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噙霜偏心女兒,盛老太太刻意裝窮,原因竟然一樣

蘭友講述 發佈 2023-11-28T01:40:25.405337+00:00

圖片來源於網絡王大娘子對林噙霜說過:「當初你仗著肚子大了,來到我家,逼著我吃你的妾室茶。」高門大戶都講究子嗣,林噙霜當初能夠順利的進盛家,都是因為懷上了兒子長楓。母憑子貴,林噙霜成了盛紘的妾。按道理說,林噙霜應該更偏心這個寶貝兒子,為什麼林噙霜重女輕男,偏心墨蘭呢?

圖片來源於網絡

王大娘子對林噙霜說過:「當初你仗著肚子大了,來到我家,逼著我吃你的妾室茶。」

高門大戶都講究子嗣,林噙霜當初能夠順利的進盛家,都是因為懷上了兒子長楓。母憑子貴,林噙霜成了盛紘的妾。

按道理說,林噙霜應該更偏心這個寶貝兒子,為什麼林噙霜重女輕男,偏心墨蘭呢?甚至豁出自己的一切,為墨蘭的前程鋪路。甚至會幫著墨蘭數落自己的兒子。

林噙霜說過這樣一句話:「妹妹才比謝道韞,她想嫁高門,有什麼錯?倒是你,若考不上功名,日後沒個一官半職,那說不定還要靠妹夫來扶持呢!」


為什麼林噙霜會重女輕男?

第一,長楓不需要林噙霜扶持。

古代男子大多通過科考來改變命運,光耀門楣。雖然長楓是個庶子,但是盛紘早早就把他安排到前院學習,和長柏一起。

在長楓的教育問題上,林噙霜插不上手。頂多平常打罵幾句,成不了氣候。平常,林噙霜和兒子的相處時間也是非常有限的。

就算後面長楓科考落榜,父親和長柏都會盯著他學習。但凡看過劇的都知道盛虹在考試拜菩薩的時候,是把長楓的名字排在長柏名字前面的。

盛家的一大家子都在為他的前程考慮,也不需要林噙霜多謀劃。

墨蘭就不一樣了,她天天跟母親待在一塊。林噙霜不用管兒子,精力自然就放在女兒身上了。

尤其,在那個年代,女子的未來都是系在丈夫的身上,給墨蘭找一個好歸宿,就成了林噙霜一直在做的事情。

當家主母王大娘子對墨蘭的婚事一直都不上心,盛紘又只給墨蘭找了一個窮舉子。這樣的安排,林噙霜當然是不滿意的。

林噙霜為了女兒、也為了自己的未來能有依靠,肯定會盡全力替女兒謀劃。在她眼裡,女兒墨蘭肯定要高嫁的,甚至比她兒子長楓更能為自己帶來利益。

第二,墨蘭自己比長楓爭氣。

林噙霜本來對長楓也是有期待的,但是他科考失敗了,整個林棲閣上下被數落了,還被葳蕤軒壓過一頭。

墨蘭更是覺得哥哥不爭氣。

在劇中,墨蘭更是嫌棄哥哥:「哥哥一人落榜,害得我和小娘都要被數落。」

而墨蘭就不一樣了,她在盛家四姐妹中一直都很拔尖,這讓林噙霜的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

林噙霜家道中落,只能做妾,但是好在主君寵她,讓她什麼都不比王大娘子差。甚至還給了她田產和鋪子,日子過得比大娘子還好。

主君的寵愛,不斷助漲林噙霜的好勝心和虛榮心。她什麼都要爭,什麼都要比王大娘子強。

科考三年一次,長楓下次科考說不定還會落榜,與其指望兒子逆襲,不如把這份指望放到女兒身上。

林噙霜想到自己當年就是靠嫁給盛紘改變命運的,她相信自己的女兒也可以靠嫁人改變命運。

在她眼中,只要能向上爬,把王若弗踩在腳下,她就開心了。只不過兒子指望不上,只能靠女兒了。


為什麼盛老太太要刻意裝窮?


盛老太太當初嫁到盛家是非常有錢的,而且她在這個家中的地位也非常高,盛紘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是對這個主母非常尊重的,大事上都會聽她的。

沒有人敢搶她錢財,也沒有人敢逼她拿出錢財。

盛老太太是勇毅侯獨女,她出嫁的時候,父親給的嫁妝那是全京城人都羨慕的。

但是,盛家一大家子人包括明蘭在內,都以為祖母非常窮。

老太太平常居住的壽安堂,都烏漆嘛黑的,一件華麗的裝飾品都沒有。而且她平常就喜歡吃齋念佛,十分簡約。

林噙霜與墨蘭還酸溜溜地吐槽過祖母,說她是個窮老太太,也不是盛紘的親娘,不知道有什麼用。

那盛老太太為什麼還要刻意裝窮?

第一,老太太想把錢都留給明蘭。

這其實與林噙霜重女輕男的原因是一樣的,因為那個時代女人的地位特別低,盛老太太這麼做都是為了明蘭。

林噙霜寵女,盛老太太寵孫女。

明蘭終有出閣的一天,盛老太太要把錢留著,給明蘭添置嫁妝。

她一直在強調自己清貧,就是為了在長柏、長楓、墨蘭,這些哥哥姐姐們出嫁的時候,少給一些錢,把錢多留一些給明蘭。

第二,為了盛家的名譽。

盛老太太出身顯赫,但是她嫁給的是僅僅是一個讀書人,讀書人自然沒錢。

如果她刻意炫耀自己的財富,那麼很可能給盛家帶來不好的影響,遭來非議。

第三,為自己後半輩子著想。

她一直在裝窮,給盛紘帶來一種印象,這麼多年,都是為了你,許多錢花在了打點官途上。

盛紘自然對這位主母產生感激之心。畢竟他不是盛老太太親生的。

結語:

林噙霜和盛老太太都是那個年代的女性,她們一個寵女兒,是想給女兒謀一個富貴人家,一個刻意裝窮是寵孫女,讓自己孫女嫁過去時,能腰板直起來。

這都是因為那個年代女性地位太低了,只能在後院生活,靠嫁妝、靠夫家、靠娘家,就是無法靠自己去賺生活費。

那個年代的女性前途,是無法靠自己去掙出來的,她們可以選擇的路也太少了。

作者介紹:蘭友青遙,30歲職場寶媽,10年寫作經驗,堅持閱讀,單篇稿費1000+。

與其羨慕別人,不如加快自我的腳步。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