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庫公路又「堵哭」了!新疆提前進入旅遊旺季,住宿用車飆升,「馬都不夠用」

時代財經 發佈 2023-12-08T08:21:13.631261+00:00

早在去年7月,跨省游政策放鬆後,獨庫公路就因擁堵嚴重而備受關注,彼時有自駕游旅客對時代財經稱,「走一趟獨庫公路整整堵了12個小時,從白天走到黑夜,都變成堵哭公路了。」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林心林

新疆獨庫公路又成「堵哭公路」了?

6月18日,新疆獨庫公路恢復全線通車。受天山山區冬季降雪、結冰等自然因素影響,獨庫公路一般在每年十一月初到次年五六月實行交通管制,封閉期長達8個月。

早在去年7月,跨省游政策放鬆後,獨庫公路就因擁堵嚴重而備受關注,彼時有自駕游旅客對時代財經稱,「走一趟獨庫公路整整堵了12個小時,從白天走到黑夜,都變成堵哭公路了。」

時隔一年,隨著全線通車的恢復,旅客再次湧上獨庫公路,新疆也提早進入了旅遊旺季。通車首日,前往打卡的旅客黃瑛稱,中午從那拉提往獨山子一路向北開,300公里路開了快10個小時。

新疆喀什白沙湖,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6月以來,社交平台上關於新疆景點排長龍、用車緊張等的討論不斷。5月底就已經抵達新疆的遊客張浩告訴時代財經,自6月10號起遊客肉眼可見地增多。航旅縱橫6月19日提供的數據顯示,6月以來,國內航線飛往新疆的旅客量超過100萬人次,比上月同期增長近17%;機票平均價格(不含稅)約為1385元,比上月同期上漲約26%。

隨著端午假期臨近,新疆或迎來新一波人潮。馬蜂窩6月13日發布的端午出行趨勢預測顯示,「端午去哪」近一周熱度環比增長240%,其中新疆近一周熱度環比上漲超400%。

獨庫公路恢復通車,除了堵車還堵牛羊

獨庫公路即217國道,北起克拉瑪依市獨山子區,南至阿克蘇地區庫車市,沿途經過獨山子大峽谷、那拉提、巴音布魯克等景點,全長共561公里。

在不少旅遊愛好者眼中,獨庫公路是必打卡的新疆景觀。2021年,獨庫公路也曾被《中國國家地理》評為「中國最美公路」之一。不過,獨庫公路中一年中有將近8個月處於封閉狀態。黃瑛盼著通車很久了,「從今年初疫情緩和就計劃來新疆了,等到6月冰雪化了,終於可以打卡獨庫公路了。」

6月18日,新疆獨庫公路恢復全線通車,並在獨山子舉行了獨庫公路通車節。久違的通車吸引來大批遊客。

張浩同樣將獨庫公路自駕游列上了日程,時間恰好趕在全線恢復通車時。當日早上8點,張浩一行人早早從那拉提向著獨庫公路前進,沒想到剛出發就出現堵塞,許多旅客與張浩一樣等著一睹獨庫公路沿路景觀。

獨庫公路入口處排長隊,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堵了將近2個小時,張浩才正式開上獨庫公路。張浩稱,除了因為旅客扎堆在頂峰打卡拍攝雪山以及下山堵車外,獨庫公路上堵塞得不算嚴重,「沿途風景特別美麗,可以體驗一年四季的更迭。」

黃瑛同樣在那拉提到獨庫公路入口處堵車,全程300公里開了將近10個小時。令黃瑛印象深刻的是,獨庫公路上偶爾會有牛羊成群地過馬路,「獨庫公路上最堵車的一段可能是在巴音布魯克給牧民的牛羊讓路,堵了幾公里。」

獨庫公路上牛羊成群,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當地車隊導遊林克告訴時代財經,每年獨庫公路剛開放的時候,恰好是牧民趕著牛群羊群轉場的時候,「它們去水草豐美的草原養膘了。」

林克稱,目前獨庫公路還未到真正「堵哭」的時候,等到古爾邦節,獨庫公路將堵塞得一動不動。據時代財經了解,古爾邦節是新疆當地的伊斯蘭傳統節日,根據去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交通運輸廳通知,7月10日是古爾邦節,7月9日至13日放假調休5天,期間全區收費公路免收7座以下小型客車通行費。

在2022年7月古爾邦節前夕,獨庫公路單日通車量就曾達到2.8萬輛,超過當地設計流量的5倍以上,當地交警部門已多次發出提示獨庫公路車流量較大。自去年7月12日起,獨庫公路採取了限行措施,每小時通行車輛不超過800輛。

新疆旅遊旺季提前,接待成本漲了三倍

獨庫公路車流漸漲,新疆的旅遊旺季也悄悄提前到來。

近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化與旅遊廳公布,今年前5月,全疆接待遊客7270.46萬人次,同比增長34.91%,實現旅遊收入624.79億元,同比增長74.86%。其中,五一假期,累計接待遊客805.20萬人次,同比增長140.81%,實現旅遊收入60.34億元,同比增長192.18%,且均超過2019年同期水平,創歷史新高。

而進入夏季旅遊高峰期後,新疆旅客量明顯增長。最新數據顯示,烏魯木齊國際機場近期旅客吞吐量高峰日出現在6月16日,單日運送旅客8.6萬人次;航班起降高峰日出現在6月17日,保障起降536架次。即將結束新疆旅程的張浩切身感覺到了遊客的增多,「夏塔景區已經開始限流了,住宿也不好定了。」

夏塔是位於新疆伊犁昭蘇的古文化旅遊區,也是近期新疆最熱門的景區之一。自6月中旬開始,夏塔景區人流量明顯增多,社交網站上隨處可見關於夏塔景區大排長隊的討論。

旅客張欣就稱,6月14日早上9點左右到夏塔景區,售票處隊伍已經看不見尾,花了一個小時才買到票,而景區內擺渡的區間車要等待近兩個小時,「本來是為了避開端午節人潮高峰來的,沒想到已經淪陷了。」

夏塔景區通告,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客流暴增對景區接待運營造成了不小壓力。6月13日當天,夏塔景區發布通告稱,由於景區當前客流量已達飽和,北京時間16:30起停止售票;6月14日起,夏塔景區每日限購門票3800張,並隨後開放了線上預約通道,可提前預約七天內門票。不過,據張欣稱,三天內的門票較為難搶。

而據當地旅遊從業者李冬了解,除了夏塔,目前喀納斯、那拉提等熱門景區也陸續進入限流狀態。同時,住宿、用車、導遊等各類旅遊資源出現緊張,費用上漲,「馬都不夠騎了。」

李冬向時代財經指出,由於人流飽和,目前新疆旅遊的整體接待成本已經漲了3倍,「供應跟不上需求,連從業者都感到壓力很大。」據李冬透露,目前一個8天24人大團的人均成本價達到了近6500元,其中整團一天用車成本3500元、導遊500元,再加上個人住宿一天500元,餐費25元,「這還只是純成本,不掙錢。」

而以往非旺季8天大團的人均接待成本僅為1500元。

其中,住宿與用車費用漲得得最為明顯。時代財經了解,伊犁、阿勒泰等熱門地區的酒店價格,已從淡季每晚一兩百元普遍漲至超千元,個別酒店每晚房價逼近三四千元。租車價格同樣出現翻倍增長,以最受自駕游遊客青睞的車型之一WEY坦克300為例,目前租車平台上一天的租金從以往三四百元漲至近千元。

「今年新疆暑期的火爆程度肯定會超過2019年了,很多旅行社與導遊壓力不小。」李冬稱,如果行程還未訂,建議7月中旬以後報團,至少能節省3000-5000元的費用。

導遊虎妞也告訴時代財經,自今年4月開始,她的團期就基本沒有間斷過,一直到7月21日之後才有檔期。對於即將到來的端午假期,虎妞感嘆,「不管節不節日了,反正已經提前進入旺季了。」以往新疆的旅遊旺季在7月初,虎妞稱今年提前了近一個月。

而在各大OTA機構發布的端午出行預測報告中,新疆也是熱門目的地之一。馬蜂窩大數據顯示,新疆領跑端午長線游目的地,近一周熱度環比上漲超400%,其中賽里木湖、那拉提草原、喀納斯景區三地位列端午熱門長線游景區前十;飛豬數據顯示,端午期間新疆火熱程度高於「五一」假期。

機票預訂上,截至目前,端午假期飛往新疆的機票預訂量超過11萬,比一周前預訂量增長約58%。另據時代財經查詢,7月從杭州、廣州等地出發前往烏魯木齊,大部分經濟艙票價已接近全價,一張單程裸票逼近3000元。

(除張浩,以上受訪者均為化名)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