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擰螺絲記2:最後的○○

遊戲時光vgtime 發佈 2024-01-03T22:31:28.200168+00:00

終於到了周六,明天總算是可以休息的一天。說實話,在連續工作六天,每天10小時的生活一直連續不斷之後,每天晚上回到住處甚至連做飯都有些做不動了。更何況這裡既找不到足夠的食材,又沒有煤氣罩和電飯煲,做頓飯做完之後差不多也可以洗洗睡了……半夜再吃豈不是變成肥仔?

終於到了周六,明天總算是可以休息的一天。

說實話,在連續工作六天,每天10小時的生活一直連續不斷之後,每天晚上回到住處甚至連做飯都有些做不動了。更何況這裡既找不到足夠的食材,又沒有煤氣罩和電飯煲,做頓飯做完之後差不多也可以洗洗睡了……半夜再吃豈不是變成肥仔?(說的好像我現在不是一樣)

寫個摸魚麼自然也是懶得寫的。

不過現在看來寄Time的倒計時又在加快,不寫點什麼到時候還真沒處寫了。剛好這周我也遇到了很多「最後」,就以最後為題目吧。

最後的Kebab

這周周三,難得沒有加班一天。準時下班的我不用花費54茲羅提打車,可以坐上準時下班的波蘭大叔的順風車。那天剛好另外兩位同住一個旅館的日本同事也準時下班,波蘭大叔就想起了剛來沒多久的時候跟大家的一個約定——去吃特別好吃的Kebab。

Kebab原本是來自阿拉伯的一種美食,但在歐洲似乎很流行,在波蘭也是如此。用不恰當的比喻就是塊頭更大、料更多的墨西哥雞肉卷吧。在一款卷餅中塞上切成薄片的烤雞肉/豬肉/牛肉等肉,以及各種蔬菜,再澆上指定的醬汁,看上去就很好吃。

我曾經在車站吃到過小號的,不過似乎因為加錯了醬料,酸的我牙齒都要沒了。

而那天吃的Kebab應該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了。只可惜要去那家店光是開車上高速來回就花了1小時,恐怕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

這美味的Kebab讓我想起了VGtime舊址——桂林路華鑫中心對面的早餐店,那裡除了早餐時間之外也會賣Kebab一樣的美食,剛到上海入職的那會兒大力、騎士等人就請我吃了一次(據說請新人吃一次傳統),給窮鄉僻壤來的我一次新的文化衝擊。

後來那家店似乎因為衛生問題或是其他原因不再經營,後面來的編輯可能就沒再吃過了吧。

最後的滑冰

還是周三,除了最後的Kebab之外,我還經歷了「最後的滑冰」。波蘭天氣逐漸轉熱,已經到了比國內我所在的城市還要熱的程度,滑冰場即將關門停止營業,看見我們準時下班的波蘭大叔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將我們幾個菜鳥一起拖了過去,「享受」這段最後時光。

從旅店到克拉科夫又是四五十分鐘的車程,波蘭大叔不知道為什麼開著別人的老車,高速上速度快到我差點把晚上吃的半個Kebab(太多實在吃不下)吐出來。

我:你這樣不會超速嗎?
大叔:不會啊,你看。

然後我就看到了儀錶盤上顯示的速度是0。不愧是幾十年前的老爺車……

順帶一提,波蘭高速的最高速度是140,雖然國內好像最近也提速到了140,但好久沒上高速的我還是第一次體驗140下整個胃浮空的感覺。

到了滑冰場地,人多的讓我有些不知所措,雖說旱冰我是曾經滑的很溜,但我並沒在真的冰面上划過,更何況我人比起那時候重了50斤……

不出所料,肥仔的重心顯然和瘦仔是不一樣的,我整個人在前一個小時裡都沒有掌握好中心,外人看來就是一個肥仔在前後搖擺中不斷前進,順帶被幾個左右穿梭的人頂飛,或是被倒著滑冰的小哥一屁股撞倒……

而當我好不容易穩住現在的重心之後,又遇到了一個肥仔專有的新煩惱——慣性太強。於是我當場解鎖新的摔跤姿勢,冰面滑行。

摔倒的時候正好看見了在中間練花樣滑冰的妹子們,個個都是大佬……

似乎是因為臨近10點關門,越到後面越全是牛鬼蛇神,原本正常滑的人也是一個個騷操作做起來,花樣滑冰的大佬們甚至還雙人開始跳舞。不想浪費入場費的我也還是迎著頭皮繼續滑,好在靠近中央的一圈不太會有人「超車」,總算是避免了從頭摔倒尾的悲慘結局。

似乎是因為滑倒的時候撞到了膝蓋,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都沒法正常走路。好在這次我吸取了7年前的經驗,把紅花油託運了,膝蓋得以拯救。

記得七年前的TGS2016,那我第一次出國,因為頸椎和肩膀的問題帶上了自己準備的紅花油,然而連飛機都沒坐過的我完全不知道液體類東西不能直接背包帶上飛機,於是紅花油被收走了。這也間接導致了我那段時間沒有任何手段抑制身體的疼痛(可以看這些老文章,再不看沒機會了- -)。

沒有最後

明明是看似完全無關的事情,在情懷之下卻被我聯繫到了一起。過去美好的不美好的事情終究都成為了我的食糧,有的成了我緬懷過去的素材,有的成了我不經意間的人生經驗。

相信這不是最後一次摸魚,也不是最後一篇文章,更不是GVtime的終結。當年的Level-up能有精神續作,VGtime就算沒有「With威力加強版」,來個Remaster,Remake,Reboot,還是可以的吧?

關鍵字: