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這五座寺院為朱元璋修建的國家級寺院 如今你還知道幾座?

六朝禪 發佈 2023-12-08T03:27:08.514053+00:00

經歷近二十年的元末農民戰爭,中國各地佛教受到重創,寺院殘破廢壞,「多化為煨燼之區,而狐兔之跡交道」。南京佛教也不例外,「兵燹圮毀之餘,原野寥廓,鐘聲罕聞」。

經歷近二十年的元末農民戰爭,中國各地佛教受到重創,寺院殘破廢壞,「多化為煨燼之區,而狐兔之跡交道」。南京佛教也不例外,「兵燹圮毀之餘,原野寥廓,鐘聲罕聞」。明初定都於南京,明太祖、明成祖都崇奉佛教,同時又深諳佛教有「陰翊王度」作用,因而運用國家力量,新建、重修了一批佛教寺院,以靈谷寺、天界寺、報恩寺為首的南京八大寺作為國家寺院。

明太祖在元末曾出家為僧,崇信佛教,建國後在南京建立了以靈谷寺、天禧寺、天界寺、能仁寺、雞鳴寺為代表的國家五大寺。

靈谷寺本是南朝梁武帝為神僧寶志所建塔院開善寺,在鐘山玩珠峰陽,宋代改稱太平興國寺,後稱蔣山寺,是南京古寺名剎。洪武九年(1376),蔣山寺住持仲羲因寺中寶志塔「前瞻宮闕,僅一里許」,感覺「非惟吾徒食息靡寧,亦恐聖師神靈有所未妥」,奏請遷寺,明太祖立即同意。實際上,明太祖下令遷建蔣山寺,是他看中寺基,欲在其地建設陵寢。他先命寺徙於鐘山左脅朱湖洞南,並以舊太廟所遺材木施之,又遣親軍五萬餘人徙塔附寺。寺將成,有相者言:「其地湫隘,非京剎所宜」。洪武十四年九月,明太祖「有旨舍其舊而新是圖」,重擇寺址於京城東南獨龍岡左,並「拓大其規制,令可容千僧」。一年以後,寺成,賜額「靈谷禪寺」,「為天下叢林之首」。寺原址建為明太祖孝陵,新建的靈谷寺與孝陵相距不遠,後成為其香火院。

天禧寺前身是晉初所建長干寺,在城南聚寶門外古長干里,是南京歷史上第二所佛寺,宋代改名天禧寺。洪武十三年胡惟庸事件後,明太祖認為「七朝居是土者,皆臣愚君者多矣」,而其原因則是「虎方坤位,浮圖太聳」,因此下令將天禧寺阿育王塔移置鐘山之左。不料,工程將完,有工人墜塔而死,明太祖以為神異,遂令停止移塔。不久,工部侍郎黃立恭奏准修塔。三年後,工成,天禧寺也得以增建,「大雄之殿、僧房、兩廡、重門樓觀亦皆備矣」。

原名大龍翔集慶寺,在城中閃駕橋北龍河,為元文宗圖帖睦爾「潛宮」改建,是元朝後期南京首剎。朱元璋攻克南京之初,改為「大天界寺」,命高僧慧曇「主之」。洪武元年,明太祖命即寺開設善世院,為最高僧司衙門,御書「天下第一禪林」賜寺。洪武四年改曰「天界善世禪寺」,五年又改為「善世法門」。洪武十五年,改設的最高僧司衙門——僧錄司仍置於寺內。至洪武二十一年,寺毀於火。明太祖諭曰:「佛氏以清淨寂滅為教,建立佛剎,不宜於城市圜圚中,與民居混,穢濁喧囂」。住持宗泐推薦城南聚寶門外二里鳳山為新址。明太祖敕錦衣衛官督役重建,「所用一切材料、工傭之費,盡出公帑」,「寺宇之清灑開廓,比舊倍焉」。寺成,「仍舊額曰天界善世禪寺」。

能仁寺本是南朝劉宋所建報恩寺,在古城西門。北宋政和時改「能仁禪寺」。洪武十五年五月,明太祖下令將全國佛寺分為禪、講、教三類,使僧人各務本宗,「見除僧行果為左闡教,如錦為右覺義,前去能仁[寺],開設應供道場。凡京城內外大小應付寺院僧,許入能仁寺會住看經,作一切佛事。若不由此,另起名色,私作佛事者,就仰能仁寺官問罪」。能仁寺被設為京城唯一瑜伽教寺,住有僧官,聚居教僧,專為百姓人等舉辦瑜伽法事。洪武二十一年二月,能仁寺「毀於火,主僧行果請徙今地」,即城南聚寶門外二里廣福山,「詔從之」。

雞鳴山古稱雞籠山,在南京北城金吾後衛地,西晉永康年間建有佛寺,明初「迄無遺址,題識間存」。洪武十八年,明太祖在此建雞鳴寺,「以祠梁僧寶公」,即用來祠祀自靈谷寺遷來的神僧寶志全身舍利,所謂「遷靈谷寺寶公大師法函,瘞於[雞鳴]山峑,建塔五級,每歲遣官諭祭」。

至此,國家五大寺先後建立。它們皆由國家修建,規模巨大,住持均為僧官,由國家選任。洪武二十一年,明太祖有旨:「靈谷、天界、天禧、能仁、雞鳴等寺系京剎大寺,今後缺大住持,務要叢林中選舉有德行僧人,考試各通本教,方許著他住持,毋得濫舉。」國家舉辦佛教法會也主要在五大寺中。

此外,明太祖還給棲霞寺賜額、賜田。棲霞寺在太平門外四十里棲霞山,南朝齊永明年間隱士明僧紹舍宅為僧法度所建,是江南三論宗中興道場,唐代與國清、靈岩、玉泉並稱為天下四大名剎。唐宋以來,先後更名為妙因寺、嚴因崇報禪院等。洪武二十五年二月,禮部傳旨:「攝山嚴因崇報禪院還改棲霞禪寺為額。原有山場田地,俱免他糧差。」即明太祖改賜寺名仍為「棲霞寺」,山場田地免除賦役,成為「欽賜田地」。明人謂:「時維洪武,載錫嘉名。又詔賜贍僧田山一千三百餘畝,視天界、靈谷為比翼焉」。

(作者:何孝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