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睡覺有6種模樣,第5種最特別,睡姿也最好看!

小涵讀書 發佈 2023-01-23T20:29:37.981209+00:00

睡覺文雅的說法有就寢、休息、睡眠、入睡、坐寐、安歇、歇息等,這些說法在《紅樓夢》裡,睡覺的文雅說法有6種,具體是哪6種呢?

[文/小涵讀書]此文約1900字,閱讀約需6-7分鐘

睡覺,是人類不可缺少的一種生理現象。

在古代,「睡」與「覺」分別是兩個詞, 「睡」和「覺」連用起來,是指「睡醒」。現代所說「睡覺」是指進入睡眠的狀態。

睡覺文雅的說法有就寢、休息、睡眠、入睡、坐寐、安歇、歇息等,這些說法在《紅樓夢》裡,睡覺的文雅說法有6種,具體是哪6種呢?

第一種說法:安息

《紅樓夢》第三回,賈敏死後,賈母派人接林黛玉進京。


此時林黛玉作為巡鹽御史林如海之女,身份尊貴;賈母異常疼愛,留她在身邊的碧紗櫥與寶玉一起居住。

此時,林黛玉和賈寶玉年幼。按照豪門習慣,每個人身邊有一個奶媽、一個貼身丫環陪伴。

白天,林黛玉與賈寶玉相見,寶玉任性摔玉,林黛玉為此擔心,臨睡前哭泣。

寶玉和李奶媽睡著之後,襲人見裡面黛玉和鸚哥猶未安息,他自卸了妝,悄悄進來,笑問:「姑娘怎麼還不安息?」

襲人被賣進榮國府後,在賈母身邊受訓後,先是照顧史湘雲,後來照顧賈寶玉,與林黛玉第一次見面,所說「安息」之語,透露的榮國府的文化教養。

第二種說法:歇覺

《紅樓夢》第八回,薛寶釵染病梨香院,賈寶玉想去探望,若走直路需要經過父親賈政房前。

為了避免煩惱,他捨近求遠,繞道而行,路遇榮國府的兩名清客相公詹光、單聘仁。兩人見了寶玉,笑著趕上來,一個抱住腰,一個攜著手,請安問好,勞叨了半日,方才走開。


賈寶玉的老嬤嬤將兩人叫住,因問:「你二位爺是從老爺跟前來的不是?」兩人點頭道:「老爺在夢坡齋小書房裡歇中覺呢,不妨事的。」

清客是舊時有文化的知識分子,詹光、單聘仁經常陪同賈政吟詩作賦,言談舉止自然沒有粗俗之語,所以將賈政午覺說成「歇中覺」,亦俗亦雅,直白而含蓄。

第三種說法:歇息

《紅樓夢》第四十一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賈母出面宴請並帶她到大觀園遊玩,途中賈母因覺身上乏倦,便命王夫人和迎春姊妹陪了薛姨媽去吃酒,自己便往稻香村來歇息。

王熙鳳和李紈帶著丫環婆子跟隨服侍後,王夫人將攢盒散與眾丫環們去吃,自己便也乘空歇著。

歇息或歇著,雖然也指睡覺,從一個「歇」字不難看出,這種睡覺是指短暫的睡眠。

歇息和歇覺時間都不長。《紅樓夢》裡泛指主人「午睡」。

第四種說法:打盹

《紅樓夢》第五十七回,林黛玉年歲漸大,但是她和賈寶玉的婚事遲遲沒有人作主。


為了林黛玉的婚姻,紫鵑假借林黛玉回南方嚇唬寶玉,事情鬧大之後,寶玉病倒,紫鵑守在他身邊服侍。寶玉病癒之後,紫鵑探明他對林黛玉的一片真情,當天晚上回到林黛玉房裡,就開門見山將情況告知林黛玉,讓她直接找賈母成全婚姻大事。

林黛玉非常感激紫鵑所作所為,但是作為千金小姐,她無法跟賈母開口;賈元春暗示薛寶釵與寶玉的金玉良緣,更讓她左右為難。所以她當面拒絕,等到紫鵑睡覺之後,內心傷感,直泣了一夜 ,至天明方打了一個盹兒。

打盹是指短暫睡覺。

林黛玉寄居榮國府,過著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的生活,睡眠質量差。她曾經跟史湘雲說過,自己一年之中只能睡十來夜好覺,所以打盹成為睡覺的常態。


第五種說法:沉酣

《紅樓夢》第六十二回,賈寶玉過生日,史湘雲放開喝酒,酒醉之後,竟然睡在花叢的石凳上。

丫環將情況報知大家,眾人前來看時,「果見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業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鬧穰穰的圍著他。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

酒後沉酣是指一個人醉酒後酣睡的狀態。

史湘雲素有男人性格,表現在飲酒後也是如同男子一樣。這種人物百年難得一見,她醉眠芍藥裀成為她人生中最經典也最豪放的舉動,獨一無二,成為最壯美的睡覺場景。

第六種說法:安歇

《紅樓夢》第七十三回,賈政到趙姨娘房裡睡覺,夜深之際,兩人說話之時,忽聽外面一聲響,不知何物。忙問時,原來是外間窗屜不曾扣好,塌了屈戍了吊下來。趙姨娘罵了丫頭幾句,自己帶領丫鬟上好,方進來打發賈政安歇。不在話下。


《紅樓夢》第七十六回,林黛玉和史湘雲月下聯詩,後被妙玉請去喝茶後一起回屋睡覺,大家走至瀟湘館中,有一半人已睡去。二人進去,方才卸妝寬衣,盥漱已畢,方上床安歇。

從兩個細節可知,夜間睡覺通常稱之為安歇。

除了六種文雅說法之外,賈府里的男女老幼最常說的還是「睡覺」二字。6種文雅說法的出現,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文化氛圍所致。賈家雖然是通過戰功立家,但經過百年繁衍,發展成為「鐘鳴鼎食之家,詩書簪纓之族」,文化信息越來越濃。在這種氛圍里,睡覺時所用的文雅說法相對多一些。

二是有特殊情況。主要是史湘雲的沉酣,作為一個奇女子,她的睡覺方式與眾不同,讓人又愛又憐,給生命憑添了一脈生動注角。


三是語言豐富。每一個人都是鮮活靈動之人,身世、地位和處境不同,語境不同,所說之言,自然不同,沒有千人一面,自然就有了六種不同說法。

註:本文資料引自《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80回本/《紅樓夢》程乙本·啟功校訂/《紅樓夢》(人民文學出版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