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台州(臨海郡)刺史考(六)

大道只撿 發佈 2023-12-04T23:28:26.506488+00:00

愚人自譯版:116.吳敬章咸通五年(864)117.董賡咸通七年(866)以上三人,都見於《嘉定赤城志》。118.袁從咸通九年(868)《嘉定赤城志》記載:「咸通九年,袁從。


愚人自譯版:

116.吳敬章

咸通五年(864)

117.董賡

咸通七年(866)

以上三人,都見於《嘉定赤城志》。

118.袁從

咸通九年(868)

《嘉定赤城志》記載:「咸通九年,袁從。」

五代前蜀杜光庭所著《神仙感遇傳》卷二記載:「王可交者…咸通十年(869)十一月可交自市還家,於河上…台州刺史袁從疑其詐妄,移牒驗其鄉里…越州廉察御史大夫王飄奏。」

119.譚洙

咸通十二年(871)》

《嘉定赤城志》記載:「咸通十二年,譚洙。」注為:「見《隋陳司徒碑》。《台州郡治廳壁記》沒有記載。」

120.姚鵠

咸通十三年(872)

《全唐文》卷九三三杜光庭《歷代崇道記》記載:「咸通十三年(872)三月,台州刺史姚鵠奏。」

《全唐詩》卷六九二杜荀鶴有《春日行次錢塘卻寄台州姚中丞》。又有卷八七五《讖(chèn )記·天台觀石簡記》註:「咸通十三年(872),台州刺史姚鵠於天台山天台觀觀講堂後創老君殿。」

《嘉定赤城志》記載:「咸通十一年(870),姚鵠。」註記為:「有詩集行於世,見《唐藝文志》。

也有《尋趙尊詩師》詩,見《天台集》。」懷疑「十一年」為「十三年」之誤載。

《雲笈七籤》卷一一八《姚鵠修老君殿驗》記載:「台州刺史姚鵠因游天台山天台觀,命於講堂後鑿崖伐木,創老君殿焉…咸通十三年(872)王辰之歲也。」

121.封彥卿

咸通十四年(873)

《嘉定赤城志》記載:「咸通十四年,封彥卿。」註記為:「咸通共十四年,《台州郡治廳壁記》作十五年。」新舊《唐書》附《封敖傳》,未提及台州刺史。

122.裴璉

乾符三年(876)

《嘉定赤城志》記載:「乾符三年,裴璉。」

123.王葆

乾符四年(877)

《資治通鑑·乾符四年》記載:二月.「〔王郢〈yǐng〉〕又攻台州,陷之,刺史王葆退守唐興」。

《嘉定赤城志》記載:「乾符五年(878),崔葆。」

按照《新唐書·藝文志四》著錄崔葆《數賦》十卷,註:「乾寧(894--898)進士,王克昭注。」則乾符中(874-879)崔葆必定不可能任台州刺史,懷疑崔葆為王葆的誤載。

勞格《郎官石柱題名考》卷一五金部郎中王葆名下征事除《新表》、《通鑑》外,又引《嘉定赤城志》的崔葆,則勞格已認為「崔葆」為「王葆」的誤載。

124.羅虬

乾符六年(879)

《嘉定赤城志》記載:「乾符六年,羅虬。」註記為:「乾符共六年,《台州郡治廳壁記》作七年。」

《北夢瑣言》卷一三記載:「羅虬累舉不第,務於躁進,因罷舉依於宦官,典台州,晝錦也。」

按《全唐詩》卷六六六羅虬《比紅兒詩序》註:「廣明中,虬為李孝恭從事,籍中有善歌者杜紅兒,虬令之歌,贈以彩。孝恭以紅兒為副戎所盼,不令受。虬怒,手刃紅兒。」按李孝恭中和時始為延州節度,「廣明中」誤。

125.盛均?

乾符年間(874--879)?

《閩中金石記》卷一《桃林場碑記》記載:「《輿地碑目》:桃林場記,唐大中十三年(859)盛均撰。」跋:「盛均,字之才,永春人。大中十一年(857)進士,終台州刺史。」

按照《新唐書·藝文志三》:盛均《十三家貼》,註:「均,字之材,泉州南安人,終昭州刺史。」

與《閩中金石記》不同。懷疑是《閩中金石記》有誤。

126.張某

中和二年(882)

《全唐文》卷八一七楊光《赤石樓隱難記》記載:「中和二年…時太守張公朝望崇重,遠降分符,撫恤安邦…唐中和二年壬寅十一月初八日。」

127.劉文

中和二年(882)

《嘉定赤城志》記載:「中和二年,劉文。」註:「《台州郡治廳壁記》作劉文宗…誤增宗字耳。」

128.杜雄

中和三年一乾寧四年(883一897)

《新唐書·劉漢宏傳》記載:中和三年(883)時,杜雄據台州。

又《舊唐書•僖宗紀》記載:光啟二年(886)十二月「丙午,台州刺史杜雄執劉漢宏,降於董昌」。與《資治通鑑·光啟二年》記載相同。

《吳越備史》卷一《武肅王》記載:乾寧四年(897)「十一月己卯,台州刺史杜雄卒」。

《嘉定赤城志》記載:「中和三年(883),杜雄。」又卷四○引魯洵《杜雄墓碑》記載:「與劉文起事,劉知明州,因人之欲,請主郡政,廉使承制加御史大夫,明年兼大司憲,轉左貂,錫以竹使符。群考其嗣,則是劉文自使之守郡,後方本道畀之郡符耳。」又記載:「光啟三年(887)加工部尚書…乾寧二年(895)加司空,乾寧四年(897)冬十月卒。現在《台州郡治廳壁記》記載杜雄中和三年(883)到任,到乾寧四年(897)才說駱團繼任,大概魯洵所制碑吻合。考查唐史紀年,則杜雄在郡首尾共15年。」又見《宋高僧傳》卷二○《唐天台山國清寺清觀傳》。

129.【李振

光化元年(898)(沒有到任)】

《舊五代史》本傳記載:「振仕唐,自金吾將軍改台州刺史。曾盜據浙東,不克之任。因西過汴,以策略干太祖。」《新五代史》本傳記載大體相同。

又見《冊府元龜》卷七二九、卷七六六。《資質通鑑·光化元年(898)》記載:三月,「以前台州刺史李振為天平節度副使」。

《嘉定赤城志》記載:「光化二年(899),李振。」註記為:「李抱真的孫子,《台州郡治廳壁記》沒有記載。」

按照新舊《五代史》本傳,李振實際上沒有到任,事在乾寧末光化初,《嘉定赤城志》有誤。

130.駱團

光化元年(898)

《吳越備史》卷一《武肅王》記載:乾寧五年(898)正月,「王以越州指揮使駱團為台州制置使」。

按照乾寧五年就是光化元年。《台州金石錄》卷二《吳越俞讓墓誌》記載:「太祖武肅王定亂江東,隨郡牧駱團太保卻復台州。」《嘉定赤城志》記載:「乾寧四年(897),駱團。」有誤。

131.駱延訓

光化三年(900)

《嘉定赤城志》記載:「光化三年(900),駱延訓。」註記為:「《十國紀年》記載:『駱延訓貞明二年(916)因父團卒,嗣為太守。'按照貞明二年是後梁年號,現在《靈鷲院記》記載:『光化中(898--901)郡守駱延訓改為隱然。'此說與《台州郡治廳壁記》記載相同。《紀年》有誤。

又按英公夏竦《延慶院記》記載:『開平中(907--911)刺史駱延訓改為龍潭院。'開平是後梁高祖即位年號,果真如此,則是延訓為台州刺史從唐代到後梁,或者光化年間(898--901)任滿離開,而後梁開平(907--911)、貞明(915--920)年間再次擔任台州刺史。」


待考錄

1.韋錫(韋玄錫)

《元和姓纂》卷二東眷韋氏彭城公房:「錫,台州刺史。」《新表四上》作「玄錫」。是唐武德(618--626)初年彭城公韋澄的孫子,兵部郎中慶基的兒子。

《陶齋藏石記》卷二三《韋必復墓誌》記載:高祖彭城公,曾祖台州刺史,祖巴陵縣令,父未仕,必復卒開元二十七年(739)。端方跋記載:「唯據《表》,彭城、台州屬祖孫,據《墓誌》,彭城、台州為父子。《表》於世次往往有誤,當以《記》為是也。」岑仲勉《姓纂四校記》記載:「按《記》未必可信,否則,或慶基亦封爵彭城耳。」

2.李某

《權載之文集》卷三九《送鈕秀才謁信州陸員外便赴舉序》:「故臨海守李君子,從父戶部郎,皆以六藝風騷為師友。」

愚人自註:此李某可能是元和十二年(817)任台州刺史的李逢。

3.沈仁綰

《嘉定赤城志》記載:「乾寧二年,沈仁綰。」註記為:「見《惠濟院記》,是年知州沈仁綰舍基為寺。《台州郡治廳壁記》沒有記載。」

按照中和二年至乾寧四年(882--897),杜雄在台州任刺史,沈仁綰無可能插入。懷疑有誤。


原文簡體字版:

吳敬章

咸通五年(864)

董賡

咸通七年(866)

以上三人,皆見《赤城志》。

袁從

咸通九年(868)

《赤城志》:「咸通九年,袁從。」《神仙感遇傳》卷二:「王可交者…咸通十年十一月可交自市還家,於河上…台州刺史袁從疑其詐妄,移牒驗其鄉里…越州廉察御史大夫王飄奏。」

譚洙

咸通十二年(871)》

《赤城志》:「咸通十二年,譚洙。」註:「見《隋陳司徒碑》。《壁記》不載。」

姚鵠

咸通十三年(872)

《全文》卷九三三杜光庭《歷代崇道記》:「咸通十三年三月,台州刺史姚鵠奏。」《全詩》卷六九二杜荀鶴有《春日行次錢塘卻寄台州姚中丞》。又卷八七五《讖(chèn )記·天台觀石簡記》註:「咸通十三年,台州刺史姚鵠於天台山天台觀觀講堂後創老君殿。」《赤城志》:「咸通十一年,姚鵠。」注云:「有詩集行於世,見《唐藝文志》。

亦有《尋趙尊詩師》詩,見《天台集》。」疑「十一年」為「十三年」之誤。

《雲笈七籤》卷一一八《姚鵠修老君殿驗》:「台州刺史姚鵠因游天台山天台觀,命於講堂後鑿崖伐木,創老君殿焉…咸通十三年王辰之歲也。」

封彥卿

咸通十四年(873)》

《赤城志》:「咸通十四年,封彥卿。」注云:「咸通盡十四年,《壁記》作十五年。」兩《唐書》附《封敖傳》,未及台刺。

裴璉

乾符三年(876)

《赤城志》:「乾符三年,裴璉。」

王葆

乾符四年(877)

《通鑑·乾符四年》:二月.「〔王郢〕又攻台州,陷之,刺史王葆退守唐興」。《赤城志》:「乾符五年,崔葆。」按《新書·藝文志四》著錄崔葆《數賦》十卷,註:「乾寧進士,王克昭注。」則乾符中崔葆必不能任台刺,疑為王葆之誤。勞格《郎官石柱題名考》卷一五金部郎中王葆名下征事除《新表》、《通鑑》外,又引《赤城志》之崔葆,則勞格已認「崔葆」為「王葆」之誤。

羅虬

乾符六年(879)

《赤城志》:「乾符六年,羅虬。」注云:「乾符盡六年,《壁記》作七年。」《北夢瑣言》卷一三:「羅虬累舉不第,務於躁進,因罷舉依於宦官,典台州,晝錦也。」按《全詩》卷六六六羅虬《比紅兒詩序》註:「廣明中,虬為李孝恭從事,籍中有善歌者杜紅兒,虬令之歌,贈以彩。孝恭以紅兒為副戎所盼,不令受。虬怒,手刃紅兒。」按李孝恭中和時始為延州節度,「廣明中」誤。

盛均?

乾符中?

《閩中金石記》卷一《桃林場碑記》:「《輿地碑目》:桃林場記,唐大中十三年盛均撰。」跋:「盛均,字之才,永春人。大中十一年進士,終台州刺史。」按《新書·藝文志三》:盛均《十三家貼》,註:「均,字之材,泉州南安人,終昭州刺史。」與《閩中金石記》異。疑《閩中金石記》有誤。

張某

中和二年(882)

《全文》卷八一七楊光《赤石樓隱難記》:「中和二年…時太守張公朝望崇重,遠降分符,撫恤安邦…唐中和二年壬寅十一月初八日。」

劉文

中和二年(882)

《赤城志》:「中和二年,劉文。」註:「《壁記》作劉文宗…誤增宗字耳。」

杜雄

中和三年一乾寧四年(883一897)

《新書·劉漢宏傳》稱:中和三年時,杜雄據台州。又《僖宗紀》:光啟二年十二月「丙午,台州刺史杜雄執劉漢宏,降於董昌」。《通鑑·光啟二年》同。《吳越備史》卷一《武肅王》:乾寧四年「十一月己卯,台州刺史杜雄卒」。《赤城志》:「中和三年,杜雄。」又卷四○引魯詢《杜雄墓碑》云:「與劉文起事,劉知明州,因人之欲,請主郡政,廉使承制加御史大夫,明年兼大司憲,轉左貂,錫以竹使符。群考其嗣,則是劉文自使之守郡,後方本道畀之郡符耳。」又云:「光啟三年加工部尚書…乾寧二年加司空,乾寧四年冬十月卒。今《壁記》載杜雄中和三年到任,至乾寧四年方稱駱團繼之,殆與洵所制碑合。考之唐史紀年,則雄在郡首尾凡十五載。」又見《宋高僧傳》卷二○《唐天台山國清寺清觀傳》。

【李振

光化元年(898)(未之任)】

《舊五代史》本傳:「振仕唐,自金吾將軍改台州刺史。曾盜據浙東,不克之任。因西過汴,以策略干太祖。」《新五代史》本傳略同。又見《元龜》卷七二九、卷七六六。《通鑑·光化元年》:三月,「以前台州刺史李振為天平節度副使」。《赤城志》:「光化二年,李振。」注云:「抱真之孫,《壁記》不載。」按兩《五代史》本傳,李振實未之任,事在乾寧末光化初,《赤城志》誤。

駱團

光化元年(898)

《吳越備史》卷一《武肅王》:乾寧五年正月,「王以越州指揮使駱團為台州制置使」。按乾寧五年即光化元年。《台州金石錄》卷二《吳越俞讓墓誌》:「太祖武肅王定亂江東,隨郡牧駱團太保卻復台州。」《赤城志》:「乾寧四年,駱團。」誤。

駱延訓

光化三年(900)

《赤城志》:「光化三年,駱延訓。」注云:「《十國紀年》云:『駱延訓貞明二年因父團卒,嗣為太守。'按貞明二年乃梁氏年號,今(靈鷲院記》云:『光化中郡守駱延訓改為隱然。'此說與《壁記》同。《紀年》誤也。又按夏英公竦《延慶院記》:『開平中刺史駱延訓改為龍潭院。'開平蓋梁高祖即位年號,果爾,則是延訓為守自唐至梁,或者光化中滿去而開平、貞明再守也。」


待考錄

韋錫(韋玄錫)

《姓纂》卷二東眷韋氏彭城公房:「錫,台州刺史。」《新表四上》作「玄錫」。乃武德初彭城公韋澄孫,兵部郎中慶基子。《陶齋藏石記》卷二三《韋必復墓誌》稱:高祖彭城公,曾祖台州刺史,祖巴陵縣令,父未仕,必復卒開元二十七年。端方跋云:「唯據《表》,彭城、台州屬祖孫:據《墓誌》,彭城、台州為父子。《表》於世次往往有誤,當以《記》為是也。」岑仲勉《姓纂四校記》云:「按《記》未必可信,否則,或慶基亦封爵彭城耳。」

李某

《權載之文集》卷三九《送鈕秀才謁信州陸員外便赴舉序):「故臨海守李君子,從父戶部郎,皆以六藝風騷為師友。」

沈仁綰

《赤城志》:「乾寧二年,沈仁綰。」注云:「見《惠濟院記》,是年知州沈仁綰舍基為寺。《壁記》不載。」按中和二年至乾寧四年,杜雄在台刺任,沈仁綰無可能插入。疑有誤。


原文附錄: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