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帶著孩子去旅行

我似風 發佈 2022-12-04T14:33:16.135786+00:00

為什麼迫不及待地想帶著孩子去旅行?這個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讓我們像過山車,起起伏伏。我一定要帶孩子走出去,在自然界薰陶,增加閱歷,獲得宅家得不到的快樂與知識。

序文

「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貴的東西就是『陪伴』。」

「一旦愛他,你就不應該把他僅僅掛在嘴邊。」

「你給他一個天地,他會還給你一個宇宙。」

「經歷過了,你才知道『擁有』有多麼的幸福。」

為什麼迫不及待地想帶著孩子去旅行?我腦子裡反反覆覆思考。

經歷過經年疫情的反覆,經歷過去年那場史無前例的「720洪災」的侵襲,還有生活中數不清的瑣碎的繁雜事務干擾,包括前些日子疫情對高新區短暫的襲擾,都不斷地打亂我生活的節奏。這個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讓我們像過山車,起起伏伏。

內心有一個強大的支撐,讓我們一直堅持。我一定要帶孩子走出去,在自然界薰陶,增加閱歷,獲得宅家得不到的快樂與知識。

明天一定是陽光,我相信!

2022暑期,穿著軍裝去旅行

昨日陽光明媚,我決定一定一定在這個暑期帶一桐出行一次。他也憋屈得太久、太久。

他悄悄地做著準備,幾套迷彩軍服和玩具,並暢想著和同伴在密林深處……他一直提著勁兒。我也準備著,帶上孩子的學習用品,計劃著和孩子在山裡讀書……修心養性。

暑期已經過去一半,終於有了機會帶孩子來一次放飛,像馬駒兒去草原撒野,像小鳥兒在天上飛揚,去還孩子的天性!

一、天池山,有「軍人情節」的孩子

玉女溪,第一次走完全程

離開高速 ,很快我們走進山里。一樣的路,我去年走過,可我感覺我在重新走這一條路。崎嶇的山路,不斷地拐著彎道。我熟練地駕駛著我的小白。對於走過317國道的我,這樣的山路並不算什麼。並不是我駕車技術有多好,是因為我走過太多很彎的路。

鄭州昨晚那場史無前例的暴風雨洗刷了天空。今天山裡的天空也格外的乾淨。我穿過綠林,頭頂白雲,貪婪地窺視著窗外的山色。綠色淹沒了目力所及的地方。我沉醉在我的世界裡。

我打開車窗,高聲喊道:「這裡沒有汽車尾氣。」「可我們的汽車呢?」孩子問我。我有些語塞。或許,在我們享受著大自然的同時,又不自覺地侵蝕著她,破壞了它的原汁原味。

孩子看著導航說12:16我們到目的地。我又一次帶孩子來到天池山,今天多了一個他的夥伴,他的名字叫「家興」。

今年天池山大旱,玉女溪里的水少了許多,自然也少了一些靈氣。吃過午飯,兩家人迫不及待來到玉女溪。順著溪流兩個孩子爬台階走山路。我有意識讓孩子當嚮導,因為他是第二次來玉女溪。「可這條路我沒有走過(完)。」他倒很謙虛。今天有了夥伴,他走得特別有勁兒。水也逐步清澈,逐步彰顯山里應有的靈氣。孩子一眼望到水裡遊動的小魚兒。「我抓到一條小魚兒。」孩子把漁網挑起來,眉色飛舞。「呵呵…」那高興勁兒,恐怕你轉到孩子心裡才能體味到他那種心情。

走到玉女溪盡頭,遇幾個高挑的少年。他們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不走正道,喜歡攀爬。我羨慕他們有火熱的生命。孩子模仿,像大哥哥一樣去翻越那一道陡峭的階。

回去的路上,我們走進一彎道,為了節省時間,我們抄近道,但路卻不怎麼好走。倆孩子已經跑到前頭。我走過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因為地滑,坡度還有些陡。望著孩子的背影,我還是不由地發出感嘆:雖說他們身板還有些單薄,但卻已不再是以前的他們。

今天孩子走完了玉女溪。他說他的腳有些累,到最後他和他的小夥伴還在山路上奔跑。

二郎溝,吹衝鋒號的孩子

山里,公雞啼鳴,天色微亮。繼而又聽鳥鳴,預示著山里新一天的開始。

二郎溝,一條很深的溝,我曾把它比做一個男人。相對玉女溪,他有點兒野性,像匹倔馬很難被駕馭。可今天,他竟然敗在兩個孩子手下。

一早,一桐穿上綠軍裝,站在鏡子面前瞧了又瞧,又走幾個正步。他做好了新一天的準備。早餐後約上同伴家興,我們一行向二郎溝進發。

沿著台階,他們走在前頭。過了弓字橋,邁過幾個水流下的石頭墩後突然加快速度。我緊跟其後,在一個巨石旁,孩子回頭用嘴吹起一陣衝鋒號。

衝鋒號聲猶如一道號令劃破天空,就像戰場上的戰士聽到前進的號角,扭頭孩子開始了一輪衝鋒。

漸漸,他們離開了我的視線,我只聽到遠方孩子不斷地呼喊:「沖啊…!」

我仿佛看到一支極速挺進的解放軍小分隊穿插在山坳間,時隱時現。

我不敢懈怠,畢竟在深山讓兩個孩子……可我使出了渾身解數,兩條沉重的腿始終趕不上四條小腿。

我窮追不捨,過一線天,上陡峭的台階,一步一步艱難地行進。貼著巨石,我跳躍著踩向另一塊石頭。我走出陰森森的石洞,不小心你會與石壁碰撞。我在想,孩子們是如何走過這段路徑的。

「等一等!」他們竟然不顧我的呼喊。擔心,焦慮,同時我又為孩子的成長欣慰。畢竟,他們已不再是幼兒,他們有權決定自己的行動。

我在石縫中,在樹叢中尋找孩子的身影,影子一閃,便很快消失。

「我們到啦!」我聽到遠方傳過來的聲音。那聲音是在慶賀,輕鬆中夾帶著喜悅的音符。

回程,山里落下細雨。霧氣、水霧籠罩著林子,看不到遠山,整個大山瞬間隱去。走公路回去,盤山路拐幾個大彎,我們越走越高。兩個小戰士一邊跑,一邊唱著。溝里傳出回聲,有幾個小孩兒與他們對唱。

中午,山里下了一場大雨,下個不停。雨水沿著山體肆意流動,路變成河,水流猛烈地衝擊著汽車輪子和底盤。

雨中睡個小覺,聽著雨聲。覺後孩子寫寫作業,也是一種享受。

傍晚雨停,山露了出來。一團白雲在山頭飄舞。帶孩子遛彎兒。他從漫坡跑下撲進我的懷中,他仰著小臉蛋兒享受著我對他的撫摸。

傍晚,遇幾個鄭州大學來的朋友,他們說他們喜歡這裡。這裡的山又把「老鄧」、軒爺爺他們一家從老君山招來。酒店大廳,孩子撲向奶奶懷裡,也是對客人的到來表示的一種迎接。

在山裡,我們一直享受著,就像鄭州信息工程學院的張老師,他是一位軍人,說的那樣,即使同樣的溫度,在山裡的感覺也是不一樣的。

飛來石,拍攝美麗的山

山裡的晨經過雨的洗禮顯得格外清新。天沒有一絲灰塵,潔淨如初。伴著鳥鳴、雞啼和山風,陣陣清風拂面,我被眼下陶醉。

孩子醒得也早。借著陽光,孩子在屋內讀書。說實話,在山裡讀書是一種愜意,是心靈與自然的撞擊。

走出房間,沐浴著晨色,在竹林旁大聲朗讀。「在山裡多好啊!」軒爺爺感嘆。

大雨後的玉女溪變得如此美麗,楚楚動人。這是我們看到的最美的玉女溪。水流變得強勁,從高處急匆匆地向下處涌動,一改過去的纖柔。「每年7月20日後再來天池山。7月20日總會下場大雨,很神。」我們同住的軍嫂說。

孩子們拎著剛剛買來的大漁網。「爺爺,家興都買了,我也想買一個。」當然,爺爺要你的快樂。你笑了,拿著漁網興高采烈。你勁頭十足,爬上彩色的台階,身邊是洶湧的瀑布,頭上是漂浮的白雲。奶奶身穿淺色衣服,一直陪伴你左右。

走到一片淺灘地,有一片平靜的水窪地,你們止步。「我們撈魚吧!」狡猾的魚總是躲得遠遠的。一個鄭州的阿姨用地籠捕獲好多魚,她送你們一些魚兒,你有了收穫。

下午我們乘坐景區車,曲里拐彎、忽上忽下地來到山頂。「爺爺,您先給石頭拍一張照片。」這個角度,飛來石是一個巨大的蘑菇。孩子在這裡拍照。

在毛主席像前行禮。「隊禮……軍禮」我指揮著。孩子做得非常規範,滿臉的嚴肅。這是紅色教育之地。孩子懂得毛主席的偉大。

走「木樁」,孩子滿臉英氣,一改剛才的嚴肅。木樁上,擺一些動作,顯得更加的威武,彰顯男人性格。「盪鞦韆」,孩子們更是把臉漲開。「高一點兒!」膽量是越練越大。

「吃水不忘挖井人」,一桐沒有止步。他說,這口井不是當年毛主席親挖的。

來到「偉人臥像」觀賞地,你一下認出這個地方。你主動向家興一家介紹。

巨石旁,孩子給我拍照,我手頂著巨石。巨石下,孩子們托著巨石,也彰顯一下力量。登高望遠,孩子再一次看到公心峰和三星峰。「看我拍攝的山和雲......多漂亮!」一覽無餘的山脈,藍天下漂浮的白雲和大山被孩子一一收攬。

天池,環線游

以前我們去天池,都是從南峰上去,原路返回。今年我們選擇從北峰上,南峰下,我們可以走一個環線。

北峰停車場,首入眼帘的就是一排陡峭的台階。一眼望去它有些高,昨天它嚇住了「老鄧」一家。他們剛從老君山爬山回來,她家的孩子有些怕爬山。

從這裡,我們開始了今天的攀登。身著迷彩服的兩個小傢伙像軍人那樣並沒有被眼前嚇倒,他們又一次衝到前頭。台階沒有南峰那樣陡峭,長度卻長了一倍。密林,我們一直被綠蔭籠罩著,倒也增添一份愜意和輕鬆。孩子們不斷在前面呼喊:「上面有凳子。」台階走完了,孩子們第一個到達天池北峰。

極目遠望,山被密林覆蓋,白雲蓋在山頭,又是一副大自然的勝境。

繼續行進,穿過落葉松林區,我們在水杉森林氧吧中小憩。落葉松特別粗壯,茂密的樹林為孩子遮陽。我特別喜歡這裡,因為它是攝影者的天堂。高聳入雲的樹挺拔、健美,總會帶給你無數的意境。孩子從遠處跑來,我疑是一隻小鳥飛來。孩子們猶如小樹,將來必定成材。水杉樹沒有那樣強壯,卻像少女楚楚動人。筆挺的樹幹,它們排列整齊。她們張開著的懷抱,溫柔地把兩個孩子擁入其中。孩子像小鳥兒「嘰嘰喳喳」,為山林增添了不少生氣,也打破了山林的寂靜。

過了森林氧吧,我們來到天池。孩子第二次,我們第三次來到這裡。湖兒不大,可她卻號稱繼長白山天池、天山天池後中國第三的高山湖泊。大雨後的天池有些沉沙,泛著黃色。有高山,有藍天和白雲,有密林為天池作陪,她也顯得秀色可餐。孩子拿著剛剛捕來的魚,興高采烈。湖邊拍照,再一次印下一個小腳丫。

下台階沒有上台階費勁兒,但卻考驗著孩子的體力、耐力和掌控力。所以有「上山容易下山難」之說。掌握走路的節奏,不急不躁,堅定到達目的地的信念,就會達到目標。

像去年一樣,離開台階,一桐又跑到前頭。這是到了最後衝刺階段啊!

第一個到達南峰停車場,輕輕跳下最後一個台階,一桐滿身輕鬆。

玉女溪抓魚

難得今天的清閒,不再安排孩子們去看景點。孩子們說,去玉女溪抓魚。所以,孩子拎著漁網,大人提著裝魚的大瓶朝玉女溪走去。

上午的玉女溪清淨。陽光射進樹叢水面,把池子染成一道道金色。這裡沒有夏日一丁點兒的燥熱,特別適合孩子玩。

還是上次抓魚的沙地,沒有看到那隻下水鴨子的影子。孩子把魚竿給我,我耐心地蹲在水邊。漁網斜著放進水裡,我的眼睛掃視著水面。兩條小魚兒游進漁網,我緊把漁網挑起並高叫著孩子的名字。孩子極速跑來,彎腰抓起小魚放進大瓶子裡並大叫道:「爺爺抓了兩條魚!」

一連串,我又抓了幾條魚。我把孩子的興致點調到極致。攀爬,尋新的地方繼續抓魚。

我還在水邊,孩子還在路邊,他手舞足蹈地說他好高興。清澈的水面,急流的小溪,在石頭上跳躍著的孩子,都是一道林中最美的音符。

池塘邊遇一同一個酒店,鄭州來的女子,她帶著兩個孩子。她說,她常來這裡。她喜歡這裡的清淨。這裡人少,環境舒適。

晚上,這個女人在我們酒店彈琴。她好會享受生活啊!我喜歡這個女人的生活方式。

晚飯後,帶著孩子小游二郎溝。我們也在享受山裡的傍晚帶來的清涼。

玉女溪紮營

我拿了兩幅吊床。孩子各自扛著漁網,漁網裡兜著一隻盛魚的瓶子。

玉女溪,水流時緩時急,溪水清澈見底。小魚兒在水裡搖擺著尾巴,自由自在,順流而下。

我們在一池邊安營紮寨,樹上綁著吊床,又在水裡撒下一個魚網。

在林中,躺在吊床望著樹梢暗自發個呆,就等魚兒入網。

「爺爺抓魚,我們在吊床里玩兒。」兩個孩兒無憂無慮。他們沒有了其它的任務,唯一的任務就是還原他的天性。玩,應該成為他們童年時期的主旋律,也應該是他們一生中最美的記憶。

蹲在水邊,屏住呼吸,緊盯著遊動的魚兒不敢眨眼。耐著性子,等時光流逝,那魚兒轉進你的漁網……

岸上,祖母搖動著繩子,孫兒們裹在吊床內撒歡兒。

「爺爺,上來!」孩子不再讓我專心抓魚。伸展一下腰,我也放鬆了一下緊緊繃著的心。

上午的玉女溪在光影的作用下層次感十足,明亮的樹葉,暗淡的樹幹和山體彼此映照映進了水裡,也映出了孩子的影子。人與自然的融合,成了我眼中一副最美的圖景。

路上又遇老張,他站在一水潭邊的一塊石塊上。剛剛下水的魚鉤很快掛上了一條小魚兒。他說,他在享受過程。我也琢磨著,回家買副魚竿,再買一個捕魚地籠。一個是我的,一個給孩子。下次再來玉女溪,我們不再去天池。

傍晚的天池山涼爽宜人。下網課,孩子極速出去,尋他的夥伴。又遇鄭州大學幾個朋友,我們彼此交談著在山裡避暑的體會。孩子躲在我身後,在大人之間穿來穿去不嫌累。

苗帶著朋友來到天池山。他說鄭州溫度不高,但胳膊總有汗。他說這裡環境好,也很涼快。他們一下子喜歡上了這裡,喜歡我推薦的地方。

家興走了

山里早晚最舒適,是黃金時間段。你可以用來健身,也可以用來讀書。我對一也是來自鄭州的同行者說,我喜歡「無所事事」。

一大早我隨意地走在山裡,輕輕地呼吸著新鮮空氣。見有年輕者疾步走路,也有年長者在打「八段錦」。此時的山裡一切都是那樣的隨意。你不會有任何煩躁,你的心異常的平靜。我想來山裡的人都是衝著一個目的:休閒、放鬆、無所事事地走一遭。

讀書也是一種選項,因為山裡的晨使得你腦細胞活躍。讀書可淨化身心,增加你大腦的運動量,補充你的腦營養。

陪孩子晨讀,也讓他數日來的「熱度」降降溫。竹林旁,借著微風,靜下心來讀一篇故事,讓他進入另一種境地。不是要他一定得到什麼,我想他切身體驗到一種享受。讀書也是一種樂趣,在山裡讓他愛上閱讀。

他的小夥伴走了,他開始想念他的夥伴。他也開始過上又一種生活。

山里又來一群孩子,他們是來自洛陽夏令營的孩子,最小的才五歲。

傍晚,孩子緊緊的拉著我的手,我們順著山路往更高的地方走。苗住在「青瓦台花宿」 。我想山越高應該越涼爽。「9號農家原舍」旁,我們望到遠山。這裡觀山很方便。

9號農家原舍

玉女溪有一個水池的水比較深,這裡的樹蔭很濃,葉子很密,有原始森林的樣子。

沒有再遠走,我們仨人停下來。在水池撒上漁網,孩子又撿起石子,投向水中,投向池子對岸。

我們「無所事事」,但也是一種「修行」,心情的釋然。

下午山里又是一場雨,不緊不慢,灑灑落落地。孩子在屋內睡覺,我坐在室內觀雨。「唰唰唰」,雨水聲淹沒了吵雜,世界變得如此純淨。

「怎麼上午天還是好好的?」孩子疑慮。我說,天是孩子,隨心所欲。說罷,雨退去,露出了陽光。

我們立即出門,來到可以遠看山的九號原舍。孩子邁著小腿,我俯下身與他交談。我們看到濃雲在山中跳舞,山腳下綠茵成片。此景讓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無法自己。

住在附近的苗和楊也來觀景。他們同樣地也喜歡這裡的景色。

玉女溪,小兵與老兵

背著書去玉女溪,把漁網放到了家裡。輕步走上台階,我們迎著徐徐清風。

一87歲老者由82歲老伴陪著在台階上。他們來自東北的哈爾濱。「他腿好。」老伴說。她說,70多歲時他們上過天池。如今的他雖沒有體力再上天池,可沒有擋住他們再次來天池山。千里之外,他們來這裡,看來天池山有她的魅力。我不由地伸出拇指,一是代表我的敬意,二是也給自己一個激勵。保護好自己的腿,來年我們能像他們一樣靠自己腿腳週遊祖國的山山水水。

依山傍水,孩子拿出書本。他又讀「志願軍一日」。老兵走過來,停下腳步。他認真聽著,一個未來兵關於戰爭詩篇的朗誦。正值米果佩洛西妖婆竄台灣惹事之際。她忘記了美國人在朝鮮戰場的傷痛,中國志願軍的威猛。中國人民解放軍說到做到。看著讀書的孩子,我知道祖國有希望。

藏兵洞我們上了公路,走進對面的碧雲山莊。夏令營的孩子們列隊,感覺像歡迎我們的到來。教官看到孩子,給他打個招呼。孩子穿著迷彩服。碧雲山莊,一個藏在山腰樹叢里的幾座房子。我想「碧」代表綠色,雲代表高的意思吧。離開碧雲山莊,孩子緊拉著我的手走得很快。他或許有些不好意思,那些同齡孩子的拍手。

沿著公路走,孩子話不離口,與爺爺的深情表現得淋漓盡致。祖孫三人淹沒在林中。他們談笑風生,無一不享受著唯有山帶來的快樂。不知誰把木槿花擺放在一塊兒放在路邊,又增添一份山裡的浪漫。在山裡,我們彼此享受著天倫,享受著大山。

傍晚一場雨,把我們引入到「青瓦台花舍」。山很美,雲亦美,人在其中更美。此時,聞鄭州很熱,而這裡清風拂面,沁人心脾。

不知怎麼,非周末這裡也湧進大量的汽車。我想一定是山下的熱浪把他們攆進山里。

山裡的舒適,即使午覺睡得充足,看完電視孩子躺在床上也能很快入睡。

採摘竹葉尖

玉女溪入口處,我們摘了一些竹葉尖,它清火解熱。

從玉女溪出來,我們徑直走到二郎溝。山里幾日,溝里走得有些壓抑,也有些沉悶。我們沒有再進溝。路邊坐下,孩子讀書。我無所事事,望著山林。此時,我看到的山開闊,眼看得也更遠,心胸好像被放大了許多。陣陣清風吹過來,我們心情格外舒展,好到了極致。不由地我們同聲說:「明天我們還來。」

回家喝上竹葉尖煮的茶,有一股醇香味。

今天的天池山也有些熱。傍晚,沿著山道,我們又來到9號農家原舍。地里停了一輛白汽車。孩子抱著我的腰,我托起他的小臉。「不能再看(手機)了。」我說。下山,孩子走得很快。

倔強的孩子

玉女溪我帶著孩子在水裡玩,忽聽有女聲傳來,但見一女子邊踩著石頭邊走。她嘴裡發出一股清涼的聲音像唱歌:「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聲音留在她身後,化作一道音符在小溪上空划過。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在天潤居,孩子讀著詩,其聲與大山碰撞,也化作一道音符。

大山,一個讓人遐想的地方,一個可以釋懷身心的地方。

從玉女溪出來,遇到一群在山裡集訓的孩子。他們在泥濘的道路上匍匐前進,臉上沾滿泥土。他們的動作還不夠熟練,可他們很頑強。一個個都有倔犟的眼神。只見一個女孩艱難地舉起輪胎投向地面,咬著牙並大聲喊著,給自己加勁兒,並努力堅持完成每一個動作。一桐瞪著大眼,也回憶起他曾經參加的夏令營。他沒有這樣匍匐,他說他轉過一道道鐵絲網。

讓孩子吃點苦,讓他經歷磨難,對他一生成長都有利。我對孩子說,有機會你也要像他們一樣去吃吃這樣的「苦」,經歷一場這樣的磨練。

上完網課,我們又朝山里走去。看著一桐的小腿和結實的身體,我對老伴說,小傢伙的腳丫已經能跟上我們的步伐。

二郎溝景色如畫

昨天和孩子商量過,今天去二郎溝。二郎溝是孩子不待見的地方。他們嘴裡總是「玉女溪,玉女溪……」。我想帶他再去一次,以彌補孩子第一次穿越二郎溝我的遺憾。

自去年起,我對二郎溝也有一些偏見。那兒水不多,雜草叢生,蚊蟲總是迎著你的面飛。今年初來時正遇天池山乾旱。前些日子下了一場大雨,我想帶孩子再游一次二郎溝。

踏進二郎溝,我看到一片與以往不同的景象。一女生在勾畫二郎溝的勝境,大號和葫蘆絲髮出的交響樂在溝里飄蕩與山色混為一體,而那女孩的畫似乎活了起來,晨的光在霧色中穿插,肆無忌憚,把山林裝扮的一塌糊塗。我們和孩子融進了畫中,成為音樂中一個音符。

走到前天孩子遠離我的地方,他又吹起衝鋒號。「滴滴答……」今天沒有急行軍,他選擇溪邊捕魚。二郎溝沒有玉女溪人多,難得的清淨。孩子捕了很多魚。「爺爺,每年我們都來天池山,好嗎?」直到孩子說,我們走吧,我們才離開二郎溝。

「我們今天不去9號了吧?」晚飯後,我們從玉女溪出來,孩子連著玩兩次彩虹滑道,孩子說他飛了起來。孩子高興了,陪著爺爺轉山。向著下山那條道,我們拐了幾個彎。

今天的天池山還是有些熱。比起鄭州,這裡依然涼爽。鄭州低溫也不低,整個白天,人們都不敢出門。

立秋

一早試著走了一段「飛來石步道」。台階比較陡峭,蚊蠅圍著你的臉和腿,有些恐怖。嗨,年紀大了,腿腳也不靈光。還是留給年輕人攀登吧!

昨晚散步和孩子去了一次玉女溪,那兒已經沒有了水流。天池山又乾旱了。今天跟著孩子腳步先到玉女溪。孩子說沒有水了,我們去溝里吧。

二郎溝,我們沒有走多遠。拍拍照片後,踩著碎石,我們在水邊網魚。「這兒陽光好,我們在這裡捕魚。」蹲在棧道上,我們抓了幾條魚。

下午臨近傍晚,外邊突然下了一陣子雨。在房間陪孩子讀書學習,我感受到了雨的清涼。站在室外,雨兒一陣陣地下。風兒吹過來,好像秋天已經來了。今天正好立秋。

廣場上,孩子問我,有哪個國家的國旗也和我們一樣由紅色和黃色組成。我說好像是越南。

我詢問孩子,若疫情我們提前回家不去野生動物園會有意見嗎?孩子很乾脆地說沒有問題。

晚上,我和孩子看到廣場上一輛床車。炎熱的夏日他們來到山上,不用考慮住宿。擺一張小桌,睡在自己的床車裡。

二、野生動物園,圓了看老虎的夢

離開嵩縣天池山時,孩子挨著個兒地和那兒的人再見。他說,秋天他還會再來。

陪著孩子又去一趟玉女溪,那兒仍舊沒有多少水。昨天老張說,再不下雨,恐怕又要封山了。

沒有水的山少了靈氣與嫵媚。我有些厭倦這樣的日子。換個地方吧,我決定。

從天池山來到另一座山,這裡地處欒川,大山裡有許多動物。孩子說他還沒有見過真老虎。孩子把這裡稱為「虎山」。聽說還有大熊貓,孩子說四川的大熊貓博物館他還想再去。

「山舍漫居」

離開「天池山」景區大門200米我們直行,沒有左拐走盤山路。老張說,導航到「天池風情小鎮」。路過德亭鎮做了核酸,中午趕到虎山,我們入住旁邊的「山舍漫居」。簡約時尚的風格,是我們這次旅途中休閒與學習不錯的棲息之地。孩子一下子喜歡上了這裡,我們也非常喜歡。他要求我們也「長住」。

這裡沒有天池山的嘈雜。看老虎的人沒有避暑的人多。女老闆說這裡的山也很美。下午下了一場雨。雨後我們和孩子沿著路散步。路旁種滿了竹子,滿目綠色滋養了我們的身體和心靈。雨又淒淒瀝瀝地下了起來。遠處的山冒出一層薄霧,似炊煙裊裊,又如輕紗飄逸,又似水畫,如夢如幻,雲霧繚繞。這裡一切清涼如初,沒有一點兒盛夏酷暑的感覺。

打著雨傘,我們在雨中享受著清涼與安靜。

吃罷晚餐,沿著寬寬的路,我們帶著孩子散步。這兒的路比天池山寬也平,卻只有三三兩兩的遊人。

換個地方,也就換了個心情,我早已忘記了昨日的「焦慮」。

竹海野生動物園

帶孩子去山裡看動物是我曾經的計劃。今天終於要實現了,我非常欣慰。

豫西伏牛山的欒川重渡溝旁邊有一座建在山裡的動物園。這裡森林密布、植被繁茂、鬱鬱蔥蔥,空氣負離子極濃,是動物居民們的理想居住地。

動物園依山而建。拾階而上,一個個動物居住區隱藏其中。這裡風光秀麗,在欣賞動物的同時,又飽覽了自然風光。我覺得它是孩子、大人都喜歡的地方。

坐纜車上山,俯視大山,但見雲霧飄渺,山脈、綠色植被時隱時現。山貌、自然風光映入眼帘,吸入心肺。

坐景區觀光車,我們來到大熊貓館。熊貓館建在山坳。裡邊有兩隻可愛的大熊貓,它們憨態可掬,一隻正抱著竹子葉吃,吃相滑稽。另一隻躺在高高的床板上懶洋洋的。突然四腳朝天,一個翻身便坐了起來扭動著笨拙的身體。大熊貓的房子很大、敞亮,它們居住的條件很好。

孩子買了一隻白虎飾品。我告訴他,老虎世界上的存量已經不多,白虎更加的珍貴。

今天沒有陽光,卻是遊覽最舒服的天氣。大熊貓館出來,可遠望大山,山被薄紗籠罩,我想起來我和孩子都去過的成都的西嶺雪山。西嶺雪山的夏日非常清涼,那裡的景色宜人。今天我又找到了當年的感覺。

與黑熊、老虎「親密接觸」,當然它們在我們的腳下或者隔著玻璃窗。這些動物看似笨拙,卻非常的兇殘。黑熊吃胡蘿蔔,爪子扒著玻璃,形態可掬。老虎搖著頭,隔窗撕裂著肉,兇相十足。孩子直面對這些動物,想必對它們有了更深的印象。

小動物居住區是孩子喜歡的場所。這裡可以真正地實現「親密接觸」。

我們先走一段山路。路被繁茂的植被掩蓋,沿著台階,孩子拿著導覽圖「嗖嗖嗖」地跑了個沒影。我在後邊喊著:「視線不能超過20米。」「40米可以嗎?」孩子問道。路並不難走,我們置身於綠色的海洋里,徜徉在山間密林,倒也情趣盎然,沒有絲毫倦意。

跟著孩子的腳步,我們來到小動物王國。

孩子想騎馬。我讓他穿上騎士服。他騎上一匹小馬,儼然是個小紳士。他第一次騎馬,並走了一圈。騎馬後的心得是「開心」,不同於天池山坐彩虹滑道的「刺激」。我告訴孩子,當年爺爺在青海騎大馬的心情是「膽戰心驚」。看來,孩子的「膽」比我大。

買一盒紅蘿蔔條,開啟了孩子探訪非食肉動物居住區的旅行。鴕鳥有些高大,伸著長長的脖子,孩子後退一步。我拿出一根紅蘿蔔條,它脖子一伸直接把紅蘿蔔搶去。孩子看得張著大嘴,目瞪口呆,隨後他又蹦起來,開心地笑著。兔子居住區,孩子拿出一根根紅蘿蔔條,一群兔子蜂擁而至,孩子「哈哈」笑著蹦著。「我最喜歡餵兔子。」孩子享受了這個過程。兔圈子裡有許多的洞,我對孩子說,兔子會打洞,為了逃逸。

小熊貓不吃紅蘿蔔,黑熊隔著網發出一陣叫聲,孩子連忙把紅蘿蔔條塞進網孔。

在「鹿園」,孩子採摘一些竹子葉,鹿隔著網,小嘴嚼著,吃得香噴噴的。孩子跑了幾趟,他享受著與這些動物「親密接觸」的過程。

遠遠,我們看到兩頭駱駝。它們悠然自得,全然不顧我們的存在。這畢竟是在它們家嘛!

告別鹿和駱駝,使力推開一扇門和另一扇鐵鏈門,我們進入「百鳥園」。孔雀圍著我們轉。孩子把他最後的食品餵了孔雀。「百鳥園」分兩個區域。有一個巨大的網罩著這裡。鳥兒們混居在一起,倒也其樂融融的。孩子聽到孔雀發出一連串「哎唷」的叫聲。

走出「百鳥園」,便進入「風情商業街」。

這條依山順著坡道而建的「小鎮」具有它得天獨厚的風格和優勢。游完一整天,帶著略有倦意的身子在這裡飲食、小憩、休閒,是一處不錯的場所。

「爺爺,我還想要一隻大的白虎。」一個店鋪內,他圍著一個大白虎轉。看來,他對白虎情有獨鍾。

路邊,孩子在商鋪騎樓下的坡道跑得很快。大半天的活動,並沒有消耗他多少體力。這次遊玩,滿足了他的願望,他心滿意足。

商業街路中央,我望著遠處的山和林,望著孩子的背影,我也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回到「山舍漫居」,洗個澡又好好睡個覺,解除了倦意與疲憊。來自武漢的老闆娘說,這些天山里特別涼爽。午睡後,漫步於竹林山間,恰逢細雨撲面,讓人精神倍爽。

遊覽「竹海野生動物園」,挑選附近好點兒的民宿,住上兩日,享受一下慢節奏生活,何樂而不為呢。

這次旅行,孩子說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兩天的生活。

旅行是一次修行。不慌不忙地認識世界,感受生命之美,才是人生意義所在。

又回重渡溝

「山舍漫居」住兩天看動物,輕輕鬆鬆。距離重渡溝太近,第二天我決定再去小重渡看看。

那是一個熟悉的小鄉村。它偏僻,雖說城市的炎熱還沒有完全退去,但城市人早早地拋棄了它。它太簡單、純樸甚至還那麼落後。

小重渡我和孩子都留有記憶。那個時候,他還不到四歲。我帶他去回憶。他有記憶,他還記得李伯伯家的那隻漂亮的大公雞。

孩子從車裡下來便跑向「竹子奶奶」。竹子奶奶正在幹活。她看起來比以前蒼老,雖說她比我大僅僅6、7歲。她正在鋸竹竿。孩子圍著她問這問那。「你還記得我嗎?」或許竹子奶奶還有記憶。她又送孩子一個竹筆筒。

下午我開車帶孩子走過去走過的路。我們先來到那個湖邊。遊人不多,也非常的涼爽、舒適。我們坐在湖邊的椅子上休息、觀景。

這個湖現在的名字叫「天鵝湖」。天鵝湖湖面水波粼粼,有很多黑天鵝在水中戲水。湖面、天鵝與遠山呼應,有種視角的美。今天的天氣特別適合人發呆,微風吹來特別舒爽。沒有太多的遊人,少了許多的繁雜。坐在湖邊上欣賞黑天鵝在湖面飛舞、嬉鬧,再看看遠處的山和景,是一種享受。

重渡溝在我心裡印象其實並不完美。盛夏時,這裡人多,也很熱。我不喜歡在這裡避暑。其實,重渡溝還是很成熟,也很美的,是可以讓你發呆的地方,但你要選對日期和時間。

在湖邊,孩子跑來跑去。他告訴我,剛剛有隻黑天鵝從湖的對面飛來。她張著翅膀,貼著湖面,姿態誘人。

我們和孩子慢慢地重溫過去,享受當下。湖邊讀了一段書,他又跑去玩。有兩隻剛出生的小天鵝也在水裡玩。我和老伴坐在湖邊,看著孩子,望著湖面和天鵝發呆。

開車到中心區,我們又走到天鵝湖。我們沿著小溪,孩子踩著溪水旁的石塊兒。

重渡溝中心區到天鵝湖的溪水如今有了很大的改善。山上流下的水乾淨,溪水旁的石頭也很白淨。溪水經過過濾,繼續向下流去。

傍晚小重渡老李家,孩子穿上迷彩軍裝。在路邊,他站立著聽我的口令:「立正……稍息……立正……敬禮……禮畢……起步走!」他跨起大步朝我走來。

老李給孩子做了一副竹水桶。他又給孩子種了大蒜。這是孩子的暑假任務。

晚飯後老李拿出一瓶酒,說著山里話:「聽說你來,不喝兩口咋行?」我再一次感受到山裡人的熱情、好客。

第二天我們離開老李家。一早老李從山裡下來,他抱來一堆紅薯葉說:「擇一下葉子吧!」

臨走前,我說結算一下費用吧,老李說;「就一天,擱不住!」濃濃的河南話,好親切。

短暫的小重渡生活,我唯一感覺的是它比以前更清淨,那個五保戶老人不見了,路邊做竹哨子的奶奶不見了。幾年過去,它並沒有變化。

孩子從房間出來,平台上看著山刷牙,就沒有再進去那個小屋。離開了小重渡,我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

2022年8月10日星期三


關鍵字:

【實測分享】我的毛孔消失了!!!

2021-07-29T08:35:56.531942+00:00

兩週肌膚跟baby屁屁一樣滑嫩^^

 

我的肌膚看起來不差,但臉上有一粒粒小的凸起顆粒,不是粉刺擠不出東西,不明顯卻很多顆的,感覺皮膚不光滑,摸起來粗粗的又暗沉,要怎麼辦⋯

朋友常常說『你沒認真洗臉吧』『不會擦酸類代謝哦』

我真的都有用==

清潔面膜洗臉巾杏仁酸啥酸的都用過我都買過

我的臉就是不適合這些東西啊~

 

 

 【臉部代謝+深層調理+毛孔淨化】一瓶搞定! 

這瓶不只代謝肌膚肌底的角質與髒污,同時表層也加強修護,膚質調理好了,臉部就會保持不乾不油,就不會產生過多的皮脂堵塞毛孔!毛孔乾淨,保持暢通,就不會有長粉刺或痘痘啦~

包裝質感超級讚,轉開按壓滴管設計方便取用也衛生!

 

【而且這隻沒有酸類的產品,可以天天用】

每天用還可以「縮小毛孔」希望能幫到大家拉

手摸臉也不會有摸砂紙的感覺了(大愛)

 

商品資訊

 

LADYWEIDER_精準修護精萃_全系列

萃取極地植物精華,成分既單純也高效

 

 標靶打擊肌膚問題

 煥膚新生精萃|讓臉部更緊緻,肌膚平滑咕溜

 歲月無痕精萃|改善細紋、豐盈緊實、解決老化問題

 紓妍修護精萃|揮別乾癢敏弱,回到原生水嫩Baby肌

 璀璨亮白精萃|延緩黑色素生成,還原白皙純淨裸肌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