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安康

唐詩宋詞古詩詞 發佈 2023-12-05T15:17:20.556925+00:00

今年的端午節,和夏至相鄰,在夏至第二天。天晴了,雨停了,只涼爽了一兩天,夏陽裹著熱風,我的西北小城,立時入夏。

今年的端午節,和夏至相鄰,在夏至第二天。


若不是前些日子的連陰雨,小城的人們,早被驕陽追得只想尋找蔭涼。


天晴了,雨停了,只涼爽了一兩天,夏陽裹著熱風,我的西北小城,立時入夏。


夏至未至。端午未至。街上,同往年一樣,賣香囊的小攤,一天比一天多了。


總覺得,比起春節,中秋,端午節更為曼妙。

端午,是有香味的節日。


香囊的藥草香,米粽的箬葉稻米香,艾的野草香,熏得人皆醉,醉在年年的五月五。


繡額朱門插艾人,羞將角黍近香唇。

平明朝下夸宣賜,五色香絲系臂新。

——唐·和凝《宮詞百首·其一》


詩里的艾人,角黍,五色香絲,沿襲至今。


香囊,五彩絲,節前已現芳蹤。


米粽,更是四時皆有,端午那天,卻是滋味更濃。


惟艾草,須得端午節當日收割「五月五日,采艾以為人,懸門戶上,以禳毒氣」。


五月五,割艾的人,一大早就已將成束的艾枝運往市場。


艾的枝葉都還沁著晨露。露水清涼,艾草馥郁。


買艾草的人,滿心歡喜,得了艾,掛於門楣,放置屋角,驅毒防蚊。


詩人殷堯藩,曾做官後隱居,性情散淡簡靜,喜遊歷「一日不見山水,便覺胸次塵土堆積,急須以酒澆之」。


年邁的詩人對節日,雖沒有了年輕時的期待和欣喜,懶得像別人一樣掛艾貼符過端午,好酒的他,卻還是飲菖蒲酒與友人閒話家事國事,惟願天下太平。


時值端午,榴花正紅,榴花年年紅。


青絲到白雪,世上的人,又有多少能千古留名呢?


真水無香。誰說不隨俗懸艾的詩人就不重過節呢?


許是,詩人對端午的感觸,更多了時光陳釀加持的醇厚與淡然。


《端午日》

唐·殷堯藩

少年佳節倍多情,老去誰知感慨生。

不效艾符趨習俗,但祈蒲酒話昇平。

鬢絲日日添頭白,榴錦年年照眼明。

千載賢愚同瞬息,幾人湮沒幾垂名。


詩人的家鄉在浙江嘉興。


遠離故鄉三十五載,詩人在陝西同州與端午節相遇,寫了一首有趣的詩。


白髮垂肩許是誇張,離家三十五年卻是真真切切。


小孩見了不相識的老頭,童言稚語相問:「您的家鄉在哪裡呀?」


家鄉在三十五年的夢裡呀。不知道詩人會不會這樣回答。


也許,那年的同州端午節,詩人吃了米粽,采了艾草,與村民飲雄黃酒,和三十五年前在故鄉嘉興時一樣。


《同州端午》

唐·殷堯藩

鶴髮垂肩尺許長,離家三十五端陽。

兒童見說深驚訝,卻問何方是故鄉。


1081年的端午節,蘇軾在黃州。一路遭遇苦難,一路有人相助。


他是被貶的罪官,卻與黃州太守徐君猷結為好友。


夏日的端午,池塘水波粼粼,荷葉田田托舉清荷。蘭湯沐浴,菖蒲釀酒,美妙的日子,且歌且舞。獄草青青,公堂寂寂,天下太平清明。


此時的蘇軾,已在黃州開了荒地,築了雪堂,生活逐漸安定。


蘇軾天性樂觀豁達,不止是給點陽光就燦爛,即便境遇如烏雲壓頂,他亦有勇氣撕破那重重雲層,去尋覓絲絲縷縷燦爛,讓光束照亮自己,照亮苦難的日子。


他亦是感念友人的幫助,與友人共度端午,把酒言歡。


他希望友人轄下的黃州安寧祥和,也希望自己荷鋤吟詩,東坡居士的悠然恬淡長長久久。


《少年游·端午贈黃守徐君猷》

宋·蘇軾

銀塘朱檻麴塵波,圓綠卷新荷。

蘭條薦浴,菖花釀酒,天氣尚清和。

好將沉醉酬佳節,十分酒、一分歌。

獄草煙深,訟庭人悄,無吝宴遊過。

說起詩人陸游,他是愛國詩人,抗金名將,打虎英雄。


有「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的豪情,「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的赤誠,也有「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的痴怨。


1195年,乙卯年,陸游在家鄉山陰過端午節。他已71歲,是年過古稀的老人。


山林小村莊,榴花朵朵開。小村莊裡,氤氳著米粽香。詩人同村民一樣,采艾插在帽冠,采了藥草儲存。歡喜忙碌了一天,天已黃昏。鄉鄰親朋圍坐一起,鄉野菜,端午酒,說天地,話桑麻。


《乙卯重五詩》

宋·陸游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

粽包分兩髻,艾束著危冠。

舊俗方儲藥,羸軀亦點丹。

日斜吾事畢,一笑向杯盤。


他已遠離紛紛擾擾的朝堂,幽居田園。


端午這天,他放下憂國的心,放下縈繞半生思念唐婉的情,如今,他只是一介平民,歡歡喜喜在家鄉過節。


過端午。與鄉鄰共祝安康。


作者:童話。北方女子。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