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轉!江局長,我們錯怪您了

脫氧硬糖娛樂 發佈 2023-12-08T01:55:53.292414+00:00

全民關注的「鼠頭鴨脖」,19天後蓋棺定論,一起食堂衛生安全事件,演變成了《走向科學》。最後,江西幾乎動用了全省相關部門之力,教育、公安、國資、市監四堂公審,甚至動用了中國最權威的動物學專家…

全民關注的「鼠頭鴨脖」,19天後蓋棺定論,

一起食堂衛生安全事件,演變成了《走向科學》。

江局長,被活活逼成了新時代的趙高。

還真有幾分相似


最後,江西幾乎動用了全省相關部門之力,

教育、公安、國資、市監四堂公審,

甚至動用了中國最權威的動物學專家……

終於查清了一個連小學生都能看出的結論:

是鼠頭,不是鴨脖。

但是,大家有沒有發現問題?

即便已調查至此,

通報中仍然沒有點名涉事企業的詳細信息。

此前被全網罵的江局長,已將退休,此前瓜還在疑惑:就算再沒原則、再沒風骨,也不至於不顧晚節,公然站在鏡頭前顛倒黑白。

直到昨天,承包商「內訌」,

才終於曝出了背後企業的通天背景!

涉事企業母公司經營全國700多家食堂,遍布26省!

背後這2萬億的隱匿江湖,

江局長,真的背不動!

01


金錢綁架了權力,不僅能篡改真相,還能擊穿人性。

此事發酵後,除了全網怒罵「指鼠為鴨」的江局,

涉事食堂的承包商箐禾餐飲,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原本,只是個背鍋的,

沒想到被罵急眼了!

於是箐禾餐飲出了一份聲明:

涉事食堂承包商和我無關,是「中快餐廳」。

隨後,學校背後的資本大鱷終於浮出水面。

短時間內,搞定學校、監管局長,

傻子也能猜到,能量非凡。

這家公司名為「江西中快

短短几年,就在江西境內接連28次中標!

除了此次事發的江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還承包了南昌、吉水、宜春、九江、永修等多地的高校、醫院食堂!

南昌大學二食堂、華東交通大學第三食堂、江西財經大學四食堂……

主打生意:高校、醫院食堂!

而它的背後,還站著更狠的大佬:

深圳中快餐飲!

這家公司通過股權控制著全國160家企業,間接持股公司超200家,商業版圖遍布全國26個省和直轄市。


「中快」目前的掌門人是李四星,1970年生人,

他是創始人李平金的弟弟。

廬山老李家,兄妹8人,

江西,是他們的發祥地,也是最樹大根深之所。

1994年,他們承包下了南昌萬壽宮工商管理處食堂,之後越做越大!

10年後的2004年,他們已經承包了上海復旦大學、浙江工業大學多多所名校的食堂……

2022年11月,深圳中快董事長李四星曾表示:

「全國範圍內在營高校食堂項目700多個,年營收規模直逼海底撈」。

要知道,目前全中國一共就3012所高校,

老李一家就承包了700多家,這是什麼概念?

而據其官V顯示: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南開大學、天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全國1500餘家高校及企事業單位,皆是其客戶。

這1500多家高校分散各地,是單純靠跑業務就拿下的?

連小學的小賣部,都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上千所大學的食堂,這得多大能量?!


02



江西中快的董事長是李五星,

深圳中快的法人代表是李四星,

而且,李四星持有16%的股份,

所以深圳中快和江西中快的關係顯而易見。

於是,很多網友悟了,

直呼:「江局長,不容易」!

江局長不認識老鼠嗎?

學校上下都沒見過老鼠嗎?

聯合調查組「權威結論」,真正查到根子了嗎?

甜瓜智能在心裡默念:瓜是傻子,瓜是瞎子

中國餐飲市場之大,絕世無雙。

而和自營酒店相比,食堂簡直就是躺贏。

尤其是學校和醫院的食堂!

首先,是量大

一個食堂每天動輒上萬人的餐量,700多個食堂是什麼體量?

第二,是穩贏。點外賣可以差評,食堂有嗎?即便吃出「泡椒」大蟲、「鼠頭鴨脖」又能如何?

第三,成本低,一些高校的食堂菜價不貴,並不是經營者好心,而是本來採購的原材料價格就便宜!

中國教育後勤協會曾發布過一個《中快餐飲調研報告》:

中快餐飲,以年均30%的速度擴張,其成本控制令人印象深刻!


其原料採購價格低於全國任何高校餐飲「聯采」價格;糧油價格約低2—3%,其它大宗原料價格約低3—4%,蔬菜價格約低10%,總體原料成本約低5%。

同時,其管理、人工、水電氣成本,合計間接成本為29.5%,遠低於全國高校食堂。

壓低的成本,必然都要從質量上找補,

所以員工責任感差、管理不足,

都是日積月累的必然!

沒有今天的鼠頭鴨脖,明天也會有別的!

三年前,就有網友質疑「某江西理工學院中快餐飲」的帖子,看看這內容,不用細思都寒毛直豎了!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

據《中快餐飲調研報告》:中國團餐受眾人群為6.7億,2022年市場規模高達2萬億元。

優秀的餐企那麼多,卻根本拿不到食堂經營權。

一位做餐飲的網友留言說:

「能搞定一個學校的食堂就算很厲害,可以吹一輩子了。」

而「中快」生生搞定了1500多家,就問你服不服?

今天這事是發生在高校食堂,

耳聰目明的孩子還知道拍下照片存證,

如果是在養老院呢?如果是醫院的病患呢?

每天有多少人,吃著這些黑心食堂的飯菜?

事情都瞞不住了,到現在也只是處理了表面的枝葉,地下盤根錯節的根子上還有多少碩大的老鼠在瘋狂啃食民脂民膏?!

水,太深。


當年吳承恩寫《西遊記》,

九九八十一難闖下來,悟出了一個真理:

厲害如孫悟空,也從不敢把事做絕,

所以,沒背景的妖怪都被一棒子打死了,

有背景的,都被神仙接走了。

「核子基因」出事後,張珊珊等至今杳無音信;

「北極鲶魚」,快成了保護動物;

蘇州調查許可馨三年,不了了之……

所以,就不要太難為一個江局長了,

浩瀚大海當前,區區一個小江,又能如何呢?

字字都是血,篇篇都傷心,

但甜瓜仍然會寫下去,

因為,我永遠記得語文課本里,那個在沙灘上,堅持把滯留在水窪里的小魚送回大海的男孩。

「這水窪里有幾百幾千條小魚,你救不過來的。」


「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還在救,誰在乎呢?」


「這條小魚在乎。」男孩一邊回答,一邊拾起一條魚放回大海。「這條在乎,這條也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

我努力把話筒靠近槍口,就是為了在他扣動扳機時,能有更多人聽到槍聲。

至少在未來多年以後,被人問到「當年你為社會做過的貢獻是什麼」時,可以有底氣地給出這樣的回答:

「我會說,我轉發、傳播了很多充滿人性、良知、散發著正義光芒的文字,我拒絕了與邪惡同污合流。」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