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翻車成這樣,不冤吧?

會火 發佈 2022-12-26T12:02:07.231528+00:00

這神奇的網際網路,一天不上線就很難看懂大家在吵什麼了。孔雪兒這一組是贏家,可以品嘗魚子醬,在魚子醬端上餐桌時她問道,有沒有什麼蘸料之類的啊?

這神奇的網際網路,一天不上線就很難看懂大家在吵什麼了。

來,給最近缺課的朋友們補補課:

本周網際網路最激烈的爭論,源於一盤魚子醬。

這是兩年前的綜藝片段了——

在《寶藏般的鄉村》裡,一行藝人去了千島湖,然後做遊戲闖關拿到了魚子醬的獎勵。

孔雪兒這一組是贏家,可以品嘗魚子醬,在魚子醬端上餐桌時她問道,有沒有什麼蘸料之類的啊?

工作人員回答道,這魚子醬可以純品的(直接品嘗就行了)。

魚子醬這個東西發源自俄羅斯,在我們飲食習慣里的存在感沒那麼強,不知道吃法也挺正常的。

但華少接過了這個話頭,批駁她,「魚子醬就是這麼吃的好不好,是不是還要給你搞碗泡飯?」

其他嘉賓笑作一團,孔雪兒臉上也掛著笑,說是我無知了。

此時的氣氛還算和諧。但下面的一切就比較尷尬了——

當地的工作人員把魚子醬遞到孔雪兒手上,開始告知她具體的吃法:「第一口可以先舔幾粒」;

剛才接話的華少也在幫腔,說你先舔幾粒,用舌尖頂一下。

於是,攝像機和嘉賓們的目光都聚焦在孔雪兒(接下來的動作)上......

但她拿起魚子醬之後斟酌了一會兒,最終沒去舔它,而是把整塊食物都塞到嘴裡了。

氣氛立馬被點燃了,旁邊的費啟鳴和熊梓淇幾個男生哈哈大笑;

在旁邊督導她的華少也不依不饒,「就不用嚼吧,雪兒老師,你就抿開」

「你怎麼用嚼的,你當是吃瓜子仁是不是?」

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引開這個話題,當事人只能一直尬笑。

而觀眾呢,觀眾也笑不出來,只覺得尬。

現在這批網友,甚至都不是第一批被這片段尬到的人——

幾個月前這一段就在短視頻平台上火過,也被討論過一輪了(可見內娛今年究竟有多無聊......)

當時網友們討論的重點是:這群男藝人們一直慫恿孔雪兒舔舐食物,這種暗示對女藝人是會帶來困擾的。

她不是不會吃,她是不敢這樣吃。

——這種說法確實有點道理,看動圖,她其實是有嘗試伸出舌尖碰過魚子醬的,只是又飛速收回去了;

壯漢式的吃法,顯然只是她的權宜之計。

而一直揪著這個點開玩笑的同行,沒能讀懂女藝人的顧慮,也沒給她留出一定的禮儀空間。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像任賢齊一樣移開眼光,而不是對著女孩子的吃相進行指摘,對吧?

其實就算真的不會吃,也沒什麼——

再如何見過世面的人也總會有手忙腳亂的時刻,林依晨跟謝霆鋒去俄羅斯錄綜藝,林依晨之前也沒吃過魚子醬,就直接卷了一大塊塞進嘴裡:

懂魚子醬的謝霆鋒也沒有主動糾正她,陪她一塊笑了笑,這篇就翻過去了。

富家公子哥范丞丞也不知道怎麼吃鵝肝,他在鏡頭前說得坦然,同伴也都沒拿這一點做文章;

後來餐廳的工作人員也說,隨意吃就好了。

名貴的飲食最終也都是服務於人的,在「吃法」上面過於計較,不是對飲食的不尊重,反而是對人的凌遲了。

懂得都懂,其實每個人基本都經歷過類似的窒息時刻——

小的時候沒見過某種名牌,或是長大後不知道牛排應該從哪裡切.......

萬一這時候身旁還有人用你的無知起鬨、嬉笑,那此情此景就更難忘了,甚至能成為陰影。

所以,網友都很有代入感,去幾個嘉賓的評論區給孔雪兒鳴不平。

第一個回應輿論的是熊梓淇↓

他把這件事定義為「惡意剪輯傳播」,大家當時都在很輕鬆地聊天,絕沒有嘲笑別人的意思;

而且他是被一開始碗泡飯的梗逗笑的,他自己也沒吃過魚子醬,不存在嘲笑孔雪兒。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也出面說過類似的話,說大家彼此都是朋友關係很好,不存在嘲笑之意↓

其實,越強調這一點觀眾越容易逆反——

「是朋友,所以不可能冒犯」,但被開玩笑的人才有權利定義這是不是冒犯啊。

不過熊梓淇說的第二點倒是被顯微鏡網友們證實了:

正片裡孔雪兒一口吞掉魚子醬的時候,熊梓淇在大笑;

但他笑的這個畫面里魚子醬還沒被打開,是之前的鏡頭,箇中確實存在剪輯的成分。

另一位費啟鳴呢,算是誠懇認錯派吧;

他說自己剛開播後就意識到這一點了,已經在私下向孔雪兒道歉,這次也同樣公開說聲抱歉。

這個說法還是能看到誠意的,不少粉絲站在他這邊。

但,華少就沒這麼幸運了——

作為節目裡一直堅持延續這個話題的人,他承擔的輿論炮火是最猛的。

他過往一些不妥的控場言論也被挖墳了,比如說深挖參賽選手的悲慘隱私啊;

追著唐嫣和梁朝偉問年收入啊.......

華少很快也發文了。

跟前邊其他人的聲明不一樣,他強調了一個信息:

他和孔雪兒之間合作過很多次,所以「我在節目籌備期就向節目組力薦了孔雪兒」,節目的安排也是所有人都達成過共識的。

話里的潛台詞看客們大致能讀明白,但——

引薦了她、對她有恩,跟你本人現場做法不妥是不衝突的吧?

這篇聲明沒讓觀眾們滿意,最後孔雪兒本人也出面了。

她站在一個平和的立場上,說希望大家向前看。

整件事後續的走向很熟悉,行為不妥的一方通常意識不到不妥之處,處境尷尬的只有當事人本人。

不少人都把她比作第二個柳岩,還說如今大家重提舊事只是把孔雪兒架在火爐上而已,恐怕她之後要掉資源了。

由此,大家又衍生出了一場「幫她伸冤到底是不是小題大做」的爭論。

其實不然,觀眾們每次對這種「不妥」的探討,都不是大題小做,

既然你意識到了不適的存在,那它必然在某處生長著,意識到它並連根拔起是一種進步。

在鏡頭前,以這種玩笑來做噱頭本來就沒什麼意思,不少人都說,主持人只不過是在努力挖梗和造梗啊,這是職業習慣使然啊;

但很多低俗的梗本身就沒必要存在,為了所謂的效果去加深對方的尷尬太不必了。

對方沒吃過魚子醬,可以驚訝,但不值得作為反覆揪著的話題製造笑點;

又如同湯唯和雷佳音那件事,產後經常上廁所,不應該演變為鏡頭前的談資,無論關係再好也不可以。

可能柳岩當初那件事的對錯更分明一些,所以沒人會反思自己當時的發聲是否「多餘」;

但,放在其他情況下也一樣,那些存在於鏡頭前面的「野蠻」,不論大小,都應該被所有人意識到。

當事人之間或許存在人際牽連,但作為旁觀者的你我有權評判對錯,這代表著觀眾的選擇:不想再看到類似的低趣味的梗,不想再看到女明星被傲慢奚落........等等等等。

相信吧,理永遠是越辨越明的,只有認真起來,不合理才會消失;

否則永遠都會有下一個被討論的主人公,對吧?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