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證千年商港 再現海上繁華——溫州朔門古港遺址考古成果專家論證會專家發言摘編

中國文物報 發佈 2022-12-02T07:27:59.985987+00:00

朔門古港遺址朔門古港遺址元王振鵬《江山勝攬圖》描繪的朔門港口場景劉慶柱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鄭州大學歷史學院院長通過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可以重新認識溫州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中的定位。

朔門古港遺址

朔門古港遺址

元王振鵬《江山勝攬圖》描繪的朔門港口場景




劉慶柱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

鄭州大學歷史學院院長


通過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可以重新認識溫州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中的定位。


第一,過去提到海絲,從我國西南角的合浦,到廣州,到泉州,到寧波,很少提及溫州。結合這次考古發掘的重要收穫,以後要把溫州加進去。


第二,以前做過的海絲考古工作,都沒有港口。但實際上,海絲的核心應該是港口,港口一出一進,構成了中國和海外交通的重要物證。而此次溫州古港遺址的發掘,恰恰從遺蹟到遺物,為海絲提供了充分證明,是海上絲綢之路走出國門、海外絲綢之路走進國門的一次重要發掘,也是海上絲綢之路在宋元時期進入鼎盛的充分證據。


第三,此次溫州古港的發掘,綜合揭露了與港口相關的各類遺蹟,且港口的年代從宋元時期延續至明清,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鼎盛時期相一致,真實全面地反映這一時期商貿活動,實證了溫州千年商港、海絲節點的歷史定位。溫州古港遺址也是目前國內發現的結構最完整、年代最清晰的港口遺址,對於研究海上絲綢之路具有關鍵的指向意義。


第四,貿易的發展和交通成本密切相關,相比於陸地交通,海運的成本大大降低,從而帶來了貿易全球化。而海運的發展離不開港口,因此在總結溫州朔門古港的性質時,不僅要從考古學層面,還應該從經濟史和貿易史層面去綜合考量。




王巍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學部主任、學部委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

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


第一,溫州朔門古港的考古發掘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考古發現。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歷史時期考古,尤其是宋代及以後時期的考古逐漸得到重視,特別是對海上絲綢之路的考古十分重視。近幾年,與海上絲綢之路有關的發現不斷湧現,比如蘇州太倉的樊村涇遺址、上海青龍寺遺址等,包括泉州成功申遺越來越引起學界和社會的關注。朔門古港遺址的發現,為海絲研究提供了新的資料。


第二,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意義非常重大。它增加了一個原來鮮為人知的宋元到明清時期海上交流的重要港口,表明溫州也是海絲的重要港口之一,而且主要是出口龍泉青瓷的港口遺址,填補了宋代和元代兩個時期港口遺址的空白。


第三,遺址考古發掘揭示的遺蹟還是比較清楚的,包含了不同時期港口碼頭設施的結構及其變遷,為我們展現了當時港口的生活場景。


第四,這項考古工作是從基本建設考古轉變為主動發掘的。溫州市委、市政府以及文物部門做了大量的工作,改變了原來的建設計劃,並付出了一定的經濟代價,這非常正確。因為這樣一個海上絲綢之路的港口保存得這麼好,在全國範圍內都是罕見的,也是新時期考古文化遺產保護的一個經典範例。


關於下一步的工作,有如下建議:一是擴大發掘面積,重點揭露碼頭與古城的關聯;二是進一步全面了解港口與海岸線變遷的關係;三是爭取列入海絲申遺項目;四是積極創造條件,創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趙輝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原院長、

中國考古學會副理事長


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不僅具有考古學科研的意義,更具有很大的社會意義。從田野考古的角度來談,有幾點建議:


第一,目前的考古發掘主要還是局限在河岸以下到河道之中,除了兩個城門的位置,餘下碼頭的根部位置,還不甚清晰,從這一點來看,後續發掘還可以更加完整。


第二,在發掘揭露的遺蹟現象中,還有很多細節需要進一步落實,如對於海相沉積的判定,對於南宋和元代之間碼頭的蕭條和重建等,還需要尋找更多的考古學證據來支撐。


第三,就現有的發掘成果,對於一個港口而言,還不完整,根據文獻中的記載「城腳千家具舟楫」,除了舟楫和碼頭,我們還應該聯想到城外運輸的道路、貨棧、茶肆、酒社、飯館等一系列的場所和設施。好在現在遺址的南側沒有建成高樓大廈,接下來進行改造和開發的餘地也非常大,發掘區可以從城牆根開始,分塊有計劃地實施,可以考慮先恢復一個時期的古溫州城市和碼頭的面貌,從而全方位展示溫州的歷史、文化、經濟和社會。


當然今天談到的發掘和保護規劃,不是一個三年、五年的事情,而是一項需要長期堅持的事業,需要穩紮穩打,持續推進。如果有可能,可以以朔門古港遺址為例,形成一種文物保護的模式,固定下來,為我們以後的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提供長期穩定的依據。



劉迎勝


浙江大學中西書院教授、

中國元史研究會原會長


對於在朔門古港發現意義的評估,要從城市史、地方史,向海洋中國這個層次來提升,在此基礎上,發掘遺址的世界性價值。


在龍泉青瓷的外銷方面,除了周達觀《真臘風土記》中的記載,還包括汪大淵的《島夷志略》,裡面有三個地方,明確提到了用處州瓷器進行交換,分別是巴拉望蘇祿、花面(即今天的蘇門答臘)以及無枝拔(也就是今天印度的東海岸)。他提到的這三個地方,實際上為解決處瓷的輸出通道問題提供了很好的思路。此外,海外的陶瓷學者將我們浙東的瓷器稱為「celadon」,也就是青瓷,這個單詞是源於馬穆魯克君主薩拉丁,也就是埃及人和阿拉伯世界最先使用了青瓷這一表述。這些細節,可能都是研究海上絲綢之路上青瓷外銷的關鍵線索。


在來往溫州港口的人群方面,在南宋洪邁的《夷堅志》和包恢的《敝帚稿略》中都曾提到,溫州港周圍居住的人群除了溫州本地商人之外,還有倭商、高麗商人和崑崙奴等,這裡的崑崙奴也是從事商業的外國人,銷售的貨物,包括龍泉瓷器、竹子以及布匹等等。


溫州在兩宋之際、宋元之際、金元之際都是非常重要的港口。


為促進朔門古港遺址保護和利用,有必要對宋元到明清這四五百年之間的古代文獻進行梳理,從造船、航線、涉海人群、海上設施等方面,為古港遺址的展示提供堅實的史料基礎。



北宋晚期龍泉窯青釉

篦劃蓮花摺扇紋瓷碗

明代龍泉窯青釉

大順元年銘文三足瓷爐

北宋晚期湖田窯

青白釉瓷台盞


南宋建窯

黑釉金絲兔毫紋瓷盞




柴曉明


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原院長


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現場是非常震撼的,這是目前我們看到的遺存最為豐富、體系非常完整的港口遺址。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認為比現在已經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泉州要更加完整和系統。提幾點建議:


考古方面,要進一步優化、細化考古工作的方案,力爭明確各個時期港口的結構、布局,釐清不同歷史時期港口和溫州城、航道的關係,以便在接下來的保護展示中做到詳略得當,讓公眾看得懂。


學術研究方面,樹立課題意識,進一步明確溫州城和溫州港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中所處的位置,並以此為契機,繼續深入發掘溫州港在我們祖先開發利用海洋國土的歷史進程中扮演何種角色。


遺址保護方面,要始終把溫州老城、歷史街區、城門、道路、房屋、碼頭、航道甚至是江心嶼上的航標塔看成統一的整體,規劃考古遺址公園,爭取把溫州打造成為國內文旅融合的示範性項目,這是完全可以實現的。



朱岩石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長


朔門古港遺址成為研究中國中古至近古時期海上絲綢之路罕見的港口遺蹟,具有填補空白的重要意義。基於目前發現的重要性,下一步考古更需要在時間維度和空間維度兩個大的方面進一步深化。


第一,在時間的維度上要更加注意發現並發掘比宋代更早的地層和遺蹟。我們需要從多學科協作、從田野考古方法創新的角度破解難題,從而取得更大收穫。


第二,需要在古代城市考古視角下,在更大的空間範圍內深入認識已發現的古港相關遺蹟。從田野考古學的角度,科學回答城外碼頭與古城共同構成的古代港口城市空間分布特點的問題。


第三,通過加快整理重點資料,對已發現遺蹟進行科學詮釋。比較準確解決了時間延續和空間分布的問題,就可以為解釋已發現的遺蹟或即將發現的遺蹟的性質奠定良好的基礎。同時,建議儘快重點整理一些關鍵資料,以便總體認識更加全面、科學和客觀。


第四,關於加強出土遺物和遺址的保護,目前發掘出土的重要遺物比較多,特別是一些有機質出土遺物亟待進行到位的科學保護。




李水城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四川大學講席教授、

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


朔門古港遺址的延續時間非常長,從北宋一直到明清時期,目前,這類遺址的發現在國內是非常難得的,同類型的遺址有山東密州板橋鎮和浙江寧波的市舶司遺址,但這兩個遺址的發掘和保護均不如溫州。通過對遺址的觀察,可以發現朔門古港的外向型特點非常突出。


根據以往的發掘資料,在南海Ⅰ號沉船上發現有金葉子,這類東西主要是在杭州生產,但在溫州人民路宋代窖藏里,也曾出土過金葉子,可以看出當時的臨安跟溫州地區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此外,遺址當中還出土了大量的瓷器和少量漆器,在南海Ⅰ號沉船上也發現了一批溫州漆器,不僅說明當時溫州出產的漆器聞名,也從側面反映了溫州地區商貿的繁榮發達。


關於貿易模式,特別是貿易的網絡關係問題,是非常有研究空間的重要課題。溫州的地理位置獨特,在海上絲綢之路和東亞海上貿易中,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朔門古港遺址的有關發現,可以有針對性地填補貿易模式研究中的空白。現有的發現已經顯示,溫州港與馬六甲海峽以及泰國南部地區關係密切,並且這些地區都有同類瓷器的發現,因此我們下一步的研究不僅要看到溫州本地的情況,還要主動地關注國外的考古發現。



霍巍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學術院長


對於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和價值提升,目前已經完成了三個方面:


第一,是考古工作本身。在現場堆積情況複雜,發掘環境又比較特殊的背景之下,考古工作和認識都非常清楚,溫州當地考古工作者所做的工作非常出色。


第二,是對古港遺址的價值認知。目前結合文獻和地圖,發掘者對於整個遺址性質的研判,都是比較清晰合理的。溫州朔門古港遺址從瓮城、碼頭、航道、航標,構成了一個十分完整的體系,這在當今世界的港口遺址考古中,具有重要意義。


第三,是保護和闡釋的同步進行。在野外發掘取得階段性成果後,組織策劃了一個小型展覽,與社會和公眾進行分享和闡釋,並已經把下一步遺址公園的規劃和保護提上日程,非常必要。


最後再提一點希望,港口兼具「走出去」和「走進來」兩個方面的功能,目前已經從遺蹟、遺物等方面,為溫州港的貿易輸出提供了考古學證據,但仍需要注意尋找「走進來」的相關證據。以廣西的合浦港和斯里蘭卡的曼泰港為例,都存在相對豐富的文化遺存。在朔門古港遺址中,也發現了和商人沐浴有關的遺蹟,但相關證據仍需進一步完善。這對研究海上絲綢之路以及下一步的海絲申遺工作,都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



欒豐實


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


關於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學術價值,在考古學的層面,最重要的是兩個方面。


一是發現了連續三個時期長達千年的港口遺存,即宋元、明清和近代開埠以來,甚至還有更早的晚唐時期遺存。三個時期在年代上前後連貫,展現了一脈相承的不同發展階段,並且可以與文獻記載相互印證,從而確證溫州港是千年以來連續使用的國內外著名商貿古港口,目前在國內極為少見。


二是在東西400米的沿江範圍內,發現了異常豐富的與港口相關的各類遺存,包括了不同歷史時期的各類遺蹟遺物,如此豐富的港口類考古遺存為目前國內所僅見。


為了全面了解各時期的港口面貌及特徵,需要進一步開展田野考古發掘和後續研究工作,需要精心做好規劃設計,按部就班地開展精細化發掘工作。


3號碼頭正射影像

3號碼頭側視(局部)

4號碼頭

水門河道沿岸建築遺蹟

專家踏查朔門古港遺址



王煒林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原院長、

山西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這次發現為溫州城市與港口發展關係的研究提供了素材,是溫州商業文化傳統的一次考古溯源,遺址現場的有效保護、科學闡釋,對傳承溫州歷史文化文脈具有重要的意義。


溫州市政府不僅對這次考古工作給予了大力的支持,更為其後續的遺產保護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這個考古案例是溫州為全國樹立的遺產保護榜樣,顯示出了一種新的文化自覺與自信。


建議在基本建設考古工作告一段落後,相關單位應儘快重新制定考古工作計劃,將朔門基本建設考古工作轉化為課題性的主動考古項目,對古港口的建設布局、建築工藝、港口變遷與海洋環境變化及與朔門外運相關的甌江水運等相關遺存進行系統的考古調查研究,積極探索構建古代港口與城市考古的新模式。



郭偉民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長、

湖南大學嶽麓書院教授


根據《讀史方輿紀要》等文獻的記載,《禹貢》揚州地,秦屬閩中郡,漢初是東甌國的所在地,溫州在宋代以前好像是默默無聞的,史書上的記載並不多。此次朔門古港的發掘,填補了溫州的歷史和文化內涵,自宋元時期開始,溫州以其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從小的地方郡一躍成為海上絲綢之路上對外輸出的港口。這不僅反映了宋元時期溫州地區商貿的繁榮,也揭示了溫商的歷史,展示了溫商的根和魂。


在接下來的工作中,需要注意:一是在發掘現場,存在較多的水泥柱,說明在踐行「先考古、後出讓」時,還存在一定的問題;二是關於遺址的保護,在後續的規劃和利用中,可以與朔門城門以及周邊的歷史文化街區有機聯繫,作為一個整體保護起來,活化利用,真正做到讓文化遺產活起來。



秦大樹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首先,龍泉是我國古代宋元時期的瓷器生產的中心,生產規模巨大,影響範圍廣闊。根據相關研究,在14世紀元代後期到明初,在印度洋地區發現在中國瓷器中,龍泉窯的占比在80%以上,在同期的東南亞和東亞地區,龍泉窯的占比約為50%~60%,說明龍泉窯在出口瓷器中所占的比例,可以作為衡量一個港口重要與否的指標。


第二,結合近些年一系列的重要考古發現,可以大致構建出中國沿海貿易體系。溫州古港遺址中出土的瓷器大致可以分為北宋末到南宋初和元末到明初兩個階段。在北宋末到南宋初,溫州港主要面向東亞地區,而在東南亞、印度洋地區幾乎沒有這一時期的器物。到元末明初,開通了一條新的航線,即從慶元、溫州到菲律賓,往巴拉望,穿過巽他海峽,進入印度洋。另外,在北宋末到南宋初,溫州港的地位非常重要,在此次發掘中,出土了景德鎮的青白瓷,還有一件磁州窯黑剔花,工藝非常複雜,屬於貢御性質,高麗王宮遺址內曾出土過類似產品,因此可以推測這一時期的溫州港,應該是具有官方性質,可能和海外一些官方機構有直接聯繫。


再提一些建議:一方面,要從古代文獻和溫州本身的歷史入手,就兩個階段的歷史背景進行深挖;另一方面,我們目前發掘出土的瓷片主要來自龍泉東區,高等級的器物很少,下一步可以再在周邊布探溝試掘,發現最終放洋出海的大型碼頭,把溫州港的內運外銷體系儘量完善。再有就是在發掘中,可以儘量把瓮城、城牆的結構發掘展示清楚。



王光堯


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


遺址的考古發現在研究從漢代到明清時期中國的外向型港口城市發展與變遷史上也具有同樣不可替代的價值。表現在以下方面:


古港遺址位置表明,作為商業港口的區域和作為管理區域的城址並不合一,這對研究城市布局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從出土瓷器的年代看,溫州在北宋晚期到明初具有重要地位。後續需關注溫州古代港口是否存在沿甌江往上下游移動的現象,尋找與交易方式相關的商品遺存,進一步弄清古代溫州港口的布局情況。


把港口遺址出土的不同時期龍泉窯青瓷與各龍泉窯場的產品對比並進行量化分析,有助於更加客觀地理清各龍泉窯場的產品銷量等內容。而把不同時期的主要外銷商品和各主要外向型港口結合起來,觀察並構建中國古代外向型港口的時代特點和發展變遷史,意義尤其重大。


要把該港口遺址放在整個海上絲綢之路的框架內進行對比研究,既要觀察其國際交流的內容,也要思考其與位於海上絲綢之路中段、西端港口之間的地域性、文化性差別,從而確立以中國為代表的海上絲綢之路東端外向型港口的文化特點。


建議把該港口遺址放在「考古中國」、放在大課題層級下,進行長遠、深入的發掘、保護和研究。



董新林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漢唐考古研究室主任


溫州是宋代5個市舶務之一,是元朝7個市舶司之一,無疑是宋元時期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這就決定了其考古工作兼具城市考古和港口考古的雙重性。本次考古工作、學術意義、社會意義都很重要。關於考古工作的建議:


一是進一步做好唐宋元明清等不同時期碼頭平面布局的研究,從整體看,宋元時期是溫州古港的最重要時期,應對發掘區域不同時期的總平面布局進行辨析梳理歸納。


二是做好唐宋元明清時期沿革的情況,對發掘遺蹟的斷代至關重要,搞清重要遺蹟的層位關係,多留剖面,並繪製平剖面線圖。


三是建築基址的測繪情況不詳,光用照片是不夠的,建議加強考古測繪,重要遺蹟現象要多做三維建模。


四是以此為契機,加強對溫州古城的發掘和研究,在可能的情況下,應對北瓮城遺址進行全面發掘,需要留意唐五代以來,特別是宋元時期城門遺蹟。


五是古港碼頭遺址的內容還需要再豐富,建議再擴大發掘面積,將碼頭和古城北門連接起來,可以考慮通過考古勘探和試掘來解決這個問題。


另外,兩宋時期的海船發現很少。中型福船沉船,是南宋時期的尖底海船,很重要,建議再匯報時有個復原示意圖或線圖,方便大家理解。



戴向明


中國國家博物館考古院院長


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意義有三。一、這是一處宋元時期內容豐富的港口遺址,是近些年來我國歷史考古、城市考古、海洋考古方面取得的突破性的重大成果。二、古港中發現了宋元時期的瓮城遺址,多處碼頭、石砌河岸、宋代沉船、干欄式建築等一系列與碼頭相關的生產生活設施,可以說這些發現體現了一處千年古港的整體格局和風貌,為我們研究當時這類遺址的建築格局、貿易運輸都提供了重要的資料。三、這些考古發現,彌補了文獻的不足,考古發掘表明,溫州是宋元以來海上絲綢之路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港口,也為下一步申報海上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提供了強大支撐。


提兩點建議。一是繼續擴大發掘,了解整個港口的結構和布局,對關鍵性的遺蹟整體揭露,並及時做好現場保護,同時與周圍的城牆、古城相聯繫,更好展現溫州古港的繁華程度。二是有計劃有組織地推進、加大保護力度,使整個遺址得到最大限的保護和利用,穩步推進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為下一步申報海上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打好基礎。



宋建忠


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員


首先,要向溫州考古所的同志取得如此重大的考古發現表示祝賀,同時,溫州市委、市政府能頂住巨大的壓力,在關鍵時期及時調整線路和方案,並給予大力支持,這些舉措非常令人敬佩。


第二,對於朔門古港遺址的歷史定位,還是要從海上絲綢之路的角度來看。浙江是「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地理格局,以水為生,面向海洋,自古以來就是海洋性文化的主要分布區域。此次古港遺址的重大發現,從瓮城到江堤,到水井、碼頭、沉船等一系列周邊附屬遺蹟的發現,規模龐大,內容涉及對外貿易的多個環節,在近些年的考古發現中具有唯一性,完全改寫了對於溫州的認知,實證了溫州的海洋性文化面貌和千年貿易港口的歷史定位。


第三,在發掘過程中,做好了全面保護和後期研究展示工作,這種模式將會是未來考古研究的一種趨勢。


南宋六花瓣式漆盒盒身


元代龍泉窯青釉刻劃

蓮花紋瓷缽

南宋甌窯青釉褐彩

卷草紋腰鼓

南宋陶丸



孫鍵


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


溫州朔門古港遺址的發掘,是目前為止看到的與海絲相關、遺蹟要素最完備的港口遺址。通常研究海上絲綢之路,主要分為生產、運輸和市場這三個環節。溫州作為其中的節點性城市,與之相關的窯業、手工業、漆器生產,同時以溫州城為依託,有碼頭、航船、航線和航標塔,所有的要素都非常齊全,而港口,就是連接這些環節和要素的紐帶。


對於其研究,可以大致分為三個層面。


第一,是對於遺址的相關研究。港口的核心時期是北宋晚期到元代晚期,這段時間剛好處於哥倫布大航海時代之前,屬於中國的航海時代。在此之前,甚至是唐五代時期,大部分都是外國人到中國來,而進入宋代以來直到清初,無論是海外貿易還是造船,都是中國人自己走出去的時代。


第二,從地層上來看,古港遺址中也有很多值得關注的點。如兩宋時期的地層堆積明顯不同,其中反映的海平面變化以及與海嘯相關的海相沉積,以此為切入點,我們可以引入對古代氣候、地質和海陸變遷的研究。再如,溫州港到現在已有千年,其城市格局基本沒有變,這和我們看到的漳州港、泉州港以及密州板橋鎮的形態完全不同,主要源於其獨特的地理環境。這些都是我們可以持續關注的學術點。


第三,是水下考古方面的工作。根據以往的工作,如大練島沉船、南海Ⅰ號、華光礁以及聖杯嶼,包括韓國新安沉船,龍泉窯系的青瓷數量非常龐大,所占比例極高,說明龍泉青瓷是在大航海時代之前,中國推出的第一種全球化商品,通過對朔門古港的發掘和研究,我們可以解決航運和線路等很多問題。


最後提出一點個人的建議。目前我們發掘的是一個線性遺址,很多遺蹟還是斷點式的,希望下一步多做一些連接性的工作。



李政


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

考古理論與技術研究所副所長


溫州朔門古港遺址是一個配合基本建設的考古項目,自去年10月開始發掘,短短一年時間,就揭露出了如此重要的發現,並且做到了精細化發掘,是基本建設考古項目中一個非常成功、非常優秀的案例。同時在幾天之內,把發掘的重要成果及時與公眾分享,回饋給社會一個豐富且精緻的展覽,說明我們的考古工作,不僅僅停留在考古發掘這一層面,在做發掘工作的時候,也把保護和闡釋都同時提上了日程,並且越做越好。


關於遺址後期的保護利用展示,朔門古港遺址,地處甌江沿線,未來如果做規劃和展示,可以考慮運用全息影像技術,在甌江兩岸將碼頭、棧道、江堤以及周邊的附屬遺蹟做三維的立體呈現,重現宋元時期海上絲綢之路上溫州碼頭商貿繁華的景象,能夠讓觀眾順江而下,擁有身臨其境的沉浸式體驗,這將是考古成果對於公眾最好的闡釋。



蔡薇


武漢理工大學船史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朔門古港遺址考古發掘,幾乎包括了古代航運的重要要素,呈現出了一個古代江海交通運輸的完整系統。特別是古港中的兩艘宋代沉船,其在古港中發現非常不易,使古港遺址變得生動起來,使古港的各重要元素得以串通聯結。同時它們是集動態、靜態於一體的舟船標本,對幫助我們更好地揭示在船港航運系統中的中國古代舟船船型與工藝特徵屬性,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後期的考證與成果非常值得期待。


對於兩艘宋代沉船的發掘保護與價值挖掘,在考古發掘與保護的實踐中,也要廣泛借鑑國內外的沉船考古發掘經驗。由於兩艘船同時發掘,就可以進行兩艘船的保護對照,這個在沉船發掘保護的過程上是獨一無二的。目前在科技部國家重點研發項目「海洋出水木質沉船結構穩定性與保護技術研究」實施中,形成了一批成果,如「出水/出土木質沉船結構穩定性評估指南」等,可以作為進行一些現場科學規範評測的支撐,以利於後期更好地對沉船結構進行保護。



李慶新


廣東社會科學院海洋史研究中心主任


一是以全球視野與開創思維,推動溫州古港與中國海洋史、海上絲綢之路(陶瓷之路)史歷史研究。目前應該重新評價溫州在中國海洋史、海上絲路史上的地位與作用。


二是以考古發現為契機,以多學科交叉、跨學科合作與研究,全面深化拓展溫州城市歷史與文化研究。溫州通江靠海,造船業發達,通達國內港口城市,以及日本、新羅、琉球、南海諸國,是我國面向東海的重要港口。在龍泉窯產品生產-運輸-市場經濟鏈條中,溫州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中心樞紐,不可或缺的一環,蘊藏著極為豐富的資源、制度、人力、投資、金融、交易、運輸、消費等等,結構性社會經濟史內容,值得深化研究。


三是以開放眼光,比較視野,在關注龍泉窯商品生產與外銷同時,開展龍泉窯在審美、工藝、技術等方面上的發展、流變及其影響的研究。由宋至明,我國南方地區形成了一個幾乎覆蓋東南沿海地區(甚至包括越南)的龍泉窯系人力-資金-技藝的傳播網絡與生產場域,展現了龍泉窯系擴張的「線路圖」,這是另一個「天下龍泉」景觀。



孫光圻


大連海事大學教授


第一,立港要素。港口一般應該具備如下幾大要素:一是安全靠離的碼頭設施,二是船舶安全進出的航道,三是港口具有一定的經濟腹地。從溫州朔門古港遺址態勢看,這幾大基本要素都已具備。


第二,航海地位。溫州朔門古港位於中國大陸海岸線的中段,北望杭州、寧波港,南連福州、泉州港,是古代中國「海上絲綢之路」連接東北亞、東南亞和北印度洋廣大區域的重要節點之一。


龍泉青瓷的核心產區為處州府(麗水)地區,處在甌江上游,下游的溫州朔門古港正是龍泉青瓷走向世界的重要貿易港口。溫州朔門古港,既是龍泉青瓷外銷的首要匯集港和始發港,更是通過寧波、泉州港等,令龍泉青瓷與世界貿易連為一體的重要中轉港,而不是「餵給港」。



黃純艷


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

中國宋史研究會原副會長


主要談談溫州的海洋性地域特徵。


其一,向海取利的生計方式。漁鹽是溫州濱海民眾的重要生計,文獻記載溫州「諸縣瀕海之細民」「各有漁業」。溫州設有鹽監,領天富南北監、密鸚、永嘉鹽場,每年鹽產定額七萬四千餘石。溫州人是海上貿易活躍的力量。史籍可見不少溫州海商,其中的溫州商人周佇,《高麗史》為其立傳。也有不少因追求利益或窮困失業的溫州人向海謀生做了海盜。


其二,海洋活動推動了溫州城市發展。有學者研究,宋元時期溫州城內店鋪密布,百業齊全,沿街有河,舟船往來於海道與城市之間,城內酒樓、茶室、歌館日夜喧囂。


其三,海洋性催生了新的經濟結構。溫州濱海地區工商業發展,糧食不足,形成了工商業為主的經濟結構,史稱「海育多於地產,商舶貿遷」。需要從浙西、廣東輸入糧食,「溫、台二州自來每遇不稔,全藉轉海般運浙西米斛,粗能贍給」,還利用「郡通海道,商舶往來其間」的條件,輸入廣米。


其四,海洋信仰進一步發展。宋代溫州一帶海洋神靈信仰得到較大發展。例如,溫州善濟廟,祭祀海神順應靈佑王;唐代宰相李德裕被溫州人奉為海神,加以祭祀。溫州是明教活動重要地區,「明教行者,各於所居鄉村建立屋宇,號為齋崖。如溫州共有四十餘處。」


海洋性的生計、信仰、經濟結構生成了溫州海洋性地域特徵,世代傳承和滋長,塑造著「溫州人」的海洋特性和溫州地域的海洋文化。



杭侃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原院長、

山西大學副校長


第一,把溫州放在東亞人群的視野下去加以考察。研究溫州,需要更加重視宋元時期的東亞人群,北宋周佇、南宋周去非、元代周達觀、明代楊景衡等等都是與溫州相關的重要人物。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去考慮,就可以分析溫州的三個「面向」,一是溫州台州小盆地是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小單元;二是甌江牽扯的東西向的物資交流;三是面向東亞的海洋性,以及海洋的不確定性。


第二,結合第一點,以漆器為例說明一下溫州的重要性。溫州漆器有名,宋代的文獻中有不少記載,《方輿勝覽》指出「溫居塗泥之鹵,土薄艱植。民勤於力而力勝,故地不宜桑而織紉工,不宜漆而器用備」,可見溫州當地不產漆但是各種漆器都完備,還成了宋代最重要的漆器製作中心之一。所以,溫州漆和漆器的來源和銷售都有必要放到東亞人群的視角去考慮,去考慮東南沿海地區不同時期的發展狀況。


溫州漆器銘文中的「牢」字很容易讓人聯繫到店家做的廣告,是溫州漆器生產興盛的一個標誌。但李梅田《「牢」銘漆器考》認為「牢」銘漆器是服務於禮儀過程的。從城市考古的角度,我傾向於李梅田教授的意見,溫州城的漆器手工業發達,但不是散布於城裡許多地方,而是相對集中的,就像溫州城的三巷:油車巷、皮坊巷、漆坊巷。


第三,溫州城的城市考古工作。朔門古港遺址的發現是與溫州城密不可分的,從不同時期的溫州城圖和已有的考古發現看,溫州城市考古工作值得期待。從城圖上看,街道有不同的系統,比如北部的東西向街道,西部的魚骨刺式的街道,和「東廟、南市、北埠、西居、中衙」格局,這些空間概念是不同時期形成的,可以逐一理清,還原溫州古城發展的完整譜系。


第四,溫州地區的佛教問題。聯想到大雲寺、開元寺和開元寺的布局問題,比如白象塔等出土的大量文物,這些都可以結合起來。


第五,地方城址的考古工作必須依靠當地的文物工作者。對於地方城址特別是「古今重疊型」城址的考古工作,應該加強預判,變被動為主動,儘可能避免出現城市建設「遭遇」文物的情況,為當今的城市規劃和城市建設提供決策參考。



姜波


山東大學特聘教授、

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ICOMOS)副主席


一、此項發掘是迄今為止、國內外有關海上絲綢之路港口遺址最為重要的考古成果,在世界航海史上具有突出價值,有望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申遺工程的支撐性遺產點。


此次考古發掘生動展示了海上絲綢之路港口城市的歷史畫卷,亦可與福建漳州聖杯嶼沉船、東南亞海域的玉龍號沉船等遙相呼應(推測為溫州港始發),坐實了溫州港是龍泉窯、甌窯產品暢銷海內外的出海口。對於海絲申遺工程而言,此次發現可謂填補空白。因為無論是已經入列世界遺產的海港遺址——泉州、澳門,還是正在申報世界遺產的海上絲綢之路港口城市——廣州、寧波、登州、揚州等,都缺乏港口考古成果的強力支撐;不僅如此,國際上,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海港遺產,包括菲律賓的維甘、馬來西亞的馬六甲與喬治城、斯里蘭卡的加勒、沙特的吉達等,同樣缺少代表性的碼頭遺蹟。而唯一保留有大航海時代海港船塢遺蹟的英國利物浦「海上商城」,因為遺產保護不力在202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除名。由此可見,朔門古港遺址的考古成果,有「補白」之功,堪稱人類海洋文明史上具有突出價值的珍貴遺產。


溫州港處在中國漫長海岸線上南北居中的位置,素有天然良港之稱,又是承載了古代中國人航海貿易文明的考古遺產,彌足珍貴。目前,國家文物局正在委託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編制《海上絲綢之路申遺文本》,還組織了以廣州牽頭的海絲申遺城市聯盟,可惜溫州尚未加入。此次古港遺址的發現,可以說是為了海絲申遺文本提供了強有力的考古支撐,也補強了國內海絲申遺工程在港口遺蹟方面的弱項。強烈建議把溫州港遺址作支撐性遺產點列入海上絲綢之路申遺工程,希望省、市同行在國家文物局和省局的領導下,加強與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文本團隊的溝通。


二、此次考古成果是溫州千年古港的考古實證。


溫州港在宋元時期繁盛一時,此後一度湮沒無聞,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才又揚名天下。這次發掘的朔門古港遺址,立體呈現了溫州古港貨運碼頭的遺產景觀,歷歷在目的考古遺址,讓人們仿佛看到了古代溫州港「海舶雲集」「帆若垂天之雲」的歷史景觀,讓在改革開放中勇立潮頭的溫州,平添了一份厚重的歷史感。


溫州港選址於河海交匯之地,既得交通之便利又可避颱風之侵擾;依託甌江水系,形成了支撐港口貿易的經濟生態系統,由此而成為古典航海時代的著名海港。正是依託這樣得天獨厚的港口,溫州形成了向海內外輻射的海洋貿易網絡體系,有著航海基因的溫州人,從這裡走向了海洋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三、溫州港遺址出土文物充分展示了古代海洋貿易的豐富內涵。


溫州港在中國漫長海岸線上處於南北居中的位置,又有甌江水系的縱深支撐,使得溫州順理成章地發展成為古代海陸貿易的樞紐。此次考古發掘出土的文物,充分展示了海洋貿易的豐富內涵(瓷器、漆器、海鹽、金葉子)。如果說,「南海Ⅰ號」沉船展示了古代海船船貨裝載的情況,那溫州港則是再現了古典時代海港城市貨運集散的情形。以瓷器為例,此次出土品不僅有本地的甌窯、龍泉窯;也雲集了國內各大窯系的產品,包括景德鎮窯、建窯、定窯、磁州窯等南北各地的窯瓷產品,琳琅滿目、蔚為大觀,充分展示了古代海上絲綢之路陶瓷貿易的整體面貌。


四、朔門古港遺址堪稱中國古代海洋工程建築技術的傑出範例。


朔門古港遺址堪稱我國古代海港建築工程的技術範例,這在以前的考古工作中殊為罕見。遺址所見的古代碼頭,有月台式、斜坡式、棧橋式等多種類型;這裡可以看到古人創造性地在海相、河相軟質地基上建築施工的工程作法;可以看到用石塊構築、保存尚好的瓮城遺蹟;還有類似海寧海塘「重力式石塘」的工程做法,等等。凡此種種,都是中國古代城市、建築、工程技術史上難得一見的考古實例,可大大補強相關研究中考古證據不足之短板,值得重視。


總之,此次朔門古港遺址發掘是一項令人震撼的海上絲綢之路考古成果。我們應該落實關強副局長剛才所講的:考古工作仍需持續開展,研究工作亟待走向深入,文物保護和規劃工作要適時跟進,考古成果應該及時發表,特別是要向公眾闡釋遺址的歷史與考古價值(文化自信與中華文明的標識)。這是溫州人的珍貴遺產,衷心希望它成為遺產保護的樣板工程,成為溫州的城市名片。


(溫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編輯 | 張小築 實習編輯 | 李思雨

覆審 | 馮朝暉

監製 | 李 讓

本號刊載的作品(含標題及編輯所加的版式設計、文字圖形等),未經中國文物報社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改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授權轉載的請註明來源及作者。

關鍵字:

因為我平時都墊比較多,被發現之後對我超冷淡⋯

2021-11-15T03:23:21.766745+00:00

上週跟姐妹出門約會,發現一個驚人的秘密😳

吃藥按摩什麼的能試的我都試過了,沒效就是沒效
但是越想越委屈,大小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憑什麼這樣對我
我有想到存錢以後去做,但又很怕痛,真的有必要嗎⋯
 
上週跟姐妹出門約會
發現一個驚人的秘密
她整個變山峰ㄟ⛰️
我以為她去做的,結果居然不是!!!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用食補的方式,補充所需的養分
從自己身體長出來的一定比動刀自然❤️
而且『便宜』『不挨痛』『沒風險』
給自己一個機會丟掉墊子!找回女人自信!

商品資訊

魔滴魅惑V-plus+


♢上胸無肉 ♢下垂 ♢外擴 ♢不對稱

🏆 發乃草之冠王不留行 超有料成長UPUP!

雌激素含量60% 刺激乳腺成長 堅挺飽滿

幫助滑嫩肌膚 散發滿滿女人味 桃花不間斷

活血通經 調理月事不適 改善手腳冰冷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