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成年人放空自我的好方法

花香麗娟美 發佈 2023-12-04T08:53:26.082066+00:00

今年濟南的降水有限,天氣炎熱,加上灌溉田地,多數河溝已經見底。這兩天回老家澆地,用的也是井水,附近沒有大河,只有幾近乾枯的河溝。沒有了水,各種魚類便失去了天然的保護,在那有限的溝底泥坑做生命最後的掙扎,也終究逃不脫人們激動到顫抖的手掌。

今年濟南的降水有限,天氣炎熱,加上灌溉田地,多數河溝已經見底。

這兩天回老家澆地,用的也是井水,附近沒有大河,只有幾近乾枯的河溝。

沒有了水,各種魚類便失去了天然的保護,在那有限的溝底泥坑做生命最後的掙扎,也終究逃不脫人們激動到顫抖的手掌。

說到摸魚,我小時候也摸過,但不熱衷,沒事的時候湊湊熱鬧罷了。

這回澆地,正巧是摸魚的好機會,但日夜不停澆了四十個小時的田地(期間叔叔替我在地里看了兩回,我回家總共睡了有四五個小時),根本沒時間去參與,當然,我想,即便是有時間,我也不會去湊熱鬧的。

昨天中午,在叔叔家吃飯時,嬸子告訴我們爺倆,忠叔(一個村裡的長輩,四十六七左右年紀)來家坐了一會兒,說是和他兒子摸了不少雨,要吃的話去他家弄點來。

叔叔和嬸嬸不喜歡吃魚,忠叔也知道這點,不然就直接拿盆給端來啦。

忠叔一家人也不喜歡吃魚,但他喜歡摸魚,自己不吃,摸來送給親朋好友或是左鄰右舍,村里莊鄉。

我倒是喜歡吃魚,但澆地是第一要務,根本沒時間去拾掇魚、做魚。

晚上,嬸嬸又告訴我們,說是孩他舅(她親弟弟)路過來家喝了杯水,也說摸了很多魚,他不愛吃,讓去弄點來。

叔叔不但不吃魚,且聞不了魚腥味,有回我買了條大魚,做好端上餐桌後,他一直問放香油沒有,我便一個勁懟他,你不吃別管那麼多好不好!

後來才知他吵吵著非得放香油的用意,他聞不了魚腥味。

今天澆完地,下午我便回了縣城,不想剛到,便接到了小姑的電話,我還以為有啥要事,不成想也是關於魚的。

小姑跟我說,「你姑父摸了好多魚,給你嬸子打電話,知道你剛回城,沒到吧,沒到的話再回來弄點魚。

「到了嗎?到了就再開車回來,又不遠,那麼多魚,我和你姑父都不願吃,還有一條五六斤的鯉魚呢!」

......

我姑父摸魚也是愛好,同樣不愛吃,和釣魚的不吃魚一個道理。他本身養著三四百頭豬,還有閒心去摸魚,看來是真好啊。

我倒想再殺回老家,將姑父摸的魚都給帶回來,但這兩天澆地熬的太累,回到樓上不願動彈。

最後,小姑惋惜道,「那等你姑父下次摸了再回來取吧。」

摸魚,不只是孩子的專利,也是大人為數不多放鬆身心的好法子,你喜歡摸魚嗎?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