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准小姑子說不把銀行卡給她,就讓她哥打斷我兩根肋骨 1

我是一顆花椒 發佈 2023-12-08T03:42:04.953977+00:00

「喂,把你信用卡借我使使,明天還你!」「不借!」「你憑什麼不借?我能看上你的東西是你的福分,知道不?還不快乖乖3雙手捧著把東西給我獻上來?不然,過幾天等我哥回來,我讓他打斷你兩根肋骨,我吳蕊的名字倒過來寫!我哥他最疼我了!」「請便!

「喂,把你信用卡借我使使,明天還你!」

「不借!」

「你憑什麼不借?我能看上你的東西是你的福分,知道不?還不快乖乖3雙手捧著把東西給我獻上來?不然,過幾天等我哥回來,我讓他打斷你兩根肋骨,我吳蕊的名字倒過來寫!我哥他最疼我了!」

「請便!」

玉晚棠勾唇冷笑,聲音極其淡漠,過幾天你哥回來誰收拾誰還不一定的。

眼前這位囂張至極,眼睛長在頭頂,自我感覺良好,不可一世認為世界上其他人皆是我媽,就應該無條件慣著我的人,動不動就威脅人的,不是別人,正是她交往了兩年的男友的親妹妹。

一個肚子爬出來的那種!

三天前,出差在外的男友給她打電話說,自己放暑假的妹妹想來A城玩幾天,自己手頭的工作還沒完成,不能離開,問她能不能招待一下。

玉晚棠知道男友的妹妹在上大學,尋思也不是多大的事,就爽快同意了。

畢竟,她和男友準備今年年底結婚,和准小姑子相處是遲早的事。

人來得前一天下午,她特意像老闆請了幾天假,就為能夠帶第一次來A城的小姑子,可以好好的四處轉轉,吃吃美食啥的。

結果,好傢夥!

這哪兒是來得准小姑子,根本來的就是個祖宗。

不!

祖宗都不足以形容這位囂張程度,這來得根本就特麼是天王老子。

就因為她是在接站口等,沒有進站接,這位就一直拉著臉,就跟欠了她幾個億似的。

趕上晚高峰,她便沒有叫車,改乘地鐵。

人家志傑白眼翻上天。

吐槽A城人民素質低下,不知道給遠方來的客人讓座。

從地鐵站到住的小區,七百多米,腿著回家,幾分鐘的事,一路的給她甩臉子。

快緊小區的時候,遇到了熟人,她就停下腳步閒聊了幾句,人家就和保安吵了起來。

就因為保安問了她一句,姑娘,你找哪戶業主?

這主就火冒三丈,火力全開,叉著腰,張嘴就罵,雖說一個髒字都不帶,卻句句是侮辱人。

剛開始保安非常客氣的解釋,最後愣是把人保安給罵急眼了。

一時間,多個吃瓜群眾湊上來。

玉晚棠那就一個急啊,使出吃奶的勁兒,勉強才把人給拉住。

原以為,這貨也就作的程度也就如此了。

怎料,吃晚餐的時候,這貨一口氣點了十個菜。

這倒也是沒什麼,大不了她打包回家就是了。

讓人無語的是人家服務員上一個菜,這貨就各種評價,從食材到調料,從火候到味道,把飯店和廚師批判的一無是處,聲音還特別大,只怕商家聽不到。

結果可想而知,玉晚棠活到二十六歲,頭一遭在飯店吃飯被人給轟出來。

鬱悶的她血壓直線飆升。

險些沒忍住大耳光呼過去。

這貨倒好,跟個神經病一樣,哈哈大笑。

玉晚棠咬著牙才把滿腔怒火壓下去。

準備回家,這貨又提出要住酒店,說她的房子小得跟鳥籠子沒有區別,住在那兒有損她的品味和氣質。

聽到這話,玉晚棠差點氣吐血了!

送這貨去酒店後回家,她原本打電話想問問男友,他的妹妹在家是不是也是這個熊樣,人喝醉了,說話舌頭都打不了彎,她只得作罷。

這一夜,她做了一整宿的噩夢。

第二天醒來後,她渾身都疼,就像跟人幹了一宿的仗,想到一會兒還要繼續面對那貨,她就一個腦袋兩個大,腦仁疼。

於是,她放空大腦,躺在床上挺屍。

想尥蹶子不管了!

甚至,和吳傑的感情她都打算放棄了。

這樣的小姑子,恕她接受無能。

可,想歸想。

至少她得把人平安送走,不然,出點什麼事,她擔不起這個責任。

她慢吞吞的爬起來,慢吞吞的刷牙,慢吞吞的洗臉,慢吞吞的化妝,慢吞吞的往一公里開外的酒店走。

到了酒店後,見到人,她耐著性子問她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這貨直接黑了臉,眉頭皺得能打蝴蝶結了,說A城我又不熟,你不提前做好攻略,我看你就是不歡迎我來。

說完,不等她反應,這貨扭頭就走,上了電梯,「砰」地重重摔門回了房間。

玉晚棠站在門口,內心一陣的狂躁。

又不敢走,怕這貨趁著她不在,到處亂走。

她在酒店大堂等啊等。

等了半個多小時,沒等來這貨,等來了男友吳傑的電話。

接通電話後,男友就說自己妹妹年紀小,讓她看在他的面子上多擔待點,並承諾回來帶她去吃那家極火爆的烤肉。

耐心已經耗光,心情極其不佳的玉晚棠,張嘴就要沒好氣的回懟,就聽到有人喊了聲〔吳傑,快點〕。

而後,男友說了句乖,晚上再聊就掛了電話。

玉晚棠盯著熄滅的屏幕,數次深呼吸,調節著自己暴躁的情緒。

就在這時,這貨下來了,張嘴就跟她借信用卡。

這,她哪兒敢!

她的信用卡額度七萬,照這貨的拜高踩低的德行,借了,肯定直接把卡給刷爆,讓她負債纍纍。

她才不要當這個冤大頭。

原以為直接拒絕,這貨頂多會不高興,哪曾想,張嘴就威脅她。

不得不說。

這一刻,玉晚棠打心眼裡是感激這一次的見面的,若是真到婚後,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個臉皮比城牆還厚,臭不要臉的小姑子,她能直接氣冒白煙,死翹翹了。

吳傑這男人,她不要了!愛誰要誰要。

吳蕊見威脅不成,頓時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姓玉的,你還沒成我嫂子呢,我勸你識趣點,乖乖把銀行卡給我,否則,我讓你這輩子都進不了我吳家的大門!」

聞言,玉晚棠不怒反笑。

是嬌笑!

是冷笑!

是嘲笑!

亦是嗤笑!

吳蕊沒料到玉晚棠會是這個反應,不由得一愣,一臉的莫名其妙。

「你笑什麼?」

玉晚棠右手掩嘴而笑:「你這般囂張跋扈,你哥他知道嗎?」

吳蕊一噎,臉色難看!

玉晚棠笑得越發燦爛:「看樣子你哥並不知道!我非常好奇,如果我把你剛才的樣子發給你哥,你哥會是什麼反應!」

吳蕊大驚失色,瞪著眼珠子,厲聲呵道:「你敢!」

玉晚棠倒退一步,歪著頭,眼睛裡滿是笑意:「我有什麼不敢的!反正,在你心裡,我已經不是個合格的嫂子,如此,我還顧忌什麼。」

吳蕊看得發怵。

但,隨即想到什麼,瞬間恢復淡定。

她不以為然道:「你想發就發唄,沒有證據,看我哥是以信我,還去信你!」

說到這兒,她眉眼裡滿是得意。

玉晚棠不緊不慢道:「誰說我沒證據的?」

吳蕊身子一怔,目光凶煞:「你有什麼證據!」

玉晚棠神色慵懶,漫不經心:「比如,視頻;又比如,錄音,還比如……直播……」

吳蕊身軀不受控晃了晃,目光兇狠猙獰:「姓玉的,你別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我看你是在說你自己吧!」玉晚棠目光冷冽肅然:「我不知道你從昨天開始為什麼會針對我,但我想說的是恭喜你,你成功的把我想嫁給你哥的心給整退了,你吳家的大門,因為有你這樣的小姑子,我還真不樂意進!」

「你——」吳蕊氣得胸脯劇烈起伏著,眼底猩紅,滿眼憤恨,眼淚噙在裡面。

下一秒。

留下一句「我恨你!」

哭著扭頭跑了。

玉晚棠頭大。

連忙起步去追。

縱然對吳蕊極其不喜,卻必須得保證其的安全。

這貨的那麼作,誰知道她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來。

玉晚棠可知道,男友對他這個妹妹有多寶貝。

倘若真的不幸發生點什麼不好的的,雖說與她無關,但吳傑同樣肯定得來找她拼命。

誰讓她答應了要照顧他妹妹呢!

早知道會是今天這副局面,她說什麼也不會答應。

她不近不遠的跟在吳蕊身後,不打擾,也不靠近。

吳蕊看了氣不打一處來,惡狠狠咆哮:「姓玉的,你滾!我看你這張臉就覺得討厭。」

「說實話,我看見你這張臉,也沒喜歡到哪去!你如果不想讓我繼續跟著你,兩個選擇,要麼立刻買票回老家,要麼乖乖在酒店待著,等你哥回來。」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我就不!」吳蕊憤慨。

玉晚棠斜了吳蕊一眼,涼涼道:「因為我答應了你哥要照顧你,在沒把你毫髮無損交給你哥前,我就算煩你,也必須要忍著!因為,我承擔不了你發生意外的後果!」

頓了頓。

她繼續說:「你放心,你哥回來,把你交給你哥後,我自會主動消失!」

吳蕊憤憤的瞪著玉晚棠。

而後,氣沖沖的回到酒店房間。

關門前,她說:「你走,我一分鐘也不想看到你!」

「彼此彼此!」玉晚棠嗤之以鼻回懟。

看著關閉的房門,她長吁了一口氣。

她和吳傑相識於一次項目合作,項目完美結束後,吳傑表白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她不可否認的被吳傑的有擔當,幽默所吸引。

是以,深思熟慮想了幾天後同意了。

相處了大半年,吳傑的房租到期,問她要不要住在一起。

她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因為老媽告訴她,男人對太容易得到的,往往不會太珍惜。

一個男人對你好,花言巧語糖衣炮彈,只是為了和你做那擋子事,這樣的感情不要也罷。

老爸曾嚴肅的告誡她,男人更珍視自尊自愛的女人!

輕賤者人賤之!

讓一個男人更愛你的秘訣不是男女間那點事,而是人格魅力。沒有一個男人是不喜歡自己的另一半在事業上閃閃發光,在情感里溫柔似水的。

她來到一層大堂,撥通了吳傑的電話。

原本她還沒想好說辭,卻不想電話一接通,就被他劈頭蓋臉罵了一頓。

質問她,為什麼就不能看在他的面子遷就一下自己的妹妹?她還是個孩子,你為難她,良心不會痛嗎?

面對男友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玉晚棠心涼到底。

她不禁勾唇冷笑。

質問他,知不知道自己妹妹做了什麼。

男友回答,言之鑿鑿,說:就算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你作為她未來的嫂子有義務讓著她,哄著她,長嫂如母!

去她娘的長嫂如母,在爸媽面前,她玉晚棠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孩子。

因為喜歡他,就必須要忍著他妹妹的刁難?

做夢!

玉晚棠慍怒。

這還沒嫁過去,就讓她受著委屈,結婚後,她還能活出自我人樣來嗎?

答案是很難!

婚前都不把你當回事,還指望婚後?

不可能!

異想天開!

這一刻,她無比堅定自己分手的想法。

她直截了當:「分手吧,既然你覺得是我讓你的妹妹受了委屈,你就去給找不讓她受委屈的人吧!我玉晚棠不犯賤,非要伺候。」

「棠棠,你能不能理智點?我們在一起兩年多,你愛我,我也愛你,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說分就分。你乖!你先多順著蕊蕊,回家後,我替你報仇!」

「我很機智,沒有比此刻更理智的時候了!分手,我是通知你,不是徵求你的同意。」

「棠棠,您能不能別這麼感情用事,只是讓你大度一點讓著她點,又不是要你的命。」

玉晚棠感覺自己不認識吳傑了:「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做了什麼?」

「不就是伸手向你要錢了嗎?你給她就是了,反正咱倆遲早會結婚,你的還不就是我的?我妹妹只是提前行事她花自己哥哥錢的權利,沒什麼不對的!」吳傑不以為然。

「對你大爺的!我們就算結婚了,我的婚前財產也跟你沒半毛錢關係,更別說你妹妹了!」

「棠棠,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說髒話呢?太不文明了!」

玉晚棠眼珠子都要翻上天了:「你文明,你現在立刻馬上,把你銀行卡里的錢一分不剩都轉給我,我保證文明你我他!」

「哎,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傻瓜,我的錢都留著給咱倆買婚房,結婚用的,你乖,順著她點兒,這樣咱倆結婚的時候,她幫忙多說說好話,我爸媽就能少為難一點你。」


未完,待續……



明天見哦![比心][比心][比心][比心][比心]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