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墨爾本中國留學生自曝在餐廳打工遭剝削,「他們想占我便宜」

恆志國際沐沐 發佈 2023-12-04T22:46:26.853762+00:00

《時代報》6月21日報導稱,代表國際學生的倡導者和法律專家表示,澳洲僱主仍然經常剝削海外工人。一個智囊團也要求為公平工作調查專員署(Fair Work Ombudsman,以下簡稱FWO)提供更多資金,以妥善監管欠薪行為。

《時代報》6月21日報導稱,代表國際學生的倡導者和法律專家表示,澳洲僱主仍然經常剝削海外工人。

一個智囊團也要求為公平工作調查專員署(Fair Work Ombudsman,以下簡稱FWO)提供更多資金,以妥善監管欠薪行為。

在墨爾本工作的國際學生表示,他們的時薪僅為10澳元,因為一些企業利用了他們需要工作超過法律允許的時間的這一點,或者利用他們對工作權利的不了解。

留學生的工時上限在疫情期間被暫時取消,但將於7月重新引入,國際學生每兩周最多只能工作48個小時。

WestJustice Legal Centre的律師Jennifer Jones表示,欠薪是她的組織看到的頭號問題,其次是虛假合同安排。被要求以合同工身份工作的國際學生實際上是在做著永久職員的工作,這樣的安排導致他們沒有獲得與永久員工相同的工作權利。

當19歲來自中國的留學生Joe(化名)在2020年開始在墨爾本東部的一家中餐廳工作時,他懷疑自己被支付過低的工資。

他說,當他在那裡工作時,他的時薪從約19.84澳元降至約18澳元。而澳洲成人目前的最低工資標準為每小時21.38澳元。

按照當時餐飲業獎的規定,一名19歲的臨時餐飲服務員在工作日的最低工資為每小時21.31澳元,並在他任職期間上漲至21.68澳元。

考慮到他的工作時間和缺乏福利,Joe聲稱他應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之間獲得臨時雇員工資,外加加班費(penalties and overtime)。

他說:「他們這樣做讓我感覺不舒服,他們有點占我的便宜。」

Joe(圖片來源:《時代報》)

Joe從未從這家餐廳收到過工資單,因法律原因《時代報》也未能透露餐廳的名字,但他保留了輪班記錄。

墨爾本大學學生會(University of Melbourne Student Union)的法律服務幫助現年21歲的Joe收回了1500澳元的未付工資和養老金。

雖然餐廳的管理層否認了欠薪和未能提供工資單的指控,並聲稱他們按照「FWO的薪酬指南和獎勵設定的費率」支付員工,但Joe的律師和餐廳之間的電子郵件表明他們同意支付。

Fair Work Ombudsman確認他們已對該餐廳展開調查,但由於調查尚在進行中,不會作進一步的評論。

墨爾本大學學生會法律服務的律師Isabelle Butler表示,Joe的經歷是許多在餐館業工作的國際學生的寫照,但他成功追討回欠薪這一點並不常見。

許多工人沒有足夠的記錄來證明索賠,前僱主也拒絕與他們協商,或者企業在索賠之前就被清算了。Butler表示:「當然,這是在假設(國際學生)知道他們的權利並對尋求幫助感到舒適的情況下。」

前留學生Dani(圖片來源:《時代報》)

另一位國際學生Dani表示,在越南咖啡店工作的他時薪只有10澳元。

2016年,他從越南來到斯威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學習會計。由於缺乏餐飲業的工作經驗,他接受了以現金支付工資的工作。他和5個室友住在Footscray的一間合租房裡,租金和水電費每周170澳元。

他當時為購買食物而苦苦掙扎,精神狀態也受到影響。「我知道『現金交易』的工作是非法的,但我必須這樣做,因為我沒有錢。」他說,「我父母在我的兩個學位上花了10萬澳元。我不想成為失敗者。」

他還被提供在墨爾本CBD一家越南餐廳工作的機會,時薪僅為9澳元,但其他餐廳則可支付12澳元。

最終,他在Docklands的一家印度餐廳獲得了每小時15澳元的「現金交易」工作。

Dani在墨爾本居住的合租房。(圖片來源:《時代報》)

在2022年,移民工人占勞動力的4%,但卻參與了26%FWO針對僱主實施的執法程序。該監察機構的數據還顯示,移民工人占他們收到的所有匿名報告的18%。

「由於不合規的水平持續居高不下,且僱傭了大量弱勢工人,快餐、餐廳和咖啡店行業仍然是FWO關注的重點之一。」該機構的發言人說。

移民工人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的研究發現,五分之一持有任何形式臨時簽證(包括學生簽證)的人總是在工作場所感到不安全。

國際學生支持網絡(Support Network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的組織者Ness Gavanzo也表示,工作上限並沒有阻止持學生簽證的人工作。「它只是將他們排除在獲得可靠的兼職或全職工作的機會外,迫使他們從事臨時和不穩定的工作。」

Ness Gavanzo(圖片來源:澳洲廣播公司)

據悉,《時代報》早在6月初就披露了一份泄露的聯邦政府備忘錄,揭示了國際學生正在利用澳洲簽證制度中的漏洞,為了工作放棄大學課程,轉而前往更便宜的私立學校。

Grattan Institute的經濟政策計劃主任Brendan Coates表示,僱主罕有因涉嫌剝削工人而受到處罰,罰款額度也太小。他說,2021-2022年間,FWO僅對欺詐僱工行為的僱主處以400萬澳元罰款,相比之下,澳洲稅務局則收取了30億澳元的罰款。

該研究所的一份報告也呼籲實行一系列變革,包括增加6000萬澳元的資金以支持FWO等。

教育部長Jason Clare表示,國際學生在工作方面享有與澳洲公民相同的權利和保護,如果他們就工作場所問題聯繫FWO,則不必擔心簽證會被取消。

Clare說:「教育機構必須向國際學生提供有關工作權利、條件以及如何解決工作場所問題的信息,包括免費向學生推薦適當的服務和計劃。」

移民和新移民事務部長Andrew Giles也表示,當移民工人被少付薪資時,「所有人都會受到傷害,導致所有人的工資和工作條件下降」。

Giles很快將提交移民法修正案,以使脅迫某人違反簽證條件的行為定為刑事犯罪、阻止僱主雇用持有臨時簽證且此前曾被剝削的移民工人、提高罰款和推出新的監管工具,並廢除削弱舉報剝削行為的移民法規第235條。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