漢子,變成了唯利是圖的殺人惡魔,於是還沒有徹底失去人性的老田便選擇了棄暗投明,在一次運毒過程中他主動找到雲南警方提出要擔任臥底。

對此警方自然表示歡迎,但他們也沒想到,正是這般無心之舉卻幫助中國警方破獲了這起販毒大案!

1999年7月,老田歷盡千辛萬險向雲南警方透露了譚曉林接下來的販毒路線,當地警方快速出擊,不單直接查獲了這批接近一噸的毒品,更是順藤摸瓜在緬甸警方的幫助下搗毀了譚曉林的老窩,將這位緬北毒王逼的逃到了新加坡。

此時的譚曉林已然變成了無根之水,因此接下來的抓捕行動自然就順利了許多,2001年4月,中緬兩國警方只是略施小計,就將譚曉林騙回了緬甸,隨後一舉抓獲!

至此,一代「緬北毒王」徹底落幕,而中緬邊境的販毒情況,也就這樣隨著他的死逐漸平息,以至於時至今日都再也無人膽敢效仿。

關鍵字:

稀疏、扁塌、細軟… 頭髮怎麼越洗越「虛」啦

2021-10-05T01:49:52.189369+00:00

A:市面洗髮精「帶走髒污」,卻沒「導入營養」;一旦頭皮老化,就無法抓住髮絲。 孕媽、熟齡界愛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