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賭王家族的傳說很多,何超瓊和保姆晶姐這一段最打動我

咖主說咖 發佈 2023-06-10T03:31:59.119788+00:00

媒體報導,賭王何鴻燊三太陳婉珍創辦的香港粵劇藝術團成立了。粵劇是世界非遺,這個藝術團,對傳統文化的發展傳承無疑是功德一樁。


媒體報導,賭王何鴻燊三太陳婉珍創辦的香港粵劇藝術團成立了。



粵劇是世界非遺,這個藝術團,對傳統文化的發展傳承無疑是功德一樁。


重磅嘉賓霍啟剛,不僅上台致詞,還特意在社交平台曬圖道賀。



何超瓊也到場了,梁安琪人沒到但送了花籃,稱呼「陳婉珍博士」,顯得情商很高(陳婉珍是林肯大學管理學名譽博士)。



女兒何超蓮更是打扮精緻前來為媽媽捧場,這幾乎是她大婚之後第一次公開露面。


今年4月的峇里島婚禮之後,何超蓮特意寫了小作文,對老公竇驍和雙方長輩致謝,重點cue到一個人,「最可愛的Lisa仔特地化妝了」。



這個Lisa是賭王三房家的菲傭,從何超蓮10歲開始就照顧她的生活起居,感情非常好。Lisa不識漢字,但何超蓮經常在小作文里提到她。之前給Lisa慶生,還親手為她做蛋糕,賣相不咋美麗,但看著真材實料夠實誠哈哈。



三房還有個故事。


陳婉珍以前一直戴著一隻10克拉心形鑽戒,是何鴻燊送她的。賭王重病時陳婉珍在醫院陪伴,去衛生間洗手,隨手把鑽戒摘下來交給了女傭,女傭鄭重地用紙巾包好帶回了家。


重點來了。女傭回家之後打掃衛生,意外把紙巾包著的鑽戒衝進了馬桶,趕緊去撈,手忙腳亂之間按到了馬桶按鈕,沖走了。



賭王離世,再不能送陳婉珍戒指了,她很難過。何超蓮把這事記在了心裡,找了三年,終於在一家珠寶店找到了同款的心型鑽戒,售價七八百萬,忍著肉疼,買下來送給了媽媽。



那名女傭不知姓名,後來也不知是留下還是辭職了。但這種情況是僱主越寬容,員工越愧疚,如果沒離開的話,以後反而會格外努力工作吧。


仔細八一八,賭王家各房跟保姆之間有不少故事,有的溫暖感動,有的玄乎神奇。



何猷君在《幸福三重奏》裡爆過一個大料。


他無意中說到,自己的第一部iphone是保姆送的,因為她中了彩票。



當時是2010年左右,這位馬來西亞女傭生日那天出門,隨手買了張六合彩,沒想到居然中了3000萬港元大獎。


她居然也沒有辭職去過樸實無華的富婆生活,仍然老老實實在四房工作。她已經在這裡做了十幾年,跟全家上下很有感情。


她問當時15歲的何猷君:你想要什麼禮物?我送你!小少爺老老實實回答:想要蘋果手機。保姆大手一揮,安排!


知道中獎了,何猷君比「金主」本人還興奮,忙前忙後教她怎麼複印兌獎材料,還叮囑她不要出去,更不要告訴任何人。



何猷君不是扯故事,2010年武漢晚報報導過此事。網友們一看坐不住了,這財運怕不是真的會傳染,爭著問賭王家還缺不缺花匠園丁之類的。


另一位保姆郭姨,照顧何猷君時間最久,最疼他。


2018年郭姨出了車禍,醒來後怕影響何猷君工作,不願讓他擔心,沒有告訴他。何猷君兩周後才知道,立刻放下工作趕回家,一見到郭姨就哭了。



何猷君小時候,賭王和四太經常不在家,更多的時候是幾位保姆給他餵飯、教認字、教背詩、講做人的道理。



他姐姐何超盈也在接受魯豫採訪的時候說:我最愛的人……是珍姐,一定是她!



珍姐沒有結婚、沒有小孩,何超盈說,「爸爸媽媽他們有不同小孩子,有不同的生活,但是我的珍姐只有我一個。」



何超瓊有一位保姆叫晶姐,在二房工作了長達48年。


何超瓊1962年生,同一年澳娛成立,何鴻燊因此格外喜歡這個二房大女兒,覺得是她給家族基業帶來了好運。



可是這條錦鯉,童年享受到的陪伴是有限的。都說藍瓊纓對女兒管束十分嚴格,何超瓊委屈的時候、鬱悶的時候,總是晶姐去安撫她,兩人的感情已經近似母女。


29歲時,何超瓊被父親施壓,放棄陳百強,跟許晉亨聯姻。眼睛騙不了人,盛大婚禮上,她的眼神沒有一點星光,美麗卻憂鬱。



她從娘家誰都沒帶,只帶了坊間傳說的10億嫁妝,以及晶姐。或許那9年裡,因為有晶姐陪在身邊,她才有所慰藉,在冷漠的婚姻里支撐過來。


晶姐是自梳女。舊時未婚女子都會梳一條長辮子,待出嫁時,由母親或女性長輩將辮子梳成髮髻。立志不嫁的女子,就需要履行一定的儀式,自己將頭髮梳成髻,所以叫「自梳」,東南沿海一代有許多自梳女。


晶姐年邁做不動了,準備回鄉下養老。何超瓊十分不舍,竭力挽留請晶姐不要走,承諾給她養老送終。



她讓晶姐住進自家一套價值1.2億的半山別墅,還安排其他保姆照顧她。雖然晶姐不能再工作了,但66萬的安家費和每月8000元港幣的薪水按例發放。


除了物質上的保障,何超瓊有空的時候還帶晶姐喝茶、逛街,出門握緊她的手,一起坐在汽車後座,按豪門規矩,後座是只有主人才能坐的。



美高梅酒店開業的時候,何超瓊特意帶晶姐去參觀。美高梅是她事業的轉折點,足見晶姐在她心裡的地位。


晶姐未婚未育、單身終老,因為何超瓊的關照,得以享受到一個衣食無憂的富足晚年。


後來晶姐去世,何超瓊親力親為,替她風風光光辦理了後事。還斥重金為晶姐買下一塊墓地,逢年過節去祭拜,像待對親人一般。


豪門最無情,等級森嚴,規矩繁多,博弈至上。何超瓊和晶姐能夠做到這樣境界,前提當然是因為沒有任何利益衝突,才有機緣釋放出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善意。她們彼此除了陪伴別無所求,不像父母對子女有功利心,也不像子女對父母有怨懟心,一個忠誠,一個體恤,反而處成了豪門裡最簡單的關係。


關於賭王家族的傳說很多,但這一段最打動我。


這互相救贖的感情,像一束光,溫暖了她們各自的半生。


▲圖源劉德華、葉德嫻《桃姐》劇照


時間是最殘酷的東西,卻也是最好的東西,驗證了人心,見證了人性。


無論身家財富、階級門第如何,愛與安全感,始終是人類本質的需求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