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振華發現部隊奉王洪文手令活動,葉帥:任何人不准進吳淞炮台

冰點歷史 發佈 2023-05-24T20:03:32.886338+00:00

據中共中央1976年第16號文件,華國鋒的講話部分如下:「據我們得到的可靠情報:他們是準備在10月10號搞政變,王洪文把標準像都拍好了;

前言

據中共中央1976年第16號文件,華國鋒的講話部分如下:

「據我們得到的可靠情報:他們是準備在10月10號搞政變,王洪文把標準像都拍好了;上海不僅給民兵突擊發了槍炮,還發了大批紅布紅紙,說要慶祝偉大的節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決定採取這種特殊措施,把他們全扣起來,進行審查。」

華國鋒之後,葉帥作了重要發言。其中提到:

「周總理病重以後,四人幫以為,按照原來的次序,政治局應該由王洪文主持,國務院應該由張春橋主持。但是,毛主席就是不給他們。」

王洪文接見外賓問不到點子上,毛主席很生氣

1972年9月,王洪文奉調到了北京。中央給他的安排是,跟著周總理參加中央會議,學習歷練。

為了培養王洪文,中辦特意給他送了馬列恩斯毛著作,供他「汲取」養分。

初來乍到,王洪文小心謹慎,努力地按照中央的要求去做。從中央的幾次安排上看,王洪文明白了,自己必須要在學習方面下功夫。於是,他主動向上海市委的徐景賢提出,需要一名專業的英語老師。

原來王洪文已打聽到了,毛主席正在學習英語。

此時的王洪文每天浸泡在學習、開會之中,一段時間後,毛主席派他去新疆、浙江等省份,負責處理因群眾組織派別對立而遺留的矛盾。

這恰好撞在了王洪文的「強項」上了,畢竟他就是這麼「起家」的。

憑著對這方面的經驗,王洪文很好地完成了任務。不久,張春橋給上海市委傳遞了一個意思,就是說,王洪文要留在北京了,不回去了。

話說,接班人問題,一直是林彪事件後毛主席的一處心病,而王洪文的出現,似乎就有了療養方案了。但由於王洪文的資歷太淺,經驗不足,更關鍵的是,無法從他以往的經歷中,探索出其真實的能力與品德。

毛主席對王洪文不是很放心,於是,一面提醒他,一面幫助他。

十大籌備召開前,毛主席曾找王洪文談話。這次談話後,毛主席讓王洪文去找一本叫《劉盆子傳》的書讀一讀,王洪文當時不知道在想什麼,沒有聽清楚書名。但他又不好意思再問毛主席。

回去後,王洪文趁著去上海出差的機會,把這件事告訴了朱永嘉,朱永嘉對歷史是很有研究的,他立即猜出了主席說的那本書的名字,還解讀出主席的意圖。

朱永嘉對王洪文說,毛主席的意思就是希望他不要做劉盆子,不成大器扶不起來。

不久,王洪文出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為了觀察王洪文的政治能力,毛主席會聽取他接見外賓時的談話、行為舉止等情況。

一次,王洪文在接見重要外賓前,按常理,他應該事先做好準備,了解一些對方國家,以及外賓的習慣等方面的情況。

可王洪文卻對外交部送給他的相關資料看都不看。

次日,到了正式接待時,王洪文什麼「要點」也問不出來。只能是翻來覆去地問外賓,來中國吃得慣,住得慣吧。

在場的會議記錄人員如實地將王洪文與外賓的談話寫成了簡報,報送給毛主席審閱。毛主席看後,非常地生氣。

此外,王洪文的文化知識也讓毛主席無法與之很好地交流。有一回,毛主席與王洪文談話,提到了「張勳復辟」的故事。王洪文聽了一頭蒙,向主席問「辮子兵」是什麼意思。

毛主席無奈地說:「你自己去查吧。」

根據毛主席對王洪文的多次考驗,得出了一個結論。毛主席曾對總理說:「王洪文的政治不強,威望不高。」

為了提高自己的「威望」,王洪文將精力都放在了上海國棉十七廠。在1973年9月10日,王洪文對廠子的代表們說:

「廠里的『三位一體』經驗,要抓一抓,總結一下,否則我在北京講話講不響。」

當王洪文進了中央政治局,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結成「四人幫」,上海民兵便成了「四人幫」的武裝了。

王洪文還曾與「親信」提出過要搞「全國民兵總司令部」,由他親自抓。幸虧毛主席否定了王洪文關於成立全國民兵總司令部的計劃,也使得這支全國性的「第二武裝」未能成型。

王洪文的表現與毛主席的期待大相逕庭,四屆人大籌備工作的最後階段,王洪文的一個舉動,讓他徹底地跌落了谷底。

為了與毛主席商議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周總理抱病飛往長沙,向毛主席請示。幾乎同時與周總理專機起飛的是王洪文的專機。

那時,王洪文負責中央日常工作的主持,他這次藉口向毛主席匯報工作,實則是為江青傳話要權的。

12月23日,王洪文初到長沙,等他說了意圖後,毛主席就直截了當地提醒他:「江青有野心,有沒有?我看有。」

王洪文是帶著任務來的,他在24日又講起了江青囑咐他說的那些話。毛主席很是不悅,他當著周總理的面,批評了王洪文,讓他不好搞四人幫,不要搞宗派,那樣是會摔跤的。

25日,周總理匯報完工作後,準備回北京去了。當他向毛主席辭行時,主席留他在長沙小住幾日。而王洪文則被毛主席打發到韶山參觀去了。

不久,王洪文就回到了上海,心態上發生了巨大落差,變得萎靡不振了。

1975年2月3日,毛主席結束了在湖南的114天羈旅生活,回到了北京。5月3日,毛主席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會議。

在這次會議上,毛主席對「四人幫」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毛主席還提出了要解決「四人幫」的問題。

之後,「四人幫」的成員也一個個地寫了檢查。王洪文的檢討部分如下:

「……但我沒有及時向毛主席報告,這是我原則性不強,組織觀念不強的表現。」

葉帥對華國鋒說,「四人幫」動不了軍隊

毛主席逝世前後,「四人幫」將很大的精力都放在了「槍桿子」上。王洪文曾擔心地說:「我最擔心的是軍隊不在我們手裡。」

對於毛主席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四人幫」為了奪權,對其的態度明顯有對抗。

正如《鄧小平改變中國》一書中,記錄著華國鋒的講話:

「主席逝世後,如果不是他們變本加厲,欺人太甚,我們也不想現在解決。但他們太瘋狂了,根本不把毛主席,不把政治局放在眼裡,公然要搶班奪權,另立中央。」

華國鋒曾與葉帥商討過軍隊的問題。華國鋒向葉帥請教要注意哪個方面的問題?葉帥告訴他,要注意民兵。解放軍的傳統是,指揮只能是一個,不能是多中心。

所以,軍委還是在老帥們的掌握之中,「四人幫」動不了軍隊,正抓緊搞民兵。

在上海,不知何時吹起一陣風,說10月10日這天,蔣幫要對大陸發動「反攻」。

為了提前「備戰」,上海民兵已經集結,加強值班。不過,令人困惑的是,上海民兵沒有衝著海防前線殺去,而是在機關附近修起了工事。

當時,坐鎮東海艦隊司令部的是蘇振華將軍。作為軍人,他第一時間對此不尋常的情況,作出反應。

10月4日,蘇振華給葉帥打了電話,匯報說上海民兵的不正常集結。葉帥囑咐說,要蘇振華時刻注意他們的動向。

不久,蘇振華又傳來急促電話,他對葉帥說,上海民兵已經闖入了吳淞口炮台!

葉帥問是奉了誰人之命?蘇振華說,奉了王洪文的手令。

葉帥在電話那頭,非常生氣地大吼道:「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進入吳淞口炮台!」

就這樣,這場民兵鬧劇暫時地落下了帷幕……

王洪文被捕時,情緒很抓狂

1976年10月6日下午,在懷仁堂正廳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會上,華國鋒宣讀了一個由汪東興寫好的對「四人幫」進行「隔離審查」的決定。

繼張春橋之後,王洪文乘坐著豪華的高級轎車,來到了懷仁堂的前門口。

王洪文從轎車出來後,心情還是很輕鬆的。不曾想,前方迎接他的是四位威武高大的解放軍戰士。

當聽到「不許動,舉起手來」的口令時,王洪文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當他知道了怎麼回事後,情緒立即狂躁起來,他大喊一聲:「來人哪!」就飛出一腳,想往外跑。

但戰士們身經百鍊,對付王洪文一人還是綽綽有餘的。王洪文被控制住後,他並不老實。

突然,一隻拳頭擊中了王洪文,將他打退了好幾步。但王洪文忍著劇痛,還是大吼著鬧事。這樣一來,戰士們只好給他戴上了手銬,將其推到了大廳見葉帥和華國鋒。

華國鋒旋即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紙,大聲讀著:

「王洪文犯有極其嚴重的錯誤,經中共中央研究決定,對王洪文進行隔離審查。」

此時,王洪文向發了瘋一般,朝著葉帥那裡沖,葉帥盯著王洪文,嘴裡吐出了四個字:「自作自受。」

王洪文再次被控制住,華國鋒使了一個眼色,戰士們推拉著王洪文出了門,塞進汽車拉走了。

在粉碎「四人幫」的行動中,華國鋒、葉帥、汪東興等人起了巨大的作用……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