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紙媒的文學迴響」報紙收藏展在西安開幕 賈平凹:與報紙的感情聯繫確實是終生難忘

華商報 發佈 2023-12-29T09:58:49.559476+00:00

賈平凹是陝西文學的領軍者,對陝西文學、中國文學乃至世界文學都影響深遠,自上世紀70年代發表第一篇處女作至今,作家賈平凹的文學創作生涯已走過整50年。

現代人的閱讀方式更多的會停留在電子閱讀中,但對於今天這位文學名家的成長卻深刻記錄在曾經的墨香里。

賈平凹是陝西文學的領軍者,對陝西文學、中國文學乃至世界文學都影響深遠,自上世紀70年代發表第一篇處女作至今,作家賈平凹的文學創作生涯已走過整50年。當墨跡漸隱,網際網路將人們浸泡在電子的海洋中,然穿越時光,依然唯有文字能擔此任,宣告文學和生命曾經在場。文學是時代的,新聞亦是。那些紙媒上的文學見證,在回望中因記錄和收藏而始終有跡可循。

5月20日上午,由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和華商報-二三里資訊主辦的「穿越紙媒的文學迴響」報紙收藏展在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賈平凹文學藝術館開幕。開幕式上,著名文化學者肖雲儒、陝西省作協主席賈平凹、陝西省作協副主席安廣文、作家李宗奇、評論家韓魯華、華商傳媒集團總裁王朝陽、陝西畫報社張念貽、耦合文化創始人田柔及數十位媒體人等出席。

此次展覽由收藏家、賈平凹文學藝術館館長木南從歷時20餘年的報紙收藏中,遴選賈平凹相關報導資料展出,其刊行時間跨度達50年,收藏報紙幾千份,以紙媒的「歷史底稿」讓觀眾得以見證一位作家文學人生的變遷。

賈平凹:「那時候一天不看報紙就睡不著」

與報紙的那種感情聯繫,確實是終生難忘

賈平凹說:「看到展覽收藏了這麼多張報紙,而且展出的還只是收藏的一部分。回想起過去的歲月,確實很感動。」

看到這次展出了很多報紙,賈平凹感受到時光的流逝,引起很多回想。「那時候我每天都要看報紙,一天不看報紙就睡不著。有時候為了看當天的報紙,大晚上跑到很遠的地方找報欄。過去天下大事都得通過報紙來閱讀。」

通過展覽,他也看到了自己在文學圈走過的路,頗多感慨。「後來我自己寫的東西在報紙上發表了,哪怕豆腐塊那麼大的位置,都會激動幾天,興奮不已。當時與報紙的那種感情聯繫,確實是終生難忘。」

賈平凹因為文學創作接觸過很多媒體人,後來都成為朋友。「看到幾十年來的這些報紙,看到那個時代,看到自己過去的那種狀態,想起了過去交往過那麼多媒體的朋友,現在想起來都是特別幸福的事情。很多媒體人本身就是作家、學者和文化人,對作品的理解和提出的問題,我覺得都非常深刻,在採訪的時候,思想獨到充滿才華,我自己也非常受益。」

賈平凹說:「這個活動非常有意義,記載了一個時代,也記載了一個作家幾十年的創作過程。從報紙上也能看出一個人的成長,當年是多麼柔弱,多麼幼稚,多麼卑微,怎樣一步步生枝、散葉、開花、結果,都離不開媒體的支持和關注,一個人的成長離不開社會各個方面的支持和促進,深深地感激媒體朋友們,感謝華商報的記者編輯朋友們。」

多角度、多視野地看到這個時代文學家的多層面

提到賈平凹多年來的文學成就,在場嘉賓表達了各自的感受。

王朝陽表示,賈平凹個人的創作歷史幾乎貫穿了新時期文學的各個階段,在每個階段都留下了自己深邃的印記,其寫作變遷既是文學認知的變遷,也是文學觀念的變遷。

安廣文高度評價賈平凹作為文學大家的斐然成績,他表示,賈平凹以其豐實的文學成就與勤奮執著的進取精神,成為中國文壇公認的勞模,也是當代作家學習的楷模。希望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努力做大、做強、做亮文學陝軍品牌,為奮進中國式現代化新征程貢獻陝西文學力量。

肖雲儒表示藉此展覽致敬賈平凹,致敬老報人和傳媒人。他說,賈平凹有三重形象:一是人生的賈平凹,二是文學藝術家的賈平凹,三是社會的賈平凹。這三重形象通過傳媒和讀者參與其中,三重打造,使得賈平凹這個文學符號成為當代中國文學史和陝西文化版塊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

李宗奇表示,文字是時空的承載,歷史的代言。媒體歷史性地把人們關注的焦點以文字呈現,使人們通過閱讀受到教育,又起到了史料的文獻作用。木南的收藏是有一種情感、一種毅力、一種使命擔當在其中,那種默默無聞、鍥而不捨的精神令人讚嘆。

張念貽致辭表示,在每個時期,賈平凹總在不斷刷新對時代語言的創造,對時代故事的講述,是特別了不起的。我們陝西報導賈平凹的報紙版面是濃烈的、濃墨重彩的,這與他對這個城市的貢獻有關,是他對中國文學的貢獻,也是這個城市所幸。

田柔表示,賈平凹的社會意義和價值就在於他是普通民眾、普通百姓在文學領域當中的代言人,也是中國文學面對世界文學的代言人,所以他的歷史意義和文學價值,不僅僅是屬於他個人,也屬於陝西,更屬於中國和世界。木南館長堅韌的支持有了這樣的展覽,讓人們從多角度、多視野地看到這個時代文學家的多層面。

520,賈平凹向媒體人贈花致謝

開幕式上,陝西省作協秘書長王曉渭代表陝西文學館接受木南捐贈的100份賈平凹報導報紙藏品,並向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和木南回贈收藏證書;西安市收藏協會會長馬新民向賈平凹先生贈送《快樂長壽》。

據悉,此次展覽作為賈平凹文學創作50周年的系列活動之一,將持續展至8月10日,期間免費面向公眾開放。

在開幕式的最後,在當下年輕人定義的表達愛意的「520」這一天,賈平凹為曾經風雨兼程、一路相伴的文化記者們送上表達謝意的鮮花,致敬每位媒體人。

講述展覽背後的故事

專訪賈平凹文學藝術館館長木南:

致敬作家,致敬媒體

這場別開生面的報紙收藏展,展示的一份一份寶貴的報紙資料,成為作家創作和當代文學史的證明,彌足珍貴。「穿越紙媒的文學迴響」展覽背後,需要提到一位特別的收藏者——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賈平凹文學藝術館館長木南。

木南沒想到

這一收集就是二十餘年

木南跟賈平凹的交情近30年,他的收藏囊括了賈平凹文學生命中許多珍貴瞬間。「從一九七四年賈平凹首次見報的文章《深深的腳印》開始,報紙上刊登的賈平凹各類新聞報導,活動內容,包括一些早期發表的文章,和很多文學前輩給他寫的文章等等,通過這些報紙,能清晰感受到賈平凹文學創作的過程和變化。我們認為在他文學創作50周年這個節點來進行這場活動很有意義。」

剛開始收集的時候,木南也沒有想到,這一收集就是漫漫二十餘年。這些年來,他收藏的報紙有自己買的,有跟報社聯繫得到的,有別人贈送的,但讓他印象最深的,還是賈平凹第一份作品見報的報紙。木南清楚地記得,為了拿到這份報紙,他們走遍很多收集點,翻一摞摞的報紙,珍藏版來之不易。木南說:「有句話叫:百年無廢紙,報紙收集很不容易,可越收藏越來勁,越收藏越覺得有意義。」事實上,木南的收藏不僅僅是報紙,還包括賈平凹的眾多影像資料,這樣跨度50年的集中收藏,其中的不易可想而知,也得到了業內認可。

知道他收藏報紙不易

賈平凹來幫忙

在這場展覽之前,賈平凹並不知道木南究竟收藏了多少報紙。他只是知道木南一直默默地做這件事。於是這位作家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忙」。

木南笑著說:「收藏最難的是全國各地的報紙,早年間物流沒現在這麼方便,只能請當地的友人幫忙寄過來,南方周末、廣州日報當時都是通過這些方法收集的。後來,賈老師知道後,去外地做活動時,當地媒體有報導的報紙,他就會請人幫忙寄回來給我,或者他自己帶回來。有一次,有份『參考消息』實在拿不到原報,他便請人複印了一份送來給我。」

木南還拍了很多賈平凹和報紙的有趣照片。賈平凹每天有看報習慣,有一次在工作室,他看華商報一篇報導時邊看邊樂,神態被木南抓拍到,並留存了這份報紙,「如今看來,這個瞬間非常珍貴,很有歷史感。」

木南很感慨:「每當看完一頁頁報紙,見證歷史、記錄歷史,分外感觸,作家的文學歷程一路走來不易,那些輝煌,那些挫折,那些悲喜交加的歷史時刻,都被報紙妥善保存。時間越久,這份致敬之情愈加濃烈!致敬作家,致敬媒體!」

今年將重磅推出交響組曲《平凹》

木南透露,「穿越紙媒的文學迴響」這場展覽是賈平凹文學創作50周年系列活動的開啟,預計後續還會有賈平凹其他相關展覽,比如手稿、不同版本展等,並將重磅推出交響組曲《平凹》。

賈平凹的眾多文學作品充分體現出對家鄉、對自然、對人的熱愛與關懷,交響組曲《平凹》以這些作品為立意,以交響樂語彙為載體,選編出賈平凹文學作品中的相關詞句,或吟或歌,或奏或頌,以豐富的音樂語言表達作家人文情懷的同時,抒發人們熱愛家園、熱愛生活、憧憬理想的美好情愫。

據悉,作為陝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項目,「交響組曲《平凹》」的創作目前己近尾聲,主創團隊正在打磨完善作品,陝西省交響樂協會和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將會聯合呈現給大家一部音樂陝軍和文學陝軍跨界融合的交響樂作品。 華商報記者 王寶紅 劉慧/文 陳團結/圖

特約評論

持續關注 共同珍視

作為一城之報媒,華商報與當地一作家之互動,似可以賈平凹為例、為樣本。媒體與作家良性之互動後面,是共同珍視文學之良心,及天下世道共行共遵之良知。

賈平凹早年躍上文壇後,便以其鮮明之作品特色與藝術個性,而為讀者所持續關注。後來,其長篇迭出,皆一次次成為國內文壇及坊間之熱點乃至現象。但,文學非坦途,他也曾一度因作品之毀譽,歷人生之波折,但其痴情、發力於文學之心,則始終未曾稍歇,為自己也為陝西文學乃至中國文學而一篇篇、一部部作藝術之探索及堆壘。華商報九七年七月一日改版後,受讀者熱情之感召及「委託」,在報社領導安排下,歷任編輯記者皆對賈平凹的文學藝術創作內外予以了充分之關注,與較及時之呈現,為讀者提供了其創作生涯中「最有價值的新聞和信息」,有些已成為讀者共同的經典回憶。

比如,賈平凹為華商報2002年日韓世界盃期間所撰之專欄,日更其文,過目難忘,至今仍為無數讀者所津津提及。歸根結底,為讀者服務,請廣受喜愛之作家為他們「烹製」且「定製」精神美餐,亦是媒體盡其社會責任的應有之義。當年世界盃開打前,做過相關調研後,報社決定以「大手筆」延請賈平凹為報社撰寫專欄,派我與賈溝通。賈是球迷無疑,也擅寫並喜寫此類精短妙文,然而若除了休賽日外,幾乎每天要寫稿,則顯成一「重任」。畢竟,再好玩之比賽,初覺新鮮,漸也略有不支,賈一度「訴苦」曾熬喝中藥寫稿,甚至一度有中輟之想。別無良策,唯有不斷給他如實反饋讀者的熱情歡迎及「坐等」之狀,動之以情,並曾前往其樓下茶室陪他看過兩場比賽。還好,為讀者計,向來守諾的賈先生真是說到做到,甘苦自知,筆行紙上,跑完了此「賽季」,完美交卷。此專欄系列也是開了國內同類影響力級之先河,為讀者奉獻了好一盤「賈式」文化美餐。

三秦大地,優秀作家如雲,而作為個中「勞模」,賈平凹創作之豐,尤其有目共睹。作為陝媒,華商報關注和支持賈,也非僅支持賈一人,甚或並非關注賈本人,而是以賈為標、為本,通過其創作之最新狀態,問答其個中得失甚至包括困惑和遺憾等,而為文壇陝軍留行進之痕,鼓行進之帆,測行進之向,進而述及陝軍群體,最終服務於關注陝西文學文藝發展之萬千讀者,從而盡到媒體應有之責任。賈每有新作問世時,報社必與同城友媒共同支持之,而可能之條件下,往往還會力爭先機,就其新作之創作背景、內容大旨及藝術期待等,派出編輯記者「先下手為強」,庶可使華商報讀者能先睹為快,在下每領此命,基本上皆能不辱使命,此亦可稍慰職業角色及經歷者也。眾媒為讀者服務之心切,諒可感同身受。

隨著時日之推移,陝西文學新境迭現,新人輩出,願以媒體和賈平凹之互動為例,與文壇陝軍中更多有實力實績潛力者,以賈為標,持續關注,共同珍視,一起打造陝西文學文藝更璀璨之明天。 王鋒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