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改革」京東管理層200天:老將回歸,多業務線一把手調整

第一財經 發佈 2023-11-28T09:36:35.875192+00:00

去年11月,「沉寂」四年的劉強東以一封內部信的形式重新回到大眾面前,並直接對近2000餘人的管理層團隊「動刀」,啟動末位淘汰,同時全面降薪。如今200天過去了,京東的管理層調整顯然還未結束。6月26日,京東物流(02618.

去年11月,「沉寂」四年的劉強東以一封內部信的形式重新回到大眾面前,並直接對近2000餘人的管理層團隊「動刀」,啟動末位淘汰,同時全面降薪。

如今200天過去了,京東的管理層調整顯然還未結束。

6月26日,京東物流(02618.HK)發布公告稱,京東物流CEO余睿因個人身體原因辭任執行董事、執行長及授權代表,京東產發原CEO胡偉將擔任京東物流CEO。

同時,京東健康(06618.HK)原CFO曹冬接任京東產發CEO。京東健康在5月曾發布公告稱,曹冬辭任京東健康CFO是因其「將於集團擔任新職」。

此外,第一財經記者從京東相關人士處獲悉,京東集團將新成立創新零售部,整合七鮮超市、拼拼等業務成為獨立業務單元。而家電零售老將閆小兵將回歸京東,負責京東創新零售業務,向京東集團CEO許冉匯報。

京東零售技術研發與數據中心原負責人、集團副總裁顏偉鵬目前已經離職,由旗下的交易服務研發部負責人尚鑫接任。

密集的調整背後是京東所處的零售電商行業正在發生劇烈變化,「京東再不緊張起來,可能會被拼多多、美團以及抖音等組團抄家」的議論不絕於耳。老兵的歸來,新將的上任能否會為業務線帶來新的轉機,仍需要時間驗證。

多業務線一把手調整

26日早間,京東物流在港交所發布公告,宣布京東物流CEO余睿因個人身體原因辭任執行董事、執行長及授權代表,自2023年6月26日起生效。

京東集團2007年開始自建物流,2017年4月25日,京東宣布組建京東物流子集團獨立經營,王振輝任CEO。2020年12月30日,京東物流原CEO王振輝由於個人原因離職,集團前首席人力資源官余睿接任京東物流CEO。

在那之前,余睿先後擔任過京東物流華中及華東區域負責人、1號店執行長、京東集團首席人力資源官(CHO)等關鍵管理崗位,被視為當時京東集團最年輕的核心高管之一。

「余睿辭任與身體健康有關,內部希望他早日康復歸來。」京東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如是表示。

而京東物流新任CEO胡偉和余睿一樣,同為80後。胡偉在2010年1月加入京東集團,2019年4月至2023年6月起擔任京東智能產發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

據悉,胡偉曾在京東集團及京東物流擔任多個職位,包括京東集團華北地區總經理、京東集團物流部西南地區總經理和京東集團物流部人力資源部總監。

據熟悉胡偉的京東內部人士表示,胡偉是從物流體系成長起來的,熟悉物流的各環節業務,他全面負責京東產發的四年來,通過組織管理專長,培養了優秀的管理團隊、完善了機制流程、優化了管控體系,使得京東產發過去幾年來快速具備了投融管退全鏈條核心能力。在加入京東集團前,胡偉曾自2006年11月至2010年1月擔任成都市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人力資源經理。

據了解,胡偉出任京東物流CEO後,京東產發將由曹冬接任,曹冬加入京東也已超過11年,擔任過京東健康CFO,而更早前則擔任過京東集團的審計部負責人、財務結算中心負責人、預算與分析部負責人等職務。

老兵歸來

在此輪人事調整中,閆小兵是老京東人最為熟悉的對象。

2012年,閆小兵加入京東任家電事業部總經理,轉戰「線上」,一手把京東家電零售業務帶起來。2018年,閆小兵任京東3C家電零售事業群負責人。而在加入京東前,閆小兵曾任北京國美總經理,經歷了全國電器大連鎖的「美蘇(國美、蘇寧)爭霸」時期。

線上、線下融合的創新零售是閆小兵的強項。在他負責京東家電期間,京東收購了區域連鎖五星電器,在鄉鎮市場打造了京東家電專賣店體系,並在重慶等一二線城市布局了多個京東超級體驗店(下稱「超體」),致力在線下再造一個京東家電。後來,閆小兵任京東國際化業務負責人。

2021年年底,閆小兵因家庭和身體原因提出休養。京東當時評價稱,在京東的十年裡,閆小兵帶領京東家電實現行業內的全面超越和引領,提升了3C家電零售事業群的全渠道供應鏈能力,為京東國際業務的發展開創了新局面,為京東做出了突出貢獻。

在業內看來,再次回歸,面對目前京東增速下滑的局面,閆小兵又將挑起「開荒牛」的擔子。

艾媒諮詢集團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閆小兵回京東,是基於劉強東(京東創始人)對閆小兵執行力和開拓精神的信任。京東未來突破的機會,不是從原來的貨架電商去學抖音做轉型,京東的用戶群體知識水平總體偏高,做直播電商不一定有太大優勢。京東接下來預計會往線上、線下結合的業務方向去布局。

今年「6.18」大促的整體市場零售額增速進一步放緩,傳統的貨架電商發展到了一個瓶頸期。張毅認為,線上與線下的結合,應該是未來電商的發展方向,將讓人們的生活更加便利。「出海」是另一個趨勢,京東在這一方面也面臨著巨大的機會。「閆小兵有望會在未來京東突破性或者支撐性業務中去做主要負責人。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可預見的重任,大概不會刺激閆小兵再回來。」

在中國家用電器商業協會理事長助理吳咸建看來,就家電零售板塊而言,京東商城、京東電器、京東家電及五星萬鎮通三大板塊已經構成了「天(線)上、城市、城鎮」三位一體的「三張網」布局,加之與家居零售的融合,京東在家電零售領域「一哥」的地位穩固。

第一財經記者近日留意到,原來國美電器在廣州市昌崗路的旗艦店,已被京東家電取代。吳咸建說,最近京東在成都、廣州等地拿了一些原來國美的核心店面,同時在東莞也開了「超體」,馬上在寧波也有一家「超體」要開業,在武漢也將要開「超體」。

如何在快速發展的線下零售業務中也實現盈利,並與線上業務協同發展,對京東來說是一個新的重大課題,有待閆小兵「再顯身手」。在業內看來,今年京東零售的重點在下沉市場、供應鏈中台建設、開放生態建設和同城業務,創新零售部將深入零售線下業務布局、探索創新模式。

調整與新目標

「京東是該緊張起來了。」一位資深行業分析人士表示,京東的增長壓力較大,尤其是拼多多和抖音等新興電商增速較快,對京東的衝擊越來越明顯。京東在「守正」和「出奇」方面都面臨新挑戰。

對大環境的預測上,京東前任CEO徐雷此前表示,消費目前處於恢復期,短期內消費復甦節奏不平衡的問題仍將存在,要恢復到疫情前的態勢還需要時間,「我們和很多品牌商也溝通過,他們對今年的看法也是持相對謹慎的樂觀態度。」

從數據來看,京東處於調整的陣痛期。

5月11日,京東發布了2023年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京東第一季度收入為2430億元,較2022年第一季度增加1.4%。這一增速為近年來最低,2022年同期增速為18%。

第一季度,京東零售收入為2123.6億元,同比下滑2.4%,而京東物流收入雖然同比增長34.3%。但新業務第一季度收入同比下滑40.1%,這與多項業務收縮有關。

海外業務方面,在2023年年初京東關閉了泰國站和印尼站,收縮了東南亞市場的電商業務。從活躍用戶看,京東已經連續兩個季度沒有披露活躍用戶的增長數據。

也許是看到了這種趨勢,京東從去年就啟動了高層管理人員的調整,除了降薪和啟動末尾淘汰制外,在今年5月,CEO一職由京東集團的CFO許冉擔任。

架構上,京東更是將原有的3C家電事業群一拆為二,將電腦數碼、通訊、家電三大事業部,調整為家電家居事業群和電腦通訊事業群。同時,京東物流組織調整成立四大事業部,取消七大區域公司。京東零售啟動了采銷單元組織變革,取消事業群層級,將事業群變更為事業部,原事業群下的統管諸多商品品類的各事業部,將按照具體品類拆分為眾多采銷作戰單元。

「從架構調整看,最主要的變化是減少了匯報層級,將原來的組織由大改小。」零售電商行業專家、百聯諮詢創始人莊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調整是為了激活組織活力,加快決策效率,讓各個業務單元和品類能夠加強行業競爭力。

而對於高管的變動,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盤和林對第一財經表示,調整更偏向於控制成本,因為京東是一家重資產的電商企業。京東之前自營和自建物流體系導致較高的成本和較低的復用率,當前需要通過成本管理來降低,更好的辦法是以規模來攤薄這些設施的成本。

「高層調整說明京東關注的焦點在轉變,公司架構調整要看京東內部是否存在阻力,扁平化的確是網際網路企業架構優化的大方向。」盤和林對記者說。

許冉在一封內部信中提出了京東未來20年的新目標「35711」,即京東能有3家收入過萬億人民幣,淨利潤過700億的公司;5家進入世界五百強的公司;7家從零做起市值不低於1000億的上市公司;能為國家繳納1000億稅收;提供超過100萬就業崗位。

對於一系列調整後的效果,許冉此前表示,近期除了第三方商家增長迅速外,京東還進行了一系列的算法和技術優化,包括流量分發機制的調整,平台運營以及新的低價心智的營銷活動,會對第三方商家生態帶來更加積極的影響。組織變革方面,目前公司還在落實各種細節,具體的影響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釋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