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太空人夫妻一起上天,他們發生關係了嗎?專家:不太可能

地緣歷史檔案館 發佈 2023-12-07T22:55:04.200902+00:00

1992 年9月12日,「奮進」號在萬眾矚目之下,於STS-49任務中順利發射升空,前往太空執行任務。在此期間傳出了一件趣事,其中兩名太空人是夫妻關係,這是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夫妻共同前往太空。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和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1992 年9月12日,「奮進」號在萬眾矚目之下,於STS-49任務中順利發射升空,前往太空執行任務。

在此期間傳出了一件趣事,其中兩名太空人是夫妻關係,這是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夫妻共同前往太空。

可在這之後,美國NASA宇航局就宣布禁止夫妻共同上太空。

這對夫妻在太空究竟發生了什?為何NASA要禁止夫妻共同上太空呢?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了解一下當時發生了什麼。

世界首例夫妻上太空

1987 年,美國國會批准了建造「奮進」號的議案,以代替在1986 年因意外事故而損失的「挑戰者」號。

建造「奮進」號的決定之所以受到青睞是因為另一項提議,即改裝航母「企業」號的成本過高。

這架新建造的軌道飛行器,以探險家詹姆斯·庫克船長進行第一次探險航行時使用的英國皇家海軍「奮進」號帆船命名。

除此之外,「奮進」號的命名也是為了向同名的「阿波羅」15號指令艙表示敬意。

「奮進」號由羅克韋爾國際公司空間運輸系統部門於1991年交付使用,在1992年5月的 STS-49任務中首次發射。

1991年,美國航天局完成了對「奮進」號太空人的選拔,布朗、阿普特、吉布森、傑米森、毛利、簡·戴維斯、馬克·李七位航天員成功入選,而馬克·李和簡·戴維斯就是本篇文章的主人公。

值得一提的是,簡·戴維斯是美國航空史上的第四位女太空人,兩人其實在選拔之前是不認識的。

在選拔後的一次訓練中,兩人因訓練生情,在經過深入的了解之後,馬克絲毫不在意簡曾經有過一段不幸的婚姻,於是兩人走到了一起。

在起飛前,他們去完成了婚姻註冊登記,不過NASA雖然沒有明令禁止,但其實是不允許夫妻共同執行航天任務的。

為了不影響此次任務,兩人決定隱瞞夫妻關係,甚至連身邊最親近的人都不知道。

可這麼大的事情如果不提前報備,確實會給他們增添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在「奮進」號起飛前夕,兩人將彼此的關係報告給了上級。

並且,由於「奮進」號已經臨近起飛,NASA想進行人員更換已經來不及了,為了不影響正常發射,上級一定會同意讓他們共同執行任務,這個算盤打得不可謂不響。

當上級聽到這個消息時,可謂是一個頭兩個大,這倆人不是明擺著擺了自己一道嗎?

不過也正如他們所想,上級只能批准他們一起上天,待任務執行完畢再做處理。正因如此,兩人也成為了有史以來第一對,也是唯一一對共同執行航天任務的夫妻。

自此之後,NASA宇航局便宣布了「禁止夫妻共同執行航天任務」這一規矩。這證明看似離譜的規矩背後一定有更加離譜的事情發生,比如兩夫妻發生了「先斬後奏」的行為。

NASA之所以如此忌諱夫妻共同執行航天任務,無外乎兩個原因。

第一、夫妻一起發生意外,結局會很慘。1986年,「挑戰者」號發射失敗,在天空中爆炸,所有太空人犧牲,這一慘劇至今仍歷歷在目,而NASA出於人道考慮便有了這項規矩。

第二,夫妻關係畢竟不同於同事關係。同事之間發生爭執和矛盾,可以通過上級的溝通和協調解決。

而兩口子之間發生矛盾,往小了說,吵吵鬧鬧會影響工作,往大了說,一旦沒有處理到位,極有可能發生人為事故,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此事被披露給公眾後,關於兩夫妻的各類八卦新聞就開始在大街小巷中傳播。

畢竟「奮進」號升空後會與空間站對接,七名太空人將在空間站中工作,而已知的空間站有飛行甲板,包括成員頂層、駕駛室,以及中層甲板,包括設備艙、休息區、廚房、醫療設備和衛生站等眾多空間。

那麼,兩人究竟有沒有在空間站中發生一些故事呢?

有人說空間、時間這麼多肯定發生了一些事情,而有的人說,兩個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太可能發生什麼事情。

當兩人完成任務返回地球後,記者們第一時間就帶著這些疑問去採訪了兩位當事人,而馬克和簡的口徑一致。

「我們在空間站中並沒有發生任何工作之外的事情,也不可能發生。」

至於是真的沒有發生,還是NASA宇航局要求的統一回答就不得而知了。不過,馬克和簡從回到地球到1999年離婚,他們都一直堅持著這一回答。

世紀懸案理論分析

針對於兩人是否有在太空中發生過關係,一度成為了世紀懸案,也成為了民眾茶餘飯後的談資。

有科學家針對在太空中發生親密關係的可能性做了分析,最後得出結論:從理論上來說是不可能發生的。

首先,兩人的工作性質就決定了他們很難有親密的舉動。馬克和簡是專業的太空人,他們在太空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鐘都被安排好了,其中也包括了作息時間。

這意味著兩人很少有私人時間,而且空間站中得很多設備需要太空人輪流檢查和操作,兩人的作息時間很有可能是完全分開的。

另外,空間站還有另外五名太空人在場,他們想避開其餘五人,甚至還要錯開時間簡直是難上加難。

再加上空間站中為了安全起見安裝的攝像裝置,他們想要避開更是難上加難,兩人能夠獨處的空間很少,所以他們發生關係的可能性確實不大。

其次,空間站的環境也是一大問題。我們對太空的第一印象一定是失重,而失重所帶來後果就是血液的供血方向將會和地球有巨大的差異。

在失重的情況下血液一般會從下往上流,其實這一點只要觀察太空人上太空前和在太空中的照片就能對比出來。

太空人在太空中的臉都會比較浮腫,這就是血液在失重環境下流向腦部的結果。

如果兩人發生關係,那血液必須要往下流,這樣才能夠保證男性下體充血,這在太空的失重環境裡是很難實現的。

再者說,如果兩人想發生關係肯定是情到深處自然濃,身體中分泌的各類激素很重要,而人體在太空對激素的分泌也和在地球上不同,甚至不會有這方面的想法產生,俄羅斯太空人瓦列里·波利亞科夫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20世紀90年代,瓦列里·波利亞科夫在「和平」號空間站中連續工作了437天17小時58分17秒,成為了在太空連續工作時間最長的太空人。

當時,俄羅斯宇航局打算為其提供了一些電影,用於解決他的生理問題,瓦列里·波利亞科夫得知後就拒絕了這個建議,他表示自己的性慾在上太空時就已經消退了,原因是人體在太空並不會分泌或者極少分泌此類激素。

最後,宇宙的環境與地球有極大的不同。由於太空人在宇宙中沒有大氣層的保護,各類輻射比較多,這會讓人體發生改變。

眾所周知,許多水果蔬菜被帶上太空後就會發生基因變異,而那些水果和蔬菜也會變得個頭很大。

此外,還有很多太空人在返回地球後,都會不由自主的再次生長,這都是他們在遭受輻射後產生的基因變異所導致的。

太空中充滿了快速移動的亞原子粒子。這些粒子像保齡球一樣撞擊著人的DNA,使DNA產生裂痕。

而這些留下的損害可能會改變基因指令,甚至還有患上癌症的可能,並且這些問題都能遺傳給下一代。

地球上的生命受到地球大氣層保護,能夠免受99%以上的輻射,而磁場也在軌道上提供了一些保護。這也就是說,你離地球越遠,受到的保護就越少。

堪薩斯大學醫學中心的教授約瑟夫塔什曾言:

「如果留心對輻射損傷的器官名單就會發現,人體的性腺、卵巢和睪丸總是排在損傷名單的前三位。」

況且,許多太空人返回地球後連直立行走都是問題,基本需要被送往醫院進行康復治療後才能適應地球生活,更何況在太空中。

因此,從在理論上來講,馬克·李和簡·戴維斯是很難在太空中發生親密的關係的,兩人在接受採訪時所說的是事實。

探索太空孕育生命的可能

雖然從理論上已經證實了,馬克·李和簡·戴維斯在太空中不太可能發生親密關係,但是人類對於太空中孕育生命的可能是一直都在探索的。

地球未來是否會像許多的科幻小說中所描述的那樣,由於各種原因不再適合人類生存,我們不得而知。

為了以防萬一,一旦出現了類似的情況,那在太空中如何孕育新的生命就成為了一個必須要面對的難題。

對此,美國康考迪亞大學的心理學家瑪利亞·桑塔吉達,與一群志同道合的科研人員對這個課題進行了研究。

目前美國航天局已經對果蠅、蠕蟲、蝸牛、水母、魚、青蛙、雞和嚙齒類動物進行了對應的太空交配試驗。

可對於像人類這樣的大型動物的試驗一直是空白的,其主要還是受限於試驗群體極少,以及太空中可預測到的輻射等問題。

目前已知的,對於交配試驗比較清晰地記錄是發生在2010年,美國宇航局在前往空間站太空梭上安排了部分雌性老鼠做實驗。

試驗結果有兩種,一種是雌性小白鼠直接停止排卵;另外一種是小白鼠直接失去了黃體,這兩個結構不管是對於動物還是人類來說都是孕育生命的重要結構。

比如卵子是孕育生命的基礎,沒有卵子則根本不會受孕,而黃體則是負責維持妊娠的激素,他會一直持續分泌到胎盤成型,如果沒有黃體,即便成功懷孕也不太持久。

另一項試驗則是發生在1979年的俄羅斯。當時俄羅斯科學家發射了一顆衛星,在這顆衛星里載有雄性和雌性小白鼠,在18天的太空之旅中讓其進行交配。

結果顯示,在18天的太空旅行中,並沒有任何一個小白鼠誕生,不過有兩個雌性小白鼠懷孕過,但是都流產了。

這兩項試驗也從側面印證了一點,即人類目前想要在太空中完成受孕確實是任重道遠。

結語

為了能夠共同執行航天任務而選擇隱瞞夫妻關係,這種做法肯定是不對的,萬幸的是,兩人並沒有因為彼此的關係影響整個航天任務進行。

隨著太空時代的到來,跟太空相關的許多試驗都會因此展開,尤其是對於太空孕育新生命的課題一定會是重中之重。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人類一定可以通過不斷地科研創新,克服這樣一個世紀難題,為太空時代做好充足的準備。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