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演義之「姓」字及姓與氏族之四:氏族之亂莫甚於五代之時

圓視宇宙 發佈 2023-12-04T21:47:39.770126+00:00

#文化歷史解析#氏族之亂莫甚於五代之時。當日承唐餘風,猶重門蔭,故史言唐、梁之際,仕宦遭亂奔亡,而吏部銓文書不完,因緣以為奸利,至有私鬻告勅,亂易昭穆,而季父、母舅反拜侄甥者。

氏族之亂莫甚於五代之時。當日承唐餘風,猶重門蔭,故史言唐、梁之際,仕宦遭亂奔亡,而吏部銓文書不完,因緣以為奸利,至有私鬻告,亂易昭穆,而季父、母舅反拜侄甥者。《冊府元龜》:「長興初,鴻臚卿柳膺將齋郎文書兩件賣與同姓人柳居則,大理寺斷罪當大辟,以遇恩赦減死,奪見任官,罰銅,終身不齒。曰:「一人告身,三代名諱,傳於同姓,利以私財,上則欺罔人君,下則貨鬻先祖,罪莫大焉。自今以往,如有此弊:傳者、受者並當極法。』」今則因無蔭敘,遂馳:禁防,五十年來,通譜之俗遍於天下,自非明物察倫之主,亟為澄別,則滔滔之勢將不可反矣。』」

唐朝已前最重譜牒,如《新唐書》言:河南劉氏本出匈奴之後劉庫仁,柳城李氏世為契丹酋長,營州王氏本高麗之類,此同姓而不同族也,又如《魏書・高陽王雍傳》言:博陵崔顯,世號東崔,地寒望劣,此同族而不同望也。故《高士廉傳》言:「每姓第其房望,雖一姓中,高下懸隔。」

異姓稱族,自漢以來未有此事。杜子美《寄族弟唐十八使君》詩云:『與君陶唐後,盛族多其人。聖賢冠史籍,枝派羅源津。」則杜與唐為兄弟矣。《重送劉十弟判官》詩云:「分源豕韋派,別浦雁賓秋。年事推兄忝,人才覺弟優。」則杜與劉為兄弟矣。韓文公《送何堅序》亦云:「何與韓同姓為近。」按《詩・揚之水》一章言戍申,二章言戍甫,三章言戍許。孔氏曰:「言甫、許者,以其俱為姜姓。既重章以變文,因借甫、許以言申,其實不戍甫許也,」

六國時,秦、趙同為贏姓,《史記》、《漢書》多謂秦為趙,亦此類也。《高》言:「生甫及申。」孔氏曰:「此詩送申伯而及甫侯者,美其上世俱出四岳,故連言之。」今人之於同姓,幾無不通譜,何不更廣之於異姓,而以子美、退之為例也?李華《淮南節度使崔公頌德碑》云:「惟申伯翼宣王,登南邦,興周室,小白率諸侯征楚、翟,奉王職,與崔公葉德同勛,皆姜姓也。」

開元十九年,於兩京置齊太公廟。建中初,宰相盧、京兆尹盧,以盧者齊之裔,乃鳩其裔孫若崔、盧、丁、呂之族,合錢以崇飾之。

呉澂《送何友道游萍鄉序》云:「袁柳撫何二族,各以儒官著,而其初實一姬姓,文之昭由魯之展而為柳,武之穆由晉之韓而為何,氏不同而姓同。」

宋邵伯溫《聞見錄》云:「司馬溫公一日過康節先生,謁曰:『程秀才既見。」則溫公也。問其故,公笑曰:『司馬出程伯休父。』」

二字改姓一字

古時以二字姓改為一字者,如馬宮本姓馬矢,改為馬。唐憲宗名純,詔姓淳于者改姓於。《唐宰相世系表》鍾離二子,次日接,居穎州長社,為鍾氏。見之史冊,不過一二。自,詔民間有色目姓一切禁止。如今有呼姓本呼延,乞姓本乞伏,皆明初改。而並中國所自有之複姓皆去其一字,氏族之紊莫甚於此。且如孫氏有二:衛之良夫楚之叔敖,並見於《春秋》,而公孫、叔孫、長孫、士孫、王孫之類,今皆去而為「孫」,與二國之孫合而為一,而其本姓遂亡。公羊、公沙、公乘之類,則去而為「公」;母丘:母將之類則去而為「母」,而其本姓遂亡。

司徒、司空之類,則去而為「司」,司馬氏則去而或為「司」,或為「馬」,而司馬之僅存於代者惟溫公之後。所以然者,蓋因儒臣無學,不能如魏孝文改代北之姓,一一為之條理,而聽其人之所自為也,然漢姓之改不始於是時。

《唐書》:「阿史那忠以擒頡利功,拜左屯衛將軍,妻以宗女定襄縣主,賜名為忠,單稱史氏。韓文公《集賢院校理石君墓誌》云:「其先姓烏石蘭,從拓跋魏氏入夏,居河南,遂去『烏』與『蘭』,獨姓石氏。」劉靜修《古里氏名字序》云:「呉景初,本姓古里氏,以代北諸姓,今各就其近似者易從中國姓,故古里氏例稱呉。」則固已先之矣。

《章邱志》言:「洪武初,翰林編修呉沈奉旨撰《千家姓》,得姓一千九百六十八,而此邑如術,如傌尚未之錄。今訪之術姓有三四百丁,自雲金丞相珠格高琪之後,蓋二字改為一字者,而撰姓之時,尚未登於黃冊也。以此知單姓之改並在明初以後,而今代山東氏族其出於金、元之裔者多矣。

洪武元年,禁不得蒙古姓,禁中國人之為蒙古姓,非禁蒙古之本姓也。三年四月甲子,詔曰:「天生斯民,族屬姓氏各有本原,古之聖王尤重之,所以別婚姻,重本始,以厚民俗也。朕起布衣,定群雄,為天下主。已嘗詔告天下,蒙古諸色人等皆吾赤子,果有材能,一體擢用。比聞入仕之後,或多更姓名。

朕慮歲乆,其子孫相傳,昧其本原,非先王致謹氏族之道。中書省其告諭之,如已更易者,聽其改正。」可謂正大簡要。至九年三月癸未,以火你赤為翰林蒙古編修,更其姓名曰霍莊,蓋亦倣漢武賜日碑姓金之意。然漢武取義於休屠王祭天金人,亦以中國本無金姓也。

今中國本有霍姓,而賜之霍,則與周霍叔之後無別矣。況其時又多不奉旨而自為姓者。其年閏九月丙午,淮安府海州儒學正曾秉正言:「臣見近來蒙古、色目人多改為漢姓,與土著無異,有求仕人官者,有登顯要者,有為富商大賈者。

雖示懷徠終慮淆混,宜令複姓,庶可辨識。又臣前過江浦,見塞外之俘累累而有,以臣所見不如早為之所至,永樂元年九月庚子,上謂兵部尚書劉儁曰:各衞來降人多同名宜賜姓,以別之,於是兵部請如洪武中故事編置,勘合給賜姓氏。」至永樂元年九月庚子,上謂兵部尚書劉亻雋曰:「各衛韃靼人多同名,宜賜姓以別之。」於是兵部請如洪武中故事,編置勘合,給賜姓氏。從之。

三年七月,賜把圖特穆爾名呉允誠,婁圖嚕古名柴秉誠,寶珠名楊效誠,自此遂以為例,而華宗賜姓與中土舊族相亂。惜乎!當日之君子,徒誦招攜懷逺之言,而無類族辯物只道。使舉籍蕃人之來歸者,賜以漢姓所無,不妨如拓跋、字文之類二字為姓,則既不混於因生賜姓,胙土命氏之舊,而又使百世之下,知昭代遠服四裔,其得姓於朝者凡若干族,豈非曠代之盛舉哉!

(本篇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