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社工強行帶走孩子案例徵集結果與分析

北歐模式 發佈 2023-12-07T22:26:09.982397+00:00

#護苗有我2023#北歐模式前些日子徵集社工帶走孩子的案例([信息徵集] 北歐社工帶走孩子的理由都有哪些?),在截止日期之前徵集到了兩個案例,在這裡公開並分析下。

北歐模式前些日子徵集社工帶走孩子的案例([信息徵集] 北歐社工帶走孩子的理由都有哪些?),在截止日期之前徵集到了兩個案例,在這裡公開並分析下。

案例一:

父母:中國人,在瑞典經營日料店近10年;
孩子:6歲和9歲;
孩子如何被帶走:父母早上正常送孩子去上學,父母中午接到警察局來電,因為學校報警;

報警的原因:學校老師認為孩子對父母反應明顯恐懼,社工認為必然是因為在家受到父母的懲罰;
社工的處理:先建議全家搬去專門安置問題家庭的地方,在家長拒絕之後,根據LVU法律,安排孩子去了青少年之家;
目前的狀態:行政法院和地區法院上訴過程中,但聽說上訴成功率只有2-3%。

小編分析

這個案例其實挺典型的。父母是普通勤勤懇懇工作的一代移民,經濟狀況良好、家庭狀態也穩定,並沒有什麼家暴啊吸毒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就是被社工認為是不適合為人父母的。

世界上的育兒理論千千萬,但是瑞典社工只認一套理論,就是依附理論,英語是attachment theory,瑞典語是anknytningsteori。如果沒聽說過這個理論的話可以自行去谷歌百度了解一下。

根據依附理論,所有的孩子都需要至少一個能給他安全感的照顧人,這個人不一定是他的父母或者其他親屬,只要是一個他依賴於滿足自己日常需求的人就可以。孩子和照顧人之間會建立一種依附關係。取決於照顧人與孩子之間不同的交互方式,兩人之間可以產生不同的依附模式:安全依附、迴避依附、焦慮依附、混亂依附。而這裡面只有安全依附是有利於孩子的成長的,其餘三種依附模式都是對孩子的身心健康有害的。

所以如果社工發現父母與孩子之間存在迴避依附、焦慮依附或者混亂依附,那麼這種依附方式到底是如何產生的就已經不太重要了。因為根據依附理論,必然是照顧人的照顧方式有問題才會這樣,比如存在對孩子不一致的回應,不能夠滿足孩子的需求等情況。

如果孩子和父母之間存在安全依附,那麼孩子如果做錯了事情,比如在外面闖了禍,考試不及格,丟了東西,不小心毀壞了公共物品什麼的,第一個應該想到的是回家從父母那裡尋求安慰。如果孩子的第一反應是擔心父母會生氣,那麼這就已經足以證明孩子和父母的依附關係是有問題的,因為父母不僅不能給孩子帶來安全感,還成了孩子焦慮情緒的源泉。

這個依附理論怎麼說呢?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小編認為它是有bug的,即它忽略了孩子天生個性的不同。

依附理論有一個很經典的實驗,讓一個母親離開嬰兒,然後過一會兒再回來。

如果是安全依附關係,則母親走的時候,嬰兒會哭,而且失去對屋子裡的玩具的興趣,等母親回來之後,嬰兒會停止哭,然後又開始屋子裡玩具有興趣了,並不會特別粘母親,因為母親提供的安全感讓他勇於探索周圍的環境。

如果是焦慮型依附關係的話,則可能有多種表現方式,比如母親走的時候嬰兒不哭,但母親回來的時候嬰兒反而會哭鬧,並且拒絕母親的擁抱,抱起來也無法安撫;或者嬰兒在母親走的時候有哭,但母親回來了之後也一直粘著母親,缺乏對周圍環境和屋子裡的玩具的探索欲。

如果是迴避型依附關係的話,則嬰兒會表現出對母親的離開和回來並不太關心這件事情的樣子,母親走的時候該玩玩具繼續玩玩具,然後母親回來之後還是繼續該幹什麼幹什麼,而且嬰兒對母親的反應和對一個陌生人的反應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根據依附理論,出現焦慮型依附關係或者迴避型依附關係這些都是照顧人對嬰兒照顧不周的結果,比如對孩子的身體或者情感需求回應不及時,沒有給與孩子足夠的肢體接觸,對孩子沒耐心,在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候沒有全心全意而是帶著自己來自工作或者其他地方的情緒等等。

小編在這裡囉嗦這麼多只是想幫助大家更好的理解社工的思維方式和理論體系而已。根據小編個人和嬰兒接觸的經驗,小編認為除了和照顧人的互動模式之外,嬰兒本身的個性應該對他的行為模式也是有一定的影響的。有的小孩從小心大,有的從小敏感,有的對探索世界興趣很大,有的就喜歡粘大人,有的喜歡一個人玩玩具,有的只喜歡和其他人一起玩。如果非要說小孩就就只有一種行為模式是「正確的」,任何的行為模式都說明這個小孩必然是受到了父母情感或者身體上的虐待,可能會有點偏頗。

不過阿文不是兒童心理學專業的,也不是規則制定者。而且我們要明白的是,處理案件的社工本身也不是規則制定者,只是規則的執行者。社工其實很少是真的存在惡意的,能從事這個職業多多少少是有一點「聖母心」的。但這個工作難度很大,壓力很大,甚至有人身安全的風險,工資卻不高,就造成這個大學專業的錄取分數線不高(註:分數線最高的隆德大學要求高考成績HP 1.05,最低的烏普薩拉大學哥特蘭校區只要求高考成績HP 0.45,而瑞典高考的滿分是2.0),而且畢業以後進入工作,這個職業的人員流動率也是比較高的。

因此我們會比較容易遇到從學校畢業沒多久,自己也並沒有見過多少小孩,只按照書本上教的死知識和自己以前的生活經驗帶來的一些偏見來評判和處理案件的情況。這種情況下社工寫出來的報告,很容易讓父母覺得社工在胡編亂造惡意誘導小孩。但我們要理解的是,這並不是因為社工本身的惡意造成的,而是學校就是這樣教他的:如果一個孩子的行為模式不符合某些「條條框框」,那就是被虐待了。

讀到這裡,有些讀者可能已經憤怒了:「社工要搶我的孩子,你還要我理解他?!社工沒搶到你頭上,你就站著說話不腰疼是不是?!」 但是憤怒是不解決任何問題的,尤其是在瑞典這個文化在歷史上受基督教新教(Protestantism)影響較大崇尚斯多葛主義(Stoicism)的國家裡,「情緒穩定」被賦予了很高的價值,甚至可以上升到道德的高度。一個情緒穩定的人會被認為是更「高級」的人,而情緒不穩定,「一哭二鬧三上吊」,則會被認為是「低級」的人。在和社工的對話中明顯的表現出對社工的憤怒,不會讓社工覺得你特別關心在乎你的孩子,只會讓社工認為你情緒不穩定,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肯定在家對孩子也動不動就發火,完全不適合為人父母。

正確的「懟」社工的方法是把社工奉為聖典的這套依附理論研究的透透的,了解它的優點、缺點、漏洞等,從理論層面武裝自己,在和社工談話的時候從學術層面擊敗他們。這也就是為什麼之前學教育學出身的網友「一腦袋糨子」多次被社工約談但最終都沒有什麼事的原因(【來稿選登】被告打娃,怎麼懟社工?)。這個要求可能對大多數沒有花幾年時間在學校里專門學習教育學的父母來說有點高了。華人在西方討生活,一向更注重硬技能,覺得自己憑一技之長就可以為自己和家人在異國他鄉打出一片生存空間,但在現在這個」政治正確「越來越重要的時代,如果不能學會」用政治正確打敗政治正確「,是會存在一定的風險的。

這個案例還有一點小編想多說兩句,就是對社工提供的幫助措施的處理。小編之前介紹過(北歐模式為您解讀瑞典社工的兒童保護工作),社工發覺一個家庭有問題之後,往往先會提議自願的幫助措施,比如在父母同意的情況下送孩子去寄養家庭,或者這個案例中的全家一起搬去一個專門安置問題家庭的地方,或者全家一起去看心理醫生等。這些措施名義上是自願的,但是實際上是強制的,因為如果父母不自願接受這些幫助的話,社工往往就會根據LVU把孩子強行帶走剝奪父母的撫養權。很多家長不明白這一點,認為自己只要接受了社工的提議就等於是認罪了,承認自己有問題了,所以堅決不接受,一定要堅持證明自己其實什麼問題都沒有。但這樣會讓社工會認為這個家長冥頑不靈,毫無自省能力,最終的結果大概率就是被採取強制措施剝奪撫養權了。

但要注意的是,接受社工的自願幫助措施並不是可以完美的避免被剝奪撫養權的靈丹妙藥。很多社工建議的幫助措施都意味著會派專業人士來近距離觀察你和孩子的互動情況。而有些人被觀察了之後被專業認識認定育兒方式存在嚴重的問題,最終還是被剝奪了撫養權。所以最好還是在社工找你談話這一步就成功說服社工,讓社工覺得你這個家長沒問題,並不需要進一步的幫助。

如果實在無法說服社工,避免孩子被完全帶走的一個比較常見的預防性做法是父母一方把責任完全攬到自己頭上,而另一方則扮演白蓮花。這樣如果實在到了要被剝奪撫養權的階段的話,父母兩人可以申請離婚,再由白蓮花這一方申請擁有孩子全部的監護權。


案例二:

父母:伊拉克人,父親家暴母親,懷孕的母親帶著孩子住在婦女保護所;
孩子:未出生,8歲和5歲;
孩子如何被帶走:婦女保護住所的工作人員某天讓母親帶著孩子上一輛汽車,說帶他們出去辦事,之後孩子就被帶走,工作人員回來幫忙給孩子收拾行李;
報警的原因:婦女保護住所的工作人員認為母親帶孩子不上心,沒有給他們做飯,讓孩子天天看電視看電腦,讓孩子打掃房間,讓孩子給媽媽洗水果拿東西,不給孩子洗澡,疑似母親還存在打孩子的行為;
社工的處理:孩子被送到寄養家庭,肚子裡的孩子出生以後也有被立刻送走的危險;
目前的狀態:等待法庭撫養權判決。

小編評論

這個案例就不展開評論了社工介入的原因了,一個有家暴的家庭,而且觸碰了打孩子這條紅線。

孩子一出生就就送去寄養家庭的事情還是相對少見的,但是這幾年也有所增加(剛一出生就被強制送去領養的丹麥兒童人數越來越多)。前些日子瑞典北部一個移民家庭的五個孩子都被瑞典社工強行送到寄養家庭,其中年紀最小的剛一出生就從產房被抱走的事件,甚至觸發了一場全國性的針對瑞典社工的遊行抗議的導火索(為什麼外國父母更容易被瑞典社工剝奪監護權?)。但是這場遊行被瑞典認為是外國勢力煽動的結果,並沒有表示會因此對社工系統做出任何的改革(瑞典爆發反社工搶孩子遊行,疑似境外勢力煽動)。

這個案例里報告社工的是婦女保護所的工作人員,而不是一般更為常見的學校老師、醫院的醫生護士這些。小編在這裡關於誰可能向社工打小報告這件事情展開說一說。

根據瑞典的法律,所有的公職人員(包括老師醫生護士),如果懷疑孩子收到身體或者精神上的虐待,有義務必須向社工報告。而且重要的是,只要「感到不太對勁」就必須報告,報告人不需要有任何的證據支持自己的報告,最終的調查義務在社工,而不是在報告人。如果公職人員雖然「感到不對勁」但沒有報告,則屬於「瀆職」。這個規則設定就是鼓勵公職人員多報告,因為只要報了,就不會出錯,但不報的話,就可能出錯。

除了公職人員之外,所有的人,鄰居、路人,都有權力向社工表達自己對某個兒童的擔憂。公職人員的報告必須是實名的,但其他人是可以匿名報告的。比如鄰居聽到你家的孩子某天哭了很久,或者看到你家的孩子在陽台被罰站,都有可能導致他們給社工寫報告。由於可以匿名打報告,所以有時候會存在有人為了給仇家添堵就給社工寫虛假報告的事情。小編甚至聽說過有人買房子的時候出了高價,後來又反悔了,結果被中介威脅要讓社工帶走他孩子的事情。也有瑞典歌星曾經爆料說她生完孩子之後不久就登台演出,結果有黑粉向社工報告她不管孩子,只顧自己的事業,對孩子的照護不足。

社工也明白報告社工的門檻是很低的這個問題的,所以有些時候只是例行公事的調查一下。如果沒有發現什麼特別明顯的問題,社工和大多數的基層公務員一樣,基本都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並不想平白無故給自己增加太多的工作量。但如果在調查中父母表現出特別明顯的敵意,特別牴觸,反而會引起社工的警覺:「這家可能真的有問題。」 這裡要注意的是,還另一種完全相反的情況是,父母對社工特別的好,覺得社工真的可以幫他教育孩子,就掏心窩子,什麼都說,結果言多必失,被社工抓住了把柄,觸發了進一步的調查。所以對社工,不要敵對,但也要保留一定的警惕,同時用大量的育兒理論教育學理論把自己武裝起來,一般就差不多可以對付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