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孝勇生前,囑咐妻子兩件事,方智怡接過話:我做不完,還有兒子

冰點歷史 發佈 2022-12-06T19:14:18.339825+00:00

蔣孝勇是蔣介石最寵愛的一個孫子,老蔣和宋美齡曾親自參與了蔣孝勇和方智怡的婚禮,蔣經國也對這個兒子寄予厚望。

前言

蔣孝勇是蔣介石最寵愛的一個孫子,老蔣和宋美齡曾親自參與了蔣孝勇和方智怡的婚禮,蔣經國也對這個兒子寄予厚望。在他晚年的時候,曾讓蔣孝勇作為私人秘書的身份隨侍在左右。

蔣孝勇雖然生在這樣的政治家庭中,但他卻不曾入仕為官。但是,當「李登輝路線」漸次背離「蔣經國路線」開始「去中國化」時,蔣孝勇便無法再保持沉默。他打算利用兩件事,嘗試著扭轉局面。

只可惜,蔣孝勇年紀尚輕就患上了食道癌,不得不委託妻子方智怡替他完成。蔣孝勇對妻子方智怡是非常信任的,這基於他們多年來積累地深厚感情。

方智怡和蔣孝勇在一起,多虧了前任「男朋友」的助攻

方智怡出生於1949年,她的父親方恩緒是前台灣國道高速公路工程局局長,她的母親是新民幼兒園的創辦者。她父母的職業,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靠近政治圈。她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是家裡最小的女兒,從小備受寵愛。

方智怡在母親的輔導下,功課優異,小學畢業後,順利考入北一女中。高中聯考,她又成功地考上北二女中。年少時長得清秀動人的方智怡,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加上個性爽朗,成績拔尖,因此,追求她的男子多得「排成行」。

方智怡選了一個在大安初中念書的男友。可是,這個男友想逃避兵役,就決定出走當留學生。臨走前,他放心不下方智怡,主動請自己的同窗好友蔣孝勇幫忙照顧。蔣孝勇開玩笑地說:「我很認真,並且盡『最大努力』地接下這個託付!」

蔣孝勇從大安畢業後,去了鳳山念陸軍官校預備班。每次他從鳳山回台北,都會叫方智怡出來,一同看電影,逛街。隨著交往日久,他們的感情逐漸升溫,蔣孝勇曾在方智怡的生日上,送了一個親手繡的文化繡當禮物。而方智怡偶爾邀請蔣孝勇到家裡小坐。

方恩緒思想開通,認為只要不影響功課,兒女結交異性朋友是可以的。當時念軍校的蔣孝勇,渾身散發著一股英氣,每次在方家用餐,總是不忘飯前禱告,顯得很有教養。這裡要說明,方家全家都信奉基督教。由此,蔣孝勇深得方家二老的喜歡。

方智怡從北二女中畢業後,大學聯考沒有考好,其實,不是她程度達不到,而是當時的大學院校錄取率太低。這樣,她就選擇讀了一個專科學校的世界新聞專業。

而蔣孝勇在軍校接受高等軍事教育,按照正常情況,他應該是1972年那一班畢業。但是,他在一次野外訓練中腳部受了重傷,沒法適應部隊的生活,不得不休學養傷。

此事發生後,蔣介石聞訊深受打擊。後來,蔣孝勇在一篇紀念文章中提到,在我內心的深處,最最對不起祖父的一件憾事,就是未能從陸軍軍官學校畢業。

即便如此,蔣介石在來信中,沒有說什麼,只是關心孫子的健康狀況。不得不說,這爺孫倆的感情也是相當好。

蔣孝勇的女友方智怡,贏得了蔣家人員的一致好評

蔣孝勇腳受傷住進榮總醫院的那段時期,方智怡每次有空,就前去探視。有一次,方智怡在病房中與蔣孝勇閒聊時,忽然聽到蔣介石夫婦要來探視愛孫的消息。方智怡說,要不要暫時迴避片刻?沒想到,蔣孝勇卻很輕鬆地說「沒關係」。

於是,方智怡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候蔣介石的到來。見面後,蔣孝勇很大方指著方智怡,對老蔣夫婦說,這是方小姐。宋美齡一聽,開玩笑地說:我看應該是「圓」小姐才對。方智怡忍不住笑出了聲,緊張的情緒頓時消失了。

那個時候,台灣經濟不算繁榮,能夠溫飽的家庭就算小康了,所以,方智怡的圓臉就顯得富態美。據說,老蔣夫婦都很喜歡方智怡,說她氣質好,有大家閨秀的風範。

女友見過了祖父母,又得到了好評。蔣孝勇待腳傷一好,就帶著方智怡去拜訪他身邊的親近之人。在蔣孝勇的引薦下,方智怡認識了時任台北故宮博物院的院長秦孝儀。秦孝儀是蔣介石聘請給愛孫講《四書》的老師,目的就是為了讓蔣孝勇對中國的傳統文化有所了解。後來,秦孝儀就成了蔣孝勇和方智怡婚禮的主持人。

同年夏天,蔣孝勇帶著方智怡去找正在避暑的雙親,公開了兩人的戀情。蔣經國用人素來以「天威難測」著稱,對於愛子未來的妻子,他當然要嚴格把關。

見面閒聊中,蔣經國問起了方智怡的情況,在得知了她出身官宦之家,又與蔣家同是浙江人,一下子就增添了不少的好感度。加之,方智怡談吐不凡,活潑開朗,在蔣經國的心裡,這未來兒媳的位置,已經有方智怡的一席之地了。

為了進一步測驗,蔣經國讓秦孝儀替他考察方智怡的日常舉止和說話言行;讓蔣孝勇帶方智怡出席駐台美軍將領的家庭宴會,看她是否識大體,懂禮儀。最後,事實證明,方智怡是璞玉一塊,稍微加以打磨,日後必然可以成為蔣家的得力助手。

可以說,方智怡能夠進入蔣家大門,絕對是經得起考驗的,並不是靠美色上位。

蔣孝勇休養了一段日子後,依照父親蔣經國的意見,轉到了台大的政治系讀書。他的系主任是連戰。由於轉校,蔣孝勇一下子離方家就近了許多,往後,這兩個小年輕幾乎天天膩味在一起。

這天,平時不太愛說話的蔣方良突然拿出了一枚戒指,說是要給蔣孝勇當作訂情信物。蔣孝勇接過戒指,馬不停蹄地飛奔到方家,直接給方智怡戴上,就這樣,兩個人便簡單地訂了婚。

在父親的庇護下,蔣孝勇和方智怡的生活過得很安逸

蔣孝勇在1973年從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後不久,與方智怡結婚的。上午婚禮儀式很快結束,但真正的重頭戲才開始。因為,這對新人要去晉見蔣介石。

方家是個普通公務員家庭,與蔣家聯姻,自然沒有任何的「政治」考量。但小兩口去見蔣介石,背後卻有著濃厚的「政治」意義。

原來,自從蔣介石病重住進榮總醫院後,由於不經常露面,外界就傳出了各種謠言,甚至有人說,蔣介石已經病故了,只是當局秘不發喪。為此,趁著這個機會,正好可以闢謠。

當蔣孝勇和方智怡匆匆趕到病房時,蔣介石已經穿好了長袍馬褂,與宋美齡一起等候了。在結婚生子方面,蔣家保留了老家江浙的風俗。所以,一到地方,方智怡就換下白紗,穿上旗袍,胸前佩戴一朵小花,然後與蔣孝勇一起對老蔣夫婦行跪禮、奉茶。

隨後,他倆人再與蔣介石夫婦合影留念。因為蔣孝勇是宋美齡最喜歡的孫子,所以她對孫媳婦也是特別好。合照的時候,宋美齡很熱絡地握著方智怡的手。

這場婚禮意義非凡,蔣家長輩們都在,這可是獨一份。由此,方智怡滿心歡喜,做好了成為蔣家好媳婦的準備。

那時,蔣孝勇在父親的安排下,向經濟領域裡發展。蔣經國知道,他這個兒子還年輕,在政治上十分稚嫩,缺乏磨練,一時難成「大氣候」,所以,蔣經國一直有意識地抑制著蔣孝勇在政治圈裡過早出頭,以防他「得意忘形」。

婚後一段日子後,小兩口看似鴛鴦夫妻的背後,也不免會鬥嘴吵架。看到婚後蔣孝勇「變」了,方智怡並不是以哭鬧解決問題。她除了盡到做妻子的責任外,還常常主動陪伴婆婆蔣方良女士。

蔣孝勇素來以孝順著稱,妻子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日久也心生愧疚,加上閱歷增長,也看清了其中的是是非非,不再輕狂任性。蔣經國和蔣方良對這位媳婦滿意得不得了,還經常送禮物以資鼓勵。

蔣孝勇依靠著出色的才幹、特殊的背景,在經濟部門可謂是「呼風喚雨」。據保守的估計,蔣孝勇在工商界勢力最盛時,他能影響和支配的資產在台幣300億元以上。

蔣孝勇的財富充裕,家裡請了管家、廚師、傭人與司機,打點一切事務。方智怡,凡事都不勞她動手,每天過著少奶奶的生活。不久,小兩口就有了愛情的結晶。婚後3年,蔣友柏誕生;2年後,蔣友常也緊跟著報到。

蔣友柏10歲時,方智怡突然對這種悠閒的歲月有點兒厭煩,她決定走出家庭,做個職業女性。於是,在蔣孝勇的指點下,她也投身於商界,並先後開辦了兩家托兒所——「怡興兒童中心」和「怡興花苑」。此外,方智怡的父親方恩緒退休後,也「下海」從商,創辦了一家建設公司。

當方智怡覺得自己既忙碌又充實時,一場無情的鬥爭風暴正撲向這一家人。

蔣經國逝世後,蔣孝勇和方智怡捲入了鬥爭當中

蔣經國晚年時,讓兒子蔣孝勇以私人秘書的身份隨侍左右。這樣一來,無疑是為蔣孝勇增添了神秘感。那時,對於李登輝,蔣孝勇也是寄以殷殷希望的。

蔣孝勇曾經將原蔣經國辦公室的4件極具歷史價值的文物,贈授李登輝收藏,分別是孫中山的《建國大綱》真跡,蔣經國讀過、圈閱過的《聖經》,蔣經國手繪的墨松和墨竹,可謂是用心良苦。

但當1988年,蔣經國病逝後,蔣孝勇以前的一位教導老師(孫以桐,曾任陸軍總部政戰部主任的侍從參謀官),被指捲入了一場大案當中。蔣孝勇的岳父也被指出利用官職牟利等。一時間,一家人陷入了輿論風波。

這種情況之下,蔣孝勇背著家人悄悄辦理了移民手續,準備遠赴加拿大。實際上,在蔣經國生前,蔣孝勇為了避嫌,就想過移居國外。不過,他基於當時父親病重,不忍拋下父親,也就打消了那個念頭。

終於到了離開的時候了!蔣孝勇和方智怡帶著孩子們去了加拿大後,住進了一棟位於山坡上的房子。在台灣,有傭人服侍整理,方智怡幾乎沒有做過家事,現在不但要打掃衛生,還要燒菜做飯。雖然辛苦,但遠離紛爭的生活,讓夫妻倆都感覺幸福、安逸。

自從蔣經國病逝後,接手大權的李登輝就迫不及待地實施了「民主化」、「本土化」和「非蔣化」的重大改革。蔣孝勇回到台灣後,在島內公開發表了一篇《我內心的千字文》,講到他不是為了反李而反李,反李是為了反「台獨」或「獨台」,因為李登輝以「中華民國」之名行「台獨」或「獨台」之實,不得人心。

在中華民族統一的這個理念下,蔣孝勇從未改變。他始終沒有停止發聲,即使後來全家搬到美國舊金山,在島內也能看到他的文章。蔣孝勇曾直言:

「中華民族統一的必然是不容置疑,雖然基礎與條件仍然需要時間才能漸趨成熟,更何況無論從主觀或客觀的長遠角度思考,中國統一才更能保障政治、經濟方面在國際社會中的永久利益。」

蔣孝勇生前囑咐方智怡兩件大事,希望能幫他完成

1996年初,蔣孝勇在舊金山的寓所內忽然口吐鮮血,方智怡見狀立刻電話到榮總醫院。不久,蔣孝勇被確診為食道癌晚期。蔣孝勇當機立斷,決定手術,並且他在電話里簡單地對妻子說明了情況。

方智怡聽後,方寸大亂,完全不能接受這個噩耗。緊接著,她放下一切事務,立刻趕回台灣。蔣孝勇雖然病重,但鬥志卻很高昂。支撐他向癌症挑戰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對生命的眷戀,另一個是父親的遺願還未達成,他心有不甘。

蔣經國曾有交代兩項事件:一是整理「兩位蔣總統」的日記和文件,另外一項是日後移靈回溪口故鄉。

據統計,兩蔣在台灣先後統治了近40年,留下的日記和文件無數。蔣介石從來台灣開始,一直到生病不能動筆為止,寫日記的習慣從未澡輟;而蔣經國的日記更多,一直寫到1981年左右才停筆。此外,還有身旁的侍衛每天記載日記。

蔣經國過世後,這些珍貴的現代史料就交由蔣孝勇保管。後來他移民美加,這些材料也跟著走。

另一個就是移靈了。蔣經國晚年,有感一生流離,無法對毛太夫人盡孝,因此指示蔣孝勇,希望在過世後,能遷葬回溪口故鄉,陪伴母親,以盡孝道。1996年1月,蔣孝勇與叔叔蔣緯國一起住進了榮總醫院,他們就兩蔣移靈一事,交換過意見。

7月,蔣孝勇赴大陸,此行由妻兒陪同,除了訪醫治病外,他還返回了溪口故鄉,了解移靈是否可行。

那時候,蔣孝勇深知自己時日不多,根本無法完成這兩件大事。所以,他交代妻子方智怡務必接力完成。

往後,方智怡就成了蔣孝勇對外聯絡的「分身」。國民黨有感於當時不適宜討論兩蔣奉安,便提出兩階段移靈的方案,並迅速取得遠在美國的蔣夫人的同意。事後,派人通知了方智怡,讓她轉告給蔣孝勇。蔣孝勇聽後,忙讓妻子去查證,但一切已定,他也只能哀嘆惋惜了。

方智怡在短短數月間,周旋於各方之間,她漸漸地獨當一面了。此外,在整理兩蔣日記和文件時,蔣孝勇也心疼地對方智怡說:「只要盡心盡力就好,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方智怡接過話說:「我做不完,還有兒子,還有孫子。你放心吧。」

1996年12月22日,與病魔抗爭了將近一年的蔣孝勇終於離開了人世。方智怡收起了悲傷,繼續為丈夫留給自己的任務,而不斷地奮鬥著。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