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網都盼著她做渣女,真是大快人心

咖主說咖 發佈 2023-04-30T09:26:28.153997+00:00

故事發生在東北,反而蒙著一層喜劇色彩。「碎屍案」出自懸疑劇《漫長的季節》,導演辛爽,前作是《隱秘的角落》。


又一樁碎屍案。


別害怕,一點兒也不恐怖。故事發生在東北,反而蒙著一層喜劇色彩。


「碎屍案」出自懸疑劇《漫長的季節》,導演辛爽,前作是《隱秘的角落》。只不過「隱秘」拍的是南方詭異的小城家庭,「季節」拍的是關於東北的傷痕文學。‍‍‍‍‍‍‍‍‍‍‍‍‍‍‍‍‍‍‍‍‍‍‍‍‍‍‍‍


從官宣開始,這劇就備受期待。


▲左邊范偉,右邊秦昊,中間是「胖子」陳明昊


再看主演,范偉、秦昊、陳明昊,三個老男人開口就是幽默金句,看得人直樂呵。


「跳的啥舞啊,那傢伙,把老太太都快掄上天了」

「拉丁舞,就得掄」


「弗洛伊德說,一個精神健康的人,都能做到兩件事,認真工作以及愛人。」

「弗洛伊德誰啊,他廠里分房了嗎?」



這就是東北人的特質,幽默似冷箭般射出來,讓你猝不及防後,大笑不止。


然而細細咀嚼,全是悲涼。


中年時意氣風發的火車司機范偉老師,爹味十足,見啥都想指點兩句。兒子去世後,人至老年卻變得落魄而沉穩。


大學畢業想一展拳腳的青年秦昊,人到中年得了糖尿病,挪動著肥胖的身子一事無成,整日注射胰島素。


英勇無畏的刑警隊長陳明昊,老了只能拘在舞廳指點江山。



具體的大家自行去看,今天我想聊的是女性,懸疑劇里的女性。



《漫長的季節》女主角李庚希。


許多人詬病她演技,我覺得雖不能和一眾老戲骨比,倒也不令人出戲。


她飾演「沈默」,身世悲慘,小時候父母去世,她被自己的大爺收養,卻長期遭受猥褻。


老男人會用皮帶抽打她,虐待時用鑰匙鏈綁住她的雙手,帶有很強的性意味。



她長期被周圍年長的男性不懷好意的凝視。


去娛樂城兼職彈鋼琴,被經理以猥瑣的目光打量,問「腿挺直溜的,穿褲子幹啥?」



喝醉酒的客人鬧事,要她彈《縴夫的愛》,她不肯,被用錢砸在臉上。


一位港商看上她,設計利用她的朋友給她下藥,之後強姦。


學校的公告欄里被貼上她的裸照,教務處的男性領導直接問她是不是在娛樂場所做三陪小姐。


這些遭遇使她生命里的親情、友情、愛情全在變質崩壞。劇情播到第九集,還未證實被碎屍的人是她,但許多證據指向這個可憐的女孩。


然而,她的生命里也有美好。


她鋼琴彈得很好,穿白裙子坐在那兒,清澈潔白如天使。



面對愛的男孩,聽他念詩,會綻放出純淨的微笑。


一起看電影《鐵達尼號》,還會主動勾男孩的手,與他享受隱秘的曖昧。



陽光照進來了,她開始試著擺脫黑暗,那麼弱小,那麼堅定。


被打後,她第一次反抗大爺,派人將大爺鄉下的兒子胳膊卸了。


她威脅他,「胳膊斷了是外傷,好養,再有下次就不知道傷哪了。」


大爺憤怒掐她的脖子,說「你早晚死在我手裡」。


她的眼神里先是出現了與之對峙的堅定狠厲,然後是後怕,脫力坐在地上,最後大喊一聲,又哭又笑。



這是她年輕的身軀第一次反抗壓在身上多年的男性權威,以如此悲壯的方式,清秀面龐上調動出了複雜而豐富的情緒。


我猜想,也許她是一個「朱朝陽」那樣的主角,看著孱弱,心裡卻有巨大的黑洞和能量,最後成了大boss也說不定。這次,全網都盼她做渣女。


到這兒,我才算從李庚希的身上看出了懸疑劇女主的氣質,不單單是一位清純的大學生,還是一位美而複雜,神秘不可測的女性。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裡的宋佳。


她眉毛濃黑,眼神裡帶些迷離疲憊,有一層難解的神秘。



她飾演的林慧,年輕時是一位遠近聞名的風流校花,在舞會上認識了姜紫成(秦昊 飾)和唐奕傑(張頌文 飾)。


和姜有情,卻在懷孕後被其拋棄,退而求其次嫁給了甘做備胎的唐。


有一場戲剪輯很絕,荒唐至極。


林慧從姜紫成纏綿悱惻的大床上,轉瞬跳進了唐奕傑卑躬屈膝的婚姻里。



然而姜紫成沒過幾年,回來了,林慧就又貼上去,明目張胆的偷情。


唐奕傑再多深情也化為憤恨,他終於關上門伸出手,拳頭和巴掌往她身上招呼,邊打邊哭。



林慧身上的紋身,被解釋是用來遮掩疤痕。卻在背上開出奇詭妖嬈的花朵,連同這身體一起,澆灌她的欲望,成為暴力的溫床。


最後,身心的創口越來越大,她終於把自己逼出了間歇性神經病,自殘,發瘋,悽厲脆弱的不像樣子。


這是一個要愛不要命的女人。



不得不說,宋佳和電影迷離搖晃的氣質太合了,飽脹著情慾,氣質濕噠噠的,看著她能想到潮濕的雨天。


而宋佳本人對林慧的形容更絕:某些水果在腐爛之前會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香氣,這就是林慧。



《浮城謎事》裡的郝蕾,同樣有一張讓人想要一探究竟的臉。


她飾演一位中產媽媽,家庭美滿。幸福的破碎從她無意間發現自己老公喬永照(秦昊 飾)出軌開始。



那個女孩叫蚊子,是個女大學生,年輕的身體,稚嫩的臉龐,戴廉價的塑料珠串,隨便抹點眼影,就有溢出來的清純漂亮。


郝蕾太會演「為情所傷」,整部電影都掛著一對被眼淚浸泡後的腫脹雙眼,一旦對上她空洞失落的眼神,我就無可抑制的共情。



郝蕾太迷人,她的純欲比之年輕有活力的大學生,更多一份纏綿。


第一次發現丈夫出軌,她回到家先是大口嘔吐,然後緊貼著丈夫求歡。


其實是極度害怕又絕望,心裡的洞太大了,儘管噁心,卻會瘋狂渴望得到肉慾的滿足。



電影裡,女二號齊溪也出彩。


她是郝蕾婚姻里最大的那根刺,多年前的一次隱秘偷歡,讓她和喬永照有了孩子,一夜情變成了長久的牽絆。


比之郝蕾的正宮氣場,她更加卑微。


喬永照對她全然沒有尊重,動輒打罵,拿她洩慾,像一個暴君似的虐待她,而她頑強又卑微的愛著,作踐別人,也作踐自個兒,只想完整得到這個男人。



最弔詭的場面是,兩個家庭的成員無意間在齊溪家碰面。


上一秒郝蕾對女兒說,「爸爸來接你了」。

下一秒齊溪對兒子說,「宇航,爸爸回來了。」



此景一出,我三觀都被顛覆。


兩個女人中沒有贏家,豪宅里的妻子,出租屋裡的情人,都是那個男人滿足欲望的工具。


而這欲望毀了三個人,他們合力建造了愛與欲的墓冢,掩埋了年輕的蚊子(女大學生被聯手殺害)。



李滄東的《燃燒》,女主角全鍾淑,一張清秀幼態的臉,身材單薄細瘦,純真而敏感。



她是打拼在都市底層的年輕女孩,在條件糟糕的出租屋裡為生計掙扎。



儘管身處在為衣食和未來擔心的境地,依舊為極致的浪漫買單。欠下的巨額卡債尚未還清,卻跑去非洲旅行,追尋精神世界的豐富。


女性在這樣一個物慾世界裡迷失,代價不會小。


電影中有兩個重要的男人,圍繞在她左右。


貧窮寡淡的男孩鍾秀,是她的老同學;多金沉鬱的富家子ben,是在非洲旅途中相識的朋友。前者的愛純粹簡單,後者的甜蜜中蘊藏殺機。


▲鍾秀(左),ben(右)


最後,她選擇了後者,卻也被其殘忍殺害,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電影中有一場戲十分詭異,荒誕。



夕陽下她脫掉上衣,赤裸上身在暮色中緩緩舞蹈,年輕的肉體下掩藏著一顆敏感且自憐的靈魂,看起來分外落寞,卻也有一份孤傲的自由。


從此,她就隨夕陽消逝了。


《白日焰火》裡的桂綸鎂,身上有種被塵世碾壓後殘存的優雅與仙氣兒。


她飾演洗衣店女工吳志貞。一出場,鏡頭就透過帘子底下的空隙窺視她白皙纖細的腿,與涼鞋裡漂亮的腳,給足了性暗示。



電影中,桂綸鎂高挑,細瘦,一張冰冷透明的臉,藏著無盡的複雜。男人不停因她而死,她卻始終沉靜,泰山崩於前而不倒。


這種女人,心裡裝著大事,偏偏這種神秘難測的氣質,十分吸引男人。


調查她的警察廖凡,在她那兒就一頭栽了。



然而,陷得越深越明白,她才是那個藏在背後的隱形大boss。


1999年的一起碎屍案。


因為洗壞了顧客的皮衣,吳志貞被索賠兩萬塊,她賠不起,那人讓她肉償,一次不夠,第二次她失手將人殺死。


丈夫甘願為她扛下所有罪責,分屍,拋屍,做了多年的活死人。而她最終也被發生過肉體關係的警察廖凡出賣,送上了警車。


看似是玩弄感情的蛇蠍美人,實則有著無力而悲情的命運。



懸疑劇里的女性,有種獨屬於都市的冷感和疏離,她們的臉平靜如春天的水面,情緒卻洶湧如燃燒的烈焰。


她們的命運被時代切割在一個又一個故事裡,深陷其中,沒有從中逃出的能力,背叛或者被背叛,都是註定。


她們像被關在屋子裡的飛蛾,徒勞地沖向一切光亮,沖向玻璃窗、燭火或燈光;她們有故事有魅力,體現出人性的複雜,也帶給觀眾對人間百態的深刻理解。

來聊聊:你還提名哪些懸疑劇里的女性?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