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嬌滴滴知青下鄉後嫁隊長

隨性自由的水靈 發佈 2022-12-02T06:21:44.884766+00:00

遠處拿著銅鑼監工的村長李長根,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這新來的知青不行啊,看著別人都快割完一半的地,而這位新來的女知青才割了三分之一,剛想搖頭時他撇過隔壁的兩位的女知青,得,那新來的兩位女知青也是一個個小臉通紅,其中一位更是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惹得一旁的幾個幹活的漢子不時偷瞄過去,村裡的女人們聽見哭聲不屑地撇了撇嘴,這城裡來的姑娘就是嬌氣,看著那割的還不到幾米的麥地,一個個更是直翻白眼,要不是礙於地頭的村長,恐怕其中幾位長舌的早就嬉鬧起來了。


1968年的蘭滄省安義市鎮山縣山平鄉,七月份正值「雙搶」的重要關頭,村裡的男女老少都在地里勞動著。



  慢慢站起身的時候,她仿佛聽見自己腰間骨頭「咯吱咯吱」的聲音,就像生鏽的鐵鏈,僵硬而阻塞。顧順忍不住扔掉右手緊握的鐮刀兩手扶住腰,慢慢一點一點站直,站直身體後,腰間的酸爽讓顧順差點哭出來,本來白皙的臉此時早已被曬得通紅。

  遠處拿著銅鑼監工的村長李長根,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這新來的知青不行啊,看著別人都快割完一半的地,而這位新來的女知青才割了三分之一,剛想搖頭時他撇過隔壁的兩位的女知青,得,那新來的兩位女知青也是一個個小臉通紅,其中一位更是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惹得一旁的幾個幹活的漢子不時偷瞄過去,村裡的女人們聽見哭聲不屑地撇了撇嘴,這城裡來的姑娘就是嬌氣,看著那割的還不到幾米的麥地,一個個更是直翻白眼,要不是礙於地頭的村長,恐怕其中幾位長舌的早就嬉鬧起來了。



  顧順正揉著發酸的腰時感覺到一道嚴厲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顧順有些好奇順著目光望過去,只見不遠處地頭站著一個中年光頭大漢,太陽有些刺眼,顧順一時看不清他的臉,但是他手上的銅鑼顧順記得,早上給眾人布置分工的時候支書手裡也提了個銅鑼。雖然看不清他的臉,但能拿著銅鑼的不是村長也是支書,不過支書顧順見過有頭髮,那這位就不言而喻了。在對方灼熱的目光下,顧順慢慢地轉過身來彎腰撿起地上的鐮刀,將鐮刀握在手裡繼續彎著腰收割麥子,只不過這次幹活比剛才更磨蹭了幾分。

  李長根看著不遠處新來的知青們幹活的場景,煩躁的只想揪頭髮,可惜頭頂寸草不生想揪也沒得揪。

  李長根氣的只想罵娘,兩天前上面通知來了一批新知青,讓各個村派個村幹部去接,正巧趕上大兒媳難產,李長根便讓書記帶著村裡的牛車去接,結果接回來了的一個不如一個,還不如上一批的那兩男一女那,瞧瞧人家那幹活的勁,每天領的公分雖不說滿分,但也能拿個七八個公分,再看看這次來的這一男三女的,一個個磨洋工的,不過想到一來就請假的張和平,李長根又覺得這顧順順眼多了,起碼還上工,雖說幹活又慢又磨蹭。



  顧順此時已經累的不想說話,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李國安就是剛才問她的那位,是66年下來的知青,當時只有他、孫建黨和黃小蝶一起被分到了這裡,他比眾人年長些,孫建黨和黃小蝶叫他李哥,顧順他們來了後,也跟著叫他李哥,也許是因為顧順雖說幹活慢但也老老實實的上工,早上一到地里,李哥就教她怎麼割麥子,看她乾的有模有樣這才去割自己分到的那塊,可是顧順乾的慢,沒多久就被李哥他們甩到後面。

  孫建國和黃小蝶看了眼顧順割的麥子,再瞅了瞅旁邊兩位女知青的地里,連顧順都不如,倆人對視一眼又移開,看著顧順倒是順眼了幾分,顧順是這一批知青里年齡最小的,長的白白淨淨扎著兩個辮子,身材纖瘦個子不高,說話也奶聲奶氣的,幾個人便多照顧了些。尤其是黃小蝶,來自東北說話大大咧咧的,第一眼看見顧順的時候就覺得小姑娘聽話又懂事,果不其然,上工第一天別人又哭又鬧的,小姑娘雖說幹活慢但也老老實實地幹著。黃小蝶看了看旁邊哭嚎的何倩和吳彩霞,自己身為女知青里年長些且最早來的,無奈地上前去勸慰,可惜對方不領情,直接甩手離開,氣的黃小蝶在原地直跺腳,李哥和王建黨直皺眉頭,對這一批新來的知青們除了顧順印象都不好了起來。



  看著先離去的何倩和吳彩霞,李哥招呼王建黨他們一起回。

  看著前面的李哥和王建黨,再看看身邊已經恢復過來的黃小蝶,顧順偷偷地瞧了好幾眼,再次看過去時與黃小蝶的視線相撞,顧順刷一下回過頭,結果差點扯到自己的脖子,看著顧順的動作,黃小蝶「噗嗤」一聲笑出聲,前面的李哥和王建黨聽見聲音回頭,便看見黃小蝶笑得開心,顧順一臉的不好意思,倆人以為是小女孩之間的便沒在看。看著倆人扭過頭顧順鬆了口氣,黃小蝶見狀往前走了兩步,直接挎上顧順的胳膊,在顧順目瞪口呆中挽著胳膊往回走。

  回到知青點,看著破舊的大門,雖說前天到的時候已經看見過,顧順還是覺得有些不適應,伸手推開大門,木門發出「吱啦」聲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顧順忍不住躲了躲,黃小蝶與她緊挨著,感覺到她的舉動笑了下,「放心吧,倒不下來的」

  前面走著的李哥和孫建黨回過頭來,齊齊道,「放心吧,修過的」



  知情點的院子是個長方形的,大門正對著院內屋子中間的牆縫。院裡有兩間泥土房,左邊的是男知青住,右邊是女知青住,左邊從屋子到大門牆面的這塊空地搭了兩個棚子,最裡面的作為廚房,裡面有灶台,灶台靠牆的位置擺放著鹽罐子和油罐子還有一排缸子。外側的棚子作為放柴和工具的地方,不過此時也沒啥工具,木柴也只有一小堆。

  李哥他們剛來的時候,他和孫建黨都不會做飯,好在黃小蝶會做飯,自此之後做飯歸女知青,撿柴歸男知青。顧順他們是第二批來到這的知情,這個規矩也在趕來時就和眾人說了一下,眾人都沒有反對意見。

  此時眾人回來灶台冷冷清清的,看樣子躺在屋子裡的張和平是動也沒動,李哥皺了皺眉頭,轉身和眾人說了一下,眾人各自回屋去拿糧食。

  一進屋對面一排是大通鋪,沿著過道走進去,最裡面靠牆的位置並排擺放了三個柜子,柜子將近一米二的高度,柜子上面擺放著每個人的洗漱牙刷牙杯和飯碗,每個柜子都上了鎖,裡面放的是糧食和重要的東西如錢財和吃食。

看到顧順和黃小蝶進來,倆人重重地冷哼一聲,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黃小蝶脾雖然性格爽朗但也不是個脾氣軟的拉了臉朝著二人走去,顧順見狀一把拉住,推著對方往裡面放糧食的柜子走去,好在黃小蝶也不想引起紛爭順著顧順的力道往裡走。顧順低聲勸了幾句,黃小蝶看著乖巧的顧順心情好了幾分,但還是不解氣,一邊開柜子一邊說,「咱們是來支援農村的知青,為了建設美好的祖國,有的人啊就跟個資本主義小姐一樣,嬌氣的」



  吳彩霞雖說嚇了一跳,但也不是個吃虧的,「你說誰資本主義吶,我可是支援農村的有志青年,別一天天的扣高帽子」,一邊說著一邊下地往這邊走來。

  看著走來的吳彩霞,顧順嚇了一跳,這是要打起來嗎,不僅加快了手上的動作,趕緊將碗拿出來,合上柜子看著站到一側的吳彩霞,只見對方瞪了一眼裡面的黃小蝶,就自顧自地開柜子去糧食了,顧順鬆了口氣。鎖上鎖子看著碗裡的玉米糝黑面粗糧粉,嘆了口氣,果然下鄉就不是啥好事,剛來村里,每個知青給了一百斤糧食,不過都是粗糧沒有白面,而且也不是白給的,是借的年底要從公分里扣。裡面的黃小蝶也拿好了糧食,拉著顧順往外走,路過何倩的床鋪時,顧順皺了下眉頭,只見對方白著臉坐在床上紋絲未動,顧順被黃小蝶拉著往外走,顧順只看了一眼就撇過頭了。

  廚房裡李哥和孫建黨剛剛放下碗,碗裡的粗糧粉不滿大概有個三分之二,看著倆人出來,李哥瞅了瞅他們身後皺了下眉頭,「黃小蝶你和顧順一起做飯,我和建黨去小山檢些木柴。」

  「去吧,中午做窩窩頭,野菜也沒了,下午下工後我帶著她們去挖些」,黃小蝶手腳麻利地從灶台上拿起火柴盒引火。

  聽見黃小蝶的話,倆人鬆了口氣,視線朝顧順看過去,顧順接收到倆人的目光,趕緊點頭,頭點的飛快猶如小雞啄米般,看的三人嘴角抽搐了下,這是不是太乖巧了。

  李哥和王建黨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她又看向黃小蝶,黃小蝶接收到倆人的目光,拍了拍胸口,「放心吧,有我那」

  看著黃小蝶的動作,倆人尷尬地移開目光,「那啥我們先去了」,說完趕緊往外走,頗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顧順歪了歪頭,看著他們的背影,又轉過身來看著燒火的黃小蝶,「黃姐,怎麼弄」

  黃小蝶看了下灶膛里的火,又看了看顧順,招了招手,「顧順你來燒火,我捏窩窩頭,你先看著,等下次你來做我燒火」

  顧順見狀點點頭和黃小蝶交換位置,一邊往灶膛里添木柴,一邊看著黃小蝶的動作,只見黃小蝶拿過一個木盆,將幾個人碗裡的麵粉倒進去,加了點水和成麵團捏成一個個拳頭大小的窩窩,放在篦子上蓋上蓋子蒸。

  吳彩霞拉著何倩出來的時候看著黃小蝶正在蓋蓋子,有些生氣,「你怎麼不等等我們」

  黃小蝶將蓋子蓋上去,頭也沒抬,「來晚了就自己做」

  「你,你欺負人,就一個鍋怎麼自己做」,吳彩霞氣的眼睛就快出來了,何倩咬了咬唇在一旁拉了拉她。

  顧順看看她們再看看黃小蝶,諾諾地,「那啥,要不等下一鍋,這個篦子也放滿了」

  黃小蝶和吳彩霞等人的目光一起看向顧順,看著白白淨淨一臉乖巧的顧順,幾個人相視一眼只得點頭。

  顧順見狀鬆了口氣,乖巧地燒火,不一會額間的汗水就滑落下來,黃小蝶將盆子遞給吳彩霞,「你們和面吧」,自己則走過去和顧順換位置,讓顧順到一邊涼快涼快。

  顧順實在是熱的厲害,便聽話地往旁邊挪了挪,不過沒離開廚房。

  吳彩霞接過盆子,將她和何倩碗裡的麵粉倒進去,又添了些水,看她的動作很是熟練,何倩在一旁看著沒有任何動作,似乎習以為常,顧順只看了兩眼就沒再看。

  鍋蓋冒出熱氣,顧順見狀掀開蓋子,裡面的窩窩頭有些黑黃,散發著玉米和豆類蒸熟的香味,顧順拿過幾個人的碗,用筷子將窩窩頭一個個夾到眾人的碗裡。

  黃小蝶力氣大,已經將靠牆放的矮木桌子搬起來放到屋檐下,又去柴房裡扒拉出兩天長凳,說是長凳不過看腿腳不太齊,估計能做個兩三個人。

  放好桌子椅子後顧順和黃小蝶一起將四個人的碗端過去,然後又回來用灶台上的缸子舀了四缸子鍋里的熱水,隨後拉著顧順端著缸子去吃飯。

  吳彩霞接過灶台,一言不發地往鍋里加了瓢水,然後將自己捏的窩窩放在篦子上,蓋上蓋子去燒火,顧順和黃小蝶坐在其中一條長凳上,啃著碗裡的窩窩頭,看著二人有些奇怪,那何倩從頭到尾只在一旁看著並未有動手,而看上去有些厲害的吳彩霞居然照顧的很是仔細。

  不過對於外人的人,顧順沒理會,幹了一上午的農活,她此時是又累又餓。拿著一個窩窩還沒啃兩口大門就從外面被推開,李哥和王建黨一人抱著一捆柴回來了,倆人見到顧順和黃小蝶坐在屋檐下,廚房裡吳彩霞倆人正在做飯沒吭氣,顧順一邊啃窩窩頭一邊看向黃小蝶,黃小蝶紋絲未動,顧順也學著坐在原地繼續吃著。

  只見李哥他倆從廚房弄了盆水清洗了下就過來坐在對面的長凳上一言不發地拿起碗裡的窩窩頭大口啃著。

  當顧順啃到第二個窩窩頭時,對面的李哥和王建黨已經啃完三個窩窩頭,倆人豪氣地將還缸子裡的白開水一口飲盡,將長凳讓出來。

  吳彩霞她倆的窩窩也蒸好了,一人端著碗和缸子走過來,在李哥他們的位置坐下來。

  顧順使勁地拖延著,玉米糝豆面粗糧粉磨的不是很細,窩窩有些拉嗓子,雖然不太舒服但是顧順還是老老實實地吃著,時不時地灌上一口水衝下去,總算將兩個窩窩都吃了進去,感覺肚子已經填飽,顧順長舒了口氣。

  旁邊已經吃完的黃小蝶見顧順吃完了,便招呼著顧順一起回屋,顧順見狀點頭。

  正在啃窩窩的吳彩霞不屑地撇了一嘴,顧順只當沒看見。

  回到屋裡脫掉鞋子躺在床上,顧順發出舒服的嘆息聲,黃小蝶被逗笑了,有些好奇地看向顧順,「顧順,你為啥要下鄉啊,看你白白淨淨的,估計家裡應該不差吧」

  顧順的眼睛黑白分明圓溜溜的,就像森林裡的小鹿一樣乖巧懵懂,「我家也是工農階級,黃姐,我就是長的白些,我和我爺爺奶奶在大伯家,大伯娘給我報的名,說是支援建設過好日子,我就來了」

  聽著顧順的話,黃小蝶內心勾勒出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可愛被狡詐的大伯娘壓榨的場景,內心對顧順原本四分的喜歡如今演變成十分的心疼,只覺得對方纖瘦矮小就是因為被欺壓的緣故,想到這黃小蝶將胸口拍的「砰砰」作響,向顧順保證到,「顧順,以後黃姐罩著你,看誰敢欺負你」

關鍵字:

不知道有沒有男生跟我一樣有這種困擾~

2021-10-04T07:49:39.533702+00:00

我今年快三十,髮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後退 工作壓力不大,生活作息都很正常 吃的洗的噴的都試過(生髮液、新O靈、柔O)

都沒啥特別的效果,反倒是滿頭副作用

頭皮變的容易發癢紅腫==

就沒膽繼續用下去了

後來看節目發現這瓶【乳鐵蛋白洗髮精】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40

像奇蹟一般解救我的頭皮

剛用的時候會有點不習慣

太習慣市面那種洗完很柔滑的那種

(但也是化學添加物的效果)

後來感覺頭皮越來越健康

頭髮也不會一直塌在頭皮上

而且最近有長出點小毛毛

很開心!

就像節目講的,一般的生髮液都有加含藥成分

用久了頭皮會有抗藥性,長期累積都是很大的傷害

這瓶乳鐵蛋白洗髮精我會繼續用下去!

雖然一瓶不是很便宜

但它超濃用量很省,擠一點點就很多泡泡了

而且買三瓶有特價省很多→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40

 

 

商品資訊

 

━━ \專為虛弱髮設計/ ━━

無藥性配方X市面最高含量

《Magicom乳鐵蛋白專業養護洗髮乳》

✔不含矽靈、皂鹼  ✔全家適用

✔天然潔淨成分  ✔敏弱OK 

「乳鐵蛋白」就是戰勝弱髪的關鍵,

  我們要重新定義你的頭皮!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40

 

 

 

乳鐵蛋白,洗髮精,MAGICOM,不掉髮洗髮精,magicom,虛弱髮,頭皮,養髮,養護,0矽靈,沙龍,零矽靈,頭皮保養,頭髮,洗髮精,專業養護洗髮乳,大老闆聯盟,乳鐵蛋白胜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