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 陽泉1985(二)

蝌蚪五線譜 發佈 2023-05-02T10:56:46.302121+00:00

本期科幻小說來啦~今天為大家推送的是《陽泉1985》作者:關德深科幻小說4、D日星期六一早起床真有點不爽,但是為了拯救中國科幻,算了。在合租小區正門等了大概半個小時,沒見到張電工,卻發現李總親自開著他的老邁巴赫來接我了。上車後,他遞給我一個黃色牛皮紙文件袋。

本期科幻小說來啦~

今天為大家推送的是

陽泉1985

作者:關德深

科幻小說

4、D日

星期六一早起床真有點不爽,但是為了拯救中國科幻,算了。在合租小區正門等了大概半個小時,沒見到張電工,卻發現李總親自開著他的老邁巴赫來接我了。上車後,他遞給我一個黃色牛皮紙文件袋。

「這個,要到『那邊』才可以打開嗎?」我忽然想到古裝劇裡面的錦囊妙計。

李總被我逗笑了,說:「沒事,你現在就能看。」

我繞了幾圈綁繩打開袋口,發現裡面除了買版權的10萬塊80年代舊鈔,還有一封信和一張巴掌大的熟料扁盒,外形像極了WORD文檔的「保存」按鈕。

大概看出了我的疑惑,李總開口解釋:「這叫軟盤,是那個年代PC電腦的可移動儲存介質,和現在的U盤差不多,只是裡面只有1.44MB的內存。」

我拿著軟盤翻看著,卻看不見接口,問道:「可是我不會用這個啊。」

李總:「你不需要用它,如果任務有困難,你把文件袋裡的東西交給學校里的一個人,他應該會無條件幫助你。」

「李總您還在學校安排了幫手?他是誰?」

「我自己,當年我也在這所中學念過書。」李總說完,一踩油門,邁巴赫往前竄,加速度把我身體壓進真皮座椅里。就是從這一刻起,我變得身不由己。

車子飆了沒多久就慢下來,引擎好像有點異響,我聽張電工說過,這車保養費奇高。這兩年公司資金緊張,李總又礙不下面子換車,就交代他去普通維修店做幾百塊的保養湊合著用。

大概怕車子中途趴窩,李總尷尬地開著車子在市區低速行駛,終於在半小時後順利到達目的地——一棟毫不起眼的白色建築物。時間旅行,我以為只會出現在科幻小說裡面,其實不然。李總給出的解釋是,某個組織已經把時間機器發明出來,並且用它回到過去,不斷調整這個組織在歷史長河中的決策,讓自己永遠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要不是時間機器就在我眼前,我會覺得剛才他邊開車邊說的,只是計程車司機角色扮演時,閉著眼睛瞎扯。控制台很大,上面有20多個座位,這時候就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在不停換位置忙活著。

女助理穿著高跟鞋,男主管白袍子下面露出半截牛仔褲。啟程時間定在機構放假的周末。我很想問問這次時間旅行真的是合法合規的嗎?但是看看這場景,還是忍住沒問。事到如今,後悔都來不及了。

1985年某日早晨,陽泉市南山公園。

晴天霹靂,一道紫色閃電落在山頂主峰,打在新落成的凌雲閣塔頂。塔頂隨後不斷以電磁脈衝的方式往外吐回能量,導致市內所有無線電設備被干擾,3分鐘後電磁干擾消失,一切恢復正常。這個異常並沒有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人們沐浴在早晨的陽光當中,開始忙碌的一天。

時空裂縫就在凌雲閣第四層,這裡可以俯瞰整座80年代的城市。改革開放第七個年頭,建築物的新舊交替,讓這座內陸城市展現出時代的生機。我趁無人發現,趕緊離開凌雲閣。繞過碑廊,就是筆直的下山石階,穿過題著《駐雲飛瀑》的牌樓,陽泉中學就在眼前了。

出了南山公園北門,就是南大街,街道兩旁有小販臨街擺賣。街上多半是行人,也有自行車和驢車,機動車並沒有看到。穿過大街,就是陽泉中學的大門。

門外幾個青年拿著長掃把在掃地。我走上前,向其中一個問道:「同志,請問一下校務處怎麼走?」

那人抬起頭來,我倒吸一口氣,內心不禁感慨道:「陽泉中學不愧是孕育文心老師大作家的地方,果然是人傑地靈,連個掃地的都這麼帥氣!」

那帥哥看我的眼神,讓我心臟猛跳了幾下,只聽見他用磁性的聲音回答:「我們都是這裡的學生,叫我同學就行。」然後給我指了個方向。

我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校務處所在的教學樓外牆還漆著一句紅色標語:「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5、D+2日

假冒高一4班插班生,我已經近距離觀察學生時代的文心老師兩天了。除了上課,他平時喜歡埋頭看小說,對身邊的事情不怎麼在意。我曾經試過抱著一摞書從他座位前經過,然後故意掉在地上。誰知道他埋頭在阿瑟·克拉克的《科幻短篇集》後面,絲毫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把我氣得跺腳離開。

這兩天我一直找不到機會搭訕,更別說簽合同的事了。就在我覺得任務要失敗時,事情有了轉機。我發現文心並不是對所有事情都不關心,最起碼在班花小儀走過時,他會放下小說盯著人家看。

這個年代學生大多還是穿著色彩單一的棉布衣褲,也有一些穿著印染鮮亮色彩「的確良」面料的襯衫和裙子。而小儀屬於走在潮流更前端的一小撮人,她穿的是短裙配黑色絲襪。

我看了下自己的白色牛仔褲配藍靴子,暗罵了聲小說里都是騙人的,原來作者喜歡的是黑絲。發現自己輸在起跑線上,我只好改變策略,開始接近小儀。要是由小儀開口,請文心簽下合同應該有很大機會成功。

和文心相比,小儀好搭訕得多了。我擁有超越這個時代化妝知識和穿搭技巧,很快就征服了愛美的她。我們成了閨蜜,當我提出要她幫我處理合同的事時,她提出了一個條件。她要我幫她實現一件事。

一件可能全校女生都想做的事。

放學後小儀拉著我往學校禮堂走,校劇團正在那邊排練中秋節匯演的節目。禮堂里人不多,只有三三兩兩圍觀排練的同學,舞台上有幾個高年級師兄在演話劇。小儀指著其中一個告訴我,那人就是高三的李帥,全校女生的偶像。

我遠遠看了一眼,這不就是我穿越時空來到80年代之後,在校門口看到的那個帥哥嗎?這就是學生時代的李總?人帥愛演戲,難怪以後可以成為明星呢!

小儀的要求是讓我單獨約李帥出來玩,對於其他人來說,這無疑是很困難的。但我手裡有中年李帥給的一封信,李總說過,學生時代的他看了信後,會無條件配合我完成任務。我對著小儀拍胸口保證,李帥一定給她約過來。

然後我們就等排練休息的時候,到後台找人。我很有信心,只要拿出信,李帥就會跟我們走。然而事情也沒有我預想的順利,別的不說,就說給李帥送信的女生,就有七八個人,有一些更過分的居然還送湯送飯。我們排在隊伍後面,等排到了劇團都快結束休息。

我趕緊上前遞上文件袋,拉著李帥說了兩句。李帥很有禮貌地聽我們表達對他的景仰之情,然後把我的信放在粉絲信件專用的籃子裡。好傢夥,光信就有十幾封,等看到我的信都不知等到猴年馬月去。好在他看到我手裡的軟盤時,才顯示出與眾不同的重視。

粉絲內卷太可怕了,好在我有高科技追星。電腦軟盤在這個時候可是不常見的高科技物品,比什麼送湯送飯高端得多。李帥告訴我,學校只有計算機小組那邊才有電腦,他得找同學借用電腦才能看到軟盤裡面的資料,等看完之後再來找我。

眾目睽睽之下我也不能大喊自己來自未來,只能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準備回去等消息。就在這個時候,小儀也報出了自己的名字——丁心儀!

我嚇了一跳,差點站不穩。這不就是我的前老闆娘李太太、丁女士嗎?回去的路上我不禁偷偷看小儀,心想你倆未來就會在一起,還叫我搭啥子橋、牽啥子線呀!不過我也沒把這些告訴她,將來他們會結婚,再離婚。事情有點複雜,我不打算摻和。


作者:關德深

《男人與貓》,2021年北京科幻創作創意大賽

第十屆「光年獎」科幻微小說三等獎

《故鄉明月》,第九屆「光年獎」原創科幻徵文大賽

短篇小說獎二等獎

審核專家:王瑤,西安交通大學中文系主任、教授

蝌蚪五線譜原創科幻小說,轉載註明來源
責編:
咕嚕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