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網課三年,孩子們怎麼樣了?

界面新聞 發佈 2022-11-27T19:31:27.427117+00:00

新冠肺炎導致全球各地的學校被迫關閉,各國教育系統不得不做出劇烈調整,將大量教學活動轉移到線上,網絡視頻會議工具、在線學習軟體等在線學習工具的使用顯著增長。

記者 | 林子人

編輯 | 黃月

新冠肺炎導致全球各地的學校被迫關閉,各國教育系統不得不做出劇烈調整,將大量教學活動轉移到線上,網絡視頻會議工具、在線學習軟體等在線學習工具的使用顯著增長。疫情初期曾有一種樂觀的看法認為,新冠大流行將打造出一種混合式的教育模式,一些學生繼續在校園裡上課,但更多的學生將上網課,由此促進教育平等。

其實,早在疫情開始前,對在線教育的批評就已存在。在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研究主任、神經科學博士米歇爾·德米爾熱(Michel Desmugret)看來,不僅在線教育的教學效果非常可疑,大量使用電子產品也會對孩子的成長產生更為深遠的負面影響。在《製造白痴》一書中,他援引大量研究數據,闡釋了電子產品如何從身體、情感和認知等方方面面威脅了下一代的成長。

時至今日,近三年的時間已經讓我們觀察到上網課的效果。一些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情況的確不容樂觀。

學習成績下降

「科學文獻明確而一致地表明,在家中使用電子產品會使兒童的學習成績明顯下降。無論性別、年齡、家庭背景或分析方法,使用電子產品均與學習成績呈負相關。換言之,兒童、青少年和大學生花在電子產品上的時間越多,他們的成績就下降得越多。」德米爾熱援引的研究揭示了,看電視、玩電子遊戲、使用智慧型手機、使用電腦和社交網絡的時間越長,學生的學習以及智力表現就越差。

這主要是因為,無論這些工具在多大程度上標榜自己有強大的教育功能、能提供比傳統課堂更豐富的學習資料,它們依然在培養學生自律和自我調節方面是有害的——包括知名國際項目「每個兒童一台筆記本電腦」(One Laptop per Child)的調查在內的種種研究皆揭示了,當兒童或青少年使用電子產品時,他們總是更喜歡用它們從事娛樂活動(玩遊戲、聽音樂、看電視等),而非學習。

在新冠肺炎爆發之前,全球各地就已就融合數位技術和課堂教學展開了諸多嘗試,但德米爾熱指出,數位化教育改革很難說有什麼實質性結果,甚至可能是有害的。經合組織在每隔三年進行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框架內的一項調查發現:

「儘管在計算機、網際網路連接和教育軟體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但幾乎沒有確鑿的證據能夠表明,學生更多地使用計算機會提高其數學和閱讀成績……在那些學生在校使用網際網路做作業較為普遍的國家,學生的閱讀成績平均而言有所下降。與之相似,在數學課上使用計算機的學生人數較多的國家或經濟體中,學生的數學水平也往往較低。」

網絡課程(MOOC)曾被寄予教育資源民主化和更有效激勵學生的厚望,可結果真的有那麼美好嗎?2016年一項針對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微觀經濟學MOOC課程的調查發現,在35819名報名者中,僅有886人(2.5%)堅持到了期末考試,740人(2.1%)最終獲得紙質證書。事實上,在線課程的放棄率通常高達90%-95%,一些要求極高的課程只有1%學生能堅持上完。2013年,美國加州聖何塞州立大學與優達學城的課程合作僅持續幾個月就匆匆中止,因為學生考試的失敗率達49%-71%。優達學城此後逐漸將業務中心從學術轉向職業培訓,其聯合創始人在《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中承認,MOOC課程可能有助於前5%的好學生,對剩下的95%則不然。

德米爾熱因此得出結論,「對絕大多數學生而言,MOOC都不是一種簡單、有激勵性和有效的解決方案。對其內容的掌握需要時間、努力、辛勞、紮實的前期知識以及(非常)強大的精神成熟度。」

新冠疫情讓在線課程不只停留在一個可有可無的選項,而是構成了學生教育經歷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據《紐約時報》報導,10月下旬美國「國家教育進步評測」(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公布了最新的調查結果,發現美國學生的數學和閱讀能力均出現了下降。從1990年代初開始,「國家教育進步評測」定期抽取全國各州的四年級學生和八年級學生,展開數學和閱讀測驗,被認為是美國最權威的全國性考試,因此也成為了揭示新冠大流行如何影響千萬美國學齡兒童的重要指標。

「國家教育進步評測」的結果顯示,幾乎每個州的八年級學生數學成績都有所下降,只有26%的數學達到熟練水平,這一數字在2019年為34%;四年級學生的表現稍好,41個州的四年級學生數學成績均有所下降,達到熟練水平的學生比例從41%下降到36%,這是該考試有記錄以來最大的跌幅。這些結果意味著,和2019年相比,更少的八年級學生能夠計算長方形的對角線,或將英里換算成碼。半數以上州的學生閱讀能力有所下降,延續了疫情前的趨勢,只有約1/3的學生的閱讀能力達標。

另一篇報導發現,「新冠一代」(the pandemic generation)的大學前景也困難重重。在美國多個州,2021屆高中生的畢業率有所下降,2020年以來本科入學率下降了4.2%,大學新生難以跟上正常教學進度。德州農工大學數學學習中心執行理事Paulo Lima-Filho博士告訴《紐約時報》,新冠大流行期間,該校一些數學課程的掛科率和退課率都出現了明顯上升,這一情況在一年級新生當中尤其嚴重。學生們缺乏基礎的數學技能、基礎知識點的掌握和良好的學習習慣,在Lima-Filho看來,這一退步在這一代學生當中是普遍現象,且需要各所大學花費更多精力才有可能彌補。

上述報導同時指出,少數族裔等弱勢群體學生遭到新冠大流行的打擊尤其重——事實上,疫情暴露了美國教育乃至美國生活中深層次的不平等。在四年級階段,墊底25%的學生在數學和閱讀方面的退步幅度都比排名前列的學生要大。非裔和西裔四年級學生與白人和亞裔學生的差距也被拉大了,部分是因為他們上的學校通常更缺乏財政資源,在大流行期間閉校時間更長。「國家教育進步評測」組織的調查發現,一半在數學方面表現不佳的四年級學生表示,他們在2020-2021學年無法全天候使用電腦,成績優異的學生中則有80%能夠自由使用電腦;能在家中找到安靜學習處的表現不佳者有70%,這一比例在表現優異者中達90%。

與此同時,社區學院中非裔和西裔學生的入學率急劇下降。班尼迪克學院(Benedict College)位於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哥倫比亞市,歷來是一所以招收黑人學生為主的學院。該校2020年秋季的入學新生人數從往年的700餘人驟降一半,2021年秋季恢復到不到600人,但2022年秋季又降到了378人。班尼迪克學院校長Roslyn Clark Artis認為,入學率下降主要與學生的經濟顧慮有關。對於那些新冠肺炎爆發時還在讀高中二年級、拿著比往屆學生更低的ACT成績開始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而言,校方已經發現他們在數學課程上有「顯著的補救需求」。

認知與社交障礙增加

在德米爾熱看來,在線課程效果不佳歸根結底是因為我們確實需要「他人」的在場——對人類大腦而言,「現實中」的人和「視頻中」的人是截然不同的。在一項動物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動物對人的手部動作有明顯反應,但在面對屏幕上播放的提前錄製好的相同動作時,普遍反應微弱或沒有反應。這種對屏幕缺乏反應的現象也存在於兒童和成人之中。無論年齡如何,人類的大腦對現實中的人的反應比對視頻中同一個人的間接形象反應要更敏銳,這一現象被稱為「視頻缺陷」。大量實驗證明,教師在場比播放教師的教學視頻更有助於孩子學習、理解、運用和記憶所呈現的信息。

對孩子而言,特別是幼兒,人際互動比電子產品更能促進他們的運動、社交和認知發展,但遺憾的是,電子產品會阻礙這一目標的實現。一項針對0-12歲兒童的研究發現,看電視的時間會減少親子互動的時間,工作日看電視的時間每多一小時,一個四歲孩子與父母交流的時間就會減少45分鐘,一個18個月的幼兒會減少52分鐘,一個10歲的前青春期兒童會減少23分鐘。另外,使用智慧型手機也會導致父母對親子互動的參與度降低,且互動方式也更加機械。

另一個值得警惕的現象是使用電子產品對孩子的語言發展所產生的負面效果。有研究表明,6-18歲的孩子看電視和玩電子遊戲的時長與其語言智商之間的關係呈負相關性。這其中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家庭成員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越多,他們之間交流的話語就越少,這會導致兒童缺乏大腦發育和語言能力培養所需的刺激。

第二,儘管一些電子產品號稱能成為兒童教育的重要工具,各種語言類教育節目層出不窮,但上述的「視頻缺陷」現象導致兒童在三歲以前沒法通過觀看教育節目提高語言能力。有研究指出,在三歲以前,兒童無法通過教育視頻學習簡單的單詞,他們卻能在與人互動時輕鬆學會這些單詞;在36-42個月大時,這些孩子能明白視頻中的動詞的含義,但沒法在一個新的語境中運用它們,可如果他們是在人際互動中學習這些動詞的,他們就能輕鬆地舉一反三。

德米爾熱認為,幼年期之後,兒童唯有在書本中才能充分發展自己的語言能力。平均而言,兒童讀物中的語言比任何電視節目或成人間的日常對話都要複雜,出現「罕見」單詞(排名在1萬名之後的單詞)的概率要更高。然而電子產品的高度娛樂性讓如今許多孩子寧願看視頻、玩遊戲也不願意閱讀。這就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因為閱讀量較少,他們在學習閱讀中會遇到更多困難;閱讀越困難,他們就更逃避閱讀,而閱讀量低又會影響語言能力的發展。2020年發布的一項大規模調查發現,年輕一代對閱讀明顯不感興趣;2019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35%的8-12歲兒童與22%的13-18歲青少年稱自己每天都「為了娛樂」而閱讀——這也解釋了「國家教育進步評測」中美國四年級學生和八年級學生閱讀能力連年下降的趨勢。

疫情期間長期上網課造成的隔離狀態,還在另外一個層面影響了「新冠一代」。《紐約時報》在採訪大學寫作和文學課程老師時發現,和學習能力相比,更令人擔憂的是學生們更焦慮,也更不願意尋求幫助。以美國奧本大學為例,去該校寫作中心諮詢的一年級新生通常占比30%,如今這一數字已降到20%。中心主任Christopher Basgier認為,「這也許是因為他們花了更多時間在家學習,不習慣走出門尋求幫助。」

Artis在班尼迪克學院注意到,那些在網課中度過高中最後幾年的學生明顯更加內向,更缺乏參與大型團體活動的意願。今年,該校足球隊有史以來第一次從未出現敗績,但球賽觀眾數量卻非常低迷。「我當院長的這十年來,第一次遇到有學生問我,『我們有必要參加派對嗎?』似乎他們對重返社交充滿了焦慮。」俄勒岡大學副教務長Amy Hughes-Giard也注意到,如今許多學生對學校發生的事「有些冷漠」,「他們希望與他人產生聯結,但不確定該怎麼做。」

與學習成績相比,「新冠一代」的孩子們的精神健康更加值得憂慮。2021年底,一項覆蓋全球8萬青少年的研究發現,疫情期間患有焦慮和抑鬱症狀的青少年增加了一倍。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的數據顯示,2020年12-17歲美國青少年因精神健康問題去急診室的次數比2019年增加了31%。清華大學科學院院長、心理學家彭凱平指出,疫情後時代的學生們出現了「四無」——「學習無動力,沒有家長和老師逼著孩子們就不愛讀書;對真實世界無興趣,沉迷於遊戲、各種社交媒體,對真實的人和事情沒有興趣;第三,社交無能力;最後,對生命價值無感受。」

孩子每一天都在成長和變化,在疫情中度過的三年青春時光一去不復返。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幫助疫情後時代的學生們彌補失去的時光,補上學習和成長的短板。我們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時刻,這個問題也至關重要——畢竟我們在討論的,是孩子以及他們的寶貴未來。

參考資料:

【法】米歇爾·德米爾熱.《製造白痴:電子產品如何威脅下一代》.廣東旅遊出版社.2022.

《新冠一代的孩子們,正在親歷超出想像的「次生災難」》穀雨星球

https://mp.weixin.qq.com/s/Y4Gf_gR4WnCbbrok0kW1eA

《遠程辦公+網絡授課:疫情將如何改變未來的勞動者與教育業? | 思想界》界面文化

https://mp.weixin.qq.com/s/kIX7bW6wYflSk61wiDpLtA

「Math Scores Fell in Nearly Every State, and Reading Dipped on National Exam,」 The New York Times, Oct. 24, 2022.

https://www.nytimes.com/2022/10/24/us/math-reading-scores-pandemic.html?searchResultPosition=1

「The Pandemic Generation Goes to College. It Has Not Been Easy.」 The New York Times, Nov. 1, 2022.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01/us/covid-college-students.html

關鍵字:

誰說當媽媽之後,就不適合這種有甜味的沐浴乳

2021-11-16T06:27:37.319293+00:00

洗了我感覺整個心態都變回年輕了哈哈

最近都在洗「梔子花沐浴乳」香味我真的很喜歡

 

其實一開始看到花系列,會覺得味道是不是很老啊...

可是之前買過這家的「天使果實系列」

雖然不至於留香10個小時,可是香味我非常喜歡!

每天輪流使用3種不同的香味,洗澡都變成一件好玩的事

 

 

這次看到新出的惡魔果實系列還是很想試試看

一樣有3種香味【梔子花曼陀羅繡球花

結果完全不是我擔心的菜市場俗味

不然過30歲之後... 很不太喜歡用味道太甜的東西!

但它甜味剛剛好,梔子花也是很多專櫃保養品會選用的香味哦

 

而且維持一貫的保濕優點,冬天洗完也不需要再擦乳液

皮膚會比較水嫩,搭配上這個舒服的淡甜味

輪著洗洗這種少女香味的沐浴乳,其實滿不錯的!

感覺自己是一個年輕的辣媽哈哈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00

 

 

商品資訊


 

 ▼韓妞維持熱戀的秘訣大公開!!▼  

⇢用香味喚醒他的激情 不自覺一直想妳

 ﹍﹍﹍﹍﹍﹍﹍﹍﹍﹍﹍﹍﹍﹍﹍﹍﹍

\穿在身上的香水 純潔果香沐浴露誕生/

 榮獲韓國男性最有好感的香味 NO.1🥇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