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商業帝國的掌權人,英俊多金冷酷無情,卻寵她如命

酷愛故事匯 發佈 2022-11-29T02:01:06.948852+00:00

S城最高級的六星級賓館,門口停滿各種名貴跑車,有如名車展覽會,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賓客們個個大有來頭,衣著光鮮亮麗,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舉杯暢飲,衣香鬢影,杯觥交錯,樂隊演奏著悠揚的樂曲,侍者在人群里穿行,如一幅流動的油畫,一派富麗堂皇的場景。

第1章 訂婚慶典風雲忽變(1)

S城最高級的六星級賓館,門口停滿各種名貴跑車,有如名車展覽會,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炫麗多姿的水晶燈高掛屋頂,五彩燈光灑向每個角落,襯出唯美浪漫的氣氛,嬌艷欲滴的紅玫瑰和白色百合點綴著整個大廳,巨大的金色柱子盡顯奢華本色。

  賓客們個個大有來頭,衣著光鮮亮麗,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舉杯暢飲,衣香鬢影,杯觥交錯,樂隊演奏著悠揚的樂曲,侍者在人群里穿行,如一幅流動的油畫,一派富麗堂皇的場景。

  今天是陸家小公主陸雨萱的訂婚宴,全國各地有頭有臉的人物趕來捧場,排場之大堪稱是S城最豪華的盛宴。

  陸家在S城鼎鼎大名,名下產業遍及全國,陸家大家長陸振聲是一個傳奇人物,本是一介草根,從二十三歲發跡,一路往上竄,打造出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富可敵國,市值有幾百億。

  最讓人稱道的是,陸振聲不同於別的富豪,有了錢就在外面花天酒地,二十多年他和妻子齊芬極為恩愛,無論去哪裡都形影不離,從未有過風流韻事,不得不說一聲,服!

  最讓人羨慕的是,他們夫妻有一對雙胞胎兒女,兒子陸啟明一表人材,剛從國外學成歸來,正式進入公司受父親栽培,假以時日,準備接班。

  女兒陸雨萱是家中的嬌嬌女,千嬌萬寵,今天就是她的訂婚宴,隆重龐大而又熱烈,風光無限。

  不得不說,這是受老天爺眷顧的一家人,幸福美滿。

  陸振聲攜愛妻在人群里遊走,長袖善舞,談笑風聲,爽朗的笑聲不時的響起,可見心情大好。

  氣氛越來越熱烈,吉日快到了,陸振聲一手挽著愛妻,一手舉著酒杯,走到主席台。

  「多謝諸位百忙中抽空趕來參加我們陸家的訂婚宴,我非常感激,在這裡敬大家一杯。」

  夫妻倆先干為敬,極為默契的相視一笑,恩愛之情溢於言表。

  賓客們極給面子,齊齊舉杯,一時之間氣氛被堆到了最高潮。

  一對精心打扮的男女走到主席台,閃亮的燈光一直追逐著他們身影。

  身著白色抹胸小禮服的陸雨萱頭戴小皇冠,鑽石項鍊掛在胸口閃閃發光,妝容精緻,艷光四射。

  她挽著一個年輕男子,男子身著黑色禮服,長身玉立,面容英俊,玉樹臨風,引的許多少女頻頻偷看。

  他正是今晚的男主角,江永帆,本是無名小輩,如今成了陸家的乘龍女婿,立馬身價百倍,眾人只打聽到這是陸雨萱的學長,而且是女方倒追喲。

  這對男女男的俊,女的美,有如金童玉女,站在一起立刻贏得滿堂喝采。

  陸振聲疼惜的看著心愛的女兒,「雨萱是我們陸家唯一的掌上明珠,疼愛如至寶,我只盼著你此生幸福快樂,事事順心。」

  陸雨萱滿心的歡喜,有父母的疼愛,有兄長的寵溺,又有心愛男子的相伴,她如同得到了全世界。

  她笑的甜甜蜜蜜,挽緊未婚夫的胳膊,「謝謝爹地。」

第2章 訂婚慶典風雲忽變(2)

齊芬不禁微微一笑,為女兒由衷的感到高興,女兒不比兒子,事業是浮雲,情路順暢才是最重要的,女兒比當年的她有福氣。

  她忍不住警告未來的女婿,「阿帆,我對你別無所求,只希望你好好照顧我唯一的女兒,不要讓她受一點委屈,否則我們陸家不會放過你。」

  陸家長子陸啟明也湊過來,壓低聲音警告,「阿帆,我的拳頭很硬哦。」

  陸雨萱愛嬌的嘟起小嘴,「哥,你這是幹什麼呀?阿帆對我可好啦。」

  陸啟明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女生外向,還沒結婚呢,就這麼護著他,眼裡還有我們嗎?」

  陸雨萱甜甜的撒嬌,「你們是我的家人,和阿帆一樣,都是我最愛的人喲。」

  「聽到沒有?」陸啟明很疼愛這個妹妹,惡狠狠的瞪著江永帆,「敢辜負她,你就死定了。」

  江永帆連忙拍著胸膛保證,「我會的,媽咪,爹地,大哥,你們放心,我會讓雨萱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陸雨萱滿臉笑容,光彩奪目,是當之無愧的宴會公主,眾人的目光焦點。

  定婚儀式開始了,流程一項項走下來,最後是交換訂婚戒指。

  一對準新人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江永帆一手拿起鑽石戒指,執起陸雨萱纖細的小手,給她戴上戒指,氣氛甜蜜而又熱情,所有人都看著這幸福的一幕。

  戒指還沒戴好,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等一下。」

  眾人齊齊轉身,只見一襲黑衣的女孩子出現在門口,女孩子明眸皓齒,肌膚勝雪,眉眼如畫,氣質清靈,一頭如雲的烏髮披肩,就算不施半點脂粉,也是一個絕美的少女。

  一襲烏漆墨黑的衣服穿在身上,不但沒有黯淡無光,反而襯的巴掌大的小臉瑩潤如玉,天生麗質難自棄。

  一見到她,眾人臉色大變,驚訝萬分,「咦?這女孩子是誰?怎麼穿著一身黑衣?這不是觸人楣頭嗎?」

  不是黑色禮服喲,而是黑色喪服。

  「太晦氣了,這女孩子跟陸家有過節嗎?」

  「有可能,看著不對勁。」

  陸家的人氣壞了,哪來的瘋子?這是專門跑來搗亂?瞎了她的眼!

  江永帆的臉色更難看,一片鐵青,大聲怒喝,「阿蘭,你怎麼來了?別胡鬧,快走。」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如聞到了濃濃的八卦味道,齊齊精神一震。

  陸雨萱早沒了甜美的笑容,憤怒的尖叫,「阿帆,你認識她?她是誰?」

  要不是礙著場合,她早就撲過去揮巴掌了,敢跟她作對,這不是存心找死嗎?

  江永帆心急如焚,抱著她拼命解釋,「你不要誤會,她只是我的鄰居,從小最喜歡粘著我,你也知道我很受女孩子歡迎,哎,真是沒辦法。」

  他一臉的無辜,長長嘆了口氣,很是無奈的樣子。

  他雖沒明說,但話里的意思大家都聽懂了,看著絕色少女的眼神都怪怪的。

  陸雨萱心裡好受多了,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女孩子,冷冷一笑,「原來是這樣,自作多情的女人,最可悲了。」

第3章 訂婚慶典風雲忽變(3)

她的語氣充滿了濃濃的不屑,卻隱隱有一絲嫉妒,長的這麼狐媚,真是太討厭了,好想將這張臉毀了,看她還怎麼勾引她的男人?!

  絕色少女芷蘭的表情冷漠至極,似乎沒聽到,沒有開口說話。

  江永帆暗暗鬆了口氣,「阿蘭,快走吧,我不怪你,我們還是好兄妹。」

  守在一邊的保安蓄勢待發,只等主人一聲令下,就將搗亂分子扔出去。

  絕色少女的目光在室內掃了一圈,清澈如水,卻很清冷,在陸家人臉上停頓了一會兒,最後落在齊芬臉上。

  「我有話要說。」

  她的聲音清脆如鈴,特別悅耳好聽。

  江永帆又驚又怕,生怕她說出不利他的話,不停的沖她使眼色,「阿蘭,我求你了,就當看在我們十幾年的情份上,放過我吧。」

  陸振聲很不高興,但不知為何,忍不住多看了這個女孩子一眼,莫名的讓他有種熟悉感。

  很淡很淡,但存在,仿佛曾經見到,可是,任他怎麼想,都想不出來。

  齊芬早就氣的臉都青了,冷冷的下逐客令,「這位小姐,這是小女的訂婚宴,雖說來者即是客,但你穿成這樣,我們陸家不歡迎,請馬上離開。」

  她還算有幾分理智,不願落人話柄,但大少爺脾氣的陸啟明就沒有這麼好的涵養,暴跳如雷,「保安,趕她出去。」

  少女神情冷冷的,眉宇間有一絲郁色,「大家不要緊張,江永帆,我不是來找你的,別自作多情。」

  她的目光轉到陸振聲臉上,眼神很奇怪,似觀察,似惦量,似悲哀……「我找陸振聲先生。」

  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陸振聲,他微微蹙眉,越發的困惑。

  齊芬懷疑的看著老公,似是無聲的詢問。

  少女明眸清澈,清亮無比,「陸先生,聽說,陸雨萱是你唯一的女兒,是嗎?」

  誰都沒有料到她會這麼問,一頭霧水中。

  陸振聲一怔,她到底想說什麼?

  但不管如何,他毫不猶豫的表明立場,「是,只要敢傷害她的人,我都不會放過。」

  陸雨萱心花怒放,得意的笑了,昂首挺胸,享受這一刻眾人羨慕嫉妒的眼神。

  「哈哈哈。」少女笑了,笑的那麼大聲,笑的眼淚都出來了,濃的化不開的悲哀如風般纏上每個人心頭,讓人喘不過氣來。

  眾人面面相視,「不會是氣瘋了吧?」

  「這到底是什麼人呀?太奇怪了。」

  少女笑夠了,仰起雪白的小臉,任由眼淚在臉頰流淌,在水晶燈的照耀下,格外晶瑩剔透。

  她深吸一口氣,表情肅穆至極,「陸先生,我是來報喪的。」

  一語即出,全場皆驚,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只有親人去世,才能報喪吧?難道這個女孩子跟陸家有什麼親戚關係?

  但選擇這樣的方式,在這種喜慶的場合報喪,也太奇葩了,這分明是砸場子的節奏。

  跟陸家有仇?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陸振聲的眉頭皺了起來,「什麼?報喪?」

  他很確定並不認識她,不管是誰死了,都輪不到她跑來說這種話。

第4章 報喪(1)

芷蘭的眼眶一紅,沉痛的字眼從嘴裡一字一字的吐出來,「你的元配妻子黃美娟女士於昨晚11點05分在醫院去世。」

  傷痛徹骨,滿滿的悲哀,止不住的痛楚和難過,如冬天的冰雪,重重砸下來。

  在場的人呆若木雞,什麼?原配妻子?難道齊芬不是原配?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黃美娟這個名字?

  齊芬的臉色刷的全變了,震驚、怨恨、懊惱、喜悅、釋然,各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衝擊太大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陸振聲如遭晴天霹靂,眼前一黑,撲上去緊緊拽住芷蘭的肩膀,激動的失控了,「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芷蘭面色冰冷,豆大的眼淚卻滾了下來,「她去世了,對你對齊芬來說,都解脫了,你們從此能毫無負擔的在一起,不用再受良心的譴責……」

  齊芬終於反應過來,當場就變了臉色,大聲怒斥。

  「胡說八道,我們不認識什麼黃美娟,我老公只有我一個妻子,哪來的元配妻子?老公,不要被她騙了。」

  不行,這話絕對不能傳出去!她不能讓世人知道那個死女人的名字,不能讓別人知道她們的過去!

  絕對不可以!

  芷蘭沒有多看她一眼,無視她的存在,一雙黑眸亮的出奇,灼灼的盯著陸振聲,「臨終前,她讓我轉告你兩句話。」

  陸振聲的腦袋一片混亂,根本顧不上其他了,迫不及待的追問,「她說了什麼?」

  芷蘭臉上浮起濃濃的悲哀,「第一句話,愛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等了一輩子,始終無悔。」

  複雜到了極點的的話語,用清冷的語氣說出來,更增添了幾許詭異。

  話里夾雜著怨恨,痛苦,最後都化為了一往情深,一聲無悔說出了一個女人至死不渝的愛意。

  這也引發了大家的好奇心,炯炯有神的盯著陸家人,這麼狗血八卦的隱情,太讓人熱血沸騰了。

  陸振聲渾身一顫,如被雷劈中,心口一陣劇痛。「真的是……這麼說?她始終無悔?」

  為什麼這麼傻?傻的讓他心痛!

  芷蘭沉痛的閉了閉眼,掩去了太多複雜的情緒,再睜開時,全是濃濃的心疼,「是,她含辛茹苦帶大了你們的女兒,一生都沒有再嫁。」

  又是一道悶雷在人群里炸開,天啊,不僅有個原配妻子,還有一個女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齊芬算什麼?

  陸振聲受了極大的衝擊,臉色蒼白如紙,呆呆的看著芷蘭,仿佛在她臉上尋找著什麼,「女兒?」

  陸家兄妹已經被震的神魂皆亂,呆若木雞,這話還是生平第一次聽說。

  江永帆更是傻眼了,腦袋如炸開了鍋,看著最熟悉的容顏,卻第一次發現是那麼的陌生。她的每一句話,他怎麼都聽不懂?

  齊芬恨的咬牙切齒,第一時間撲上去,抱住陸振聲的身體,將他拖開,急急的搖晃他的胳膊,極力喚醒他的神智。

  這種公眾場合不能出半點錯,不能爆出醜聞啊。

第5章 報喪(2)

「老公,你不要犯糊塗,你只有雨萱一個女兒,哪來的其他女兒,她是個騙子……」

  清冷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還有一句話,天上人間,碧落黃泉,永不相見。」

  這話如淬毒的利箭,刺進陸振聲的胸口,他渾身一顫,臉上血色全失,「不!」

  他本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商場梟雄,老謀深算,面對任何困境都能全身而退,不留半點痕跡,但是,這個消息來的太忽然,這兩句臨終遺言更是勾起了他深藏在心底的愧疚,如排山倒海般將他淹沒,失了理智。

  在場的人都是人精,聽了這話還有什麼不懂的?原來這才是陸家最大的秘密。

  陸振聲不僅有髮妻,而且有女兒,夫妻感情還不錯呢,可是,為什麼會分開?這個齊芬又是怎麼回事?可恥的第三者?一個個疑團湧上心頭,越發的好奇起來。

  齊芬氣的渾身直哆嗦,「把這個女騙子打出去,快。」

  芷蘭退後兩步,又有了驚人之舉,忽然衝著陸振聲深深一鞠躬,又一次將所有人震住。

  陸振聲的腦袋嗡嗡作響,已經全然混亂了,「你這是做什麼?」

  芷蘭直起身體,淚花在眼角閃爍,小臉慘白如紙,「這一鞠躬是謝你的生恩,沒有你就沒有我。」

  現場一片譁然,天啊,這就是那個女兒?跟著髮妻流落在外面的陸家女兒?

  「轟隆隆」陸振聲的腦袋炸開了,渾身僵硬,眼前浮起那個初生的女嬰,小小的瘦瘦的,皺巴巴的一小團,他都沒有抱過她,一次都沒有。

  「你是……」他的喉嚨如塞了硬硬的鹽塊,怎麼也吐不出一個字。

  芷蘭又是一鞠躬,「這一鞠躬是謝你讓我生下來,沒讓我腹死胎中。」

  眾人已經風中凌亂了,越聽越離奇,這話太奇怪了,暗示什麼?到底什麼意思?當年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

  齊芬如見鬼般瞪著芷蘭,四腳發軟,身體不停的顫抖,站都站不穩,要不是陸啟明扶著她,她差點摔倒。

  芷蘭第三次鞠躬,兩行清淚滑落雪白的臉頰,聲音輕顫,「而這一鞠躬,陸先生,祝你身體健康長命百歲,我們此生不再見。」

  流著眼淚說著最溫馨最絕決的話語,複雜而又矛盾,如深夜的大海,一望無際,波瀾不興,但最深處波濤洶湧,擋也擋不住。

  陸振聲痴痴的看著這張雪白的小臉,這就是他的長女?是了,她的長相跟妻子有三分相像,尤其是這個柔美的下巴,幾乎是一模一樣。「你是蘭蘭?」

  「是。」女孩兒拭去眼角的淚花,露出堅定而傷過的神情,「陸芷蘭,保重,陸先生。」

  一口一聲陸先生,卻不肯叫一聲爹地,說完這句話,她毅然而然的轉身離去。

  陸振聲下意識的追上去,「蘭蘭,不要走,爹地有許多話要跟你說……」

  這話等於是承認了對方的身份,陸家兄妹齊齊變了臉色,齊芬猛的衝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小小聲的提醒,「老公,你克制點,注意場合。」

第6章 報喪(3)

看著那抹纖細的身影越走越遠,陸振聲眼中閃過一絲挫敗,理智恢復了幾分,強忍著衝動,沒有追出去。

  陸雨萱如夢初醒的撲過去,淚流滿面的哭問,「爹地,你要為我出口惡氣,我一生一次的訂婚宴被那個死丫頭搞砸了。」

  她心中充滿了恨意,恨毒了忽然闖進來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出現?害她這麼丟臉,可惡死了。既然是失敗者,就該死在外面!

  陸振聲狠狠瞪了她一眼,「什麼死丫頭,她是你的親姐姐。」

  陸雨萱氣不打一處來,憤怒的尖叫,「不,我只有一個哥哥,哪來的姐姐?爹地,你清醒點,不要被個別有用心的女人耍了。」

  破壞她家庭幸福的人,統統去死!

  那個姓黃的女人幸運的早死了,否則讓她生不如死!

  「胡說,記住,那是你同父異母的姐姐。」

  陸雨萱還想再說,齊芬沖她使了眼色,溫柔的勸慰,「老公,不要著急,慢慢來,我會跟孩子們解釋清楚的,我們先善後吧,別讓客人們看了笑話。」

  陸振聲是最在乎聲譽的,皺了皺眉頭,長長一聲嘆息,面色憂傷。

  齊芬看在眼裡,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冷光。

  芷蘭一腳深一腳淺的走出大廳,雙腳僵硬,一顆心痛的麻木了,這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哈哈哈。

  一道怒喝聲在身後響起,「陸芷蘭,給我站住。」

  芷蘭的心一跳,轉過身體一看,頓時大失所望,原來是他。「陸大少爺,有什麼貴幹?「

  陸啟明怒氣沖沖,惡狠狠的瞪著她,「陸芷蘭,我警告你,不要在外面亂說話。」

  陸芷蘭挑了挑眉,冷冷的反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啟明滿臉的戾氣,恨不得掐死她,「不要以為姓陸,就以陸家人自居……「

  他年輕氣盛,一出生就受盡寵愛,身為陸家唯一的兒子,真正的天之驕子,被寵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能一手遮天,為所欲為了。

  芷蘭被這句話勾起了滿心的怒意,她明明是陸家的長女,本該是父母寵愛的嬌女,可是,因為一個女人的出現,毀了她的人生,她的一切,父母離異,從小跟著母親顛沛流離,吃盡苦頭,看盡人情冷暖。

  「你說話前言不搭後語,腦子不清楚,你媽知道嗎?」

  母親在昨晚閉上了最後一口氣,落魄的離開人間,而她這個做女兒的,什麼都不能為她做,一顆心如油鍋上的螞蟻,受盡煎熬。

  可是,在她們母女受盡磨難的時候,他們這些人盡享榮華富貴,幸福美滿,活的比誰都風光,怎麼可以?

  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

  這是命嗎?不,她不信命!她只知道,命運由自己掌握!

  既然老天爺不管,那她來!無論誰傷害了弛們母女,都要付出最慘烈的代價,誰也別想逃脫!

  哪怕跟全世界作對!哪怕被世人唾棄!

  陸啟明勃然大怒,眼睛都紅了,「死丫頭,你說什麼?我是陸家未來的繼承人,得罪我,你就死定了。」

第7章 不經意間的初見(1)

未來的繼承人?芷蘭在心裡冷冷一笑,「你爹媽沒教過你,長幼有序,尊重長輩嗎?」

  她沒說一個髒字,卻字字直戳陸啟明的痛處,心中充滿了恨意,「憑你也配?我不會承認有你這樣一個姐姐,陸家只有一個女兒,那就是雨萱。」

  一直以來他都活在父母的寵愛中,以為是父母愛情的結果,幸福的家庭是他的驕傲,也是他對外炫耀的一個方面。

  但是,這個女孩子的出現,撕開了虛偽的假相,讓真相浮出水面,讓那些名流們看到了陸家最不堪的一面,說不定在背後恥笑呢。

  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恥辱!這一切全是陸芷蘭帶來的!

  芷蘭傲然仰起下巴,冷若冰霜,「配不配,輪不到你來說,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姓陸。」

  陸啟明當場就暴怒了,「什麼?看不起我們陸家?那幹嗎還出現?你破壞我們的家庭幸福,就不愧疚嗎?」

  芷蘭怒極反笑了,黑白顛倒的人生,真是可笑至此,「愧疚?這個問題去問問你那個小三母親,問她愧疚嗎?」

  齊芬才是最不要臉,最該死的小三,可她活的比誰都好。

  陸啟明母子感情很深厚,被徹底激怒了。

  「我媽咪不是第三者,她是天底下最高貴最善良的女人,你再胡說,當心我揍你。」

  高貴?善良?芷蘭被噁心死了,冷冷的反問。「你今年幾歲?」

  「什麼?」陸啟明茫然的看著她,一頭霧水,這話題轉的太快了。

  芷蘭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如果我沒錯的話,你是屬豬的,今年二十二歲,而我二十三歲,比你大一歲,誰是第三者,一目了然。」

  陸啟明呆了半響,惱羞成怒,咬死不認錯,「那說明不了什麼問題。」』

  錯的只能是別人,自己永遠不會錯的,這就是有錢人的想法。芷蘭很是不屑,「自欺欺人。」

  扔下這句話,她繼續前行,一步步走向電梯。

  陸啟明胸口堵的慌,不甘心的追上去,「站住,我話還沒說完。」

  芷蘭按下按鈕,等著電梯上來,「我沒有這個義務。」

  陸啟明蠻橫的下令,「你給我記住,不許再出現在我們一家人面前,給我滾的越遠越好。」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把芷蘭噁心壞了。「那你們陸家趕緊舉家遷移吧,遷到我不會去的國度,嗯,去南極吧,鳥不生蛋的地方最適合你們這些鳥人。」

  陸啟明本來就不是好脾氣的人,積壓多時的怒火終於爆發了,一巴掌拍過去,「啪,賤人,就是欠打。」

  芷蘭雪白的臉浮起鮮紅的五指印,慘不忍睹,疼的她直吸氣,卻沒有哭,她眼中閃過一絲怒氣,毫不猶豫的的還回去。

  「啪啪,小三生的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兩巴掌打的啪啪作響。

  她畢竟是女孩子,力氣再大,也無法跟男人比,打人並不痛,但讓陸啟明的自尊心受傷了,當場就狂怒,又一次揮起胳膊。

  「你敢打我?找死!」

  只要惹他不高興的人,都去死!

第8章 不經意間的初見(2)

電梯門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走出來,一看這場景,皺了皺眉頭,一把拽住陸啟明的胳膊。

  「住手,男人打女人,太沒有風度了。」

  男人長相俊朗,身形挺拔高大,一雙眼晴熠熠生輝,透著一股常人沒有的英氣和優雅。

  芷蘭怔了怔,他是誰?

  陸啟明正在氣頭上,凶神惡煞的大吼大叫,「放開我,知道我是誰嗎?不想得罪我,就趕緊滾開。」

  他是陸家的繼承人,在S城可以橫著走,誰都不敢得罪他,他也不會收斂脾氣看人眼色。

  歐凱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認識,但是,在京城,誰都不敢在他面前這麼放肆。

  上次有人在他面前叫囂了一聲,第二天就被打斷了一條腿。

  最近家裡出了許多事,他的心情很不好,對誰都沒有耐心,「我沒興趣知道,我只知道,再不聽話,休怪我不客氣。」

  他倨傲冷漠的語氣,深深的刺激了陸啟明敏感的神經,當場就抓狂,舉起拳頭揮過去。

  「小心。」在旁邊的芷蘭擔心的輕叫。

  陸啟明的拳頭才到一半,眼前天旋地轉,後背被人提起來,整個人被甩出去,發出一聲巨響,「轟。」

  芷蘭張著小嘴,震驚的睜大眼晴,她都沒看清對方是怎麼出的手呢,太厲害了。

  陸啟明摔的渾身都疼,疼的眼淚都出來了,好半天才爬起來,搖搖晃晃的手指著芷蘭和歐凱,面露凶光,「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他是出了名的小氣,凡是得罪他的人,最後都會很倒霉。

  歐凱心裡不舒服,正想找個出氣筒發泄一下,有人主動送上門,他當然不會拒之門外,「我等著,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陸啟明還不算傻到家,知道打不過人家,扭頭就跑。

  芷蘭撇了撇嘴,沖他的身影大吼,「知道怕了?膽小鬼,只會欺軟怕硬,你還不如去做變性手術呢。」

  陸啟明氣的一口血差點噴出來,卻跑的更快了。

  芷蘭仰起頭看著歐凱,「謝謝。」

  歐凱眼前一亮,被一抹艷色炫花了眼,難得一見的純淨,清水出芙蓉的天然美。

  但他很快收回心神,微微蹙起眉,很不認同她的做法,「小姐,你的嘴巴也太厲害了,很容易吃虧的,你父母沒教過你嗎?」

  明明是很漂亮的女孩子,怎麼這麼強硬呢?這可不好!

  他是一片好意,女孩子柔弱點惹人愛,如果個個像他的妹妹葉曉霧,這日子沒法過了。

  但這話戳到了芷蘭的痛處,當場就變了臉色,「閉嘴,走開。」

  誰都沒有教過她,從小到大她只知道,只有夠強悍,才能護住母女倆。

  她忽然變臉,讓歐凱心裡很不爽,幫她忙,還給他臉色看,莫名其妙。

  看著電梯門關上,那個女孩子在眼前消失,他不禁輕輕搖了搖頭,「好心沒好報,真倒霉。」

  一個英俊的男子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歐凱,發什麼呆呢?快來,大家都等著你呢。」

  「來了。」歐凱走了幾步,忍不住回頭看了看。

第9章 送上門找虐(1)

一道晨曦劃破黑夜,天空一點點染亮,頑皮的太陽從雲彩後面掙脫出來,陽光灑向大地,萬物復甦,卻灑不進芷蘭昏暗的心田。

  天亮了,可是她沒有等來那個男人!

  整整一天一夜,她在母親身邊守了一天一夜,那個男人始終沒有出現,就算親自去報喪,依舊無法讓那個薄情的男人來見母親最後一面。

  呵呵,說什麼不舍,表現的多難過,都是騙人的,這才是嚴酷的現實。

  眼眶通紅,布滿了血絲,心中悲涼一片,最後一絲慕孺之情在心底逝去,那個男人在她心裡徹底死去。

  什麼生父,什麼父女之情,什麼夫妻之情,在權勢和富貴面前,統統不堪一擊。

  她的眼淚流了一整夜,徹底乾涸了,再也沒有了眼淚。

  看著母親的屍體,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眼神越來越冰冷,母親,你這一生真的不悔嗎?真的甘心嗎?

  可是,我的心中充滿了恨意,日日夜夜在胸口燃燒,燒的我痛不欲生,怎麼辦呢?

  母親一動不動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氣息全無,瘦弱蒼白,華發過早的爬上頭,眼角的皺紋深不見影,艱難的生活將一個水盈盈的大美女磨礪的不成人樣。

  可是,即便如此,她依舊是自己唯一的親人,是她心中最完美的女人,是她最愛的人。

  她緊緊拽著母親的手,很冰冷很僵硬,卻是她唯一能握住的東西。

  本以為枯澀的眼眶一紅,淚珠奪眶而出,一顆心痛的麻木了,「媽,我不甘心,我好恨,想讓那些人為你陪葬!你一生的痛苦必須有人負責!」

  為什麼好人淒涼的死去,除了她這個女兒,默默無聞的悄然離世,壞人卻尋歡作樂,享受無數人的追捧呢?不公平!

  門被一腳踢開,「陸芷蘭。」

  陸雨萱氣勢洶洶的衝進來,一股死寂迎面撲來,她嚇了一跳,小臉煞白,暗暗後悔。

  芷蘭徐徐轉過身體,一夜未睡,難掩那份疲倦和悲愴,臉色憔悴至極,但一雙黑眸亮的出奇,「是你?你來幹嗎?」

  該來的人沒來,不該來的人卻來了,人生啊,永遠變幻莫測,讓人猜不透。

  陸雨萱暗中給自己鼓勁,強打起精神,「當然是來看看你的死鬼老媽,果然是死了啊,太好了,這麼老這麼丑,怎麼爭得過我媽咪呢?真是痴心妄想。」

  芷蘭臉色鐵青,「你說什麼?」

  陸雨萱是專門跑來侮辱這對母女的,陸芷蘭搞砸了她的訂婚宴,讓她在那些名流面前丟盡臉,那她當然要狠狠還擊。

  「又老又丑,怎麼著?本來就是嘛,這點姿色給我媽咪擦鞋也不配……」

  要是侮辱芷蘭,她還不會這麼生氣,但侮辱她的母親,而且已經去世的母親,這讓她格外憤怒,氣的渾身發顫。

  「住口,我媽又不是以色侍人,只靠美色搶人老公的小三,但那些賤人總有一天容顏老去被拋棄,我等著看她們的下場。」

  陸雨萱勃然大怒,「你什麼意思?你敢罵我媽咪?」

後續聽書點這裡:「連結」

關鍵字:

我挑沐浴乳,最看重的就是「香味」

2021-11-09T06:33:41.079820+00:00

不然多便宜多大瓶,不好聞的洗不下去還是哞猜吉

這款【棉花沐浴露】榮登我的新歡哈哈,本來超難想像,棉花有味道?是什麼味道?結果竟然是...

小北鼻乳液的味道欸~~~

而且當你洗完澡的時候,走過家裡每個空間都會香香的,我超喜歡這種感覺,洗澡就是要這樣才有氣氛呀

 

 

其實棉花沐浴露是「天使果實系列」的其中1款,另外還有梨子和水蜜桃的
梨子就像他的形象一樣,洗起來皮膚會比較水潤
水蜜桃是很多人說有粉嫩效果,白裡透紅的那種哈哈
3款我都覺得保濕很足,冬天洗完不用再擦乳液防乾癢!這點非常加分

 

不過我最喜歡的... 還是棉花的XDD
如果還是不能想像棉花是什麼味道,就是嬰兒乳液加了淡淡植萃的FU,是我聞過最舒服的味道

 

反正我是抗拒不了小嬰兒香味的...
每次去看朋友家看小孩,我邊抱都會像吸貓一樣,默默聞他們身上的香味哈哈

 

大容量1000ml又很好起泡!根本沒擠多少就變出一整個浴缸的泡泡,不管用來是洗澡泡澡都超舒服~我很推薦的唷
https://www. 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71

 

 

商品資訊

 ▼韓妞維持熱戀的秘訣大公開!!▼  

⇢用香味喚醒他的激情 不自覺一直想妳

 ﹍﹍﹍﹍﹍﹍﹍﹍﹍﹍﹍﹍﹍﹍﹍﹍﹍

\穿在身上的香水 純潔果香沐浴露誕生/

 榮獲韓國男性最有好感的香味 NO.1🥇


https://www. 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