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的摯愛孫多慈:被迫嫁二婚男,63歲死於好友家中

新咖說歷史 發佈 2022-12-04T20:56:36.245171+00:00

1953年一代畫家徐悲鴻在北京與世長辭,悲鴻先生的畫大氣磅礴,情感真摯,在那個動盪的年代鼓舞了人心,無論是《八駿圖》,還是《愚公移山》等傳世大作,都轟動一時,聲名享譽海內外,在他的追悼會上周總理親自前來弔唁。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在幸運時不與人同享的,在災難中不會是忠實的友人

1953年一代畫家徐悲鴻在北京與世長辭,悲鴻先生的畫大氣磅礴,情感真摯,在那個動盪的年代鼓舞了人心,無論是《八駿圖》,還是《愚公移山》等傳世大作,都轟動一時,聲名享譽海內外,在他的追悼會上周總理親自前來弔唁。

總理在三天前的文藝代表大會還和徐悲鴻先生聊了許久,沒想到如今就已經天人永隔,周總理悲痛至極,徐悲鴻的離世對於中國文藝界來說失去一個泰山北斗,對於周總理來說失去了一位相識三十年的摯友。

周總理說:「徐悲鴻的死是一個永遠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與此同時台灣有一位女子在這一天世界彷佛失去了顏色,「慈,悲」不再有重逢之日。

她就是孫多慈。

台灣中山堂畫展,孫多慈望著滿目玲琅的畫作若有所思,她掃視一圈後將目光停在一副駿馬圖之上,這匹馬神采飛揚,信馬由韁,極富張力彷佛就要破卷而出,畫卷之上的黑雲預示著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整幅畫充滿了一種要衝破困境的決心。

孫多慈將目光移到右下角,紅色印章上寫著「無楓堂」三個大字,她笑了起來,是一種從心底發出的笑,雖然這時候她已經四十歲了,但這一刻還是如此的明艷動人。

身邊人來人往,名家畫卷如雲,可孫多慈的眼中只有這一副,不知看了多久,她的神情漸漸由喜轉悲,眼神也被淚水模糊了起來。

「他走了,你知道嗎?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聲音。

孫多慈轉頭一看不禁愣在當場,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徐悲鴻的前妻蔣碧薇。

這是孫多慈第一次與蔣碧薇正式說話,可她們的關係卻是微妙至極,徐悲鴻與蔣碧薇離婚與孫多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這幅畫作上的「無楓堂」恰巧牽扯著那一段愛恨情仇。

孫多慈原名孫韻君,出生於一個官宦家庭,他的祖父曾是清廷重臣,六部尚書他祖父做過其中四個,也是京師大學堂的創辦人之一,可謂位高權重。

她的父親則是清末民初的一代革命人士,任職過五省聯軍孫傳芳的秘書,後任職安徽省教務長。

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孫多慈從小耳濡目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端莊秀麗一派大家閨秀的風範,而在其中尤愛丹青一道。

1930年孫多慈本意考取南京中央大學中文系,可不幸落榜,父親見狀便托人將她送到美術系旁聽,這時徐悲鴻正是美術系的系主任,他第一次見孫多慈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把她當作一個富家千金看待。

在一次鄉村寫生之中,徐悲鴻帶著學生到了棲霞山取景,他注意到這個旁聽生一瘸一拐地走在最後,徐悲鴻走近一看原來孫多慈還穿著高跟鞋,鄉路難行,自然是落在最後。

徐悲鴻看著這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不禁莞爾一笑:「你是第一次到這樣地方來吧,下次記得穿平底鞋,腳很痛嗎」?

孫多慈滿臉通紅,低著頭說:「我還好,謝謝徐老師關心」。

倔強而害羞這是孫多慈留給徐悲鴻的第一印象。

孫多慈很認真地完成了這次寫生作業,當她寫完後長舒一口氣,她準備拿去給徐悲鴻看看,可找了幾個辦公室也沒發現徐悲鴻的影子。

最後在一個偏僻的畫室找到了徐悲鴻,她走上前去剛準備敲門,可眼前的一幕讓她停了下來。

此時已近夕陽西下,橙色的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灑滿整個教室,徐悲鴻穿著一個白色襯衣坐在窗邊,滿臉專注的神色,手中畫筆如飛將心中的情緒釋放在那幾尺畫卷之上。

孫多慈看得痴了,她慢慢地走上前去看到徐悲鴻畫的是一副油畫,畫中景象居然也是那天棲霞山之行,名家妙筆果然不凡,棲霞山在徐悲鴻的筆下似乎變成一個有情之物,山水間無不透出一股悲涼之意。

孫多慈看著心中有感,原來他的父親因為北伐戰爭入獄,這已經有兩年時間,期間家裡找了很多關係卻始終沒有將父親解救出來,這也是孫多慈現在最憂慮的事。

孫多慈看了片刻竟然留下淚來,這時候徐悲鴻也恰巧畫完,他轉過頭來一個梨花帶雨的少女出現在自己面前。

徐悲鴻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說一聲」。

孫多慈連忙抹乾臉上淚水說道:「我來了一會了,剛才看到先生在作畫不忍打擾,就站在這裡看了一會」。

徐悲鴻又指了指她的眼淚說道:「你怎麼哭了」。孫多慈則如是說道:「看到先生畫中的蒼涼悲苦之意,我心有所感就哭了,讓先生見笑了」。

徐悲鴻聽聞是又驚又喜,孫多慈一個十八歲的學生居然能看出他的畫中含義,實在是難得。

自此之後徐悲鴻與孫多慈就走得近了起來,一個才華橫溢天縱奇才,一個溫柔如水善解人意,兩人很快就互生情愫,徐悲鴻還為她起了如今的名字,孫多慈,慈悲之意不言而喻。

孫多慈也成了徐悲鴻的畫中人,為了如今甜蜜的一刻留存下去,徐悲鴻畫出一幅傳世名作《台城夜月》。

玄武湖上,清風徐徐,明月朗照,徐悲鴻席地而坐,孫多慈站在身側,此情此景完美交融。

整幅畫意境清幽,無不透出徐悲鴻與孫多慈的微妙情感,這幅畫也是徐悲鴻的巔峰之作之一。

徐悲鴻與孫多慈的事情在學校傳得轟轟烈烈,即使在如今師生戀也會被人們非議,何況那個年代,徐悲鴻還是有家室的人。

他的妻子蔣碧薇在宜興就聽到了風言風語,他專程趕到南京質問徐悲鴻,徐悲鴻矢口否認,說只是師生之情。

可當蔣碧薇在徐悲鴻畫室看到這幅《台城夜月》時一切都明白了,如此溫柔蜷縮的筆觸,如果用情至深怎麼畫得出來。

畫卷中的少女一筆一划都傾注著徐悲鴻的滿腔愛意,蔣碧薇痛心之極,當初自己為了徐悲鴻不惜與家裡翻臉和他私奔日本,到如今竟然換的如此對待。

可是蔣碧薇到底也是大家閨秀沒有到學校去大鬧,她還是等待著徐悲鴻浪子回頭的一天。

1933年,徐悲鴻的南京公館竣工,親朋友好們都送上賀禮,孫多慈以學生的身份送去百棵楓葉樹苗,寓意徐悲鴻的公館能變成參天大樹。

這一下是徹底激怒了蔣碧薇,在學校勾引我男人還不夠,還把東西送上門了?這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

於是蔣碧薇將所有的楓苗全部剪斷,最後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徐悲鴻在學校聽說後悲傷不已,回到家後看著付之一炬的楓苗呆坐半晚。

第二天徐悲鴻將南京公館改名為「無楓堂」,在此間所做畫卷均印著「無楓堂」的印章。

徐悲鴻此舉讓蔣碧薇死心了,她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挽回不了徐悲鴻的心了,蔣碧薇選擇憤然離開,從此與徐悲鴻的夫妻關係名存實亡。

蔣碧薇離開後徐悲鴻徹底地釋放自己的情感,他開始規劃兩人的將來,他對孫多慈說:「小慈,你畢業以後就出國留學,我也同你一起出去。」

徐悲鴻在之後還為孫多慈出版了個人畫集,為了這段師生戀可謂費盡心思。

可是好景不長,孫多慈的父親在出獄後聽說這件事,親自來到南京讓孫多慈斬斷情緣,面對父親強硬的態度,她無法拒絕,只能隨著父親回到老家安徽。

孫多慈雖然人在安徽但是心仍在徐悲鴻身上,他倆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徐悲鴻在信中表示總有一天會來迎娶她入門。

一晃幾年時光悠悠而過,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中華大地硝煙四起,孫多慈所在的安徽也受到了戰火侵襲,她被逼無奈舉家南遷長沙,這段時光居無定所,漂泊無依。

這時身在桂林的徐悲鴻得知孫多慈的消息後,就讓孫多慈帶著家人來到桂林,他費盡心力為孫家找好住處,也為孫多慈找了一份工作。

徐悲鴻在安頓好孫多慈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與蔣碧薇解除婚約,1938年7月,徐悲鴻正式登報。

隨後徐悲鴻以好友為媒人正式向孫家提親,可孫父本來就非常不滿這段師生戀,聽到徐悲鴻來意後當即拒絕。

孫多慈雖然深愛著徐悲鴻,但是面對父親的決絕也無能為力,孫父為了讓孫多慈斬斷情絲,再次舉家遷往麗水。

徐悲鴻與孫多慈在碼頭見了最後一面,兩人相顧無言,徐悲鴻縱使滿腔才情這時也不知道說什麼,他只是怔怔地望著孫多慈,滿眼都是初見時的模樣。

輪渡轟鳴聲響起,孫多慈說道:「今生無緣,願先生今後珍重」,說罷轉身跑向輪渡,徒留徐悲鴻一人在碼頭凝望許久。

而這一別竟是永別。

《台城月夜》的美好雋永終究隨風慢慢逝去,畫中人走向了人生另一個分岔路口。

孫多慈在友人的牽橋搭線下嫁給了浙江教育廳長許紹棣,許紹棣前一任妻子因病去世,膝下有兩個孩子,從各方面來看許紹棣也不是孫多慈的良配。

在結婚前孫多慈的表妹問她:「姐姐,你真的喜歡許紹棣嗎」。

孫多慈則淡淡地說:「喜不喜歡重要嗎?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表妹繼續問道:「你一定怪你父親對你和徐先生橫加干涉吧,如果不是這樣你們就會在一起了」。

孫多慈無奈地搖了搖頭:「我不怪他,只怪我生得晚了些,只怪我沒有勇氣」。

孫多慈雖然嘴上已經淡然,但心裡仍然記掛著徐悲鴻,她在信中寫道:「我後悔因為父親的反對,沒有勇氣與你結婚,但我相信我總有一天會見到我的悲鴻」。

可惜的是天不遂人願,在嫁作人婦後,那個充滿靈氣的孫多慈彷佛就死去了,她整日與畫為伍,只有在畫室的時刻她才屬於自己。

許紹棣非常喜歡孫多慈,他不僅投其所好為她辦畫展,還在生活中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她,孫多慈也漸漸的接受了許紹棣,並且為他生了兩個孩子。

1949年夫妻兩人移居台灣,孫多慈當上了台灣師範大學的藝術系主任,在忙碌的工作中她心中那份炙熱的情感也慢慢淡了下來。

而徐悲鴻在痛失摯愛後遠赴印度講學,這一去就是三年,他試圖用時間忘記孫多慈,可那個明慧懂事的少女始終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徐悲鴻回國後認識了比他小28歲的廖靜文,在廖靜文身上徐悲鴻彷佛看到了孫多慈的身影,於是他將這份濃烈情感轉移到了廖靜文身上。

徐悲鴻看著廖靜文穿著一身紫紅色的衣裳坐在銀杏樹下安靜地讀書,時光彷佛回到了棲霞山的那個傍晚。

徐悲鴻不幸染上惡疾,廖靜文為了照顧他熬過無數個不眠之夜,她用自己的火熱的內心感動了徐悲鴻。

1945年徐悲鴻與蔣碧薇正式離婚。隨後便娶了廖靜文為妻。

而蔣碧薇在與徐悲鴻離婚後改嫁給了張道藩,她在離婚前要了徐悲鴻的一百幅畫作,其中就包含著那副《台稱月夜》,因緣際會,這三人原本不會再有任何交集,可沒想到在徐悲鴻去世後,蔣碧薇與孫多慈居然在這個畫展中再次相遇。

孫多慈望著蔣碧薇,隨著斯人已逝,兩人當初的漫天敵意也化作烏有。

徐悲鴻的死訊對於孫多慈打擊甚大,她雖然將這份情誼埋藏已久,可往往壓製得越厲害爆發的就越洶湧。

徐悲鴻對於她來說早已不止是曾經的老師,戀人,而是人生路上的一盞明燈,孫多慈決定為徐悲鴻守孝三年,這一決定委實有些驚世駭俗,但這一次孫多慈不再顧及任何人,即使許紹棣知道後也不加阻攔,盡顯紳士風度。

這三年間,孫多慈少言寡語,一心沉醉於作畫,她有時在窗台一坐便是一下午,直到斜陽散盡,她才悻悻而歸,沒人知道她那時心裡想的什麼,我猜她懷念的一定是那個陽光灑滿教室的下午,她正值芳華,而他滿眼專注於畫作。

1975年孫多慈患上乳腺癌來到美國治病。

這時她寄住在好友吳健雄家中,醫生已經斷言她命不長久,可在情人節那天她卻突然迴光返照,她用盡所有力氣說道:「我這一生就是慈悲為懷啊」。

說完這句話不久後,孫多慈溘然而逝病死與吳健雄家中,享年63歲。

孫多慈這一生充滿著爭議,有人說她敢愛敢恨,有人說她插足別人家庭,她在藝術上有著自己的追求,最終在國畫與油畫都有著極高的造詣。

對於這段鏡花水月的情感,孫多慈始終銘記於心至死沒有忘懷,她雖然沒有勇敢地邁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那一步,但用行動證明了她絕非忘情負義之人。

只是命運沒有像他們的名字一般,給他們完美的結局,留下的只是兩個人的意難平。

關鍵字:

不用醫美了!28天我就從粗糙老臉,變雪白小姊姊…😳

2021-11-16T06:44:29.475962+00:00

這【法國凍乾細胞精萃】實在不便宜,貴婦美容界卻為之瘋狂

嗨~我是Crystal老師
生長法國海濱的海茴香,曾是船員們「修復受傷肌膚」的草藥,之後更成為歐洲貴婦的保養聖品,摘採相當不易!
 

而其淬煉的『植物凍乾細胞』:

✔取代刺激刷酸,敏弱肌也能用的換膚精萃

✔加速肌膚更新,活絡停滯的代謝機制

✔從肌底淡班美白,更有緊緻凍齡的效果

難怪老師我起來,皮膚變得像寶寶一樣細膩

 

為了確保每次開封,肌膚都能吃進滿滿的煥膚養分,廠商選用「安瓶」,真空保存每一絲高效精華!

✘開封變質 ✘成分無感 ✘無效導入

 

廠商不計成本,凍乾細胞多到肉眼也看得見~剛上臉就像敷著絲絨一般,肌膚質感UPUP⬆️

如果喜歡清爽不油膩的質地,用過一定回不去!!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