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談寫作 | 索南才讓:當我像鷹飛向群山

中國作家網 發佈 2022-12-09T02:25:35.440400+00:00

鑑於此,中國作家網特推出「名家談寫作」系列文章,讓古今中外的名家與您「面對面」傾授他們的寫作經驗,或許某一句話便能讓茫茫書海中的您恍然大悟、茅塞頓開。

編者按

如何讀書、寫作,以及評判一篇文章的優缺,大家見地各異,主張不一。鑑於此,中國作家網特推出「名家談寫作」系列文章,讓古今中外的名家與您「面對面」傾授他們的寫作經驗,或許某一句話便能讓茫茫書海中的您恍然大悟、茅塞頓開。敬請期待。

——欄目主持:劉雅

索南才讓(蒙古族)

作家

當我像鷹飛向群山

我第一次讀讓我迷醉的文學作品是在輟學之後,那應該是我14或者15歲。我在叔叔家裡看到一本沒有封面沒有開頭的書,我拿起來,隨意地讀了一段,就覺得很有意思。武功、俠客、江湖,這些東西正是我那個年齡段最需要的。我拿著那本書去放羊,那是冬天,黃沙漫天的日子,我一整天都沉浸在書中的世界,不知道時間,不知道羊群在哪裡,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那是我真正意義上閱讀的開始,如果沒有閱讀的開始就不會有後來的寫作的開始。所以我的寫作是從那次閱讀開始的。

之後的10年,我越來越貪婪地閱讀,不放過看到的每一本書。那真是一段黃金時期。到了二十幾歲,突然有一天坐下來,寫了我的第一個短篇小說,叫《沉溺》。

我覺得在我想要寫作之前,我的潛意識已經有了準備,然後傳遞給了身體,是我的身體第一個做出反應,我的手指已經在蠢蠢欲動,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寫了小說的第一個句子。事實就是那樣。我會主動幻想,對我而言是特別重要的前期準備。準備的過程中自然會有別的東西加進來,所以當我開始寫的時候,「小說的準備」是完成了的。它可能就是一點模糊的稍縱即逝的「片段」,但那也是我的精心準備。沒有這個「片段」我基本上是下不了筆的。因為我缺乏了寫作中最必要的東西。這種高度的模糊性是很多人所排斥的,但我想作家不應該在其中。作家的不確定、神經、多疑就是他的本質。

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一套說法,但不會全按照自己所說的那樣去創作。不管是短篇小說還是長篇小說,我覺得首要問題就是語言。讀者如果對你的作品第一頁都讀不下去,沒有別的原因,就是你的語言不行。再好的故事都要有包裝,語言就是包裝。好的語言怎麼來?當然需要錘鍊,這就是技巧了。短篇小說的技術問題是硬體,得訓練,但不要妄想技術有一天會至臻完美。我不相信有技術完美。所以我會盡力寫出最好的狀態,我更注重小說中的靈動性,這個不好說,有時候會適得其反,但一個小說如果寫得太完滿,讀者就會感到遺憾,因為沒有他要插足的餘地。讀者也是作者,他在閱讀當中會對你的小說進行再創作,這樣才有意思。

寫作在我看來首先應該得有一種直覺,一種對筆下世界的直覺。這就像在找某件東西,突然強烈地感覺到它就在那個地方,雖然看不見但無疑就在那兒……

寫作也有毒癮。很多人不知不覺間被毒壞了。但強大的作家懂得斬殺過多的文學情懷,使之穩定在恰當的段位。文學是責任的、多情的。掀開一頁紙,眼睛盯著寫下的文字,所產生的影響誰也不知,自己也不知。但確實存在,哪怕一人也足夠了。心靈的感應遙遙鎖住某個裂變的地方……所以一旦寫作,無法停止的不是手和心,而是強大的意志。

在寫小說最初的幾年,每到秋天,草原的顏色變幻之際,我都會住在青海湖邊。我扎著帳篷住在青海湖北岸的尕海之畔,面朝大湖。火車一輛輛從後面的原野上掠過,永不停息。我就在這隆隆的滾動聲和被風推動的浪花聲中一邊牧羊,一邊寫作。我在寫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我費力地寫著。黃昏的時候抽著煙,到很遠的泉眼去提水。那裡好幾天看不見一個人,只有一隻孤獨的黑頸鶴陪著我。大湖上吹來的風吹皺岸邊的浪花,吹出一片天空的海的氣息,吹動吃鹽水的羊的脊背,吹響連成陣勢的鐵鏈的聲音。

於是,這時候,整個大湖屬於我!

而其他的時候,我依然有一半時間在帳篷里寫作。那是在夏季牧場,營盤上的地皮因為羊群糞便的燒蝕和暴雨的沖刷而逐年脆弱,終於不堪使用了。那是我們家族祖祖輩輩使用的營地,如今即將壽終正寢。

我就在周圍充斥著羊糞味的營地上,坐在小矮凳上伏在床上,用鉛筆和筆記本,用三個夏季寫了這部集子裡的一些篇什。我寫草原、牧場和牧人,寫年輕的男人和女人,寫不得志的酒鬼,寫轉場途中的商店,寫盜獵者、寫屠宰者、寫獸醫、駿馬、私生子,寫鬼鬼祟祟的心思和帶刺的感情……

我的作品幾乎沒有離開過草原。過去、現在是如此,估計將來也會是這樣,這個誰知道呢?

後來我好幾年沒有去夏牧場,沒有將身心放置於暴雨肆虐銀電如鞭揮舞的夏夜,它讓我失去了對天氣和畜群的擔憂。這是牧人不能缺失的警覺,而我正在遠離。於是,我懷揣著牧人一生的主題——尋找,一個人開放了自己,飛向莽莽群山。晚上也住在山裡,吃最簡單的食物,睡祖輩傳下來的被穴。聽到了很多狼的嚎叫。那是我以前不怎麼留意的聲音,因為從小到大,聽到的太多了。那些晚上,我躺在草地上,瞪著夜空,我回憶這些年的生活。世事無常,我何以如此讓別人驚訝的干起了寫小說這種事情……我選擇了寫作,仿佛一串佛珠,一顆一顆,輪迴念動。我想我一刻也沒有停止過忘記,一邊忘記的太多,一邊還給我曖昧的希望。我想是蒙塵的記憶拋棄了我,內在的力量支配著我。我寫下每一頁文字,我故意忘記,換取更多力量接著寫出一頁,然後忘記。

更多精彩:

名家談寫作 | 王十月:寫作二十年、編輯十六年的一些心得

名家談寫作 | 石一楓:和寫作相關的幾組概念

名家談寫作 | 龐余亮:生活獎賞的都是有心人

名家談寫作 | 葛亮:寫作是我內心的沉澱之道

名家談寫作 | 蔡東:我用文學的方式勘探痛苦

名家談寫作 | 艾偉:文學的內在邏輯

名家談寫作 | 沈念:活著之上的光亮與正信

名家談寫作 | 南翔:短篇為何迷人

名家談寫作 | 弋舟:青年作家與時代

名家談寫作 | 孫頻:所有的生長都來自暗處

名家談寫作 | 郝景芳:我是怎麼寫故事的

名家談寫作 | 祝勇:歷史寫作的四個關鍵詞

名家談寫作 | 盧一萍:小說的虛構之美

名家談寫作 | 梁鴻:寫作與世界的關係,就像魔術師與真相的關係

名家談寫作 | 李洱:熟悉的陌生人

名家談寫作 | 東西:寫作小辭典

名家談寫作 | 張賢亮:怎樣寫小說

名家談寫作 | 張檸:細節與情節

名家談寫作 | 石一楓:我所懷疑和堅持的文學觀念

名家談寫作 | 葉文玲:寫作的「酵母」

名家談寫作 | 金仁順:寫作是件樸素的事

名家談寫作 | 文珍:即便虛構作品同樣也有真偽之辯

名家談寫作 | 徐則臣:訓練一定要有,哪怕你是個天才

名家談寫作 | 周大新:文學經典的形成

名家談寫作 | 陳應松:我們為什麼寫作?

名家談寫作 | 李修文:相比語言,應該更信任生活

名家談寫作 | 葉兆言:進這個「門」,必須得有一百萬字來打底

名家談寫作 | 梁曉聲:觀察、分析和感受是寫作的前提

名家談寫作 | 季羨林:我怎樣寫散文

名家談寫作 | 馮驥才:《藝術家們》的寫作驅動與寫作理念

名家談寫作 | 魯敏:路人甲或小說家

名家談寫作 | 周曉楓:寫作是漫無盡頭的、倔強而絕望的努力

名家談寫作 | 劉恆:寫作是苦行之路,請保持奮鬥精神

名家談寫作 | 史鐵生:寫作四談

名家談寫作 | 馮驥才:我心中的文學

名家談寫作 | 季羨林:沒有新意,不要寫文章

名家談寫作 | 劉慶邦:小說創作的情感之美、細節之美

名家談寫作 | 張煒:稿紙的作用

名家談寫作 | 阿來:文學對生活有影響力嗎?

名家談寫作 | 劉震云:不懂,是我寫作最大的動力

名家談寫作 | 韓少功:若不是作為職業,我們為什麼還要寫作?

名家談寫作 | 遲子建:關於寫作的十二則體會

名家談寫作 | 劉慶邦:王安憶寫作的秘訣

名家談寫作 | 賈平凹:我是這樣寫作的

名家談寫作 | 王小波:我為什麼要寫作?

名家談寫作 | 格非:重返時間的河流

名家談寫作 | 馬原:小說結局的十三種方式

名家談寫作 | 蘇童:《包法利夫人》是現實主義小說經典中的經典

名家談寫作 | 路遙:創作的甜頭只有在吃盡苦頭以後才能嘗到

名家談寫作 | 12堂小說大師課:遇見文學的黃金時代

名家談寫作 | 王蒙:談讀書與寫作

名家談寫作 | 余華:逢場作戲的語言

名家談寫作 | 余華:我文學道路上的三位老師

名家談寫作 | 莫言:尋找靈感

名家談寫作 | 畢飛宇:年輕作家要建立起自己的對話關係

名家談寫作 | 鐵凝:三月香雪

名家談寫作 | 畢飛宇:孤獨是有價值的

名家談寫作 | 夏丏尊、葉聖陶談「文心」

名家談寫作 | 張悅然:小說里的「頓悟」

名家談寫作 | 林斤瀾: 世界上的小說,都從短篇開始

名家談寫作 | 朱光潛:選擇與安排

名家談寫作 | 汪曾祺:小說的思想和語言

名家談寫作 | 要徹底了解文學,必須自己動手練習創作

名家談寫作 | 施蟄存:愛好文學,不一定得從事創作

名家談寫作 | 王鼎鈞:描寫,寫的是景

名家談寫作 | 朱自清:論教本與寫作

名家談寫作 | 王鼎鈞:記敘的技巧——直敘

名家談寫作 | 郁達夫:五六年來創作生活的回顧

名家談寫作 | 梁實秋:作文的三個階段

名家談寫作 | 謝有順:寫作和自我的關係是一切寫作的出發點

名家談寫作 | 林語堂:寫作的藝術

名家談寫作 | 葉聖陶:好文章要具備「誠實」與「精密」

名家談寫作 | 劉恪:小說是個人靈魂絕不妥協的結果

名家談寫作 | 孫犁談長篇小說的結構

名家談寫作 | 張怡微:情感的質量

名家談寫作 | 夏衍:民國初期的讀書和寫作

名家談寫作 | 茅盾:技巧不是神秘的東西

名家談寫作 | 王安憶:小說的感情問題

名家談寫作 | 冰心:要使文章聲韻美,就多同別人談話

名家談寫作 | 沈從文:寫作的秘訣就是多讀多寫

名家談寫作 | 王安憶談《巴黎聖母院》

名家談寫作 | 丁玲談自己的創作

名家談寫作 | 曹禺:從生活和人物出發

名家談寫作 | 李浩評莫言的《枯河》:故事的講述

名家談寫作 | 巴金:文學的最高境界是無技巧

名家談寫作 | 畢飛宇讀魯迅先生的《故鄉》

名家談寫作 | 老舍《寫透一件事》

名家談寫作 | 畢飛宇談莫泊桑的《項鍊》

名家談寫作 | 魯迅《作文秘訣》

來源:《文藝報》(2020年11月20日7版)

編輯:劉雅

二審:王楊

三審:陳濤

關鍵字:

喝出妳的二次發育!這根本就是【免動刀無痛魔D】

2021-11-16T06:43:48.111518+00:00

用喝的就比醫美的還更軟更自然 ❤️

以前我同事朋友都以為我「營養很夠」

那是因為我會在衣服裡動一點手腳,哈哈哈哈... 

阿不過常常都要這樣大費周章,也是覺得煩 😔

 

半年前某次逛到衣服超好看某店,很雀躍拿了四件無肩帶的試穿,

結果根本雪崩,全部滑到腳... 

店員眼見我無法「支撐」笑著說可以再挑別的呀(我當然趕快飄走)

 

為了不被「看扁」我開始喝【免動刀無痛魔D】超有感!

第一月不到,真心看出進步,過三個月完全不用再墊東墊西了!!!

每天洗澡看鏡子都覺得「可以這樣真好」😳 

 

 

現任也說我根本詐騙他!但已經成功洗白彌補他了 😂 

現在反而擔心我身邊蒼蠅飛飛飛,像上禮拜去健身房,就有人跑過來想教我用器材、IG發照片也變多讚(就知道效果多明顯,以前哪有人理我...)

 

很多女生都和我一樣怕貴怕痛怕太假,

但這個是靠「補給養分的方式」自己身體長出來的一定最自然 😳

 

 

吃什麼青木瓜那些,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啦,但我喝這個就像做醫美一樣升級滿滿!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商品資訊

魔滴魅惑V-plus+


♢上胸無肉 ♢下垂 ♢外擴 ♢不對稱

🏆 發乃草之冠王不留行 超有料成長UPUP!

雌激素含量60% 刺激乳腺成長 堅挺飽滿

幫助滑嫩肌膚 散發滿滿女人味 桃花不間斷

活血通經 調理月事不適 改善手腳冰冷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