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格納之亂」平息了,美西方甚至還沒回過神來

直新聞 發佈 2023-11-30T17:33:10.723610+00:00

在白俄羅斯斡旋達成避免流血事件的協議後,僱傭軍停止了前往莫斯科的行動。直新聞:「華格納之亂」在24小時內峰迴路轉,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出面斡旋,最終事態得以迅速平息。

當地時間24日,華格納僱傭兵離開俄羅斯頓河畔羅斯托夫返回基地。在白俄羅斯斡旋達成避免流血事件的協議後,僱傭軍停止了前往莫斯科的行動。(CGTN)


直新聞:「華格納之亂」在24小時內峰迴路轉,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出面斡旋,最終事態得以迅速平息。那麼白俄羅斯方面為何會介入調停,事件以戲劇化的方式爆發,卻又以戲劇化的方式戛然而止,危機真的平息了嗎?


特約評論員 吳蔚:一覺醒來,華格納反了,又是一覺醒來,華格納撤了,不禁讓人感慨: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上一次讓我「驚坐起」的還是去年2月24日,俄軍空降兵大機群向基輔突擊拉開了俄烏衝突的序幕;這一次讓我有同感的,無疑就是華格納這場「說走就走的武裝叛亂」。值得慶幸的是,局勢在進一步惡化之前得到了有效管控,華格納的機械化營在M-4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兵鋒止在距離莫斯科200公里的地方。


普京與盧卡申科的一通電話挽救了危局,用克里姆林宮的官方說法:盧卡申科個人認識普里戈任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大約20年,他提議出面斡旋,並得到了普京總統的認可。隨後,盧卡申科與普里戈任展開了「馬拉鬆通話」,談話的具體內容目前外界尚不得知,但從結果上看,一場可能席捲俄羅斯的軍事叛亂就此平息,這無疑是一個相對較好的結果。


有人要問,為什麼是盧卡申科,為什麼是白俄羅斯出面調停。我想,除了普里戈任是普京與盧卡申科共同的「老熟人」以外,最大的動機恐怕還在於:在俄烏衝突這場更大的危機面前,白俄羅斯與俄羅斯的利益是高度捆綁的,已經處於「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狀態。事實上,在「華格納之亂」的24小時之內,集安組織內部的許多國家都處於一種「搞不清楚狀況」的觀望狀態,只有白俄羅斯方面對莫斯科作出了迅速而有效的反饋。


白俄羅斯可不得迅速反應麼,看看地圖就能明白,眼下的俄烏衝突,雖然白俄羅斯並未直接參戰,但是俄軍在去年一度借用白方領土作為出發陣地向烏克蘭北部發起進攻。在西方世界的眼中,白俄羅斯之於俄羅斯,正如在普京眼中波蘭之於烏克蘭一樣,已經屬於「准介入」的狀態。在這樣的犬牙交錯下,白俄羅斯自然不能放任俄羅斯內部出現重大危機,否則俄烏戰場上的壓力就會像決堤的洪水般殃及池魚。



那麼「華格納之亂」的危機是否真的平息了呢?我想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首先,華格納僱傭兵集團與俄羅斯國防力量發生直接軍事衝突的危機確實暫時解除了。但是,「華格納之亂」所折射的許多問題是否得到了解決呢?在當下恐怕還沒有答案,但這些問題恐怕並不會隨著普里戈任的「自我放逐」迎刃而解。


「華格納之亂」在24小時之內迎來了峰迴路轉,裝載著俄式主戰坦克的華格納拖車在國內高速公路上進行了一場驚世駭俗的折返跑。宛如一年前,俄軍精銳的近坦4師在烏克蘭的高速公路上折返跑一樣荒誕。俄羅斯空天軍在過去的24小時裡被華格納的防空飛彈擊落了7架飛機,其中大部分是極其珍貴的高技術裝備。這甚至是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俄羅斯空天軍損失最為慘重的一天。而在這短短的24小時裡,華格納三個字在西方媒體的版面上一度從「恐怖分子」變成了「自由戰士」,隨後又變回了「恐怖分子」。這恐怕是「特別軍事行動」給人類歷史留下的諸多隱喻。


「華格納之亂」終歸平息,從規模上看,它終究算不上多大規模,連1917年的尾巴都摸不著。但從影響上看,它無疑是一隻扇動翅膀的蝴蝶。



直新聞:另一方面,美西方尤其是對烏克蘭「下了重注」的一些國家在此次事件中似乎也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美國總統拜登第一時間與一眾盟友通話商討局勢,卻沒有對「華格納之亂」作出更多傾向性的表態。你怎麼看待美西方的取態?


特約評論員 吳蔚:正如我剛剛所說,「華格納之亂」的蝴蝶效應是可小可大的。在事件發生的早期,美西方國家需要一定的時間搜集情報進行研判,才能作出反應。我甚至還看到了這樣一個段子,說美國五角大樓某個部門找必勝客訂了好多披薩準備在單位里加班了。


其實在美西方眼中,華格納僱傭兵集團一度是普京的「私兵」,是俄羅斯地緣博弈工具箱裡負責「干髒活」的某種工具。直到俄烏衝突發生,華格納集團的曝光率才空前地增加。去年烏軍在哈爾科夫方向發起反攻,俄軍北線進行了戰術收縮,華格納僱傭兵在俄軍動員沒有完全到位的前提下扮演了「戰場救火隊」的角色,他們更是在巴赫穆特戰役中以極其強悍的攻堅作風打響了名號。儘管普里戈任多次公開喊話叫板俄羅斯國防部與俄軍總參謀部,但是在美西方國家的認知里,華格納一直被認為是普京用來「啃骨頭」的地獄尖兵。


但仿佛在一夕之間,華格納掀起了一股反叛風暴,我相信美西方在第一時間也是愣住了。他們首先要研判,這到底是不是又一次「普里戈任式的戰略欺騙」。直到華格納的防空飛彈把俄軍直升機擊落,一度在吃瓜的美西方各國這才反應過來:這傢伙居然是認真的。



那麼拜登與一眾北約盟友們為什麼沒有馬上公開表態支持華格納呢?我想,這裡面牽涉到許多具體而龐雜的問題,茲事體大需要謀定而後動。


首先也是最根本的,普里戈任以及他率領的華格納集團經過俄烏戰場的催化已經逐漸淡化了「拿錢辦事」的僱傭兵底色,如今更像是一支正規的武裝力量。他們的訴求不僅僅是要求普京撤換俄軍高層,而是進一步擴大國防動員規模,將俄烏衝突擴大為俄烏全面戰爭,這種試圖劫持俄羅斯戰略決策方向的危險行為無疑是令美西方國家皺眉頭的。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普里戈任及華格納或許沒有一舉攻入莫斯科令俄羅斯改旗易幟的能力,可一旦將俄羅斯政局這池水攪渾了,一個全面動盪的俄羅斯是否真的是美西方想要的呢?屆時俄烏衝突全面升級外溢成為一場席捲歐洲大陸的全面戰爭,這可能就是全人類的一場浩劫了。更何況,俄羅斯作為一個核大國、聯合國安理會五常之一,它的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可不是尋常國家可以比擬的。普京與拜登就算鬧得再僵,最起碼的戰略底線與默契還是要遵守的,這在過去一年多的俄烏戰場上已經多次經過驗證。


最後也是最實際的,美國與北約盟友們非常迫切需要研判「華格納之亂」會給俄烏戰場態勢帶來怎樣的變化。要知道普里戈任發動的這場「武裝叛亂」,恰好發生在頓河畔的羅斯托夫。這座城市位於亞速海沿岸,M14高速公路由這裡出發先後連接馬里烏波爾、別爾江斯克和梅利托波爾三座烏克蘭關鍵城市。而這三座城市的北面方向有一條由俄軍第58集團軍鎮守的防線,六月以來剛剛挫敗了烏軍的數次大規模反攻行動。這就是我說的「華格納之亂」的蝴蝶效應可大可小,普里戈任一舉奪取了俄軍扎波羅熱集群的主要後勤節點城市。倘若這座城市陷入了混亂,那麼缺乏補給的俄軍第58集團軍的正面防線是非常可能崩盤的。這也是為什麼普里戈任的行為被普京以及一眾將軍們痛斥為「背後捅刀子」。所幸,這一幕並沒有真正上演,卻足以讓莫斯科驚出一身冷汗。



作者丨吳蔚,直新聞高級主筆,深圳衛視《直播港澳台》特約評論員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