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蘭論壇|紀錄片急待突破邊界,找新意和挖深度

澎湃新聞 發佈 2023-12-06T04:42:36.150493+00:00

過去十年是中國紀錄片邁入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階段,紀錄片創作數量和質量均有顯著提升,商業價值也進一步凸顯。為進一步推動新時代紀錄片高質量發展,第28屆上海電視節特設「紀錄片日」,系列活動在6月21日舉行。

過去十年是中國紀錄片邁入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階段,紀錄片創作數量和質量均有顯著提升,商業價值也進一步凸顯。為進一步推動新時代紀錄片高質量發展,特設「紀錄片日」,系列活動在6月21日舉行。其中,「白玉蘭紀錄片論壇」以「時代變遷中的紀錄片表達」為主題,邀請一眾優秀中外紀錄片人進行思想碰撞。

據藝恩數據統計,2022年紀錄片製作時長超9萬小時,播出時長超80萬小時,典型視頻平台上新數量1040部;據「中國視聽大數據」(CVB)統計,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和地方衛視頻道2022年共播出紀錄片6.4萬小時,市場熱度與口碑雙升。

論壇嘉賓合影

6月21日,在上海電視節上舉行的「白玉蘭紀錄片論壇」分別從「新時代紀錄片的創新表達」「中國故事的國際化敘事」兩個維度展開討論。

紀錄片創作題材如何進一步創新?又該如何進一步從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滋養?AI、元宇宙等技術發展將為紀錄片創作帶來哪些影響?「新時代紀錄片的創新表達」圓桌論壇上,與會嘉賓圍繞這些題目,就紀錄片創作的題材、立意、手法、技術等方面做了分享和交流。

打開新類型:摸索未發現的故事+老故事新的敘事方法

曾經製作出《故宮》《如果國寶會說話》等高口碑歷史人文類紀錄片的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影視劇製作中心製作人、導演徐歡率先直言:對於創作,最樸素的核心就是「呈現未被講述的故事」。她認為不管是拍人物還是動植物,或是世間萬物的關係,內容創作者都要承擔一個「思想的引領力」。

《如果國寶會說話》劇照

「如何認知我們的故事?如何用新的敘事語言來表達?其實『未被講述的故事』這個含義,是我們團隊一直遵循的一個方向。」她同時講到,在融媒體時代,又增加了5分鐘和15分鐘的短視頻,和未來要發力的、比如《北京人類最後的故事》《就是要跑》《飛躍蒼穹》這樣的紀錄電影,大小屏、多屏的互動,也預示著未來紀錄片創作內容的再一次創新。跟融媒體、新媒體的合作,也會催生內容的改變。

對於打開紀錄片新類型,北京師範大學紀錄片中心主任張同道從理論的高度、批判的視角談到現象級作品的產生和催生的問題癥結。

《故宮》劇照

「《故宮》打開了一個新的類型,當時花的錢超越了我們的想像力,最後傳達出的效果也讓我們大吃一驚,原來紀錄片可以在歷史的表達上走這麼遠,遠遠突破我們對紀錄片的認知。大片意識的崛起,讓紀錄片獲得了一個新的表達方式,得以把一個題材拍到極致。2012年以後,中國紀錄片有了一個巨大的發展,我們今天必須說,《舌尖上的中國》命名了一個紀錄片的新時代。」

張同道認為,「舌尖」帶來的嶄新的東西,包括「敘事的速度感」「精細細節的美學把握」都是對以往的電視紀錄片帶來一次提升。

「今天美食節目無處不在,也恕我直言,真正走出『舌尖』的還不多,無非是夜晚的舌尖、早餐的舌尖、火鍋的舌尖。我們用現象級這個詞要慎重。在我看來,中國的現象級紀錄片到現在也只有幾部,並不是說每部片子都可以真正實現現象級。」

徐歡所說的「未被講述的故事」,張同道認為也可以是老故事裡新的內容發掘。「比如《鐵達尼號上的中國人》,這部片子很有意思,我們真的不知道鐵達尼號上還有六個中國人,其中有人逃生了,活下來了,這就是一個新發現。」

在題材創新的討論上,騰訊在線視頻節目內容製作部黑曜石工作室負責人朱樂賢同樣認為,雖然垂直類短視頻還是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很多片子依然缺少思想性的深度。

《舌尖上的中國》海報

曾做出《舌尖上的中國》《風味人間》的紀錄片製作人陳曉卿目前的新項目《美食嚮導》其實也面臨創新內容的挑戰。

「《美食嚮導》嘗試的方法就是進行更多跨學科的聯合。通過陳老師的各個走訪,他們是經濟學家、考古學家、歷史學家,或者甚至歌手,一起去探討美食新的方向。」朱樂賢介紹說,「我覺得在『舌尖』時期,是把中國飲食從一個從不被關注的角落,推到了文化的深層層面。今天我們再探討的美食,是為什麼要這麼吃,為什麼中國人要這樣對待食物,希望重新來看待食物。」

解決瓶頸:挖掘背後邏輯+深度寫作能力

嘉賓普遍認同,新時代特徵下,紀錄片又走入了一個新的瓶頸。投資比過去大,技術越來越華麗,但創新卻很弱。

張同道總結說,「大量的生產是在一個平面的循環上,真正能夠觸動我們的,讓我們留下深刻精神記憶和美學體驗的是有限的。」

在思想乏力面前,他認為紀錄片勢必作出新改變。「新媒體、新技術、新敘事,是當代紀錄片人面臨的極其嚴峻的課題。這不是一個影片的問題,是思維的問題。我覺得討論得非常重要,甚至很急迫,我也等待答案。」

《河西走廊》海報

北京伯璟董事長、芒果伯璟負責人李東珅及其團隊製作出品過如《河西走廊》《中國》等現象級歷史人文類紀錄片,從影像美學到議題深入都力求極致。他的觀點是,自己拍紀錄片不會直奔結果,相反他極其迷戀求導的過程。

「這些年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我為什麼還在做紀錄片?我應該去拍電視劇。後來發現我對於簡單講故事是不滿足的。」作為曾經的一名理科生,他經常理性思考,為什麼是這個結論?

「紀錄片帶給我的思維方式是一個解決為什麼的過程,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開始思考紀錄片,就是《河西走廊》的時候。我們為什麼要拍《河西走廊》?這個問題想不透,片子拍不下去,後來我們想通了,《河西走廊》關乎國家經略,我們要把推導的過程展示出來。」

《中國》海報

李東珅在做《中國》時會問,為什麼今天的中國是今天的中國,今天的中國人是今天的中國人?在做《沈從文與湘西》時會問,為什麼鳳凰小鎮會走出沈從文和黃永玉這樣的人?他們之間的雙向影響是怎樣來的?在做科普類紀錄片《眼睛的故事》時也會問,80%的朋友都有不同程度的眼疾,他們知道眼睛的原理嗎?什麼情況下該去治病?他認為紀錄片是要「一步步拆解」回答這些問題的。

「我們現在做《中國》的收官季,回頭來講上古傳說以及夏商周。中國人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叫『禮』,『禮』的建立是從什麼來的?如何從最早農耕文明開始,用玉石來表達『禮』,是一個推導過程。基於這樣的想法以後,我覺得我們就可以在紀錄片的題材拓展上有更多的想法。」

上海廣播電視台紀錄片中心秦博工作室負責人、紀錄片《田野之上》總導演秦博從新聞人轉變成紀錄片人,針對紀錄片突破瓶頸,他也提出了發問,「當所有人都跟著潮流的時候,作為主創是要警惕的,是不是要跟著走?」秦博認為,年輕的紀錄片人應該去多花些功夫學習傳統的寫作。在短視頻衝擊下,深度的寫作能力是需要重新訓練的。

憑藉著對新聞的敏銳度,他還補充了一點,「希望有更多的創作者關注正在發生的故事,尤其是現在社會大變革當中,正在發生的故事是特別希望被看到的。」

張同道也提醒創作者們在立項開拍前,要先問自己幾個問題。

「第一,有人做過類似的東西嗎?假如有,你做的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第二,不管國內外,這個題材是用什麼方法論來完成的?你有沒有新的方法的突破?第三,觀眾為什麼要看你的片子?至少得有一個理由,讓別人可以看你的片子。假如這幾個問題想明白了,我覺得這個片子可以拍了。也許這個過程中,就會有一些新的東西出現。」

聯合共制與出海 :IP本土化+回應國際關切的硬選題

「只有融匯中外才能追求卓越。」在下半場論壇起始,SMG紀錄片中心黨總支書記王立俊作為主持人說了開場白:「中國導演在暢談如何推動中國紀錄片的發展,但是推動中國紀錄片的發展,僅靠我們中國導演自己在腦子裡盤還是不夠的,我們應該懷著一種包容。」

NHK節目製作公司主任製片人小谷亮太首先強調了對於紀錄片的理念,就是一定要有同理心和好奇心。

同時他也強調了新技術在紀錄片發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日本的觀眾非常喜歡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如果我們能夠把這些8K或者4K的、清晰度很高的影像展現在日本的觀眾面前,一定能夠栩栩如生地將中國古代歷史文化進行很好的傳播。」

中國人口眾多,多樣性對於中國社會也是很關鍵的。小谷亮太認為,「一般來說,社會衝突都會成為紀錄片當中的題材。比如說表現老齡化社會的紀錄片,還有更多可以展現中國張力的紀錄片;中國紀錄片出海,一方面是要充分利用海外觀眾對中國的好奇心,比如歷史文化、人文地理,另外一方面還是要抓住海外觀眾對中國現狀的一些關注。」

TVB新聞及資訊部高級專題節目經理阮小青也持有同樣的觀點,她認為很多時候與其去研究大數據,更要遵從初心。她談到初心中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關注人的故事,講好當下的社會,能夠把人的故事講好,就能夠跨越國界和種族。

對於中國紀錄片,海外觀眾的「熱搜詞」就是長城、火鍋、熊貓、兵馬俑。如何突破壁壘,開採更多好內容?讓更多有中國特色的紀錄片走出去?嗶哩嗶哩紀錄片總監製張元認為,第一,要思考把國外優秀的模式和IP如何本土化,能夠使雙方都產生最大的效果。第二,從選題的角度來說,還是要儘可能地豐富和多樣化。

《行進中的中國》海報

「《行進中的中國》就是非常好的例子。非常硬的選題,包含政治、經濟、環保、民生、科技等等。片中有一位既懂中國又懂外國的主持人Arthur Jones,對於海外播出來說,代入感是非常好的。在我們紀實類節目的海外傳播當中,這一點可以堅持使用的。其實,我們可以碰一些更硬的選題。回應國際關切的問題,發出中國聲音,說好中國故事,但首先要有硬選題的深入解讀和深入調查,我認為這也是我們應該走的方向。」

紀錄片導演羅飛(Arthur Jones )也在拍兵馬俑,從兵馬俑開始,提到秦始皇陵,也談到三星堆的故事。羅飛在過程中發現,基本上沒有一個故事可以有國外參考內容。

「故事是純粹中國的,沒有去比較的一個例子,要找一些更豐富的故事在裡面,如果都是歷史,不要放一些老素材,一定要現在去拍新東西,活下來的人通過他們的經驗去講。總是會有一些新的拍法、一些新的手法;現成的IP也不要輕易丟棄,外國人看似了解,實際上是往往一知半解,可以深入地去解析。」羅飛還建議,「我們要把握更多的機會,跟獨立導演、獨立拍攝團隊合作;最後,用更專業性的主持人,他們不只是電視台的主持人,也有自己的專業背景,要麼就是科學家,要麼就是歷史學家、考古學家,肯定會得到不一樣的觀點。」

BBC Studios製片人史蒂夫·克拉布特里(Steve Crabtree )談到這些年與嗶哩嗶哩的合作時顯得很興奮,「《未來漫遊指南》也是我們在過去的一年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科幻題材紀錄片。劉慈欣作為我們中國最有名的科幻作家,以《三體》作為一個背景進行解讀。該片在B站的表現也非常好,對於整個B站紀錄片的受眾和愛好者,包括科幻的愛好者,其實是打破了圈層,同時更重要的是引發了科幻紀錄片的熱潮。這次合作有了很好的體驗,也是開啟了未來更多合作的機會。包括接下來有《亘古文明》和更多新的節目,我們也是希望通過聯合共制,版權引進、版權輸出的合作模式,拓寬我們國際傳播的一個效能。」

「我覺得《三體》和劉慈欣可以說是現在世界上最出名的,最流行的主題,所以我們希望在接下來的幾年,能夠在這方面進一步拓展可能性。中國科幻類的題材,希望在世界上進一步打開市場。」他補充說道。

當天,與會眾人表示,紀錄片行業發展的關鍵時期和大好機遇仍在眼前,紀錄片人還需堅持價值創新的創作態度和與時俱進的創作理念,用一部部作品記錄國家發展、民族進步、社會變遷和人民奮鬥的影像,向世界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