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月下了一個套,拿下了寶玉,征服了襲人,贏得了幸福的一生

小涵讀書 發佈 2023-01-16T16:49:25.652069+00:00

麝月作為寶玉房裡的四大丫頭之一,似乎沒有任何特點,王夫人對她的評價說是一個笨笨的人。但是這個笨人卻成功設下一個圈套,拿下了寶玉,征服了襲人,並最終贏得了幸福的一生。

[文/小涵讀書]此文約1500字,閱讀約需5分鐘

麝月作為寶玉房裡的四大丫頭之一,似乎沒有任何特點,王夫人對她的評價說是一個笨笨的人。但是這個笨人卻成功設下一個圈套,拿下了寶玉,征服了襲人,並最終贏得了幸福的一生。


1.麝月下套的方式簡單而巧妙。

《紅樓夢》第20回,賈元春省親過後,賈家人開始過年。襲人回家探親的第二天晚上,襲人病倒在床,晴雯、綺霰、秋紋、碧痕都趁著晚上找鴛鴦琥珀等耍戲去了,小丫頭和老婆子們也趁機四散各干各的營生。

賈寶玉從賈母房裡出來後,回到屋裡看見麝月一個人在外間房裡燈下抹骨牌。

寶玉問她為何不出去玩,麝月說道:「都玩去了,這屋裡交誰呢?那一個又病了。滿屋裡上頭是燈,地下是火。那些老媽媽子們,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該叫他們歇歇,小丫頭子們也是伏侍了一天,這會子還不叫他們玩玩去。所以讓他們都去罷,我在這裡看著。」(《紅樓夢》第20回)

從麝月所說可知,她留下的原因有三個:一個是襲人生病需要有人照顧;二是屋裡到處是燈火需要有人照顧;三是小丫頭和婆子們辛苦一天需要休息。


麝月所說均是犧牲自己為外人考慮,這種做法讓人感到溫暖。

事實上,這卻是她給寶玉設的一個圈套。

因為她對丫環婆子們非常不好。

《紅樓夢》第54回,元宵節期間,賈寶玉從賈母屋裡回怡紅院,遇到給襲人送飯的婆子。秋紋麝月兩人上前將兩個盒子揭開,看到兩盒內都是席上所有的上等果品菜饌,點頭離開時,麝月二人忙胡亂擲了盒蓋跟上來。寶玉感嘆兩個婆子懂事時,麝月笑道:「這好的也很好,那不知禮的也太不知禮。」

麝月說完之後秋紋馬上進行了「演示」。

路上,寶玉小解,秋紋攔下給賈母送水的婆子,並訓斥兩人不懂規矩。

麝月和秋紋是一路人,一個說一個做,根本不體諒丫環婆子。

所以,麝月犧牲自己體諒別人是作秀,對於寶玉是「下套」。


2.麝月用自己的蓄謀已久「拿下」了賈寶玉

賈寶玉聽完麝月的解釋後非常感動,認為她又是一個「襲人」。於是提出自己守家,讓麝月去玩。

麝月不願意出門,寶玉善解人意地說道:「咱兩個作什麼呢?怪沒意思的,也罷了,早上你說頭癢,這會子沒什麼事,我替你篦頭罷。」麝月聽了便道:「就是這樣。」說著,將文具鏡匣搬來,卸去釵釧,打開頭髮,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

剛剛梳了三五下,只見晴雯忙忙走進來取錢。一見了兩個人便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

晴雯素來說話直來直去,嘲諷之言大有深意。

脂硯齋在此留下的批註更是意味深長:雖謔語,亦少露怡紅細事。

怡紅院的閨閣細事是什麼無從得知,但是一定發生過寶玉給女孩子梳頭的事情。麝月見到寶玉後,兩人獨處之時,創造了「上頭」的機會,給寶玉留下深刻印象。

麝月的舉動雖然惹惱了晴雯,卻贏得了幸福的一生。


脂硯齋在晴雯與寶玉麝月兩人拌嘴後留下一段批註:

閒閒一段兒女口舌,卻寫麝月一人。襲人出嫁之後,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故襲人出嫁後雲「好歹留著麝月」一語,寶玉便依從此話。可見襲人雖去實未去也。

3.麝月做事帶來的啟示

麝月的手段並不高明,甚至難登大雅之堂,人前一套背後一套不是良善之人的行徑,長此以往一定沒有好的結局。但是賈家沒落之後,襲人離去之際,最終成為賈寶玉身邊剩下的最後一個女人。


麝月的成功之處在於掌控盤活了身邊資源,使其為自己所用。對於她而言,襲人是最大的資源,丫環婆子次之。對於襲人她緊緊跟隨效仿,使自己成為有用資源;對於丫環婆子她隨時「翻臉」,一切都為自己「服務」。

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應該像麝月學習。沒有位子,資源不多,在這種情況下,要努力修煉自己成為有用資源,在機會來臨之時,發揮可控資源作用,最終達成目標。

麝月下的一個「套」,值得深思,值得學習!

註:本文資料引自《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80回本/《紅樓夢》程乙本·啟功校訂/《紅樓夢》(人民文學出版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