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密盒」出圈,大唐不夜城如何引領沉浸式旅遊?

界面新聞 發佈 2023-12-08T08:14:34.097519+00:00

界面新聞記者 | 李如嘉界面新聞編輯 | 沈霄戈「《蘭亭序》的作者是誰?」、「『鑿壁偷光』的主人公是誰?」、「中國四大名山都是什麼山?」在大唐不夜城的一個舞台前,眾多遊客在圍觀台上穿著古裝的出題官「考驗」隨機邀請的觀眾。這一幕,是西安大唐不夜城新近火爆的互動節目「盛唐密盒」。

界面新聞記者 | 李如嘉

界面新聞編輯 | 沈霄戈

「《蘭亭序》的作者是誰?」、「『鑿壁偷光』的主人公是誰?」、「中國四大名山都是什麼山?」在大唐不夜城的一個舞台前,眾多遊客在圍觀台上穿著古裝的出題官「考驗」隨機邀請的觀眾。

這一幕,是西安大唐不夜城新近火爆的互動節目「盛唐密盒」。觀眾時而機智時而令人哭笑不得的回答,和兩位出題官房大人、杜大人幽默的應對接梗,不僅帶來現場觀眾陣陣笑聲,也引發了社交平台上的分享、轉發熱潮。

截止6月19日,「盛唐密盒」的抖音粉絲量已經達到218.6萬,獲贊872.8萬次,最熱的一條相關視頻有207.8萬贊。

受「盛唐密盒」出圈帶動,大唐不夜城也迎來了持續的客流高峰。大唐不夜城的運營管理方曲江文旅對界面新聞表示,今年開年以來,隨著文旅行業復甦,大唐不夜城客流量明顯回升,五一期間整體客流達200餘萬人次,較2019年同期增長了130%。

「盛唐密盒」出圈的秘密何在?

「盛唐密盒」是不夜城的互動節目之一,「房玄齡」、「杜如晦」兩位唐朝名相被皇帝派遣「穿越」來到西安大唐不夜城徵召賢士,過程中隨機邀請觀眾上台答題,答對者可獲得「唐朝至寶」。

該節目將知識用詼諧的語言表達出來與遊客互動,新穎的文化演藝和互動形式受到了全國各地網友與遊客喜愛。參與者從四、五歲至四十、五十歲均有,有些有備而來頗有知識打擂氣勢,也有些為了和兩位大人合影勇敢登台的。

演出效果爆火出圈也與演員表演密不可分。大唐不夜城相關負責人表示,扮演「房大人」和「杜大人」的兩位演員不斷學習新知識,時常揣摩古人說話語氣,這才使每場演出都能讓遊客看到不一樣的內容。

大唐不夜城相關負責人對界面新聞介紹,新奇的表演方式與詼諧幽默的語言是受到大家歡迎的部分原因。另一方面「盛唐密盒」演出的創作編排依託於西安豐厚的歷史文化資源,將「大唐千古名人IP+深受現代人喜愛的脫口秀」進行創新結合,讓遊客可以通過寓教於樂的演出就能了解更多中國傳統文化,這是「盛唐密盒」深受歡迎的更深層次原因。

「『文化+演藝』一直是我們多年來深耕的方向,希望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到精益求精,讓更多的人認識西安、了解這個十三朝古都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大唐不夜城相關負責人對界面新聞表示,盛唐密盒這個演出籌備了有半年多,在籌備過程中從最初的查閱資料、到中間的裝置設計、服裝設計都經過了大量的討論、研判,甚至是推翻原有的想法重新進行設計,再到後來的排練中也遇到很多關於台詞設計等種種挑戰。

事實上,大唐不夜城並非古建築,而是重新建造的仿古街區。遊客周先生對界面新聞表示,他在遊覽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唐不夜城現代與古代設計的融合,在街區中既能看到古色古香的場景,有夢回大唐般的沉浸式體驗,又能感受到現代科技和設施的創新和便利。

不僅是「盛唐密盒」,大唐不夜城此前還推出了以唐代仕女為靈感的「不倒翁小姐姐」,與遊客隨機互動對詩的「李白」等大唐名人IP演出,都成為了遊客喜愛的爆款。此外,今年還上新了大唐主題的系列演藝,如《雁塔題名》《大唐婚禮》《四大才女》等演出,加深街區唐文化屬性。

古裝妝造,遊客成為造景的一部分

在不夜城街區中,除了扮演古代人物的工作人員,還有許多自發穿著傳統漢服的遊客。主打沉浸式體驗的大唐不夜城也帶火了區域內的古裝妝造生意。

美團、大眾點評數據顯示,雁塔區是西安漢服搜索熱度最高的區域,今年5月,雁塔區的漢服體驗、漢服跟拍相關線上訂單量同比去年增長538%,區域內提供古代服飾體驗的商家數同比增長310%。

這些遊客以古裝打扮為媒介,融入不夜城,自身也成為了這場盛唐美景的組成部分。

大唐不夜城也帶動了整個西安的漢服體驗熱度。美團、大眾點評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漢服體驗」相關的搜索量同比去年上漲480%,其中西安的搜索熱度位居全國首位。以今年5月為例,西安漢服體驗、漢服跟拍等相關線上訂單量同比增長574%,提供漢服體驗的商家數同比增長356%。根據相關商家反饋,大多數遊客都會選擇大唐不夜城和周邊的景區進行遊覽和拍攝。

小紅書博主「攝影師 江江」今年年初在這股熱潮下也成為了大唐不夜城的一名全職約拍攝影師。他對界面新聞表示,現在不夜城內的約拍競爭非常激烈,有上百個攝影師分散在街區內攬客。由於不夜城主打夜景,他平時會從晚上開始帶著裝載燈籠、扇子等道具和攝影器材的推車前往不夜城街區招攬生意,一些遊客也會主動發起詢問,多數來拍照的遊客都準備了漢服妝造。

「不夜城裡有一個很有名的拍照打卡點,周圍放滿了補光燈,像一個攝影基地一樣。」他說。

江江表示,五一因為人太多拍照效果不好,反而沒有接到什麼生意。平日裡會有很多大學生周五晚上到達西安,周末進行拍攝。除了大學生,來約拍的客人年齡段其實很廣,也有上班族,和被兒女帶來的中老年人。

楊先生的「雲想長安漢服體驗館」就開在大唐不夜城附近,價位在一個人200-400多元不等。他告訴界面新聞,他們接到年齡最大的客人六十多歲,這個年齡段客人有被子女帶來,也有自己本身感興趣想體驗的。還有一些家長會帶孩子來做造型。

江江拍攝一組照片平均時長大概在40分鐘到1個小時,收費在299元一個人,一般一個晚上會接3-5個客人。除了道具和攝影設備,他投入的最大成本其實是時間和精力,從下午開始工作,基本每天都會忙到半夜三五點。在努力工作下,他的月收入可以過萬。

「西安是最適合穿漢服的城市之一,完全不會有違和感,你會很自然地被人群和環境所接納,融入在場景中。」江江說。

楊先生對界面新聞表示,他的漢服體驗館開業是在三年前,那時候只是因為自己對漢服感興趣所以開了店,實際大唐妝造真正火爆就是在今年元旦開始。除了大唐不夜城,長安十二時辰街區和大唐芙蓉園等仿古建築也吸引了眾多遊客前來打卡拍照。

在楊先生的店鋪周圍,類似模式的妝造店有五六十家,價位和質量上都很「卷」,而年初時僅不到十家店。妝造店的激烈競爭也引來了黃牛介入,在不夜城的各個角落拉客。甚至有店鋪會找黃牛以及旅行社,成批帶客人進店消費。

楊先生預計,在激烈的競爭下,十一左右就會有一些妝造店被淘汰出市場。

以文旅促消費,不夜城帶動西安旅遊發展

2019年,大唐不夜城接待市民遊客達1.01億人次,營業收入達112.4億。上海迪士尼,2019年全年遊客數量破千萬,為大唐不夜城的十分之一左右,但全年營收達到70億元,其中門票收入40億元。

從數據上看,大唐不夜城的盈利能力並不強,因為與迪士尼和環球影城等主題樂園不同,放棄了門票和項目收費的不夜城的本質是開放式休閒街區。

比起大唐不夜城自身的經濟效益,其更重要的是以文旅帶動消費,形成以小店經濟、大型商業綜合體和旅遊體驗的獨特生態,從而帶動整個西安作為目的地的吸引力,打造文化名片和城市形象。

2019年,西安接待海內外遊客突破3億人次,同比增長約21.46%,旅遊業總收入超過3100億元,同比增長約21.34%。其中2018年進行改造升級的大唐不夜城是拉動西安旅遊增長的重要因素之一。據《2019抖音數據報告》顯示,西安大唐不夜城位列2019抖音播放量最高的景點首位。

中國旅遊協會旅遊營銷分會副會長葛磊對界面新聞表示,從他的個人角度來看,大唐不夜城實現了三個突破:其一,實現了對於盛唐文化的聚焦。西安旅遊品牌長期以來主打「十三朝古都」,自大唐不夜城開始,重點聚焦於盛唐文化,以唐文化來實現與最廣大中國老百姓的「文化共情」;其二,實現了對於盛唐文化的沉浸式場景的塑造。上一個時代的西安旅遊,主打「文物」,以兵馬俑為代表。而新時代的西安旅遊,主打圍繞唐文化的沉浸式體驗,通過夜遊體系的設計讓遊客能夠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夢回大唐」;其三,實現了對於唐文化不間斷地挖掘與推陳出新。從前幾年的不倒翁小姐姐,到今年的「房謀杜斷」,大唐不夜城對於唐文化的挖掘不斷推陳出新,並重視遊客視角的互動與體驗,形成接連不斷的熱點。

他表示,大唐不夜城是一個改變了西安旅遊品牌形象和市場格局的現象級產品,開啟了西安從觀光型旅遊城市到休閒型旅遊城市的轉型之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