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韓講了一個故事:作證

雲中臥龍 發佈 2023-12-05T15:20:19.655670+00:00

自己給自己作證,沒聽過。成立仁嘟囔一句,一腳踢向橫在路中間的空礦泉水瓶。塑料瓶在空中劃了一條漂亮的弧線,掉落下來,砸在青石板上,哐當響。幾隻宿鳥從樹叢中驚叫著飛出,也驚得成立仁一哆嗦。他定了定神,長舒一口氣,快步向家走去。巷子幽深。

自己給自己作證,沒聽過。成立仁嘟囔一句,一腳踢向橫在路中間的空礦泉水瓶。塑料瓶在空中劃了一條漂亮的弧線,掉落下來,砸在青石板上,哐當響。

幾隻宿鳥從樹叢中驚叫著飛出,也驚得成立仁一哆嗦。他定了定神,長舒一口氣,快步向家走去。

巷子幽深。有枝叉耐不住寂寞翻過院牆和對面的枝叉握手言歡,不時就有幾片黃葉子悠悠蕩蕩地飄落下來。

遠遠的,成立仁看見地上有個球狀的黃色物體,走近一看,是個成熟的檸檬。他探頭朝前方看看,又轉頭望望身後,不見一人,於是,彎下腰,快速撿起檸檬,剝開一片,塞進嘴裡。一絲絲酸甜剛滑入喉嚨,眼睛卻直愣愣地盯著前方。前方,一個黑乎乎的鏡頭正對著他。

那東西成立仁認識,叫攝像頭,城裡到處都是。自從網絡的觸角伸到農村,有錢的人家也開始裝這個。眼前這個攝像頭是老石家的,老石除了一頭牛,能有啥?

想到老石,成立仁就想到剛剛發生的事。

上午,成立仁從縣城坐公交車回到鎮上。鎮上離家還有三四公里的路,以前,都是打電話讓老婆秋菊騎電動車來接的,這次,他想自己走回家,給秋菊一個驚喜,順便去看看自家的稻田。

初秋的陽光溫柔燦爛,灑在農田裡,水稻就披上金黃的穗子。他在自家田埂上邊走邊看,突然停下來,蹲下身子,手指觸摸那一小片沒了穗子的稻稈,不像是刀割的。他憤怒地站起身,正要破口大罵,餘光處瞧見有一頭大水牛的屁股。在村里,唯一的一頭牛是老石養的。人人都說老石古怪,兒子在城裡安了家,接他過去享福,他把牛寄養在親戚家,可去了不到一周,就回來了,還說自己離不開老牛。

成立仁快速趕上老牛,在老牛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老牛實在是太老了,只是懶懶地搖搖尾巴,頭也不抬。響聲驚動了前面的老石。老石回頭一看是成立仁,耷拉著臉,說,咋,幾月不見,你成立仁變成城裡人就橫了?為啥踢我家老牛?

誰讓你家老牛吃我家稻穗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家老牛吃的?

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田埂上只有你家老牛經過,不是你家老牛吃的還能是青蛙吃的?

老石嘴一撇,說,老牛知道那是糧食,不會吃的。我作證。

笑話,自己給自己作證,算啥。

老石左顧右盼,想找人作證,偌大的田野上,只有飛鳥不時飛過。他嘆了口氣,說,我家老牛神著呢,它可以給我作證。

成立仁「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你這叫「同牛合污」。誰都知道,審犯人要人證物證,你怎能自己給自己作證?

那你又怎麼證明是我家老牛吃的?老石反將他一軍。

我就是人證,至於物證,肯定在你家老牛的肚子裡,剖開老牛的肚子就知道了。

你敢。老牛沒吃就沒吃,不信拉倒。說完,老石牽起牛繩自顧自走了。

真是個老頑固,認個錯,這點兒水稻我還能讓你賠不成?

成立仁想到這兒,一激靈。他把檸檬放回地上,走了幾步,想想不妥,又走回來撿來,然後站直身軀,雙手舉過頭頂,扭動腰杆,雙手從左往右來回搖了幾次,邊做動作邊對著鏡頭說,這是風颳下來的。

成立仁,你晃來晃去幹啥呢?老石的聲音。

我可沒摘你家檸檬,我是地上撿的。

是嗎?老石白了一眼成立仁。

你看啊,我手中沒棍子,個子矮夠不著。成立仁邊說邊往上躥,站穩後,又對老石說,你家攝像頭可以作證。

老石望了一眼掛在牆角的攝像頭,說,那東西耗電,早斷電了。

那我給自己作證。成立仁想到了老石剛才的那句話。

自己給自己作證,算啥?

你剛才不就是自己給自己作證的嗎?你能算我怎麼就不能算?

老石被他猴急的樣子逗樂了,你說算就算。說完,老石拴好牛,開門回家了。

老石肯定理虧,想扯平。成立仁使勁扔了檸檬,邊走邊想這事哪裡不對勁。

成立仁回到家,看見秋菊正在門前剝檸檬,笑著問,都吃上檸檬啦?

這東西老貴了,哪捨得買,石叔送的。

成立仁「啊」了一聲,轉頭看見兔籠上,有幾把金黃的稻穗,忙又問,稻穗哪來的?

前幾天開村會,要求每家取點兒稻穗樣品,給專家研究研究二季稻的收成情況。今早去田邊忘了帶鐮刀就用手擼了一點兒。你來家正好,把稻穗送到村長家。

成立仁望著遠處的山,自言自語道,給自己作證,有時是得算。(作者 何聖林)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