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副總落馬!為啥貪官都不羞愧!

王的視角看世界 發佈 2023-11-30T17:02:28.952754+00:00

大街上,去看望拜訪公婆,在單位上班。但同樣是這些人,在私人遊艇上,公共海濱浴場,東北的大眾澡堂子沒人覺得是難為情的事。


這是一個正常的人性心理學問題。大街上,去看望拜訪公婆,在單位上班。女性穿著比基尼,丁字褲,肯定難為情!


但同樣是這些人,在私人遊艇上,公共海濱浴場,東北的大眾澡堂子沒人覺得是難為情的事。也就是這個場合這樣做毫無違和感。


在延安時期,官兵一致,五大常委住的窯洞和燒炭的張思德住的區別不大,長官騎馬,士兵走路,也是革命需要,馬少士兵多長官年齡大,不然呢?誰年輕誰騎馬?

後來呢?革命勝利了,張青山劉子善,露頭就打,後來三反五反,文革群眾運動誰敢啊!

再後來改革開放,有了市場經濟,有了迎來送往,有了公款招待,禮品饋贈,各個家庭有了收入差距,明的暗的。溫水煮青蛙,18大前,酒駕是常態,醉駕也沒事,高消費場所衣冠不整也不是少數,好在那時候沒有網際網路,沒有拍照手機,肆無忌憚有了方便條件,當時沒有八項規定,沒有剎四風。


十八大後,這些群眾深惡痛絕的現象少多了,但比較隱蔽的貪腐現象怎麼呢?金額越來越大,級別越來越高,是個別人喪失信仰和意志,還是普遍性?每個人心裡都有個標準和答案。落馬貪官都沒有羞恥心,他們也知道大多數同事同行是什麼狀態。只有特殊的才覺得羞恥,都普遍了只是覺得自己「倒霉」。


讓貪腐只是少數,讓落馬的感覺到背叛信仰的羞恥,就沒有那麼多貪腐的了!

他們的同事有多少信仰?這個需要深刻思考了!想明白了才能有切實可行的制度改變。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不想腐不敢腐的問題。否則有個別地區,都腐,你不腐,不用你,腐了是多數,不腐才感覺自己羞恥的扭曲生態出現了。我所在城市,土地肥沃比幾個台灣面積大。先後五任市委書記落馬,其中判刑的有楊信,韓冬炎。現在怎樣了經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