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女愛上IT男,結婚41天榨乾丈夫1300萬,逼迫丈夫跳樓

江言讀書會 發佈 2023-11-28T10:59:18.476215+00:00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按鈕,方便以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於您進行討論與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文| 照雪下玉關編輯| 照雪下玉關「姐姐,好愛你們。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繼續了,對不起家人!.....我手機的鎖去掉了,在天台離西門最近的角落。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按鈕,方便以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於您進行討論與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

文| 照雪下玉關

編輯| 照雪下玉關


「姐姐,好愛你們。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繼續了,對不起家人!.....我手機的鎖去掉了,在天台離西門最近的角落。」

2017年9月7日凌晨,37歲的蘇享茂在給親人們發完人生中的最後一條簡訊之後,毫無留戀的從樓上跳了下去。

就在不到六個月之前,他是一名小有名氣的富豪,身價上千萬,卻一直保持著單身。當一名顏值中等偏上的美女給他示愛,並表示願意為他生下孩子之後,蘇享茂淪陷了,本來以為遇到了真命天女,未曾想,僅僅41天的婚姻生活,竟然逼的他要跳樓來結束生命……

IT男的「春天」

蘇享茂是福建南平人,出生於1980年。

出身農村家庭的她,深知想要改變命運只能依靠學習,最終靠著自己的努力成功躍龍門,進入了首都上學。

從北郵碩士畢業之後,蘇享茂去當了數年的工程師。他是個不安分的人,正所謂「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攢夠了錢之後,他就主動辭去了工作,在2012年自主創業,開了一家「北京曵尾科技有限公司」。

不久之後,蘇享茂就推出了他一個人研發軟體——WePhone,主要用來打電話和收發簡訊。

這款軟體主要的特色就是打電話,尤其是打國際長途的時候很有用,相較於微信、qq而言,它能直接撥打用戶的手機號碼,而不是只能撥打對應的軟體。

其受眾主要在中東一帶,因為中東一些國家為了保護本地的電信運營商的利益,禁止SKYPE網絡電話;微信、qq的視頻、即時通話功能。

但是當地的國際長途資費比較貴,WePhone的存在就填補了這一項空缺,而且因為用戶群體不大的緣故,也沒有被中東地區封禁。

隨著用戶越來越多,逐漸達到3000萬,蘇享茂的身價也逐漸暴漲。只是,有一件事卻跟一根刺一樣深深的扎在他的心裡:「活了30多歲,卻沒有談過一次戀愛」。

身家上千萬,怎麼可能會沒有女朋友呢?

主要是因為他有三大劣勢。

蘇享茂相貌平平,個子也比較矮,只有一米六。

這也就算了,問題是他是個典型的「IT男」,可以說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IT事業之中,這也就導致他在人際交流方面有所欠缺,口才不是很好。同時,他還是B肝病毒攜帶者。

以至於蘇享茂都是奔四的人了,仍然沒有談過一次戀愛,這也就間接造成了接下來的悲劇性事件。

沒有老婆就沒有孩子,那闖下這麼大的家業交給誰繼承呢?

雖然以蘇享茂的條件,肯定有人願意投懷送抱,但他偏偏不是個急色之人,只想有個賢惠的老婆,可愛的孩子,穩定的家庭。

在這種情況下,蘇享茂鬼使神差的在「世紀佳緣」網站上註冊了帳號,並成為了VIP會員。

3月30日,網站給蘇享茂推送了一個叫做翟欣欣的VIP會員。

翟欣欣是1986年生人,自稱是公務員,學歷是北京交通大學的碩士,父母是山東科技大學的老師,身高一米六五,顏值中等偏上。

蘇享茂對翟欣欣頗有好感,主要是因為相識第二天對方就約他出來見面。女追男,隔層紗,主動的翟欣欣讓他頗為受用,尤其是當蘇享茂得知翟欣欣「只在大學時期談過一次戀愛之後」,印象更是好到無可復加。

相識第三天,翟欣欣突然給蘇享茂發來了一段視頻,裡面的內容主要是幾隻小鳥飛過一座別墅。

蘇享茂見狀直接把自己的帳戶信息發了過去,明確告訴她:我也買得起別墅。

然後,蘇享茂就經歷了人生最大的「驚喜」,翟欣欣竟然直接給他發消息說:「為什麼我一看到你,覺得我們應該會結婚,我會為你生孩子,你是我孩子的爸爸,暈,好神奇。

此時,蘇享茂已經告訴了翟欣欣自己是B肝病毒攜帶者,對方仍然願意嫁給他,而且條件很不差,這讓夢想有個穩定家庭的他很高興,逐漸把翟欣欣當成了自己的天命之女。

因為沒有戀愛經歷,蘇享茂完全不知道怎麼討女友的歡心,在他的認知之中只有「砸錢」。於是,相識不到兩個星期,他就砸100萬給翟欣欣買了輛頂配特斯拉。

此後,蘇享茂更是時不時的就給翟欣欣買上萬的包和幾十萬的首飾,一起去海南旅遊的時候,還專門給她買了套320萬的房子,房產證上既有他的名字,也有她的名字。

花錢這麼大方,蘇享茂就不擔心翟欣欣是騙婚的嗎?

他還真不擔心,因為翟欣欣自稱在北京有別墅,有2000萬的資產,她爸爸媽媽也的確是大學講師。這些都說明對方並不差錢,雙方「門當戶對」,

只是蘇享茂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買房子的同時,翟欣欣已經在諮詢離婚財產分割的問題了。

砸了這麼多錢,翟欣欣被感動的了不得,雙方決定在6月份的時候就領證。

夢魘

隨著約定日期越來越近,蘇享茂突然發現翟欣欣有些不正常,追問之下被告知:「我做了個夢,夢到之前領過證。」

蘇享茂只是不擅長人際交流,不是傻子,翟欣欣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她之前結過婚!

雖然很生氣,但蘇享茂還是選擇了忍讓,心裡只想知道自己的「前任」到底是誰。翟欣欣告訴他,前夫叫做劉磊,但是想看離婚調解書的話,必須給她88萬。

蘇享茂給完錢,拿到調解書的那一刻,眉頭都皺到了一起:「不是叫劉磊嗎?這個叫李鐵軍的又是誰呀?」

前夫事件讓兩人之間第一次出現了不愉快,蘇享茂不但被要求賠償她35.8萬,還被要求結婚之前每天賠償5萬塊。雖然很離譜的要求,蘇享茂還是答應了。

翟欣欣知道,蘇享茂很看重這個「二婚」。告訴他,自己的舅舅是公安系統的,只要拿出45萬來,就能「修改婚姻狀態」,蘇享茂就又給了她45萬。

6月6日,領證前一天,蘇享茂還被翟欣欣揍了一頓,眼角都出現了淤青。

按照蘇享茂的意思,等過幾天,他的眼睛徹底好了再去領證。但翟欣欣卻鐵了心一定要在7日領證。蘇享茂拗不過她,最終只得答應了。

事實證明,婚姻並不一定意味著幸福。

翟欣欣並不是什麼良配,事實上,她在大學讀土木工程時時候就談過戀愛,男方經常給她買這買那,當翟欣欣200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院接著讀碩士時,毫不留戀的就把對方踢了。

在讀研期間,翟欣欣和一個叫劉磊的男人接了婚。婚姻只持續了三個月,男方賠了她20萬元。

離婚後,翟欣欣進了北京市建築工程質量檢測第五檢測所實習,在這期間一直住地下室。

2014年,翟欣欣的命運發生了神奇的轉折,神奇的解決了北京戶口問題,還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幢價值千萬的別墅。

不久之後,翟欣欣通過婚戀網站認識了比她大十幾歲的李鐵軍,對方為了追她,專門送了一輛寶馬四座跑車,翟欣欣很感動,很快就和對方結婚了。

婚姻沒持續多久,李鐵軍發現翟欣欣揮金如土,決定「忍痛割愛」跟她離婚,有傳言說他為此賠償了數百萬的「青春損失費」。

當然,這一切蘇享茂並不清楚,但他也逐漸看清了翟欣欣的真正為人。

領證後的第10天,蘇享茂和前相親對象的聊天記錄被翟欣欣發現了,翟欣欣當場大鬧一番,並要求他簽保證書,如果主動提離婚的話,得賠償500萬元和三亞的房子給翟欣欣。

雖然這要求有些離譜,但蘇享茂覺得,自己不可能主動提出離婚的,果斷答應,並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可是,事情真的如此簡單嗎?

剛剛進入7月,翟欣欣就提出了一個很離譜的要求,她說自己「恐高」,蘇享茂在西二旗的房子太小,要求他把房子買了,另外買一套大別墅。

明明有房子為什麼要換新的呢?

答案很簡單,現在的房子沒她的名,不好分割財產。

蘇享茂很生氣,質問翟欣欣是不是貪圖自己的錢。可惜,他並不是情場老手翟欣欣的對手,直接反客為主的表示不換房子就離婚。

此時兩人結婚才一個月,翟欣欣竟然直接拿離婚來要挾,蘇享茂可以說傷透了心,答應了下來。

問題是,已經踏入了翟欣欣精心準備的陷阱,不被一番敲骨吸髓,如何能輕易走脫呢?

翟欣欣直接拿出了一個多月前的那個保證書,要求蘇享茂把海南那套房子給她,而且這賠償金還來了個「超級加倍」,索要1000萬的精神損失費。

很明顯,翟欣欣的要求是不可理喻的,因為再如何分割財產,她也不可能分到1000多萬去。

蘇享茂第一反應當然是拒絕,未曾想,他那漂亮的妻子竟然一言點出了蘇享茂最大的軟肋:「WePhone是不合法的灰色產業,信不信讓我舅舅查你?還有,你的公司還偷稅漏稅!」

WePhone的確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產業,微信、qq為什麼不能直接打手機號碼?不是因為做不到,而是因為騰訊只有「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沒有「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且被運營商進行了限制。

WePhone根本就沒有取得牌照,業務自然是見不得光的。雖然一直沒有被取締,問題是一旦鐵拳真的砸下來,那蘇享茂的公司就真的要完蛋了。

蘇享茂無奈之下,只好極盡屈辱簽署了的離婚協議,因為實在無法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只給了翟欣欣660萬元,並答應剩下的錢之後儘快想辦法補上,房產自然也全部給了她。

7月18日,蘇、翟二人結婚的第41天,他們正式離了婚。

為了這41天的婚姻,蘇享茂前前後後給了翟欣欣1300萬元。

離婚之後,翟欣欣並沒有放過蘇享茂,時不時的就發信息恫嚇、侮辱他,要求儘快把剩下的340萬元還上,否則就去舉報他。

9月7日,自覺沒有任何退路了的蘇享茂選擇跳樓自殺,結束了剛剛37歲的生命。

雖遲但到的正義

在蘇享茂跳樓之前,專門在WePhone上發了一條「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害死,WePhone即將停止運營」的消息。

雖然這是一個灰色產品,但他怎麼也罪不至死呀!

隨著翟欣欣的惡行一件件被扒出來,她算是徹底在網絡上出名了,網友將她和王寶強前妻馬蓉並列,造了個新成語「欣欣像蓉」。

雖然翟欣欣選擇發聲,說「自己根本沒想要錢」,但很明顯,腦迴路正常的人都不會相信她的話。

2018年,翟欣欣被蘇享茂家屬告上法庭。

因為案情複雜,本案直到2020年12月才正式開庭。

一審判決直到2023年3月31日宣判,法院判決翟欣欣退還現金、汽車近千萬和位於北京海南的房產。

5月12日,翟欣欣退還蘇家660萬元。

8天之後,警方正式就翟欣欣敲詐勒索案立案,並在6月9日將她逮捕。相信法律會還蘇享茂等受害者一個公道。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