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寶山情人被判12年,出獄後記者問及白寶山:我恨他不聽的我話

甬說 發佈 2022-11-28T09:16:06.184655+00:00

人這一生,有時候也會因為衝動、或者是一些方面的欲望,做出一些錯事。只不過人們所犯的錯誤有大有小,有一些能夠讓人輕易原諒,而有一些可能需要他付出一生的代價去懺悔。

人這一生,有時候也會因為衝動、或者是一些方面的欲望,做出一些錯事。只不過人們所犯的錯誤有大有小,有一些能夠讓人輕易原諒,而有一些可能需要他付出一生的代價去懺悔。


謝宗芬所犯下的錯誤,就屬於後者,她原本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卻在認識了白寶山之後一步一步走向「墮落」,最終也將自己送入了監獄之中。


白寶山這個名字,年輕人可能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但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可謂是「鼎鼎大名」、轟動全國。作為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悍匪」,白寶山曾多次作案,打傷、打死十數名軍警,搶劫上百萬元,性質之惡劣,被稱為是「1997年中國刑偵第一案」。


而謝宗芬作為他的情人也深度參與了這些案件,為此她付出了12年有期徒刑的代價,在出獄後,謝宗芬談及白寶山,用8個字總結了這些年的體悟。



白寶山這個名字,年輕人可能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但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可謂是「鼎鼎大名」、轟動全國。


作為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悍匪」,白寶山曾多次作案,打傷、打死十數名軍警,搶劫上百萬元,性質之惡劣,被稱為是「1997年中國刑偵第一案」。


而謝宗芬作為他的情人也深度參與了這些案件,為此她付出了12年有期徒刑的代價,在出獄後,謝宗芬談及白寶山,用8個字總結了這些年的體悟。



新中國「第一悍匪」是怎樣形成的?

人的一生總是會面對許多選擇,選擇的不同,總是會意味著命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有些人一生堅守著的是善良,而有些人卻會因為感到命運不公,就選擇作惡、選擇用傷害他人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欲望,白寶山選擇的就是後者。


1958年,白寶山出生於北京的一個工人家庭,2歲時父親病故,成為了他命運改變的起始點。


原本他可以在北京讀書、長大,還可能會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實際上,因生活拮据他被送到了河北的外婆家撫養,直到13歲時才回北京讀小學一年級。



這讓白寶山的自尊心大受打擊,15歲就輟學打工,到18歲時進入了北京石景山區第一電碳廠,成為了一名裝卸工。同事說白寶山當時性格內向、不擅交際,而只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興趣:射擊。


民兵訓練中的實彈射擊,讓白寶山有了接觸槍枝的機會,也讓他迷上了射擊,這為他今後搶槍殺人埋下了伏筆。


許多人可能沒想到的是,令白寶山走上犯罪道路的是來自於家庭的壓力。1981年後,白寶山結婚生子,有了一對可愛的龍鳳胎,雖然兒女雙全是好事,可一雙兒女卻給他們不富裕的家庭帶來了更大的經濟負擔。



於是,白寶山在工作之餘,還依靠盜竊來掙錢。1983年,多次盜竊的白寶山終於被捕,並被判處了4年有期徒刑,前往新疆石河子服刑。


在監獄裡,白寶山又面臨了人生的重大選擇:好好服刑,爭取早日出獄;或者是尋找機會為接下來的犯罪做準備。


服刑之初,白寶山選擇了好好「改造」,可沒多久,他就被揭發了傷人以及更大數額的盜竊等其他犯罪行為,讓他的刑期「猛增」到11年。這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刺激,於是,變得偏激的他改走了第二條路:白寶山利用一切機會學習武器、槍械相關的知識,他還會「扣押」跑進監獄領地里的羊,要求當地牧民用彈藥來「交換」。



1996年,白寶山出獄時就帶著「換來」的75發步槍子彈和50發手槍子彈回到了北京。在後來,白寶山曾表示,他出獄後曾想過要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可最終,由於沒能重新辦理北京戶口、也沒辦法找到正經工作,白寶山還是選擇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從此無法回頭。


從1996年3月底開始,白寶山多次在北京、河北等地襲擊執勤的武警戰士、哨兵或是警察,搶得半自動步槍、自動步槍等武器以及錢財,還導致多名軍警傷亡,在社會上造成了十分惡劣的影響。


而他的選擇除了改變自己的命運,還改變了一個女人的一生,那人就是謝宗芬。


與白寶山的相遇,改變了她的命運

謝宗芬是四川人,家裡受寵的獨女,從小到大,父母可以說對她是百依百順,但唯獨有一件事,父母很堅持,那就是他們為謝宗芬選擇的對象。


父母為謝宗芬選擇了一個「老實可靠」的男人,可謝宗芬卻覺得他窩囊、木訥、沒有情趣,對他並沒有感情,只是迫於父母的壓力才與他結婚,還生下了兩個孩子。


可就算孩子的出生,也沒能改變謝宗芬的夫妻感情,終於有一天,謝宗芬受夠了這樣的生活,與丈夫離婚,獨自一人到北京闖蕩。



在北京擺攤期間,謝宗芬與白寶山的母親成為了熟人,兩人經常往來,順理成章地,謝宗芬也就認識了白寶山。


白寶山罪惡的一面,在夜色的掩蓋之下徹底暴露,而在白天,他卻將自己偽裝得很好,街坊鄰居還都以為他是一個好人,謝宗芬也是這麼認為的。兩人很快產生了感情,發展成為了情人關係。



可隨著兩人關係的越發親近,謝宗芬逐漸對於白寶山有了更深的了解,她開始意識到,白寶山並不是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是個「好人」,反而有著十分兇殘的一面。


謝宗芬感到害怕,也動過離開白寶山的念頭,可是白寶山卻威脅了她,稱如果她敢走,不僅要殺了她,還要殺了她的父母。



這著實嚇住了謝宗芬,她只得繼續跟著白寶山。但漸漸地,她也開始配合白寶山的行動:她為白寶山打掩護,跟著他四處買槍、為作案做準備;作案後等風聲過去,謝宗芬又和白寶山一起去取搶劫得來的錢財,並大肆揮霍,從沒有試圖反抗或者報警,成為了白寶山真正的共犯,也徹底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而最終令這對情人落入法網的,是他們在新疆犯下的大案。



北京、新疆兩地大案,串聯成一案


1997年,白寶山回到新疆和獄友吳子明一起犯下了大案:他們先搶槍、再搶劫,最終在烏魯木齊邊疆賓館搶劫了140萬元,打死7人、打傷5人,作案後,兩人將搶來的錢財、槍枝都埋入新疆大學的一個土坑之中,打算等到「風聲過去」再來取錢,後來,因為分贓的問題,白寶山還殺了吳子明滅口,獨吞了全部贓款。


在白寶山作案的全過程中,謝宗芬作為一個「幫手」,不僅白寶山打掩護,還為他縫製槍套,為他作案提供了便利。而且,謝宗芬還和白寶山一起挖出埋藏的140萬元贓款,共同將這筆巨款帶回了北京。


發生如此大案,當地警方十分重視,立即展開調查,而北京公安部的搶單痕跡鑑定專家崔道植也緊急趕往烏魯木齊,協助破案。



崔道植是我國最早研究槍彈痕跡的專家之一,對於在彈殼、彈頭中辨認彈道痕跡,有著自己的「絕招」。


在烏魯木齊,崔道植和同事們連續奮戰了4天,最終得出了3點重要結論:發生在新疆的多起案件中的子彈,是由同一支「八一式」步槍發射的;新疆與北京的案件可以併案偵查;犯罪嫌疑人可能是由北京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員。


這些精準的分析,為案件的偵查指明了方向,而與此同時,警方也通過現場遺留下的各種物證鎖定了吳子明、白寶山、謝宗芬等人。其實,當時在新疆石河子,外來人口並不太多,像白寶山、謝宗芬這樣的外鄉人很容易引起當地人的注意,這也為案件的告破提供了一定的突破口。


一周之後,這一系列性質惡劣、震驚全國的大案告破,白寶山、謝宗芬相繼落網,回頭來看,崔道植的分析十分準確,為破案立下了「大功」。


白寶山是在北京被抓獲的,在回到北京後,白寶山給了謝宗芬11萬元,讓她回家看望家人;又給了母親1萬元,謊稱是在新疆掙來的,但白寶山的母親與謝宗芬不同,她覺得兒子的這筆錢「來路不正」,便一直沒有使用,直到兒子被捕後,又原封不動地把錢上交了警察。


1997年9月,北京警方以「辦戶口」為由敲開了白寶山的家門。當時,白寶山已經意識到不對,他覺得是謝宗芬出賣了他,當即決定回屋拿槍拼死抵抗。不過,就在此時,白寶山的母親也走了出來,他幾乎是立刻放棄了抵抗的念頭,跟著警察離開了家。


新中國第一悍匪,就此落網。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白寶山都給中國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還有不少以他為原型創作的影視劇頗受觀眾好評。正是令人過於印象深刻,還曾鬧出過「烏龍」事件。


丁勇岱曾在《末路1997》中扮演白寶山,在這部電視劇上映後不久,有次丁勇岱出去拍戲,在火車站被一個年輕警察認作了「絕對犯過大案」的犯罪分子,還引起大批警察上車搜查。直到一名老警察認出他曾扮演白寶山,誤會才算解除。


而謝宗芬則是在四川老家被抓獲的,謝宗芬帶著11萬元巨款回到家鄉之後,有了一種「衣錦還鄉」的感覺,於是,她在老家出手大方,在短短4天內,就風風光光地花掉了4萬元之多。



出獄之後,她含淚說了8個字


其實,從謝宗芬毫無顧忌地花錢,我們就能夠看出,其實她已經走上了與白寶山的一樣的「墮落」道路。


即使當初謝宗芬是受到了白寶山的脅迫才繼續留在他身邊,那麼等到她毫無顧忌地拿著贓款大肆揮霍時,她實際上早已經從「被迫」變成了「自願」。


而且,白寶山在被捕之後還曾交代,其實他曾經同樣想要殺掉謝宗芬,甚至他都已經在石景山給謝宗芬挖好了埋屍的坑。為此,白寶山還曾多次試圖激怒謝宗芬,以便有藉口除掉她,可謝宗芬始終對她百依百順,讓他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可見,其實謝宗芬早已變成了白寶山的共犯,她實際上並不像外界或者是她自己認為的那樣,有多麼「無辜」。這條路,是謝宗芬自己選的,她也必須得自己承擔一切後果。


1998年3月,白寶山、謝宗芬持槍搶劫殺人案在烏魯木齊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最終法院宣判白寶山處死刑,而謝宗芬因搶劫、包庇等罪名處了12年有期徒刑。


在監獄之中,謝宗芬表現出了極大的悔意,她積極表現,總共獲得了3次減刑,在2005年時就提前刑滿釋放了。



出獄,爭相採訪她。面對記者的鏡頭,謝宗芬含淚說了8個字,用作對於這麼多年生活體悟的總結:「我恨他不聽的我話!」


據謝宗芬自己所說,其實她也曾勸過白寶山,他們可以安安生生地過日子,靠自己的雙手掙錢,但是白寶山並沒有聽,一心想著要掙大錢。如果當初白寶山肯聽勸,兩個人依靠勤勞致富,也不至於落得今天的下場。


通過記者的採訪,我們可以知道,其實謝宗芬對於白寶山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即使她為此付出了牢獄的代價,但她仍然對記者說,就算讓她再選一次,她也會在前夫和白寶山之間選擇白寶山,因為白寶山有男人味、做事又果斷。



而且,在獄中多年,她一直保留著自己與白寶山的一張合影——那是他們最後一張合影,拍攝於白寶山被執行死刑之前,那也是白寶山的最後一個要求。


帶著這張照片,謝宗芬和獄友一起前往了石河子,從此之後就改名換姓地留在那裡。她在石河子開了一家飯店,取名為「玉敏飯店」,生意還不錯。隨後,她又嫁給了一個甘肅男人,開始了一段全新的、真正平靜的生活。


而謝宗芬的親人、孩子仍然生活在四川老家。謝宗芬的孩子還留在老家農村,對於自己母親的具體下落也並不太清楚。從小,父親只告訴他們母親是到了浙江嘉興去打工,他們對於母親的感情也比較淡漠,從沒有主動聯繫過母親。



大多數時候,都是謝宗芬主動給他們打電話,而且通常隔幾個月,謝宗芬才會往家裡打一個電話。最近記者前去採訪時,她的孩子還表示,上一次他們聯繫,已經是4個月以前,但是雙方在電話中吵了幾句,母親就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往家裡打電話了。


她的孩子還曾表示,其實他們也去嘉興找過母親,只不過一無所獲。也許,謝宗芬維持著這樣的謊言,就是因為她並不想其他人再去「打擾」她的生活,畢竟過平靜的生活,才是她現在的願望。


從白寶山和謝宗芬的經歷,我們可以看出,人生的選擇是多麼重要,有時候一步錯、步步錯,造成的可能就是不可挽回的後果。


-END-


作者:延津


編輯:莫里

關鍵字:

從30歲後,總感覺笑起來臉垮垮的

2021-10-04T03:16:11.069247+00:00

最讓我有感的是,臉頰澎潤的少女感回來了!

 

從30歲後,總感覺笑起來臉垮垮的,看上去皮膚粗糙,「老態」超級明顯⋯

更可怕的是,居然莫名奇妙發福了

(明明都是正常飲食)

難道⋯少女時代,真的離我遠去了嗎

 

中醫說:「雌激素」就是女人美麗關鍵,當它開始衰減⋯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補得對,才能重回少女體態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這款+【蜂王漿500倍↑雌激素】

將女性流失的營養,鎖在小小膠囊

還添加

青木瓜 

燕窩 

野山芋

不只改善了生理不適,更從體內釋放美。顏。精。華

我吃了兩個月,晚上睡眠品質變很好

內分泌調整後,身體肉肉也跟著消了不少

 

最讓我有感的是,臉頰澎潤的少女感回來了!

連同事都說我臉色好了,笑起來比之前更有魅力~

比起擦厚厚保養品,用吃的真的更有感餒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