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 已經發布 10 年了,為什麼我們還沒用上 AR 眼鏡?

愛範兒 發佈 2022-12-02T05:40:02.315382+00:00

提個問題:你愛看線上發布會嗎?如今線上發布會已成了一種常態,在新產品發布之前,科技廠商們總會組建幾支拍攝團隊圍繞產品拍攝短片,再召集高管們在白色的 PPT 大牆前循規蹈矩地介紹亮點,整套流程井然有序,但看多了總會讓人感覺千篇一律。

提個問題:你愛看線上發布會嗎?

如今線上發布會已成了一種常態,在新產品發布之前,科技廠商們總會組建幾支拍攝團隊圍繞產品拍攝短片,再召集高管們在白色的 PPT 大牆前循規蹈矩地介紹亮點,整套流程井然有序,但看多了總會讓人感覺千篇一律。

時間往回撥 10 年,那時候的發布會可比現在要刺激多了。

2012 年的 Google I/O 大會上,Google 發布了一款當時被認為定義了未來十年科技走向的產品—— Google Glass,它亮相的方式就如同它的形態本身一樣,讓人過目不忘。

在 Google I/O 2012 大會臨近結束的時候,Google 的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突然走上台,稱自己有一個「很酷的東西」要介紹給各位觀眾,而他的臉上,掛著一個怪異的、不對稱的眼鏡框。

顯然這個單腿眼鏡框就是謝爾蓋·布林口中說的「Google 一直在秘密研究的酷玩意」,但在介紹之前,他先和他的朋友在現場撥通了視頻通話。

大屏幕的畫面一轉,出現了幾個和謝爾蓋·布林一樣帶著單腿眼鏡框的跳傘運動員,他們正在高空準備從天而降,而畫面是由另一個跳傘者的第一視角實時拍攝,拍攝的設備正是他臉上帶著的單腿眼鏡框。

很快,跳傘者一個接一個跳出機艙,朝著舊金山的地面降落,他們看到的景色全被眼鏡收入眼底,實時轉播到會場,緊張而又刺激。很快這群運動員落在了一座房子的屋頂,他們飛速地脫下降落傘,換上山地自行車騎到大樓的牆邊,利用繩索速降到屋內,最後又換上自行車疾騎,像極了電影裡的特種部隊。

整個過程都被眼鏡拍下後轉播到現場,最終畫面來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前,運動員打開後進去,畫面里出現的正是各位與會者—— Google Glass 從天上來到了發布會現場,氣氛一下被引爆。此時不用謝爾蓋·布林再多解釋,全世界人都明白 Google Glass 到底是什麼玩意。

Google Glass 是近 10 年來最有科技感的產品之一,它描繪了一個人人臉上都有屏幕的未來。當時,可穿戴設備的概念才剛萌芽,Apple Watch 還未發布,AR 眼鏡是人們對於手機之外的第二塊屏幕的最佳設想。這一想,就是 10 年。

但 10 年過後,手機不僅沒有被幹掉,反而變得更強大,而 AR 眼鏡,還在為夢想窒息。

為什麼直到現在,AR 眼鏡還沒成為主流?

華麗包裝的失敗品

Google Glass 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功能驅動型產品,也是最出名的失敗品;是計算終端的未來,也是怪異的偷窺狂工具。你想怎麼定義 Google Glass 都可以,它是科技圈的一場夢,既可以是美夢,也可以是噩夢。

從產品研發的角度來看,2015 年就宣告停產的 Google Glass 是失敗的,這塊位於右眼上方的小屏幕從震撼世界到被世界拋棄,只花了不到 3 年時間。

但回到 Google Glass 誕生之初,它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擁抱大眾。

根據外媒的報導,在發布會之前謝爾蓋·布林、Google X 團隊和 Google 營銷團隊早就清楚 Google Glass 還是個半成品,還存在許多的漏洞和問題有待解決,不適合向公眾曝光。

但最終 Google 團隊還是決定,提前向世界炫耀這副了不起的眼鏡,並在這之後推出了名為探索者版本的公測版 Google Glass。

想要參加 Google Glass 公測不僅需要財力,還需要運氣。Google 當時只放出了 8000 個公測名額,只有被選中之後才能以 1500 美元的天價購買 Google Glass 的半成品。

極少的名額和超高的售價給 Google Glass 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使得全世界極客們都在好奇這塊小玻璃能發揮什麼作用,任何與 Google Glass 和 AR 眼鏡有關的新聞都能在網絡上掀起流量巨浪。

從營銷的角度來看,Google Glass 此次的發售毫無疑問是成功的,但也正是因為這場飢餓營銷式的宣傳,人們對 Google Glass 投入了過高的期待。

當人們的情緒回歸冷靜後,很快就發現 Google Glass 被華麗的包裝紙包裝起來的缺陷:功能稀少、性能羸弱、造型誇張、續航拉胯。

Google Glass 可以顯示天氣、消息、電話等信息,用來拍照、錄視頻、導航,或者喚起 Google Assistant 幫助你搜索內容,聽起來似乎很豐富,但這幾乎就是它的全部功能,任何一台入門級的智慧型手機都能在功能上擊敗它。

續航方面,Google Glass 宣稱有 6 小時的標準續航能力,但根據統計,只有不到一半的用戶能夠達到這個數字,如果你頻繁使用相機拍攝,它可能在 2 個小時之內就會耗光它的電池——而這恰好是 Google 大力宣傳的功能。

除此之外,誇張的造型和張揚的攝像頭讓 Google Glass 也引來了不少隱私爭議,人們害怕自己會被這個眼鏡上的攝像頭悄無聲息地偷拍,因此 Google Glass 在很多社交場所都會遭到排斥或限制,如果你一定要帶它出門,那就要做好被當成怪胎的準備。

阻止 Google Glass 流行最重要也是最關鍵的原因是它那高昂的售價,對消費者來說,用 1200 美元買一塊只能顯示簡單信息的眼鏡,還不如買一台洗碗機划算,後者還能實實在在地給你的生活方式帶來改變。

當時人們認為,隨著工藝的成熟,AR 眼鏡的售價終會降低到消費者可以接受的水平,屆時 AR 眼鏡將會真正等到它的爆發元年。只可惜,直至目前為止,Google Glass 邁不過的坑,其它 AR 眼鏡也未能將其填上。

AR + 眼鏡 = ?

每一個驚艷世人的尖端科技產品,都可以分解成諸多尋常技術的組合,例如電動汽車 + 攝像頭 = 自動駕駛汽車;觸控螢幕 + 通訊模塊 = 智慧型手機。

這些產品之所以能夠拔尖,是因為它們能通過融合不同的技術,帶來具有革新意義的人機互動模式。

那麼 AR + 眼鏡,能夠得到什麼呢?

貼身顯示信息的第二塊屏幕?外觀更加平易近人的智能手錶已經證明了它更適合這個角色;隨意呼喚的語音助手?真無線耳機也能提供相應的功能;時刻拍攝的攝影機?手持一個 Go Pro 等運動相機拍出來的效果顯然更好。

曾經 Google Glass 上那些了不起的功能如今都有了更好的平替產品,我們很難找到使用 AR 眼鏡的理由,這聽起來有點諷刺—— AR 眼鏡滋養了可穿戴智能產品的概念,唯獨難以養活自己。

其核心原因在於,目前的 AR 眼鏡還不能很好地把 AR(增強現實)的概念撐出來。

如今在電商網站上搜索 AR 眼鏡,你會發現市場上已經有不少消費者級的 AR 眼鏡產品,但和人們更熟悉的 Google Glass 不同,大部分消費者級的 AR 產品都是在眼鏡前面放一塊雷射投影的顯示屏,主打的賣點是帶上眼鏡就能觀影。

至於現實世界有什麼東西,都與顯示內容無關,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 AR 的概念,讓 AR 變得狹義化。

除了這些消費級的產品,小米、OPPO 等廠商在今年也發布了一些 AR 眼鏡概念產品,它們從形態上更接近人們對 AR 眼鏡的想像,但在功能上,它們仍未能擺脫 Google Glass 的影子,只是作為智慧型手機的衍生產品而存在。

你會發現,十年間我們仍在 Google 畫下的圈子裡繞不去,AR 眼鏡不打破成本高昂但性能羸弱的詛咒,就難以實現真正的普及。

這也是為什麼 Google 和微軟等科技巨頭都把 AR 產品的重心放在了工業端,利用 Google Glass 和 Hololens 為工業生產提供遠程協作、遠程指導等先進的解決方案。和消費端相比,工業級產品對成本和使用體驗有著更大的包容性,並且 AR 在工業生產上的實際作用也更高,收益更大。

設計一副 AR 眼鏡在邏輯上其實和設計手機等智能設備差不多,簡單來說就是在提升它的計算力、豐富它的功能之同時控制住功耗。

但由於眼鏡產品要更加注意控制產品體積和佩戴舒適度,留給處理器、攝像頭、電池等電子元器件的空間少得可憐,整個設計過程就像是給螞蟻做心臟搭橋手術。

與此同時,AR 眼鏡對於核心算力的要求並不低,要想讓數字顯示內容實現與現實事物的融合,眼鏡需要能「看懂」你看到的現實物體,這對眼鏡的處理能力和 AI 識別能力有著極高的要求。

在人們的構想里,AR 顯示的作用應該是更進一步拉近人與數字世界的距離:當你在看公交站牌時,圍繞站牌會出現提示窗告訴你最近的車還有多久會到;當你在餐廳的招牌時,會出現小窗口顯示餐廳的評分和招牌菜。

想要實現這些功能,就需要在「螞蟻的身軀」里塞入更強大的發動機,這也是 AR 眼鏡開發商與處理器廠商們正在全力發展的方向。

在最近,《Pokemon Go》的開放商 Niantic 便發布了一款基於高通新發布的驍龍 AR2 平台的 AR 眼鏡概念機,從 Niantic 公布的概念影片來看,AR 遊戲、AR 實景交互是它們想要實現的重點功能。

作為目前最成功的 AR 遊戲之開發商,Niantic 在 AR 領域有著豐富的技術積累和獨特的理解,它從用戶的意見反饋中歸納出了 AR 眼鏡設計的五大需求,分別是舒適度、無線、便攜、小巧以及功能性。

為了保證舒適度,Niantic 嘗試把 AR 眼鏡的重量控制在 250g 以下,讓用戶在遊玩 1、2 個小時後也不會感覺疲勞。對比 Google Glass,Niantic 的設計更大也更重,但和一些 VR 設備對比的話,Niantic 的 AR 眼鏡還是要輕很多,更適合用戶外帶使用。

Niantic 的 AR 眼鏡由鏡片顯示屏和類似織物的頭帶組成,其處理核心驍龍 AR2 藏在了頭帶內部,由三枚 4nm 製程的晶片組成,相比高通上一代 XR 處理器在 AI 性能方面提高了 2.5 倍,功耗降低了 50%,使得在眼鏡上玩 AR 遊戲、實時 AR 導航等 AR 體驗成為了可能。

僅從展示效果來看,Niantic 的 AR 眼鏡顯然沒有從舊金山上空降落的 Google Glass 來的酷炫,但從 AR 技術發展的歷程上看,Niantic 的概念顯然要更接近於我們想像中的 AR 世界。

而作為 Niantic 概念機的核心,驍龍 AR2 平台的出現標誌著未來 AR 眼鏡設備的高性能運算有了更大的可能,其體積與功耗能得到更好的平衡。如果 AR 眼鏡能按照智慧型手機的「內卷」程度發展下去,科幻作品描繪的賽博世界可能可以提早到來。

Niantic 的 CEO John Hanke 曾在採訪中被問到怎麼看待 AR 設備與人的關係,他認為儘管現在 AR 眼鏡還只是個小眾產品,但很快它可能就會像智能手錶那樣成為一部分人的生活必須品,這一切只需要更多時間做技術改進和程序開發。關於這個「全民 AR」的時間節點,他相信還需要 3-5 年。

等到那時,你會願意再次嘗試這個由謝爾蓋·布林在十幾年前掏出來的「酷玩意」嗎?

關鍵字:

妳有收到熟齡警訊麻 ⚠

2021-09-30T07:48:22.814545+00:00

膚況差、體態差 、脾氣差、睡眠差

 

妳有收到熟齡警訊麻

 

膚況差、體態差 、脾氣差、睡眠差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想要變漂亮跟年輕,真的是女人一輩子的課題

 

不管是花大錢買保養品,或是花大把時間運動

好像都沒用ㄟ⋯怎麼保養皮膚還是快速鬆垂皺

 

因為妳把『錢』跟『體力』用在錯誤的地方!!

當然效果真的是微乎其微啊~

百位女性臨床見證!【液態逆齡素】

濃縮所有女人需要保養成分在這一顆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3D液態封存技術 吸收率提升30倍↑

不只皮膚變白嫩,長期吃還能散發玫瑰香味

 

讓『枯老的女人花』再次綻放『粉嫩』!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