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強的犯罪之路,綁架勒索17億,最大贏家卻是神秘的「A先生」

謝小樓 發佈 2023-12-04T08:50:07.564047+00:00

他曾接連綁架香港首富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勒索港幣高達17億,創造了綁架勒索所得金額的金氏世界紀錄。

「世紀賊王」張子強,綽號「大富翁」,是香港三大賊王之首。

他曾接連綁架香港首富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勒索港幣高達17億,創造了綁架勒索所得金額的金氏世界紀錄。

最終,張子強落入大陸法網,被判死刑。然而,在張子強的背後,有一位神秘的「A先生」,至今逍遙法。

一、無罪釋放,他對著鏡頭比勝利手勢

1955年,張子強出生於廣西玉林,4歲時全家偷渡到香港。父親為了生計,在九龍麻油地廟王街開了一家涼茶鋪。

小時候,張子強在父親的涼茶鋪當幫手,後來進入一家裁縫鋪當學徒。

在這裡,他認識了裁縫汪鳳祺,汪鳳祺將張子強介紹給黑道人物胡濟舒,在胡濟舒的引導下,張子強成為一名黑社會小混混。

12歲時,張子強便開始進出警察局,16歲因為打架傷人坐牢,年紀輕輕便在警察局留下了厚厚的案底。

但是,張子強並不是一個單純只會打架傷人的小混混,他其實很會賺錢。曾經,他將自己的全部身家5萬元,投資在香港中區的一棟預售樓的一個單位,轉眼就賺好幾十萬元。之後,他在香港和九龍多個地區買賣房子和店鋪,賺了好幾百萬元 。

可以說,如果張子強老老實實做生意,成為一個小小的富商並不困難。然而野心巨大的張子強,根本不滿足於做生意賺取的財富,他渴望的是一夜暴富,是飛來橫財。

要想一夜暴富,買彩票概率太低,那就只有搶劫的綁架勒索了。1990年,張子強開始策劃實施搶劫。

他的第一個目標是香港蘇力士手錶的代理商,他先派了自已的妻子羅艷芳,進入負責押運貨物的護衛公司當文員,了解公司的操作,特別是了解勞力士手錶運抵香港的時間和運送路線。

1990的2月22日,一切準備就緒,張子強在啟德機場,成功攔截了護送勞力士手錶的護送車輛,搶走了價值2500萬元的勞力士手錶。

食髓知味,張子強從此在搶劫綁架的道路是上狂奔,直至墜入法網。

1991年7月12日,張子強胡濟舒等人,在啟德機場攔截了一輛運鈔車,將4名護衛員和司機捆綁,搶走了1700萬美元和3500萬港幣,犯下了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搶劫案。

此時,羅艷芳因為將一筆贓款存入銀行,被香港警方盯上,由羅艷芳,牽扯出張子強,警方在張子強的地方搜出一些贓物,張子強被捕入獄,判刑18年。

然而,羅艷芳因為證據不足,被當庭釋放了。她出來後,立即為張子強鳴冤叫屈,並組織了強大的律師團隊為張子強上訴。三年後,法庭因為證據不足,判張子強無罪釋放。

當張子強從監獄走出時,面對媒體的鏡頭,他囂張地做出了勝利的手勢,出獄後甚至還幾次三番地投訴香港警方,狂妄至極。

如果,他此時收手,或許他真能獲得一段美好的人生。但作惡的人通常不可能回頭是岸,他會自己走向毀滅。

二、雙魔聚首,港媒稱他們為「夢幻組合」

就在張子強犯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搶劫案時,他的風頭卻被另外一個人搶了,那就另一位悍匪葉繼歡,他遠比張子強暴力。

葉繼歡打劫,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繁華鬧市之中。他一下車,便沖天鳴槍,在大道之中,堂而皇之地截停所有車輛,大搶特搶,如有警員起來,葉繼歡便會在大街上展開一場激烈的槍戰,撤退是,他便搶下一輛車,一路鳴槍,呼嘯而去,仿佛好萊塢大片。

1991年,葉繼歡團伙,手持AK-47,連環打劫觀塘物華街五間金鋪,他們平均兩分鐘打劫一家金鋪,十分鐘左右打劫完五家金鋪。在與警方對峙的時候,葉繼歡鎮定地當街舉起AK-47步槍射擊,香港警方曾一度將葉繼歡列為頭號通緝犯,懸賞一百萬港元通緝他。

1993年,葉繼歡團伙打旺角彌敦道金鋪,他在繁華的彌敦道鎮定地當街舉起AK-47步槍親自把風,這個場面被一位市民拍攝下來,當晚在香港電視的新聞被播放出來,這個場面仿佛電影中的英雄,讓葉繼歡出盡風頭。

如果說,張子強搶劫綁架還靠一點腦力的話,葉繼歡則純靠暴力。

張子強在監獄中時,出手闊綽,得了個「大富翁」的綽號,也因此結識了葉繼歡的手下陳智浩。出獄後,張子強通過陳智浩聯繫上葉繼歡,兩大魔頭聚首,好事的港媒,將他們的結合稱為「雙魔合璧」,「夢幻組合」。

然而,「雙魔合璧」並沒有產生什麼大的效果,張子強稱,葉繼歡太過暴力,不好合作。

1996年5月,張子強和葉繼歡合謀綁架李澤鉅,5月13日,葉繼芳率領手下從珠海偷渡到香港西環碼頭,準備參與張子強的行動。

葉繼歡等人剛上碼頭,遇到了三名巡邏的警察,幾個不聽警察喝止,反欲逃離,壓陣的葉繼歡不改大哥本色,拔槍就要火併,一名警察料敵先機,率先開槍,擊中了葉繼歡腰部,令人聞風喪膽的暴徒葉繼歡,自此下身癱瘓,住進了香港赤柱監獄。

葉繼歡落網後,他的舊部就跟隨了張子強,他們一起完成了最後兩起驚天綁架案。

三、驚天綁架案,讓香港富豪人人自危

1996年5月23日下午5時,李澤鉅從辦公室出來,坐上自己的豪華轎車。此時,一位躲在對面大樓的眼線,打電話給張子強,報告了李澤鉅的行蹤。

李鉅澤的豪車行至港島南區一個拐彎出時,張子強的手下「高佬七」彎道超車,李澤鉅的司機發現情況不對,立即急打方向盤沖了過去。

張子強大罵一聲「蠢豬」,親自駕車逼停李澤鉅的豪車。

多名匪徒下車將豪車包圍,他們荷槍實彈,共有兩支AK-47衝鋒鎗、多支手槍和數枚手榴彈。

張子強等人,將李澤鉅劫持到香港粉嶺的一棟房屋內,將他渾身上下脫得只剩一條內褲,然而禁錮起來。

張子強致電李嘉誠,索要金額14億港元。李嘉誠沒有報警,但他通過警務處高級官員,向警方高層諮詢意見,也許是考慮到李澤鉅的安全,警方沒有採取行動。

晚上9點,張子強帶著陳智浩等人,帶著武器來到李嘉誠的家裡,親自跟李嘉誠談判。

張子強開口說:「李先生,我姓張,只是個無名小卒,但現在不是了。您兒子在我手上,我張某人只愛財不要命,我是來要錢的,請您按我說的去做,我保證令郎的安全。錢多少對您來說不會是問題,對嗎?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們雙方配合得好,那震驚香港的王德輝案件是不會重演的。」

1990年,華懋集團主席王德輝被綁架,最終被綁匪扔入海中,連屍體都沒找到。

雙方談判良久,這樣的巨款,必須要從銀行預約提取,最終,李嘉誠致電銀行,表示欲提巨款。

第二天,張子強身綁炸彈,再次來了李嘉誠家裡談判。最終雙方談妥贖金為10.38億港元。談判過程中,李家門鈴大響,張子強以為是警察來,立即持槍嚴陣以待,氣氛一度十分將持續,不過最後是虛驚一場。

5月25日,張子強開車來到一家英資銀行門前,收取3.38億港幣現金,另7億港幣則由香港銀行匯入一家海外銀行的指定戶口。3.38億現金,用20多個尼龍袋才裝完,用兩台高極轎車才拉完。

贖金到手後,張子強開心地抱著李澤鉅狂親,說:「成功了,成功了,你們李家真是守信用,沒有去報警,我也不動你一根毛髮。」隨後釋放了李鉅澤和司機。

這次綁架,張子強獨分4.38億。按理說,一個人有了4億,一輩了都可以不用愁了,但正如很多買彩票中大獎的人最終都下場悽慘一樣,橫財從來都無法真正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一年後,貪心不足的張子強,再次策劃綁架,這一次,他的目標的香港地產富商郭炳湘。

1997年9月29日,郭炳湘離開香港深水灣的豪宅,前往位於灣仔的辦公室。行車至山坡下一個僻靜之處時,郭炳湘被幾輛車攔住了去路,張子強等人,手持武器,將郭炳湘綁架,手法跟綁架李澤鉅時如出一轍。

郭炳湘剛被綁時,堅持不肯就範,不肯親自打電話回家,急得張子強對他拳打腳踢,最後將他塞進一個小木箱,只留一個小小的透氣口。

第四天,郭炳湘才同意給家裡打電話,郭家人收到電話,同樣不敢報警。張子強一開口,便索要14億港幣,最後討價還價了5天,才達成6億港幣贖金的協議。所說,郭炳湘因為恐懼過度,後來得了幽閉恐懼症。

這一次綁架,張子強獨分3億。兩次綁架,贖金接過17億,而張子強獨分7億多。

接連兩次綁架得手,張子強的野心更加膨脹,他甚至策劃將香港十大富豪逐個綁架。

「綁架富商就好比世界上最優秀的職業登山隊員一樣, 征服了一個高峰後,歡喜一陣子,又不滿足了,又想要去征服另外一座高峰,一直征服下去。我綁架的直接目的就是為了錢,這是不會有滿足的。」後來,身陷囹圄的張子強這樣說。

一時間,香港富豪人人自危,他們不惜每月花數百萬重金聘請保鏢,訂製頂級防彈車,有的則跑到內地和海外去躲避。

四、賊王末路,「我輸得心服口服」

就在張子強為自己的綁架「成就」沾沾自喜之時,大陸公安成立了「9810」專案組,誓要除掉這個「世紀賊王」。

1998年7月1日,在香港特區成立一周年的慶祝大會上,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發表了重要講話。

江主席說:「近來在香港,也在澳門,有一些惡勢力,無惡不作, 嚴重損害了公眾利 益和投資者的信心。我相信香港特區政府及澳門當局,有能力依法打擊這些犯罪活動,切實保護公眾和工商業者的人身財產安全。我們也將會給予有力的支持和配合,而絕不會坐視惡勢力的猖撅。」

在香港電視台的轉播畫面中,鏡頭掃過坐在台下的李嘉誠,那時,人們還不知道,這位香港首富,曾被張子強勒索了10億多港幣。

在「9810」專案組的努力下,張子強很快落網。

剛開始,張子強的態度十分囂張,絲毫不配合辦案人員的問詢。但專案組並不著急,隨著張子強團伙成員陸續落網,他的犯罪證據越來越充分,張子強的心理防線終於奔潰。他說:「我太小看大陸公安的能力了,我輸得心服口服。」

於是,張子強開始交待自己的犯罪經歷。

他說:「我與被綁架的富家商人談人生,談身世,談在世上的為人之道。我的人生信條是,我在這個世上不能讓自己受窮,我沒時間和耐心在正當行業打工掙錢,我不能像一般人一樣辛苦勞動,生命是短暫脆弱的,幾十年光景一轉眼就過去了。我已經40歲了,我要富起來就必須採取一些突破性手法,在這個世界上,錢是最重要的,沒有它什麼都不行。但是,要綁架這些有錢人,也只有我一個人能幹,別人是幹不成這些大事的。」

直到最後,張子強似乎仍對自己幹過的這些「大事」頗為得意,然而,他的這些「大事」,最後不過淪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1998年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犯罪集團43名罪犯進行宣判,判處主犯張子強、陳智浩、馬尚忠、梁輝、錢漢壽死刑。12月5日,張子強被執行槍決。

五、最大的贏家:A先生

張子強已經伏法,然而,這起案件中,還有一個迷題尚未解開。

那就是,張子強的錢是怎樣洗白的。

一位調查張子強多年的香港探員說:「在綁架案中,最大的困難是收取和調走贖金,在張子強的兩宗綁架案中,當事人都沒有報警,所以收取贖金不是問題,但這麼大的贖金,能如此快速的洗掉,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宏大的洗錢網絡。」

張子強搶劫綁架所得,超過了17億港元,如此巨額贓款,在短暫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不是一般綁匪靠好勇鬥狠能做到的。

在綁架李澤鉅案中,贖金有7億港幣是由香港銀行先匯往一家海外銀行的指定戶口,然後這些錢在24小時內,不停地在國際金融體系內轉動,這筆數億元的贖金,經由收款戶口,分為多筆款項,分別電匯往百慕達、巴拿馬、新加坡等多個銀行的離岸戶口,並且迅速被調走,而收款戶口於資金調出後立刻結束。

7億港幣就這樣化整為零,消失得無影無蹤。

因此有人認為,張子強的背後,一定有一個非常厲害的金融顧問,這個人不但非常熟悉銀行系統,還是一個洗黑錢的高手。

香港警方給這個洗錢高手取了一個代號:A先生。

正是這個A先生,讓張子強能肆無忌憚地搶劫綁架。

然而,誰是A先生呢?

香港警方曾懷疑,張子強的妻子羅艷芳,就是A先生,因為在張子強的前兩走搶劫案中,羅艷芳都在護衛公司當「臥底」。

但警方通過調查發現,以羅艷芳當時的職級,根本不可能了解到運鈔車的押運路線和運鈔數目。

在啟德機場運鈔車大劫案中,這次失款是美國利寶銀行委託 「 衛安 」 護衛公司押送往啟德機場的,這個提供情報的人,必須很清楚這間美國銀行的運作方式和時間。

警方猜測,這個人很有可能曾經為美國情報機關工作過。因為有了這樣一個背景,他除了透露情報外,還可以為張子強鋪好一個 「 洗黑錢 」 的網絡。

直到今天,這個為張子強洗錢的A先生,還是沒有露出他的真面目,據不完全統計,他為張子強洗錢所得的報酬,在1億元以上。

可以了,這位神秘的A先生,成了張子強搶劫綁架案中最大的贏家。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