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街的文化人,殺人不用刀!

蔡來蔡去 發佈 2023-12-06T05:23:07.682543+00:00

街口賣豆腐的櫻桃一天到晚盯著白清明看,豆腐都忘記賣了,她媽一天要罵她好幾回:「眼睛死哪了?跟個思春的貓一樣!」

一、初始

白清明剛來到步行街的時候,還是一個一塵不染的處男。他的白襯衫很白很白,最上面兩顆紐扣敞開著,露出性感的喉結和上胸,活脫脫一個美男子,步行街做生意的女人們,不管年齡多大,都想和他拉扯幾句。

街口賣豆腐的櫻桃一天到晚盯著白清明看,豆腐都忘記賣了,她媽一天要罵她好幾回:「眼睛死哪了?跟個思春的貓一樣!」妹妹青梅在旁邊抿了嘴笑。櫻桃臉一紅,趕緊起身給顧客切豆腐。

白清明的米線攤其實用不了多少豆腐,一天買上兩斤就夠用了,他的米線生意好得很。櫻桃知道,白清明的生意之所以好,並不單是他做的米線好,主要是因為他長得好。步行街上沒有像白清明這樣乾淨的男人。別的男人只要聞聞他身上的味就知道他是賣啥的。

白清明乾淨也就罷了,他還愛看書。飯點一過,吃米線的人不多了,他就會掏出本書坐在長條凳上看,也不打牌,也不聊天。一個賣米線的男人愛看書,真是新鮮,也真是,高貴。聽說他還是大學生哩,畢業後不進工廠也不進公司,居然在這街上開了個米線店。櫻桃想不通,她初中畢業就回家幫忙賣豆腐了,對文化人一直嚮往。

二、先下手為強

櫻桃發現妹妹青梅也對白清明有意思,她就決定先下手了,她不允許別的女人再用眼睛來占有她的白清明。只要她和白清明談了戀愛,她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和白清明站在一起,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步行街上和他打情罵俏,別的女人只有在肚裡咽口水的份兒。

她開始常到白清明的米線攤上轉了,不是藉口辣椒醬就是借張餐巾紙,要麼說家裡的碎豆腐不值錢,也賣不出去,乾脆叫白清明用算了,總之每次都有充足的理由。她的長頭髮也披了下來,在白清明的鼻子底下晃呀晃,白清明不好意思細看她,總是努了嘴讓她自己去拿。

三、相戀

經過櫻桃的頻繁放電,白清明也被電暈了,女追男隔層紗。開始和櫻桃深夜約會。櫻桃問他到底喜歡不喜歡自己?白清明斬釘截鐵的說,喜歡死了。兩人在月光之下凝視了一會兒,不說話了,繼而嘴唇親到了一起。一陣操作後,櫻桃就和白清明橫到在大地之間,地做褥子,天做被子,從此小處男變男人。有了第一次,就一發不可收拾,兩人總會找機會就偷摸半夜出去,櫻桃覺得很幸福,自己找了個文化人,很滿足。

四、文化人殺人不用刀

一轉眼,都快過年了。櫻桃還深陷在熱戀當中,可是白清明的店好幾天都沒開門了。年關,市場最忙,櫻桃也顧不上去找白清明。櫻桃從早上五點忙到十一點,賣了整整十五盤豆腐,五大盆豆芽。她擦了一把臉上的髒水,朝白清明的米線攤看了一眼。他咋還不開門呢?櫻桃一邊嘀咕一邊忙活。

下午的時候,街道清閒了許多。白清明的店門突然開了,站在門口拿著鑰匙的是一個陌生婦女。她輕車熟路地拉出米線架子,擺上湯鍋,捋好條凳,做出長期戰鬥的打算。櫻桃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走過去打聽,一下子懵了。

這婦女是白清明的表姐,接了他的店。白清明考上外省的公務員,走了。

櫻桃失魂落魄的樣子引起了她媽的警覺,她把自己的閨女扯進屋裡,逼問半天,才得知實情,不由得哀嘆一聲:「都是命啊!」我當年也有這樣的經歷,「文化人,殺人不用刀的。」

白清明就這樣消失了,就如他剛來到步行街一樣,引來一陣騷動,而後歸於平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