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科技從實驗室走向產業化

人民日報數字傳播 發佈 2023-01-04T03:01:48.396742+00:00

站在目前量子信息行業內精度最高的SMT全自動化表面貼裝生產線前,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副總工程師唐世彪感慨地說。

「現在這條產線,就是我們在量子通信領域從實驗室真正走向產業化的很好標誌。」 站在目前量子信息行業內精度最高的SMT全自動化表面貼裝生產線前,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盾量子」)副總裁、副總工程師唐世彪感慨地說。

  作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旗下的成果轉化平台,國盾量子是中國最早探索量子信息技術產業化的企業。2009年,國盾量子成立併入駐安徽省合肥市雲飛路,成為這條如今已因聚集量子科技企業而被稱為「量子大街」的「領頭羊」。

  「那時『量子大街』幾乎還是一片『荒地』。」唐世彪回憶,國盾量子也和隨後不斷進駐的新企業一同在「無人區」探索,在中國量子科技從實驗室到工程化再到產業化的歷程上,不斷留下腳印。

  在唐世彪看來,量子通信技術從實驗室走向了工程化的重要轉折點是2012年,當時全球首個上規模量子通信城域試驗網在合肥建成使用。

  今年8月,合肥量子城域網迎來正式開通,成為當前中國覆蓋最廣、應用最多的量子城域網。在總控制中心的大屏上,8個核心網站點、159個接入網站點輻射的光波織起一張覆蓋合肥的量子密鑰分發網絡,它與城市內的傳統通信網絡結合,為政務網絡提供量子加密傳輸服務,同時能為金融、能源、醫療等行業提供接入服務,未來還能帶動一批企業圍繞這一生態鏈提供應用產品及服務。

  同樣位於「量子大街」的合肥本源量子計算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本源量子」)內,企業自主建設的兩大實驗室——量子晶片製造封裝實驗室和量子計算組裝測試實驗室已在今年1月投入使用。「實現了從量子晶片到量子計算整機軟硬體的全棧式開發,實驗室的建成進一步推進了國產量子計算機的工程化和產業化。」本源量子云中心營銷部負責人汪波介紹。

  成立僅5年,本源量子從創立時只有不到30個人的團隊,已經成長為中國首家可交付量子計算機工程機的企業,並擁有了生產製造鏈、行業應用鏈、科普教育鏈三條產業生態鏈,應用涵蓋金融、生物化工、醫藥、智能製造、教育等多行業領域。

  在量子精密測量領域,「90後」的國儀量子合肥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國儀量子」)董事長賀羽,對量子科技從實驗室走向產業化的經歷感受更加直接。

  「2016年,我們一支十幾個學生組成的團隊從中科大走出來,決心做出商用量子精密測量儀器。」賀羽說,量子精密測量技術在基礎研究之外,本就在材料科學、化學化工、生物醫學、工業領域、科學教育、能源勘探等領域有著廣泛的應用需求。

  國儀量子的「市場決定研發」路徑如今已「碩果纍纍」。「量子鑽石系列」精密測量儀器、國內首款商用電子順磁共振波譜儀等產品都已在多個行業領域實現了應用。「產品已交付清華大學、南方科技大學、上海第九人民醫院等數百家客戶,並在美國、德國、澳大利亞等地實現了海外交付。」賀羽說。

  如今,三家在中國量子科技產業里各具特長的企業,在經歷過從實驗室「走進量子大街」的階段之後,又隨著產業化的快速推進,正「走出量子大街」。

  國盾量子如今已入駐新建的總面積約3萬平方米的科技園。園區內占地約4000平方米的生產基地內,國盾量子已建設起目前量子信息行業內精度最高的SMT全自動化表面貼裝生產線,以及光電模塊組裝測試車間、整機組裝測試車間等。

  賀羽則憧憬地看著窗外。「量子科儀谷即將竣工,那是占地100多畝的全新量子科技產業園區,將打造成為『量子+科學儀器』成果轉化和產業化的集聚示範基地。」他說,「國儀量子即將搬離踏上新征程,未來還會有新的團隊從這裡起步。」

  今年9月,量子科技產學研創新聯盟的成立也標誌著中國量子科技產業化邁入了一個新階段。作為聯盟副秘書長,國盾量子副董事長趙勇用3個關鍵詞來回答如何推動中國量子產業更好發展:匯聚、整合、協同,並表示該創新聯盟的主要任務就在於此。

  從一家企業到一條大街,從單打獨鬥到產業聯盟,如今一個個成熟園區正帶動上下游企業集聚發展。在這些量子科技產業中的頭部企業看來,中國的「量子谷」正在逐漸形成。

來源:經濟參考報

責編:張妍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