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藝術天才、鋼琴聖手,卻在大好年華時攜母弟自殺,屍骨無存~

玉人舊時光 發佈 2023-12-05T13:51:33.312349+00:00

1937年7月2日,上海愚園路1088弄103號的顧家,一個小女孩出生了。嬰兒時的她每次哭鬧時,只要母親放起音樂,她就立馬安靜,似乎陶醉在美妙的音樂中。

1937年7月2日,上海愚園路1088弄103號的顧家,一個小女孩出生了。父親給她取名聖嬰。

小姑娘的確配得上「天之驕子」。

她出生書香門第。她的祖上顧雍曾是三國時期孫權的丞相;父親顧高地從小飽讀詩書,上海大同大學畢業後投身革命,參加過「八·一三」淞滬抗戰,曾任淞滬警備司令部少校兼蔡廷鍇將軍的秘書;母親秦慎儀上海大同大學西洋文學系的高材生,後赴東京女子音樂學院深造。

她天賦非凡。嬰兒時的她每次哭鬧時,只要母親放起音樂,她就立馬安靜,似乎陶醉在美妙的音樂中。 3歲的小聖嬰開始學琴,5歲進入中西女中附小鋼琴科學習,小學三年級就獲得上海市鋼琴比賽第一名,1953年,16歲便開始與上海樂團合作,次年憑藉著優異的成績,考入上海交響樂團,擔任上海樂團鋼琴演奏家,並隨團進行全國演出。

她師從多位名師。顧聖嬰的鋼琴老師有邱貞藹、楊嘉仁(李斯特的再傳弟子)、李嘉祿(1940年代末就在美國各地巡演,回國前曾接到美國許多大學的聘書教授)以及蘇聯著名鋼琴家塔圖良及查克、塔·克拉夫琴柯。她的音樂理論老師是馬革順,音樂史老師是沈知白。傅雷先生與顧家為鄰,經常為其補習文學,因此顧聖嬰還博覽了中外名著。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趙楓感嘆:像顧聖嬰這樣能欣賞八大山人詩畫的鋼琴家鳳毛麟角。

她成就傑出。從文學戲劇和繪畫作品中尋找靈感,顧聖嬰逐漸形成了詩意、抒情、細膩和感情真摯的演奏風格,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1957年在莫斯科舉行的第六屆世界青年聯歡節上榮獲鋼琴金獎(國際音樂比賽中首位奪得桂冠的中國人); 1958年在日內瓦第十四屆國際音樂比賽中榮獲女子鋼琴組最高獎(男子組最高獎獲得者是鋼琴大師波利尼); 1964年參加比利時國際鋼琴賽再獲大獎。

但這成就不僅僅是占盡天時地利人和就能得到的。在老師和同學眼中,顧聖嬰是不折不扣的「拼命三郎」。

4月23日(四)五小時四十五分晨起精神還好,但肩仍酸疼,手指抽緊。練了近六小時琴,複習Concerto,Scherzo,Ballade基本上背出,仍不熟。陳今天與我聊天了(近三刻鐘),講到外文,用詞,小說,露出曾與丁院長談我,知我是團幹部,說我這幾年特別賣力,某些地方(含混)趕過別人了。晚上本想練琴,又遇放電影打了一會桌球,看了電視,整理東西,睡覺又是十一點多。定明中午一點多去布魯塞爾,如此上午還可以練習。

——1949年顧聖嬰參加國際音樂比賽期間日記

她的老師克拉芙琴柯說:「她是如此勤奮好學,每天彈奏10到12小時,她一年學會的作品,至少比我國音樂學院用功的學生學會的樂曲多一倍。」

她的這種練習精神很令人感動。有人總結顧聖嬰練琴的三大特點:

其一,每天必須堅持一定時間的手指基本功練習,為樂曲在技術乾淨準確性方面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其二,目的性和針對性強。不把樂曲中較難的段落練到完全順手的地步,她是絕對不肯罷休的。

其三,做好技術上的充分準備,並且熟練掌握難點後便全身心地投入對音樂語言和內容方面的練習。

著名鋼琴家、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鋼琴教授趙屏國和顧聖嬰是塔圖良班的同學。

他深情回憶:顧聖嬰不但積極認真地完成學習任務,學習過程也很有創造性。她很快就能理解專家的意圖,並且進一步地消化音樂中更深層次的內容。聽她的演奏,總是使人感到她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音樂當中。她朝氣蓬勃地像是在和時間賽跑,去完成她事業上無窮無盡的追求一樣;然而在她彈琴的時候,展現在大家面前的卻是另一個樣子,使人感到她是一位內心世界非常豐富、充實,溫暖、熱情、充滿想像力的音樂家!

塔圖良班上集中了當時全國最優秀、最有前途的青年鋼琴家群體,其中包括劉詩昆、殷承宗、李民強、顧聖嬰、李瑞星等人。

抗戰勝利後,顧高地辭去軍職,歸隱家庭專心培養兒女。但他沒想到仍難逃劫難。1955年因「潘漢年冤案」被投進冤獄,1958年被判處20年有期徒刑,發配青海改造。

屋漏偏逢連夜雨。父親服刑期間,母親秦慎儀失業,1955年考入上海交大的弟弟顧握奇又患了重病。1956年上海交大遷往西安,握奇只得退學留在上海。幾年後,才找到一份臨時工作,在天山中學擔任數學老師。

作為長女,顧聖嬰默默撐起這個家。物質的匱乏壓不垮她,可精神上的凌辱卻足以擊垮一切。

1966年9月,傅雷與夫人自殺身亡,顧聖嬰心如刀絞。作為反革命分子的女兒,顧聖嬰直覺自己的未來渺茫,如果那一天終將來臨,她該如何抉擇?

1967年1月31日,顧聖嬰被上海革命造反派被拉到台上,當著全體人員的面,她被抽耳光、揪頭髮,最後又被強迫跪在毛公像前「請罪」——她被定性為白專典型、裡通外國的叛徒、修正主義分子、歷史反革命的子女……

最後,造反派們讓她回去,準備第二天接受專場批判。

面對莫須有的罪名,顧聖嬰不甘、憤怒、悲傷。從上世紀50年代起,她就一直按照組織的要求學習進步:1954年加入共青團,當年就被團市委表彰為先進青年,後又當選為市文化局團委委員、局優秀團員、三八紅旗手,並成為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

她生活樸素,平易近人,熱心為工農兵群眾服務。可這又能怎樣呢?

如今,她所努力且為之奮鬥的一切似乎都成了黑色幽默。想到相繼自殺的傅雷夫婦、上海音樂學院附屬中學副校長楊嘉仁夫婦、鋼琴系主任李翠貞……她的精神世界徹底坍塌了。

顧聖嬰萬念俱灰。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家後,母子三人抱成一團,泣不成聲。當晚,全家開煤氣自殺。

就這樣,一個天才鋼琴家,一顆閃亮的明珠永遠地離開了我們。這一年,顧聖嬰剛剛三十歲。而得知顧聖嬰已死,那些人只是簡單地把屍骨火化了,骨灰也被殘忍地丟棄了。

1979年,顧高地得到平反。得到妻子兒女皆已離開人世的噩耗,他悲感交加,幾乎瀕臨崩潰。他看著妻兒的照片,淚已流盡。在聖嬰的追悼會上,他顫抖地撫摸著女兒空空的骨灰盒,良久,只說了一句:「聖嬰,我的好女兒……」

斯人已逝,但幸好人們記得,她留下的為數不多的作品也都被視為珍寶。願天堂里有愛縈繞,守護著這位音樂天使。

作者:秋月溶,簡簡單單,愛人間,喜歡一切有趣的文字。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