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車臣戰爭:俄軍擊破叛軍,普京親臨前線,車臣:咱在自取滅亡

星火彪waroh 發佈 2023-11-30T18:04:40.647613+00:00

2004年5月9日,在車臣首都格羅茲尼,車臣領袖老卡德羅夫遭遇刺殺。當時,刺客在體育場主席台地下埋了一枚軍用炸彈,劇烈爆炸掀翻主席台,將老卡德羅夫炸死。俄羅斯聯邦立刻宣布這是一起骯髒的刺殺行為,之後小卡德羅夫被普京叫到跟前,當面安慰小卡,向他許諾俄羅斯會為他報仇。

2004年5月9日,在車臣首都格羅茲尼,車臣領袖老卡德羅夫遭遇刺殺。

當時,刺客在體育場主席台地下埋了一枚軍用炸彈,劇烈爆炸掀翻主席台,將老卡德羅夫炸死。

俄羅斯聯邦立刻宣布這是一起骯髒的刺殺行為,之後小卡德羅夫被普京叫到跟前,當面安慰小卡,向他許諾俄羅斯會為他報仇。

而在另一邊,正在高加索山區遊蕩的恐怖分子卻彈冠相慶,他們釋放出錄像帶慶祝勝利,巴薩耶夫說:「這是對叛徒的懲罰,卡德羅夫要為車臣人的血淚付出代價。」

巴薩耶夫口中的「血淚」,就是車臣叛軍在第二次車臣戰爭的慘敗。

在第二次車臣戰爭里,俄軍摧枯拉朽,10萬大軍步步為營啃掉了車臣,更讓巴薩耶夫、馬斯哈多夫等人絕望的是,國內的一些溫和派投了俄,老卡德羅夫就是代表。

至於這次戰爭的策劃者,則是後來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他當時剛剛升任總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爭穩定了他的位置。

經過這場戰爭,俄羅斯國內的少數民族也看到了中央的覺醒。進入21世紀後,再無敢和莫斯科當局叫板的地方政權。

那麼,1999年夏天,第二次車臣戰爭前的俄軍是怎麼備戰的?普京又是如何帶著俄軍痛打車臣叛軍,為自己的上台做穩基礎的?

【-壹-】

車臣不講武德,俄羅斯輸給恐怖襲擊

1996年8月,俄羅斯總統葉爾欽和車臣獨立分子簽訂協議,第一次車臣戰爭草草結束,俄軍撤出車臣。

當時,俄羅斯政府高調宣布這是「俄羅斯贏得了戰爭勝利」,媒體歌功頌德,大部分老百姓都相信了葉爾欽政府,但實際上這場戰爭是俄軍大敗。

第一次車臣戰爭中,俄軍進軍兩年,雖然打下了大部分車臣的土地,但一直沒能徹底消滅獨立分子,反而在車臣南部的游擊戰里傷亡慘重。

而早在1995年起,車臣獨立分子就在俄羅斯境內搞恐怖襲擊,老百姓怨聲載道。

比如1995年夏天的布瓊諾夫斯克恐怖襲擊事件,巴薩耶夫帶70多人掃蕩,在當地醫院綁架1000多人,以殺死人質為威脅逼迫俄羅斯撤軍。

巴薩耶夫總共屠殺100多人質,最後全身而退,俄羅斯輿論頓時爆炸。

恐怖主義讓葉爾欽政府壓力很大,經過媒體添油加醋的報導,恐襲成為俄羅斯人的夢魘。相比之下,戰場上軍人的流血犧牲反而離他們非常遠。

為了穩定民心,葉爾欽急於停戰。此時,雖然車臣獨立領導人杜達耶夫在戰爭中被飛彈炸死,但他的手下還很活躍,而葉爾欽為了自己的連任選舉,需要「勝利」來拉攏選票。

於是在當年8月,俄羅斯和車臣簽訂條約,葉爾欽給俄羅斯帶來了「勝利」。

這場「勝利」最終讓葉爾欽順利連任,但政府和軍隊高層都知道,車臣人才是真正勝利的人,他們在自己的小國土上建立了政權。

在車臣鏖戰的2年裡,俄軍傷亡20000多人,其中3800多人犧牲,近2000人失蹤,前線俄軍長期處在失敗和缺乏物資的壓抑中,有很多士兵停戰後選擇自殺。

這場戰爭草草收場,也給俄羅斯帶來極其負面的影響——國際上認為俄軍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打個游擊隊水平的車臣都這麼費勁,無形中增加了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輕視。

在俄羅斯國內,車臣的「勝利」則是一顆炸彈。

作為有近200個少數民族、十幾個「自治國」的聯邦國家,俄羅斯境內很多自治國看到了中央的無力,他們向葉爾欽政府要權力,這些都是未來的分裂隱患。

然而,在1996年,葉爾欽連任之初,他卻忙著鞏固權力,忙著讓家人撈錢,沒心思再去考慮車臣問題了。

堂堂總統心不在焉,車臣的獨立分子自己也不消停,以巴薩耶夫為代表的激進派主張「擴大版圖」,把高加索地區的各民族共和國都拉進來,建立車臣人為主的伊斯蘭國家。

車臣武裝為了加速擴張,恐怖分子在俄羅斯聯邦各處作案,屠殺平民、劫機、襲擊俄軍檢查站。

可面對國家分裂,戰火遍野,葉爾欽政府的態度則是「擺爛」,他無力組織第二場戰爭,身體也非常糟糕,頻繁住院,還在為找接班人而發愁。

直到1998年,一個叫普京的年輕人進入葉爾欽辦公室,他被克里姆林宮視為改變俄羅斯的「未來之星」。經過一年的考察,普京也順利通過了葉爾欽的「考試」,被任命為總理。

普京上任之後,考慮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平定車臣,雖然當時南聯盟戰爭已經爆發,但和巴爾幹相比,車臣才是俄羅斯的心腹大患。

於是在1999年8月,普京總理開始整頓軍務,準備第二次南徵車臣。在此之前,巴薩耶夫已經開始侵略達吉斯坦。

【-貳-】

二戰車臣:俄軍穩紮穩打,車臣內部分化

打仗靠的不是領導人的一聲吼,也不是軍隊烏壓壓一哄而上,如果這樣能打勝仗,那第一次車臣戰爭的俄羅斯不會那麼狼狽。

在葉爾欽的第二個任期,大部分俄軍的情況沒有絲毫好轉,這是一支腐敗嚴重、裝備低劣、信心掃地的軍隊。

但無論俄軍的綜合素質多差,他們都是俄羅斯唯一的依靠,所以俄羅斯國防部也在儘量整頓軍隊,增強部分精銳的戰鬥力。

當然,俄軍中也不乏有志之人,他們為了找回場子,第一次車臣戰爭後,於北高加索組建了「第58集團軍」。

第58集團軍以第42軍為主體改建,全軍6萬多人,專門針對車臣的城市巷戰和山地戰進行了訓練,以山地師步兵和摩托化步兵為主。

俄軍儘量保證該部隊不缺編、不缺裝備、不缺軍餉,維持著高士氣和強戰鬥力,它是俄軍在高加索的底牌。

至於1999年的普京,雖有平定車臣的決心,但他不是軍旅出身,身邊也沒有軍隊高層的支持。

普京能做的就是用政府權力整頓軍隊,他用現有的資源補給精銳,抽調滿員的高素質營、團前往高加索軍區,並提拔有潛力的軍官作為指揮。

現在的俄軍參謀長格拉西莫夫大將,當時就被普京從莫斯科軍區提拔到58集團軍當參謀長。

轉眼,時間來到1999年8月,巴薩耶夫進攻達吉斯坦共和國,9月,車臣恐怖分子製造莫斯科公寓連環恐襲,俄羅斯民怨沸騰。

在高加索地區的混戰中,普京於10月份宣布對車臣恐怖分子開戰,第二次車臣戰爭開始。

此時,擔任主攻任務的格拉西莫夫是個「智將」,他從一線一步步晉升上來,比蘇聯時期留下的官僚軍人要強得多。

很快,格拉西莫夫就制定了空軍為主,陸軍為輔,打城市、圍農村、剿山區的戰術,不提倡蘇式的摧枯拉朽「大決戰」,主張慢慢打、慢慢消化,步步為營。

這種戰術,對於車臣這種游擊隊武裝來說,就是降維打擊。

為了取勝,普京還給空軍批了大量的軍餉,讓俄空軍把各種對地武器都抬了出來。

俄軍從車臣和達吉斯坦邊境開戰,陸軍的武直和空軍的對地攻擊機向車臣武裝猛烈進攻,而對於大部分手持輕武器的步兵來說,空軍就是降維打擊。

經過轟炸,車臣武裝分子狼狽逃竄,俄陸軍則在後面追殺,迅速殺入車臣地界。

對於車臣人民來說,這次俄軍的到來和上次大不一樣。

俄軍方面,國防部在開戰前不斷強調軍紀,從軍官到士兵必須嚴格恪守戰場紀律,儘量做到不擾民,更不許毆打、屠殺平民。

車臣人這時候的心態,也和三年前有變化,他們不再堅定支持盤踞格羅茲尼的馬斯哈多夫政府,因為經濟問題,很多車臣人反而支持俄聯邦。

車臣平民的這種驟變,歸根結底是因為車臣獨立分子組建的政府太過垃圾,惹得天怒人怨。

杜達耶夫死了,他的繼任者是總統馬斯哈多夫,軍事上交給總理——「高加索之狼」巴薩耶夫。而這位「高加索之狼」手下有杜拉耶夫、哈塔卜、烏馬羅夫等人,手上都沾滿鮮血。

這些人說得好聽點就是「武夫」,說得難聽點就是「賊配軍」,是一群毫無素質的殺人放火之徒,不可能有管理國家的能力。

所以,車臣在1996年後陷入內亂,政府內的聖戰派、世俗派互相看不順眼,聖戰派從國外引來恐怖分子,殺人放火,大多數車臣人不認可這種人代表自己。

當地宗教領袖們普遍反對車臣走極端道路,比如著名的「穆夫提」,也就是伊斯蘭教裁判官老卡德羅夫,就對馬斯哈多夫等人嗤之以鼻。

老卡德羅夫曾發言說:「所謂的聖戰無法帶來自由,只會讓車臣人自取滅亡。」

宗教領袖們代表農村的民間力量,他們不支持政府,馬斯哈多夫就只能在格羅茲尼當孤家寡人。

1998年後,車臣各地區的大家族自建武裝,這些人只想自保,對格羅茲尼政府沒什麼好感。

因而,當俄軍進兵時,各地區的農村都和俄軍約法三章,俄軍打恐怖分子,老百姓好好生活,不騷擾軍隊,宗教領袖做監督和保護者。

少了民間支持,巴薩耶夫和馬斯哈多夫手下那兩三萬人,就不可能打得過俄軍。

【-叄-】

普京開戰機犒軍,俄羅斯民族找回信心

開戰之後,俄空軍密集轟炸車臣叛軍駐守的城市,有普京政府支持,58集團軍彈藥充足,各種口徑的火炮、各種空投炸彈經常把城鎮夷為平地。

車臣沒有空軍,甚至連防空武器都非常缺乏,叛軍只能逃入深山頑抗。

以前他們可以從西方進口肩扛防空飛彈,但車臣獨立後在國內搞恐怖主義,經常綁架俄羅斯人或外國人賺錢,國際社會對其嗤之以鼻,西方人也斷絕了對他們的支持。

看著俄軍步步為營,馬斯哈多夫知道大勢已去,早早把藏在格羅茲尼的大量美金和武器運往南方山區,準備搞長期作戰。

巴薩耶夫則積極組織聖戰者,想靠恐怖襲擊企圖再次製造奇蹟,模仿第一次車臣戰爭逼俄軍退兵,但這次俄羅斯人不會給他們機會。

俄軍分多個方向,把車臣包成鐵桶,而在旁邊的印古什和達吉斯坦,大量的二線部隊和民兵被動員起來保衛邊境,當地人民也苦車臣恐怖分子久矣,都和俄軍同仇敵愾。

之後,俄地面部隊花了兩個月解放車臣北方,在12月包圍了車臣首都格羅茲尼。

由於第一次車臣戰爭時,「格羅茲尼巷戰」吞沒了上千俄軍士兵的生命,所以俄軍這次非常謹慎。

在炮兵和空軍狂轟亂炸後,俄軍分三個方向以重武器開路進入城市,這種打法類似當年蘇軍對柏林的進攻,走一步清理一步。

到了2000年2月初,3000多守城叛軍終於被全殲,第二次車臣戰爭基本結束。

截止2000年春,車臣軍隊損失10000多人,和第一次車臣戰爭相當。而俄軍傷亡大大減少,共2700多名士兵犧牲,8000多人受傷,傷亡僅為上次戰爭的二分之一。

大戰結束後,馬斯哈多夫、巴薩耶夫、杜拉耶夫、烏馬羅夫等人逃到了高加索山區,他們頻頻發表講話,呼籲車臣人民團結起來反抗俄羅斯。

來自海外的恐怖分子哈塔卜還拍攝錄像帶,寄給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呼籲他們支持自己。

但車臣叛軍得到的支持非常有限,俄羅斯政府努力爭取了很多國家的支持,聯合國表態反對國際恐怖主義,很多國家不敢像以前一樣給車臣叛軍送錢、送武器。

自此,車臣叛軍徹底成為游擊隊,俄羅斯政府則宣布重新控制車臣共和國,普京也在國家杜馬講話說:

「所有在高加索山區活動的叛軍分子是聯邦的敵人,直到他們被完全消滅前,俄羅斯不會罷兵。」

俄軍繼續在山區剿匪,但俄羅斯媒體已經報導「車臣大局已定」,普京成為俄羅斯的英雄。

2000年3月20日,普京更是親自駕駛「蘇27」戰鬥機飛臨格羅茲尼機場,他穿著空軍飛行服,戴著頭盔,身邊居然沒有保鏢,此舉大大振奮了俄羅斯軍民。

自從1999年10月以來,這是普京第三次親臨戰火中的車臣。

1999年10月20日,他來到車臣北部講話,鼓勵車臣人民和俄軍一起反對恐怖分子,並允諾將在戰爭結束後給車臣自治。

同年12月31日,他二度親臨車臣,帶著夫人來到戰地和士兵們一起度過新年。

3月20日,也就是普京駕駛戰鬥機的這一次,他來到車臣,而且在到達格羅茲尼當天,就邀請軍隊將領一起乘坐直升機視察格羅茲尼。

要知道,當時戰爭還沒結束,直升機很容易被地面的肩扛武器攻擊,普京的膽量讓將軍們肅然起敬。

視察完戰場後,普京繼續開著蘇27離開了車臣,這種來去如風的風格,讓戰鬥民族俄羅斯人徹底對他著了迷。

一些媒體把「戰爭英雄」的稱號贈予普京,他帶領士兵高呼「烏拉」的視頻被國家電視台循環播放,在蘇聯解體10年後,俄羅斯人再一次感受到了民族自豪。

當時的普京還只是代總統,但有著第二次車臣戰爭的勝利加持,他在3月的大選里得票過半,成為俄羅斯聯邦第二任總統。

對於俄羅斯人來說,那場戰爭重塑了他們的祖國,找回了失去的尊嚴。

對於普京來說,這場勝利是他20年穩坐克里姆林宮的底氣,正因為從第二次車臣戰爭獲得了人民信任,他才得以控制國家強勢部門,帶領俄羅斯跨越一個又一個挑戰。


文/商學野

參考資料:

1、《北高加索上空的鷹——第二次車臣戰爭中的俄軍空中力量》,馬塞爾·德·哈斯,張宏飛

2、《剷除「毒瘤」--記俄軍第二次車臣戰爭》,劉學道,石洪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