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治」的群租房

大衆網 發佈 2022-12-05T00:42:56.857918+00:00

近日,上海立法明確「禁止群租」的話題直衝熱搜,根據上海出台的新條例顯示,禁止「將住房用於群租」,違反者可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該條例一出,引起了市民們關於群租房廣泛的熱議,有市民認為該條例有助於治理群租房亂象,也有市民認為僅立法禁群租治標不治本。

近日,上海立法明確「禁止群租」的話題直衝熱搜,根據上海出台的新條例顯示,禁止「將住房用於群租」,違反者可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該條例一出,引起了市民們關於群租房廣泛的熱議,有市民認為該條例有助於治理群租房亂象,也有市民認為僅立法禁群租治標不治本。針對群租房亂象,事實上近年來全國各地的整治行動頻頻,但「群租」問題卻仍然屢禁不絕。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實地探訪發現,「髒亂差」的群租房擁有龐大的市場需求,成為了年輕群體和打工人群的又一選擇,而這也成了群租房難治理的原因。

群租房現狀,一個客廳被隔成了三個小房間

上海明文立法「禁群租」

群租房引市民熱議

一套三室兩廳一衛的正常戶型,被隔成了五室兩衛無廳的畸形房,寬敞明亮的客廳多了兩個陰暗潮濕的小房間,這就是如今不少群租房的現狀。有研究報告指出,目前我國租賃人口預計為1.9億人,主要由流動人口及高校畢業生構成。龐大的租賃市場,除了整租、合租外,近些年「群租」亂象也越來越多。為打擊群租房亂象,11月23日上海市人大常委會通過了《上海市住房租賃條例》,明文立法禁止群租房。

何為群租房?根據官方定義,群租房是指將住宅通過改變房屋結構和平面布局,把房間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間分別按間出租或按床位出租的房源。由於群租房改變了房屋的主體結構,且租客群體繁多人員混雜,該類型房源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近年來群租房是我國租賃市場重點整治對象之一。針對群租房亂象,《上海市住房租賃條例》進一步明確住房出租要求:禁止群租,禁止將違法建築、擅自改變使用性質的房屋用於出租,對於違反者可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

「禁群租」條例一出,引發了廣大市民關於群租房熱烈的討論,「上海立法『禁止群租』」話題一度衝上熱搜。記者留意到,市民對於群租房的觀點各不相同。「我支持立法禁止群租房,群租房就是小區內埋的『雷』。」據家住濟南市歷下區的市民王女士介紹,有業主將空置的房源改造成群租房後,自家小區內每天進進出出多了不少陌生人,部分業主為了讓租客進出方便,給每位租客都配備了小區門禁以及單元樓的門禁,「群租客職業各不相同,有些出租房租客幾個月換一茬,這讓我們這些業主很為自身安全擔憂。」

濟南市民劉先生則認為,群租房確實存在混亂現象,但是對於初入社會的年輕群體和外來務工人員而言,他們只能依靠廉價的群租房過渡,「像我大學剛畢業那會租的也是群租房,手上沒錢只能通過這種方式節約成本。」劉先生表示,「禁群租」立法這種方式有點矯枉過正,濟南租金不高租房還略微好點,但若是在北上廣深這類高租金一線城市打工的人,不租群租房他們又該如何生存?

群租較合租租金低數百元

即便髒亂但市場需求量大

伴隨每次群租房話題的出現,總能引起一些熱議,而實際上全國各地關於群租房的整治行動一直都沒有停過。記者梳理發現,早在2013年,北京就曾發布過住房租賃合同示範文本禁止違法群租,房主違規出租可罰3萬元。此後,如濟南、南京、合肥、廣州等地也都針對群租房陸續出台了相關禁止規定。即便全國各地針對群租房出招頻頻,但截至目前群租亂象卻仍然存在。

從管理條例到整治行動,從明文規定到正式立法,「利劍」頻出的大勢下,為何群租房卻屢禁不絕呢?為此記者就群租房問題進行了實地探訪調查。通過搜索某線上租賃網站發現,設置月租800元以下的房源為標準,該類房源僅歷下區就有數百套,其中從房屋介紹信息能夠看出不少房源為群租房。點開一條發布位於和平路附近的群租房房源信息發現,該房源一間屋子共有6個房間,其中次臥月租金為800元,發布後短短24小時內瀏覽量近3000次,而同一小區另一套三室兩廳的合租房源次臥租金則為1200元,發布了3天瀏覽量僅有2000次。從房源信息介紹來看,兩間房源面積相差無幾,但月租金卻相差了足足400元。其中合租的房源需要押一付三,而群租的房源卻可以押一付一,單從價格以及租賃方式比較,群租房確實對於畢業生和工作不穩定的打工者而言更為適用。

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以租客身份隨機探訪了一套群租房,據該群租房房東介紹,整個房子共計有6個房間,其中1戶有獨立衛生間,剩下5戶需共用一個衛生間。現場記者看到,由於客廳被隔成了3個小房間,所以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公共空間,隔斷房使得整個屋內通風效果特別差,霉味比較明顯。正午時間,整個房屋內卻是一片漆黑,不開燈完全看不清屋內情況。在公用衛生間內,四處可見散落在地的衛生紙。「目前我們住的有2名女士,3名男士,只剩一個次臥月租金600元。」該房東稱,想要租房需趕快預定,若帶了身份證當天就可以交錢拎包入住,無需簽訂合同,「我們春節前房源還比較充足,過了節後學生一多,這個價格就租不到了。」實地探訪中記者獲悉,不少房東實際上只是二房東,他們的手裡握著大批的群租房房源,而交談中他們也表示,群租房流動性很大,但同時需求也很旺盛,「一些帶獨衛的小房間,基本上剛出就能租出去。」

「禁群租」需多方努力

疏堵結合方能見成效

在實地探訪中,記者還就群租房問題諮詢了一些專業做租售業務的中介機構。據歷下區和平路附近一中介機構相關負責人介紹,他們公司只負責整租和合租業務,手頭並沒有群租房。「群租房有風險,整個行業基本都知道,但群租房確實要比合租房容易租出去。」該負責人表示,群租房價格低廉,一些房源略加裝飾再加上獨衛,看上去極具吸引力。此外,群租房基本都是二房東主導,沒有中介費,外加上押一付一的租賃方式,成為了不少年輕人群以及打工人群的選擇。

「像畢業大學生找我們租都是三兩伙一起整租一套,一簽合約就是一年,至少也得半年。」該中介機構負責人稱,絕大部分房東為了圖省心都傾向於把房子整租且要長租,這也就導致市面上真正意義上的合租房源並沒有很多,在群租和合租模糊的概念間,無數租戶就糊裡糊塗地選擇了低廉的群租房。探訪中也有畢業生也向記者透露,他們在租房時更看重租金高低,「即便是群租房,只要價格便宜房子乾淨,也可以接受,畢竟後期還是會換房子的。」

低廉的租金,龐大的市場,流動的群體,那麼群租房究竟該怎麼「治」?濟南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群租房治理這方面,上海的立法「禁群租」為全國治理群租房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模板,但如果僅僅只是禁止群租,他認為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群租房亂象的問題。「事實上群租房在市場上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單純的禁止在短期內可能會收到一定的成效,但長期來看治標不治本。」該業內人士稱,從源頭「堵住」群租房,並不能真正改變群租客的理念,對於那些收入不高的群體而言,他們還是會再選擇群租房,而這更容易出現「回潮」現象,使群租房的治理陷入「禁止-反彈-再禁止」的惡性循環中。

「我認為治理群租房要堵,這是為了避免群租房泛濫。」該業內人士稱,在「堵」群租房的同時,更要做到「疏」,即讓群租客們能租得起適合自己的房子。記者了解到,近年來濟南大力開展保障性租賃住房工作,今年以來全市新開工保障性租賃住房3.8萬套,發放租賃住房補貼1.76萬戶,而這也為囊中羞澀的租客們「雪中送炭」,一定程度上分流了部分群租客們。「治理群租房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只有疏堵相結合,才能慢慢見成效。」上述業內人士說。

關鍵字: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2021-07-05T06:26:11.129472+00:00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那天跟我ㄤ攤牌講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每次"醞釀"完,要進到緊要關頭時⋯他說都會聞到一股怪味.. 就瞬間都無感了!

他還說⋯ 有時還會看到內內上有白白的,他真的會有點怕(瞬間覺得好可恥,還以為他外遇)

其實一直以來~

自己偶爾會聞到淡淡的味道,但覺得不是很濃,應該還好吧?就沒放在心上,而且都已經有用洗劑、也買淨味噴霧用了,怎麼還這樣

後來看了很多營養師聊說,除了外部洗乾淨,有問題一定是從內發出!

想解決就必須靠吃進去的改善!

我自己是大概吃1週,就有發現味道慢慢淡掉,幾乎沒有了!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真的改善了!!也比較不會悶癢

分泌物多真的會讓另一半觀感不太舒服,再加上有異味,老實說換作是我,也會有點抗拒吧~分享給妳們參考嘍

果然聽營養師的調理絕對沒錯!

已重拾戰火 >//< 好險有這個頗神奇的好物哈~有需要很推薦逛這個,太有效了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